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1

        海面上,一艘货轮在夜色里航行,甲板上仍留着战斗过的痕迹。驾驶舱内,有几个外国水手和十几个持枪的恐怖分子。为首的是一个老牌的恐怖分子,外号猫头鹰。船长掌舵说:“我们的船被破坏得很厉害,已经不能正常航行了,偏航很严重。”猫头鹰问:“我们现在要去哪里?”船长说:“中国领海。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进入中国领海了!”

        “我们不能进入中国领海!”猫头鹰说。

        “我们没办法了,他们还会继续进攻的。”船长说。猫头鹰看着外面,思索着。

        货舱里,一个孤零零的集装箱单独放在那儿,里面是被冰块包裹着的十几个罐子,上面有变幻的数字不断提示着温度。

        高级指挥部内,穿着常服的参谋们来来去去,臂上都挂着国防部的臂章。中将跟一个海军少将,还有一个空军少将站在大屏幕前。中将问:“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大校摇头:“情况不容乐观。目前,文森特号货轮在多国军警海上力量的围剿下,已经进入我领海线。这艘船上载有恐怖组织从黑市上购买的cvx2毒气弹的核心部件,一旦出现泄漏,后果不堪设想。”

        “我不想听什么‘后果不堪设想’,我想知道的是,到底有什么不堪设想的后果?!”

        “是,首长。”大校说,“cvx2毒气弹为军用毒气弹,杀伤力惊人。如果在一千万人口的城市引爆,死亡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并且会扩散至土壤、空气等媒介当中,百年内不得挥发—这是一颗cvx2毒气弹的威力。现在文森特号货轮上,有cvx2毒气弹十五颗!”

        “无论如何,不能让这艘船靠岸,想办法击沉它!”

        “我们的战斗机可以办到,已经在待命出击状态!”空军少将说。海军少将说:“海航的战斗机和舰队也可以办到,只等一声令下。”中将点头:“那就这么办吧!把威胁终止在海上!”大校开口:“等等,首长,我们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如果击沉这艘货轮,毒气弹会在海里引爆,剧毒物质会在海水当中扩散。而扩散的区域,现在还很难估计。也就是说,如果这艘货轮在海上被击沉,十五颗cvx2毒气弹在海水当中爆炸或者缓慢泄漏,我们的海域乃至太平洋的相当一部分,会变成真正的死海!”中将呆住了。大校继续说,“这也就是各国军警不惜一切代价,组织突击队不断登船的原因。如果击沉文森特号货轮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话,这艘船早就沉入海底了。”

        “我们也只能派突击队上船吗?”

        大校点头:“是的,首长,这可能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中将在沉思:“那简直就是敢死队……我们也只好这么做了!命令特种部队,准备登船!”大校行礼:“是!首长,派哪支特种部队去?”中将看着大屏幕:“那还用说吗?通知东南军区的狼牙特战旅红细胞特别行动组—出击!”

        2

        东南军区大院,唐心怡走出大门,与路过的同事打着招呼。这时,手机响了。唐心怡拿出加密的军用手机:“喂?”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唐心怡一愣:“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燕尾蝶,欢迎你归队。”

        郊外僻静处,一辆奥迪轿车停在那儿。旁边,两个精悍的中尉在车附近警戒。唐心怡站在不远处,旁边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肩上将星闪烁。唐心怡看着老人:“没想到,还会接到您的召唤。”中将声音低沉:“事发突然。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再启用你。”

        “首长,到底出了什么事?”

        中将拿出一张照片,唐心怡一看:“是他?!”

        “是的—猫头鹰,他出现了。”

        “他到中国来干什么?”

        “不是他想到中国来,而是他不得不来中国。”

        “什么意思?”唐心怡不明白。

        “一言难尽,详细的情报很快会给你。”

        唐心怡苦笑:“真的没想到,我还会做老本行。”

        “这个任务将会非常危险。”

        “这些年,我的信念一直告诉自己—如果明天战争来临,我将时刻准备着!”唐心怡的眼睛在黑夜当中闪烁着泪花。中将看着她说:“猫头鹰对你,可是一直怀恨在心的。他的个性你很清楚,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你已经离开这条战线了,可以选择不去。”

        “当祖国和人民需要我的时候,我怎么可能选择不去?”唐心怡看着中将。中将注视着她:“燕尾蝶,你准备好了吗?”唐心怡眼神坚定:“时刻准备着!”

        3

        浩瀚的海上,货轮在疾驶。预警机从空中飞过,两架武直九和三架武直十低空掠过。猫头鹰站在甲板上,看着上面的中国武装直升机。武直十悬停,机头对准他们。

        “文森特号货轮听着,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船携带武器弹药,已经进入中国领海,涉嫌非法入侵与恐怖袭击。立即停止航行,离开中国领海,否则我们将采取果断措施。这是正式的警告……”中英双语从高音喇叭传来。

        恐怖分子隐蔽在掩体里,持枪对准上空。旁边,m72火箭筒和40火箭筒也已经准备完毕。猫头鹰冷冷地注视着直升机,手里的卫星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喂?”

