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在线阅读 - 第六八九章 一日落城

第六八九章 一日落城

        在七日时间的短暂休整之后,李轩就统率大军,从水路离赣而去。

        一时千帆如云,上千艘大型漕船乘着东风,如离弦之箭般驶离赣江河口。

        江西巡抚雷厉说到做到,五天时间不到就已为李轩编制出了十四万兵马,比预定的还要多出两万。

        基本还是宁王藩原本的编制,不过雷厉却将大量的江西卫所军,江西标兵营,还有辽东骑军的将校军官编入其中。

        还有部分反正军官被他甄别之后留任,戴罪立功。

        这就最大程度的保障了这些军马的可靠性与战斗力。

        这些罪军虽然在一个月前还是平民,可宁王藩阴蓄反志已有数十年之久。

        治下的民众名为保甲之制,实则为卫所之法。

        每年农闲,宁王麾下的人还常年以各种名义召集这些百姓操练军阵,研习战技。

        就战斗力来说,他们甚至比绝大多数卫所军还要强些,还有着较为强大的组织力。。

        李轩也不愁这些人不肯出力死战,这些人的家小都在雷厉的掌控之下。

        他们要避免日后被流放边疆的结局,就必须在此战中立下功勋。

        此时除了这十四万罪军,以及李轩麾下四万神机营,两万辽东骑士之外。还有三万装备精良的南直隶京营禁军,加入到李轩的军中,使得他麾下大军总数,达到二十三万人。

        而随军北上,护送这只大军的,还有镇东侯段东陆续召集过来的五万长江水师。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在水师船团中,光是一万二千料的三层内河炮舰就有六艘,八千料的战舰则高达十四艘。

        前者有大小佛郎机炮四十八门,后者则拥有大小佛郎机炮三十六门。

        此外还有六十艘三千料的两层炮舰,装载大小佛郎机炮二十四门。

        数日前的赣江河口之战,可以说是养肥了长江水师。

        当时就缴获了一百七十多艘,后续还有几十艘走投无路,主动投降,加起来足有二百多艘战舰。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新造不久,船况比之长江水师的那些旧船好得太多。

        毕竟自土木堡之变以后,朝廷已经十余年没在水师上花钱了,一应战船几乎没更换过。

        其中有四十艘还是三千料以上的大船,建造时间都在十年之内。

        让李轩惊喜的是,宁王的造船工匠都与时俱进,仿造了西洋人的那些炮舰。战舰样式低矮狭长,所有大炮都摆在两侧船舷。

        在李轩的那个世界,对于古代的‘料’有各种说法。有载重说,有容积说,也有物料说。

        不过在这个世界,‘料’是专指排水量。

        三千料,就是三千石,也是一百五十吨,在内河已经很不小了。

        那些一万二千料的炮舰,则是六百吨的排水量,已经是近乎风帆时代战列舰的等级。

        需知英国在风帆时代的战列舰‘海上主权号’,也就是一千五百吨的排水量。

        所以段东在赣江一战的缴获,直接让长江水师拥有的主力战舰增加了一倍。

        他们离开潘阳湖口之后,又沿着汉水而上,在武昌附近汇聚了湖广当地的四万标兵营,三万选拔于卫所的精锐兵马。

        直到潜江府附近,李轩麾下已膨胀至三十万的步骑大军才被放归岸上,沿着汉江两岸展开。

        此时汉江河道的河床还没有像后世那样抬高,通行两千吨的战船都是很轻松的,一路直接航行到襄阳都没问题。

        问题是他们前面的‘钟祥府’,已经被襄阳的叛军占据,屯兵大约七万人,试图据钟祥的险要地形拦截固守。

        对面的襄阳叛军为了防备长江水师,还以十几条铁锁横江,阻拦住了汉江河道。

        “他们这是打算层层防御,消磨我军之势。”

        李轩立于一艘万料大船的帅台上,他背负着手,眼神从容自若的遥望前方。

        他看的不是前方的钟祥府城,而是对面浮空而立的一个身影。

        那女子一身古代祭司的装扮,脸上戴着青铜面具。她立在那里,就仿佛是天帝降临,有着无穷威严。

        一股强横神念,遥空威压着李轩。

        李轩知道这女子,应该就是金阙天宫的‘大司命’无疑了。

        自从他被册封为‘汾阳郡王’与‘五军大都督’以来,已经少有人能在武意与气势上压过他了,可他眼前这女子却能做到。

        而此时与李轩说话的,则是中流居士。

        他没有直接出现于战船上,而是藏身于岸上的一座山峰,遥空与李轩交谈。

        “郡王你得小心了,这十几天来,我可是亲眼看着他们加固城墙,挖掘高垒深壑。金阙天宫还投入了十几件强大的虚空法器,从太行山运来了大量的‘黑铁石’,布置于城墙之外。”

