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泥石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 安稳的柴家庄

第二百零四章 安稳的柴家庄

        在府邸里,李不悔叽叽喳喳地讲着这一年的经历,交待着酒坊、玻璃作坊的收益,展示着自己的管理才能。

        高昌商贾珠麴智高送来的白叠子,庄上最后的公议是种于房前屋后、田间地头,不占用农田,免得庄户们心疼。

        如今柴家庄、柴家新庄不是以种植为主业,    甚至庄上每年还得买好多新粮来酿酒,却不妨碍柴家庄庄户们对种粮的纯朴感情。

        大唐时代,官府对农桑重视,毁青苗卖了当饲料?

        借你两个狗胆!

        就是真要挪农田种棉花,都得经过县衙民曹同意。

        各地情况会稍有差别,但主要的粮田是不许轻易变更的,    桑麻倒是可以具体协调。

        别忘了,    大唐从饿殍遍野的隋末走出来才多少年啊!

        即便是贞观四年,粮价低至四文一斗,也没能伤到百姓种田的积极性。

        因为,手中有粮,心中才不慌啊!

        当然,这里仅说关中一带。

        如果是从江南等地,以漕运到长安,运费多少都得有些,不可能维持在这个低价,除非那一年的漕运费用,朝廷以其他方式变相补贴了。

        倒是柴令武想要的高昌百姓,没有。

        如意算盘落空。

        毕竟这年头,不到迫不得已,极少有人愿意背井离乡。

        满满一仓的白叠花,    已经按照柴令武的要求除去白叠子。

        也别低估唐人智慧,真有需要,人家还是能鼓捣出原始版本的轧车,也就是轧花机,虽然效率不是太高,却把白叠子去除得干干净净的。

        打得蓬松的白叠花格外占地方,    且容易失火。

        收在仓里小半年,全赖洛审行、洛镐等组成的护卫小心谨慎,才不至于让白叠花走水。

        “哦,你可以安排柴家庄、柴家新庄身体较单薄的婆姨,以麻、帛为表,其内塞入白叠花,缝制被褥、衣裤、帽子、手套、足衣,做靴子里衬,然后按人口给两庄分发。”

        “这东西,保暖,冬天穿着热乎。嗯,尽快按太上皇、陛下、皇后等人的身材缝制,临走前我送入宫中。”

        “阿耶、柴哲威、嫂嫂、盼盼也要缝制好,谯国公府的部曲、仆从也要尽量照顾到。哪怕这一批产量不足了,下一批也必须补上,这是柴家欠他们的。”

        “如果有多余的,可以去西市发卖,但两庄种植此物的主要目的是自用。”

        柴令武回应着李不悔的问题。

        李不悔欢喜地跳着:“嗯,我知道哪些人针线活出色!”

        略微驼背的柴跃满心欢喜地带着柴家庄大管事柴刀、玻璃作坊管事柴火、酒坊管事柴禾、曲辕犁作坊管事莫那娄氏,以及柴家新庄管事洛审行、洛镐,    还有阿融、伍参,到柴府正厅落坐。

        “老管事年岁大了,可得保重身体啊!妹娃子的喜酒,我还等着你来请哩。”

        “柴刀,这大管事做得还顺手吧?”

        寒暄过后,各管事禀报事务,都是中规中矩,唯有柴火那里有一点亮眼的东西。

        要求不要太高,能中规中矩、安安稳稳维持着柴家庄前行,就已经很称职了。

        柴火不仅仅烧出了精巧的凸透镜,更烧出了可控大小的棱镜,这就厉害了呀!

        柴令武示意柴跃、柴火、莫那娄氏与他去书房,让阿融继续招呼着大家。

        柴跃浑浊的老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庄主从未如此慎重过,看来,柴火小子是弄出了了不得的物件啊!

        不,应该说,庄主开始要这个玻璃作坊,也许从来就没指望过用玻璃窗挣钱?

        书房内,围着一张桌子坐下,柴令武迅速用鹅毛笔在张上画出草图。

        两片双凸透镜分别作为物镜和目镜,中间两个棱镜的三角平面互相垂直,一个棱镜改变左右,另一个改变上下,把原来的倒立的像再次倒立,成正立的像。

        这就是开普勒望远镜,在军用望远镜领域占据了牢牢的一角。

        镜片的摆放不是问题,问题是外层的镜筒难处理,一是难卷成合适的圆筒,二是要在内设置卡槽。

        当然,这问题在工部或者将作监,一定不成问题。

        “依老媪看,庄主这是要经久耐用,自然是以铜、铁为镜筒更合适。其中,铁性刚硬,铜性柔韧,与镜片的摩擦也要小一些,故而选铜片更合用。”

        “老媪这岁数抡不得大锤了,须三五青壮相助,起一铁匠炉,镜片再多一些。有三天时间,应该能拿出一个成品。”

        莫那娄氏淡定地说。

        不愧是大匠师的遗孀,说这种话显得轻描淡写。

        柴跃点头:“二郎再去烧几炉镜片,不要怕损失;大郎,去家中杂物间把当年那套铁匠家当翻出来;三郎,这几天抽几个人,听候莫那娄管事的差遣。铜片,倒也无须去买,柴家庄的坪子底下就有一箱铜片。”

        柴令武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事,他根本没听说过呀!

        想想柴家庄的好些人是娘子军出身,更不乏绿林出身,柴令武又释然了。

        怕是外祖明知道他们有些僭越的举动也不好太追究,免得被人说兔死狗烹——虽然李渊也经常这么干,但目标一般是对江山有大威胁的人物。

        回到正厅,柴令武发话:“这几天,柴刀护卫我。莫那娄捷与家人团聚,正哄着小莫问呢。”

        莫那娄捷的娃儿,经过莫那娄氏与白雨棠的商议,讨教过蒙学先生尤万峰,决定遵照太和诏令,简姓为莫。

        回到家中见到莫问的莫那娄捷,笨手笨脚地哄着认生的莫问,这几天且让他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吧。

        跑出府的洛镐禀报:“庄主,前面赶走的那个人又来了,说是苏那啥来着。”

        柴令武皱了一下眉头。

        苏,当朝也就有个苏烈,好像是任左卫中郎将来着。

        但是,自己与他素无交集,他怎么可能登门?

        “哦,忘了说,他身后还有一马车礼物,这是礼单。”

        洛镐笑嘻嘻地递上来。

        柴令武看了一眼礼单,倒吸了口气。

        礼单上金银珠宝且不说,麝香、虫草、雪莲的数量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