        “猫头鹰,我奉命和你对话。”中将在电话另一头说。猫头鹰笑笑,说道:“我知道你是中国军方的行动负责人。”

        “你已经被包围了。如果想击沉你的船,只需要我一个命令。”

        猫头鹰轻笑道:“你是不敢击沉我的船的。”

        “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不是我想冒犯你们,但是冒犯了你们,我也没有办法。太平洋上已经没有我的退路,如果你们把我逼急了,不需要你们动手,我自己就可以引爆这条船。”

        “你应该知道那样做的后果。”

        “听着,正因为我们都知道后果,所以你不敢击沉我的船。我也不想这条船爆炸,我想要的就是安全离开,去我想去的地方!”

        “你应该知道,这办不到。我们是不会和恐怖分子谈判的!”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我会安排人跟你接洽,磋商具体的细节。”

        “我知道你会同意的。”猫头鹰笑笑,“我不想求死,你更不想我引爆cvx2。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都希望这批cvx2毒气弹尽早离开中国领海,去该去的地方!既然有共同的目的,希望我们的行为也是一致的!”

        “好吧。我派去的人已经准备上船了,不要射击!”

        猫头鹰抬眼:“我看到了,通话结束。”他按下电话。一架武直九在甲板上慢慢降落,恐怖分子们抬起枪口。猫头鹰下令:“保持警惕,我们的客人来了—来得很快。”直升机的舱门打开,穿着迷彩服的唐心怡跳了下来,猫头鹰一愣。唐心怡冷冷地注视他,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怎么?不认识了吗?”猫头鹰的眼里露出杀气:“你终于出现了。”

        “我本来已经过上了平静的生活,是你,让我的生活再次不平静!你为什么要出现在中国领海?”

        “也许是上天注定,让我再次见到你吧!看见你穿着军装出现,真好。”

        唐心怡冷笑道:“好什么?”

        “解决了盘旋在我心中多年的那个困惑—原来,真正的卧底,是你!”

        “恨不得现在杀了我吧?”

        “对,我最好的部下,还有我的右眼,都没了—都是因为你!”

        周围的枪手举起武器,唐心怡面不改色:“动手啊!我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猫头鹰抬抬手:“我们现在还用得着她。现在我们来谈谈,怎么让我安全到达我想去的地方吧!”

        唐心怡跟着猫头鹰走进船长室,猫头鹰打开冰箱拿出啤酒,转身递给她:“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唐心怡看着他:“是啊,好久了。”

        “上次是在哪儿?中东?还是在东南亚?”

        “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猫头鹰奇怪地笑道:“中尉,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这就更不重要了。”

        “重要。对我个人来说,非常重要!”猫头鹰看着她,“我想知道,我爱过的女人,到底是谁。”唐心怡愣住了。猫头鹰的独眼当中,居然含着泪花。

        “你可真的没有对我说过。”

        “是的,原因是—我希望你能离开我们这个罪恶的世界,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怕影响了你!而我万万没有想到,你是卧底,你还毁了我的一切!也许,这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吧!”猫头鹰说。唐心怡说:“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我们要谈的,是cvx2毒气弹!这是一个大麻烦,而我的国家正面对这个麻烦,所以我需要解决这个麻烦!而你现在在我们的领海,也是你的麻烦!带着你的cvx2赶紧滚蛋,不要再在我们的地头出现!”

        猫头鹰笑道:“呵呵,大国道义?”唐心怡看着他说:“事到临头,你还扯这些没用的?我们只是不希望这个麻烦落在自己头上!我们跟你现在的组织没有什么恩怨!该是谁的事,就是谁的事,不要再拉我们下水了!”

        “我想到了,换了哪个国家,都会这样做的!”

        “言归正传吧!cvx2毒气弹在哪儿?我要亲眼看看!”

        “有这么多国家军警宪特的情报,你还需要亲眼看看吗?”

        “我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跟你们交易,难道就不能看一眼是不是真的吗?”

        “好,我带你去看。”

        4

        海上,三架武直十、两架武直九护送着一架直8b在高空盘旋。机舱内,范天雷看着笔记本电脑,表情肃穆,屏幕上播放着货轮上的情况。宋凯飞看着范天雷说:“我们到底要去哪儿?就在这儿绕圈子吗?”徐天龙看他:“你怎么知道在绕圈子?”

        “我当然知道,我是飞行员啊!”

        “我们在等待行动的信号。”范天雷没抬头。王艳兵问:“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说了,我们在等待行动的信号。现在侦察员已经上船,一旦确定cvx2毒气弹的具体位置,就轮到我们上场了!”范天雷抬头。

        “侦察员上船?他们怎么上船的?大白天的,派蛙人也爬不上去啊!而且这种行动的战前侦察任务,应该交给我们啊!”何晨光说。范天雷看他。何晨光说:“怎么了,参谋长?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范天雷说:“派去的侦察员,以前曾经在特殊单位工作,与这个外号猫头鹰的恐怖分子头目认识。有关部门传输来侦察员的照片,希望我们不要误伤她。”范天雷转过笔记本电脑—唐心怡的照片。何晨光一愣,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是我们的侦察员,代号燕尾蝶。”

        何晨光呆住了。

        “我相信,大家都不会误伤她。我们现在等待的,就是她确定cvx2毒气弹的具体位置。如果我们连毒气弹藏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上了船一阵乱打,很可能造成毒气弹的泄漏。那时候就不仅仅是我们全军覆没了,后果会是灾难性的!大家都清楚了吗?”范天雷脸色严峻。“清楚!”队员们齐声回答。何晨光还在发呆,范天雷叫了他一声:“如果你不能参加这次行动,就不要跟我们一起下去!”