        中流居士随后语声一转:“如果郡王打算强攻,我会帮你牵制住那位大司命与她麾下的几位宫主。”

        李轩知道中流居士麾下,并非是单独一人。

        他的‘混淆’之法,也可‘混淆’天数。在这数百年间,也筹建了一队堪称强大的天位战力。

        “此城险要难攻,强攻是不得已而为之。”

        李轩知道在古代,钟祥与旁边的荆门是一体的,它们在两汉时代同称‘荆门’,是荆州之门户。

        在另一个世界的大明,嘉靖皇帝登基前的封地就在这里,所以钟祥在后世曾改名‘承天府’。

        李轩刚才粗略看了一眼,就知道此战如果强攻的话,一定会损失惨重。

        此时他手中虽然十四万宁王罪军,可这些罪军,却不能这么用。

        宁王罪军与潮白河的京营乱军绝不相同。

        宁王罪军近两百年来都在宁王治下,他们出生以来就别无选择,只能为宁王效力。

        而京营乱军,则是吃了景泰帝十三年的足粮足饷之后,被梁亨鼓动作乱,其性质更加恶劣。

        李轩不可能将这样一支军马,投入这样的血肉泥潭中。

        幸运的是,此时钟祥的江面还算宽广,两个由泥沙冲刷沉积而成的江心洲也还没有成形,不会影响作战。

        还有那钟祥府城,坚固是坚固了,可临河一面的炮位不多,只有二十多门大小火炮。

        也不知是敌军守将忽视了,还是他们缺乏大炮。

        “传令全军,围城列阵!注意小心对方出城突击。”

        李轩想着自己袖子里的几十封投诚密信,就将视线从‘大司命’身上收了回来:“段叔,你可指挥辖下水师摆开线列阵,朝着钟祥城方向轰上几炮,再问他们降不降。”

        段东当即领命而去,李轩则目现精芒,神色悠然的询问:“居士,你刚才说,金阙天宫一大半的天位,都来了这里。那么此时天宫之内,预计还有多少天位?”

        “金阙天宫的天位人数,常年都在四到五十人之间。最近他们折损不少,加上之前的清洗,我预计天宫之内,还有六到七人镇守。”

        中流居士说到这里,忽然神色一动:“郡王你的意思莫非是?”

        他没有说下去,在遥空看了一眼钟祥府城上空的大司命之后,就收住了话音。

        中流居士猜到了李轩的想法,却担心泄露天机,被大司命查知感应到。

        李轩则是笑问:“那么居士以为,我们有希望么?”

        中流居士‘唔’一声,陷入沉吟,然后语声冷冽:“如果是在几个月前,金阙天宫内部哪怕只余一人都不可小觑。现在么,或可一试。不过前提是,我们不能让那位有余暇脱身。”

        ※※※※

        李轩二人交谈之刻,大司命也在俯视着下方。

        她望见晋军那些战舰,在宽阔的江面排成了一队横列。

        “他们这是做什么?”

        大司命不通兵法,所以她问的是新任的白虎宫主。

        此人名叫史天泽,曾是前元时代的汉人名将,在几百年前被招入金阙天宫。

        这些年来,此人一直在天宫充任军事方面的参谋与顾问角色,在军事上的判断从未失手。

        不过白虎宫主看着河面,却眉眼微凝;“似乎是想要炮击城墙?”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舰船都发出阵阵轰鸣,江面上的四十多艘炮舰,一百七十多门佛朗机炮,朝着钟祥城的方向发出猛烈炮火。

        史天泽的脸色一时铁青:“大司命,我们恐怕得后撤了,这钟祥城已经守不住。”

        在他那个时代,可没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攻城。

        那时也没有这种舰形低矮,能够承受几十门大炮的后坐力而不散架翻船的炮舰。

        “为何?”大司命神色不解:“钟祥府远离河畔一里,城中还有众多防御工事。这座府城,我们必须坚守二十天!”

        史天泽一时无法解释,不过就在战船三轮炮击之后,他望见城外的三十万晋军,同时用手中的兵器拍打战甲,或者用枪矛的根部敲击地面,发出了排山倒海的声响。

        “降!降!降!降!”

        就在这震鸣声中,他望见钟祥府城的城墙上,无数人叮叮当当的放下了兵器。长达十二里的城墙上,足有九里竖起了白旗。

        剩下的三里墙段,他们正在开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