        “报告!我能!”

        “排除一切干扰,等待行动开始!”

        “是!”何晨光高声回答。

        5

        甲板上,唐心怡跟在猫头鹰身后,旁边的枪手们虎视眈眈。货舱的门慢慢打开,猫头鹰笑笑,说道:“想亲眼看看吗?”唐心怡看他:“我来,就是要看见cvx2!”

        “打开集装箱!”猫头鹰走下去。唐心怡稳定了一下自己,跟他下去了。两人走到集装箱跟前,打开—cvx2毒气弹被冰块包围,仪器红灯不停地闪烁着,旁边还附着一排弹药箱。唐心怡问:“那是什么?”猫头鹰取出遥控器:“炸药。如果有什么不测,我马上遥控引爆!”唐心怡仔细地看着毒气弹,迷彩服的纽扣在拍摄。

        直8b机舱内,笔记本电脑上出现遥控器和炸药的画面。

        “兔崽子准备了炸药,是遥控的!”范天雷咬牙。何晨光看范天雷:“我们现在出击吗?”

        “再等等。”

        “cvx2的位置都找到了,还等什么等?!”何晨光急道。

        “何晨光!”龚箭一声吼。

        “教导员,难道我说错了吗?!”

        “注意你的措辞!现在我们是军事行动,不是个人恩怨!”陈善明低吼。

        “好了,别吵了。”范天雷看着何晨光,“你说的是没有错,我们已经找到了cvx2的位置。但是,行动需要等待上级的命令。想登上这条船,需要上级的统一部署,多兵种协同,也需要里应外合。以你的军事素质,不该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你的情绪失控了。何晨光,我有理由认为你不适合参加这次行动。”

        “参谋长!”何晨光急吼。范天雷冷冷地命令:“交出你的武器。”

        大家都呆住了,何晨光也呆住了。范天雷继续说:“作为行动的指挥员,我认为你已经不适合参加这次行动。全体参战队员的生死,甚至海洋的未来,都寄托在我们这次行动上。而你的表现,显示出你并不适合参加这次行动。我非常失望。特战队员最基本的素质,就是不动如山!面对天大的危险,也要像山一样沉着冷静!你没有做到。”

        何晨光压抑着自己。

        “听着,特种部队不需要冲动的感情动物,需要的是职业军人—不动如山的职业军人!你已经不合格了,不能参加拯救者行动!”

        “参谋长……”何晨光看着范天雷。

        “交出你的武器,不许参加行动。留在直升机上,等待我们行动结束!返航后立即离开红细胞特别行动组,转到别的单位服役。”范天雷冷冷地说。何晨光彻底呆住了。“这是我的命令!”范天雷眼神凌厉。大家都不敢说话。何晨光默默地摘下自己的狙击步枪,递给身边的王艳兵。王艳兵拿着枪发傻。龚箭看着王艳兵:“按照战斗序列,你现在是第一狙击手。”

        “还有配枪。”范天雷说。何晨光摘下手枪,检查一下,交给李二牛。范天雷冷冷地注视他:“你让我很失望。”何晨光看着范天雷:“对不起,参谋长,是我的错。”

        陈善明低声道:“五号,我们马上要上船,正是用人之际……”范天雷立刻打断:“我还需要重复我的命令吗?”陈善明立刻不说话了。范天雷看着队员们:“你们都是职业军人,是最好的特战队员!记住,不要做不专业的事!”何晨光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海上,机群在盘旋。指挥部里,唐心怡拍摄的画面在大屏幕上播放着。

        “没错!是cvx2!确定位置了!”大校转头,“命令燕尾蝶、红细胞—强行突击!”

        直8b里,范天雷看着电脑屏幕:“命令来了!”队员们精神起来,注视着他。何晨光默默地看着范天雷。范天雷大声道:“上级命令,红细胞特别行动组强行突击,完成任务!记住,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cvx2毒气弹的安全!”

        “明白!”队员们怒吼,何晨光失落地看着。驾驶舱内,范天雷看着队员们:“最后一分钟准备!”大家开始检查武器装备,何晨光呆呆地看着。队员们看看他,都不敢吭声。

        “集中注意力,否则,我把你们都踢出拯救者行动!我随时可以再调一队人来参加行动,不要以为你们不可替代!”大家都转回目光,默默准备。

        范天雷举起右拳:“红细胞—”

        “做先锋!”

        “在这个瞬间,我突然觉得无比孤独……”

        6

        船长室里,猫头鹰喝了一口啤酒:“你们计划如何让我们离开?”唐心怡看着他:“你们这艘船的目标太大,要换船才行。”猫头鹰点头:“这我想到了,换什么船?”

        “我们已经准备了一艘远洋货轮。你们先投降,在我们舰队的押解下到达指定位置。在你们换船的时间段,我们会安排卫星屏蔽。这样,就没人会发现你们换了船。”

        “然后呢?”

        “然后你们就该去哪儿去哪儿。千万不要泄露我们之间做过交易这件事,否则,就算你们到了天涯海角,我们也会追杀到底!”唐心怡盯着他,眼神凶狠。

        猫头鹰笑笑,说道:“没想到,解放军也会跟我做交易。”唐心怡冷笑:“这种废话就别说了!赶紧安排好交易,赶紧滚蛋!越远越好!当作这件事情没发生过!”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忘记……我再次见到你……”

        “猫头鹰,你应该知道,你跟我说这些,等于是对牛弹琴。”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如果不是我对你还有这份感情,你下直升机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如果我想要你的命,你压根儿就没有跟我对话的机会!”

        外面,直升机螺旋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盘旋的飓风刮得海面波浪起伏。猫头鹰拔出手枪,怒吼:“你骗我?!”唐心怡突然出拳,与猫头鹰扭打在一起。

        货轮上空,武直十快速超低掠过,机炮发射—“轰!轰!”甲板上到处爆炸,恐怖分子在弹雨当中抽搐,整个甲板陷入一片火海。一架直8b快速下降,舱门打开,龚箭甩下绳子,第一个滑降下去,队员们也陆续滑降。范天雷走在最后,他回头,何晨光还在发呆。范天雷冷冷地看他一眼,下去了。直8b在货轮上空悬停着,队员们落地后,立刻在甲板上组成环形防御。范天雷最后一个落下。何晨光坐在机舱内,注视着舱门。货轮甲板上,范天雷大吼:“快!按计划行动!”各行动组迅速散开,范天雷跟龚箭快速冲向驾驶舱,沿途不断发生枪战,恐怖分子纷纷中弹倒地。

        飞行员操作着直8b离开货轮,准备拉高。何晨光突然起身,跑到舱门前。飓风吹来,飞行员回头:“你干什么?!”何晨光纵身一跃,顺着绳子滑降,落入水中。飞行员大惊失色:“他跳海了!指挥部!指挥部!我这里出现突发情况……”

        海上,何晨光从水里冒出头,拼命往货轮游去。

        龚箭朝货轮驾驶舱内丢入一枚闪光震撼弹—“轰!”一片刺眼的白光。恐怖分子们睁不开眼,尖叫着,一片混乱。龚箭和范天雷闪身进去,端着枪,连续射击,恐怖分子纷纷中弹倒地。范天雷对着通话器:“指挥部!我们已经控制驾驶舱,指挥组到位!”

        轮机舱,王艳兵和李二牛交替掩护着前进。突然,几名恐怖分子斜刺里冲出来,距离太近,双方展开肉搏。

        货轮高处,宋凯飞抱着机枪快速穿越:“制高点,制高点……我要抢占制高点……”两个恐怖分子斜刺里冲出来,宋凯飞射击,打倒一个。另一个扑过来,二人扭打在一起。

        走廊里,唐心怡刚冒头,一腿飞来,唐心怡闪身躲过,接着迅疾一拳打在她的腹部。唐心怡措手不及,倒下了。猫头鹰冲过来,抓住她一顿暴揍……唐心怡倔强地想站起来,猫头鹰一记重拳打在唐心怡脸上,她吐出血。猫头鹰一把将她抓起来:“想跟我玩?!门都没有!你会死得很难看!”两个恐怖分子过来,猫头鹰吩咐:“把这个女的绑起来!小心点儿,她的功夫不错!”已经半晕的唐心怡被绑起来:“猫头鹰,你不会得手的!你会死得很难看!”

        “我知道我会死的,但是我会拉着你陪葬!在地狱,我要好好享用你!”猫头鹰冷笑,拿起手上的遥控器。唐心怡大喊:“不要—”猫头鹰冷笑:“还没到时候。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一定会引爆的!”他转身走了。

        范天雷和龚箭控制着驾驶舱。突然,空调处冒出白烟,龚箭大惊:“这是什么?!”范天雷抽抽鼻子:“乙醚!快!出去!”两个人刚想往外跑,腿一软,栽倒了。几个恐怖分子戴着防毒面具冲进来,将枪口对准二人。

        轮机舱里,王艳兵和李二牛披荆斩棘,一路格杀。突然,白烟冒出来。两个人抬眼,却已经无法举起匕首,恐怖分子上来按住了二人。

        货轮高处,宋凯飞正在跟恐怖分子们肉搏。宋凯飞的腿被抱住,一个扛肩摔,宋凯飞从高处摔下,落到甲板上。宋凯飞吐出一口血,顽强地爬起来。一个恐怖分子跳下来,飞腿踹在他的胸口。宋凯飞飞了出去,撞在甲板的突出物上,倒下了……

        货轮甲板上,被俘的特战队员和唐心怡被包围在一起。猫头鹰狞笑,一把撕下宋凯飞的臂章:“红细胞特别行动组?听名字真唬人啊!还不是都落在我手里了?”

        “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唐心怡吐出一口血水。猫头鹰笑笑,说道:“我当然知道我不会有好下场,我就没打算要好下场!可以,很好,非常好!我要是死了,就拉你们陪葬!还有那么多的人……对,还有海里的鱼,也都要给我陪葬!哈哈哈!这笔买卖划算!”

        空中,武直十和武直九降低高度,包围了货轮。飞行员大喊:“立即放下武器,举手投降!否则我们要采取果断措施了!”猫头鹰哈哈大笑,一把抓起唐心怡,枪口抵住她的脑袋:“你们试试?!我手里有人质!”驾驶舱里,飞行员按下的手指松开了:“指挥部,我们的人全部被俘了!”

        指挥部的大屏幕上播放着直升机摄像头拍摄的画面,大校看着:“他们全军覆没了!”中将很沉着,但是眉头也皱起来了。

        “派海军特种部队上去吧!”

        “空军特种部队也在待命!”

        “他们没有全军覆没。”中将抬起头,“还有一个,没有被俘!”

        “他在哪儿?”

        “刚才在海里,现在,也许已经上船了。”

        “靠他一个人挽回败局?”

        “我们还没有失败,哪怕只剩下他一个人!”

        甲板上,猫头鹰带着邪恶的笑,拿着枪顶在唐心怡的后脑。驾驶舱里,飞行员满头是汗:“指挥部,我们怎么办?特种部队已经全军覆没!”中将命令:“撤出去。”

        “什么?”

        “我命令—撤到警戒空域。”

        “那我们的人怎么办?”

        “你想靠武装直升机去营救人质吗?听我的命令,离开进攻位置,撤出去!我们还没输,我们还有人在船上!”

        “飞虎1号收到。我们马上撤离!”飞行员拉高直升机,撤离。

        甲板上,猫头鹰看着拉高的武装直升机,笑了:“怎么样?拿我没办法了吧?”龚箭怒吼:“你不会得逞的!”猫头鹰笑着说:“少校,除了嘴硬,你能不能拿出可行性办法来?!从我干上这行,就没打算死在床上!”

        甲板另外一侧,一个恐怖分子狙击手在警戒。突然一个黑影冒出,浑身水淋淋的何晨光猛地将他摁倒,一记猛掌,狙击手晕死过去。何晨光捡起狙击步枪,迅速躲闪到暗处,探头,看着甲板那边的队友和匪徒思索着。武直九在高空盘旋,何晨光摘下瞄准镜,晃晃。飞行员看见白光:“我看见他了!红细胞最后一名队员没有被俘!他上船了!”

        指挥部的大屏幕上,何晨光在打灯语。大校看着:“他在干什么?”中将说:“军舰的灯语,他在试图跟我们联络。”海军少将看着:“他说的是—我会采取行动,希望得到支援。”中将握着通话器:“飞虎1号,准备全力支援他!”

        “收到!”飞行员大喊。

        7

        甲板上,猫头鹰拿着枪冷笑:“我要慢慢地折磨死你!折磨死你们!给那些被你害死的兄弟们报仇!”唐心怡看着他:“畜生!你一定会死得很惨!”

        猫头鹰哈哈大笑,转脸,忽然瞥见反射的白光。猫头鹰大惊失色,纵身一跃。何晨光扣动扳机,子弹脱膛而出,打在恐怖分子身上,爆了。猫头鹰大喊:“狙击手!”何晨光再次开枪,武直十和武直九快速低空掠过,带动的飓风把恐怖分子的阵营掀乱了。何晨光纵身快步冲来,拔出从恐怖分子身上缴获的手枪,连续射击,恐怖分子纷纷中弹倒地……队员们沸腾起来,高喊着,但是身体无力,都被绑着,站不起来。猫头鹰掉头就跑:“你们顶住—”

        何晨光已经冲到近前。几个恐怖分子过来,被何晨光几拳干倒。唐心怡大喊:“晨光!快解开我们!”何晨光解开唐心怡,转向范天雷:“参谋长!”范天雷抖搂绳子,急吼:“快去!你快去!我们还被乙醚麻醉着,药效还没过!你快去阻止他!”何晨光把武器塞给范天雷:“你们保护好自己!”

        “我跟你一起去!”唐心怡大喊,“我没有被麻醉!”

        “快走,别说那么多了!”何晨光一咬牙:“你跟在我后面!”两人迅速向货舱跑去。

        范天雷挣扎着从地上爬过去给龚箭解绳子,龚箭笑道:“哈!参谋长,没想到这样扳回一局啊!”范天雷没笑,说:“不做好应急准备怎么行啊?我太了解这个兔崽子了,他一定会跳海上船的!在陌生区域作战,我们必须准备后手!你们怎么样?还站得起来吗?”所有人都软在甲板上。

        轮机舱,何晨光带着唐心怡谨慎前行。唐心怡看着何晨光:“他去找cvx2毒气弹了!我们快追!”走到通道口,唐心怡突然停下了。何晨光回头:“怎么了?”唐心怡注视着他:“我们只能进去一个人。”

        “为什么?!”

        “这里是密封舱门,里面就是cvx2毒气弹!我们只能进去一个人,不能全进去!”

        “我明白了!我去!”何晨光转身就要进去。唐心怡突然出手,掏出手铐铐住了何晨光,不容分说地将另一端铐在栏杆上。“你干什么?!”何晨光看着她大喊。唐心怡眼中含泪:“你没进去过,不知道里面的地形。要去,我去!再见,晨光,我爱你!”转身进去了。

        何晨光戴着手铐挣扎着,唐心怡含着眼泪,关上了密封舱的舱门。

        “不—”何晨光大吼。

        唐心怡将门锁死,转身隔着玻璃看着何晨光。何晨光疯了一样吼叫着、挣扎着。唐心怡笑笑,隔着玻璃亲吻了一下,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货舱里,猫头鹰跑过来,紧张地拿着遥控器:“我的死期到了……我的死期到了……”他的手哆嗦着想按,却按不下去。唐心怡突然飞起一脚,踢飞遥控器。猫头鹰回头,唐心怡冲上来,两人扭打在一起。唐心怡略占上风,一记重拳打在猫头鹰脸上,猫头鹰吐出一口鲜血。唐心怡准备腾空格杀,猫头鹰忽然甩出一把匕首,扎在唐心怡的胸前,唐心怡凌空栽倒。猫头鹰支撑着起身,吐了一口血:“想搞死我,没那么容易……我……我要你们都死……”转身去捡遥控器。唐心怡忍痛抓住刀柄,往外拔出。她看着猫头鹰的背影,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嗖!匕首甩出去,扎在猫头鹰的后背。猫头鹰栽倒,痛苦地转过身:“你……你这个毒女人……”

        “我说过……你一定会死得很惨……”

        猫头鹰突然露出奇怪的笑容:“你知道不知道,你要跟我死在一起了?”

        “我才不会跟你死在一起……”

        “我的匕首上有剧毒,神经性的毒素!不仅我要死,你也要死!真好!你跟我死在一起,倒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唐心怡愣住了,猫头鹰痛苦地看着她:“你不觉得,身体开始发麻了吗?”

        “浑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猫头鹰吐出一口血:“我……我爱你……”

        “别恶心我了!浑蛋……”唐心怡一把推开爬来的猫头鹰,眼前的世界开始有些迷蒙,眼一黑,昏过去了……

        轮机舱内,何晨光疯似的挣扎着,他的手腕处已被勒得血肉模糊,血不停地顺着胳膊往下流。忽然,穿着防化服的战士们持枪鱼贯进入。何晨光满脸泪痕,大吼:“我是特种部队的!”

        “我们是防化团的!来收尾的!你还好吗?”

        “快放开我!”何晨光怒吼。战士砰的一枪打断手铐,何晨光发疯一样扑向密封舱门。几个战士们拦住他:“你不能进去!我们上!”何晨光一把推开他,冲了进去,扑向唐心怡:“心怡!心怡!”唐心怡嘴角流着血,没有反应。

        “啊—”何晨光抱着唐心怡,发出最痛的哀号。

        8

        医院走廊里,何晨光失魂落魄地坐着,手里拿着军帽,呆呆地看着帽子上的军徽。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穿着白大褂的军医走出来。何晨光立刻迎上去,一脸焦急:“医生,医生!她现在怎么样了?”军医看着他,欲言又止。何晨光怒吼:“你说话啊!”

        “我们……我们已经尽全力了……”

        何晨光的眼神黯淡下来,军医看着他:“她……她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了,但是……”

        “但是什么?”

        “她……她可能醒不过来了……”

        何晨光急了,抓住军医的肩膀:“我不明白!你说她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了,又醒不过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她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植物人?!”

        “对,植物人。”军医点头,“那把匕首上涂了神经性毒素,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见血封喉。由于现场医护人员应急措施得力,保住了她的生命。我们采取了一切措施,组织了全军专家会诊……但是,对不起……”

        何晨光彻底呆住了,愣坐在椅子上,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重症监护室里,唐心怡躺在床上,静静地闭着眼睛。床头的各种仪器在运转着,心电监护仪上的线条微弱地跳动着。

        走廊上,何晨光还是那样呆呆地坐着。他抚摩着军徽,靠在墙上,闭上眼,眼泪默默地滑落下来。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肩膀上,何晨光睁开眼,王艳兵、李二牛、宋凯飞和徐天龙等站在他的面前。何晨光看着他们,还是失魂落魄。王艳兵把头顶住他的额头:“你要坚强……”接着也说不下去了。

        龚箭和陈善明站在旁边,默默看着,对视一下。龚箭叫他:“何晨光。”

        何晨光好像没听见一样。龚箭难过地挪开眼。

        “何晨光……我们给你办了休假,你有两个月的时间休息调整。”陈善明也不好受,“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很痛苦,但我们都希望你能坚强起来。”

        何晨光木然地看着他,陈善明也说不下去了。龚箭看了陈善明一眼,陈善明跟他出去了。其余的队员站在何晨光的身边,不知道说什么好。陈善明和龚箭来到走廊的拐角处,龚箭一脸担忧:“老陈,我看这次有点儿悬。”

        “什么悬?”

        “当然是何晨光啊!”

        陈善明点头,叹息:“是啊!我也知道,有点儿悬!可是能怎么办呢?我们谁也不能替他去痛苦、去难过。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常常想,如果换了我,我能不能顶得住。”

        “我自从当指导员以来,第一次觉得面对自己的部下无能为力。再多的语言也是徒劳的,他是个聪明人,什么道理都懂,他根本听不进去我们说的话……”

        “我们给他一点儿时间吧,既然我们都认为他是一个好兵。让队员们轮流陪伴他吧。”龚箭说。陈善明一惊:“你不会是怕他做傻事吧?”

        “那倒不至于。但是有个说话的人,总比没有强吧?”

        陈善明看着何晨光,沉默。

        夜晚,城市里车水马龙,霓虹闪烁。军区总医院门口,哨兵在站岗,院内一片安静。走廊上,何晨光还是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王艳兵坐在他的对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何晨光呆呆地问:“你怎么还不走?”

        “我们是战友,是兄弟!这时候,你让我去哪儿?”

        何晨光看着他:“回部队去,回你该回的地方。”

        “要回去,你跟我一起回去。”

        何晨光没说话。王艳兵看着他:“何晨光,我们当兵前就认识,当兵以后,我们彼此基本没离开过。是你不了解我呢,还是我不了解你?我今天为什么坐在你面前,为什么陪你,你心里很清楚。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我们都希望你能战胜自己。”

        何晨光看着军帽上的军徽,抚摩着:“我不想干了。”王艳兵一愣:“你说什么?”

        “我……不适合当兵。”

        王艳兵看着他,强笑着说:“我不信,你逗我呢!”

        “当兵有什么用?”

        “保家卫国啊!”

        “我的家……保住了吗?”

        王艳兵语塞。

        “你说,我这个兵,还能当下去吗?”

        王艳兵看着他,恼怒道:“大道理我说不过你,但是我压根儿就不信你会离开部队!”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王艳兵看着他:“你是狙击手,是红细胞的特战队员,是最好的战士!”何晨光慢慢摘下军帽上的军徽。王艳兵看着他:“你干什么?!”

        何晨光把军徽塞到他的手里:“我的转业报告,明天就交上去。”

        “何晨光!你?!”

        “现在,我想自己待一会儿,好吗?”

        王艳兵愣住了。

        “我可以和我的爱人,单独待一会儿吗?”

        王艳兵看着他:“总之,我不会让你转业的!我在外面等你!”

        何晨光看着他走了,站起身,来到病房门口。透过玻璃,唐心怡躺在病床上,睡得很安详。何晨光看着,眼泪流了下来。

        9

        “转业报告?!没搞错吧?!”陈善明一脸惊讶。龚箭拿着那份转业报告:“白纸黑字,签着他的名字—我们都熟悉他的笔迹。”

        狙击战术训练场,队员们都走过来。宋凯飞问:“怎么了怎么了?谁要转业?”伸脖子看看,“哟?!我们的枪王不干了?!”徐天龙一惊:“不可能吧?!这事搞大了!”穿着常服的王艳兵苦着脸:“他亲手交给我的。”龚箭看了看:“李二牛呢?”

        “我跟他交接过了,他现在在跟着何晨光。”王艳兵说。

        “这份报告—我们怎么办?”陈善明拿着报告气急。龚箭看着他:“还能怎么办呢?我们先压着吧。只能寄希望于他是一时冲动吧。”

        “教导员,我看真的不像……”王艳兵一脸忧心,“何晨光可真的是个说到做到的主儿。”

        “那你什么意思呢?我们把转业报告交到旅部吗?!”龚箭吼。

        “不是……我只是说,他这次可能真的去意已决。”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得先压下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谁也不许说出去!”

        “是!”队员们立正。龚箭收起转业报告,陈善明没说话,大家都沉默了。

        街上,何晨光换了便装,在前面走,李二牛穿着军装在后面追:“晨光!晨光!你等等俺!”何晨光没回头:“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李二牛紧跟上来:“俺……俺今天负责陪你啊!”何晨光淡淡地说:“我不需要任何人陪!”

        “别这么说,晨光。”李二牛也很难过。何晨光转过身:“牛哥,我求你了,让我安静安静吧!”李二牛停住脚步:“晨光,不是俺不想让你安静!但是,你怎么也不能转业啊!”

        “我已经决定了,你不要再劝我了!”

        “俺……俺不能让你走!”

        “牛哥,你拦得住我吗?”

        “俺知道俺拦不住你,但是……俺不能让你走!”

        “牛哥,你回去吧,我真的太需要自己待一会儿了。”何晨光转身继续往前走。

        “不中!你跟俺回部队去!”李二牛一把抓住何晨光。何晨光两下就推开了李二牛,李二牛呆住了。

        “牛哥,别逼我了。我只是想自己待着,安静安静。”何晨光感到说不出的难受。李二牛愣住了,看着他:“你跟俺动手了?”何晨光没说话,转身走了。李二牛在后面大喊:“何晨光!你是个懦夫!亏俺那么崇拜你!”何晨光头也不回,走了。

        10

        夜晚,荒野静谧一片,何晨光看着远处苍莽的群山,眼泪慢慢地流出他深陷的眼窝。一周的时间让他消瘦了一圈,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脸庞,更加显得如同岩石一样坚硬。

        何晨光拿着唐心怡的照片,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泪花。他蜷缩在风中,又打开一罐啤酒,仰脖喝下。此刻,他只能用酒来浇灭自己内心深处燃烧的火焰。一个空的啤酒罐子又被扔了出来,脚下已经乱七八糟地堆放了十几个空的啤酒罐子。“咣!”啤酒罐子被一脚踢飞。何晨光抬起眼,何志军严肃地站在他面前。何晨光有些蒙。

        “中尉何晨光!”何志军怒吼,声音在空旷的荒野里回荡。何晨光笑着,没动:“旅长……”

        “中尉何晨光!你给我站起来!”

        何晨光的酒醒了一点儿,强撑着站起来。何志军的眼里冒着火:“你在干什么?你告诉我,你在干什么?!”

        “旅长,我……”

        “你的军装呢?”

        何晨光不说话。何志军看着他,眼神凌厉:“作为一名军人,为什么不穿军装?”

        何晨光低着头,嚅嗫着:“报告……旅长,我……我不想当兵了……”

        “不想当兵?为什么?”

        何晨光不说话。

        “因为她?”

        “我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她现在是植物人,我不知道我穿着军装还有什么用……”

        “她是军人。”

        “她是我的女人!”

        “可她首先是一名军人!”何志军厉声道,“她是一名军人,穿着军装。而你呢?你的军装呢?”何晨光不说话。“跟我走!”何志军转身走了。何晨光看着何志军的背影,收起照片,跟着他走了。

        静谧的烈士陵园里,几十个墓碑排山而上,那是一个兵的方阵。夜幕下,沉默的烈士陵园虎踞龙盘。何志军来到墓前,敬礼。这个在战场上如同战神一样慓悍的男人看着方阵,犹如看着自己已经逝去的青春。何晨光走到墓前,想敬礼,却发现自己没穿军装,只好立正。

        “你现在告诉他,你不想穿军装了。”

        何晨光看着父亲的墓碑,无语。何志军转头看着苍莽的群山:“你说。只要你说出来,我决不阻拦你,马上在你的转业报告上签字!”

        何晨光说不出口。何志军看着他说:“我今天把你叫到这儿来,不是为了挽留你。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年离开狼牙特战旅的退役官兵都有许多。你有什么特殊的?作为一个旅长,我完全不需要这样做!但是,我以后怎么面对你的父亲和他的战友们?我告诉他们,你们的儿子,因为承受不起战友的牺牲,爱人的牺牲,转业了?”

        何晨光不说话。

        “只要你说出这句话,我马上放你走人!我说到做到!”

        何晨光看着父亲,父亲默默地注视着他。何晨光抬起眼,看着和父亲一同长眠在这里的战友们,他的眼泪慢慢溢了出来。何志军看着他的眼睛说:“大道理不需要我讲,你自己都清楚!你愿不愿意穿这身军装,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而对你自己来说,你该知道这个分量!你告诉他们,你不想干了。”

        “旅长,我……”

        “我不需要你叫我旅长。”

        “何伯伯,我……我……”

        “你不要跟我说,我不想听!你去告诉他,告诉他们!”何志军转身走了。

        何晨光注视着父亲和他的战友们,墓碑上年轻的脸,带着笑容。何晨光的眼泪下来了,他“扑通”一声跪下,痛苦地叫了一声:“爸……”

        何晨光摸出唐心怡的照片,失声痛哭。他怜爱地抚摩着照片,放在了父亲的坟前。何晨光抽泣着,手指抠着砖缝,额头贴着冰冷的地面,脊背抽搐着,一阵压抑的哭声传了出来。他撕心裂肺的哭声回荡在陵园上空,泪如雨下。

        远处,一阵凌厉的战备警报拉响了,何晨光抬起眼,目光刚毅。

        训练场路上,何志军站在车旁想着什么,何晨光快步跑来:“报告!”何志军回头,何晨光看他,敬礼:“旅长同志,中尉何晨光奉命前来报到,请指示!”何志军呆了,那张年轻的脸瞬间幻化为过去的何卫东。何晨光一愣,何志军还在恍惚。

        “旅长同志,中尉何晨光奉命前来报到!请指示!”

        何志军反应过来,还礼:“稍息!”

        “是,旅长同志!”何晨光敬礼,转身去了。何志军看着他的背影,无限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