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在线阅读 - 第六八六章 一鼓而定

第六八六章 一鼓而定

        “雷巡抚联系的内应是否可靠?有没有可能是诈降?”

        李轩用兵从来都是战略上大胆,战术上谨慎。

        他知道南昌是有瓮城的,也就是前后两重城门,城门中间的一小块土地则被高大的城墙围住。

        如果贸然进城,宁王军只需将后面城门一关,就是瓮中捉鳖之局。

        李轩麾下的神机营将士每一个都很宝贵,可不能损耗在这里。

        “可以让我的巡抚标兵先进城。”雷厉的神色慨然道:“赖郡王殿下虎威,城里面联系我的不止一家!总数达六七人之多,其中包括宁王的两位王叔,甚至还有宁王任命的南昌总兵。

        不过下官联络的,是南昌后卫指挥使,此人一向忠于朝廷,数年前就与我有过联络。此人镇守南城,麾下直属兵马数千,足以控制局面。”

        他的语中含着几许钦佩之意,数日前他被越级提拔,出任江西巡抚的时候,雷厉还感觉这位汾阳郡王有点乱来。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与宁王恩怨已深。。

        只需自己出任江西巡抚,哪怕上任后没做什么,宁王都会忧惧起兵。

        直到两日之前,神机营四万兵马与两万辽东骑军被悄无声息的送到饶州之后,雷厉就对这位汾阳郡王的兵法佩服得五体投地。

        今日神机营兵临城下,也确是让南昌城内的许多人心胆俱裂。

        李轩则微微一笑,他听出雷厉语中的两层意思,一是有什么损失,他雷厉担着;二是雷厉有足够的后手,不惧对方耍花招。

        “那么此战就交给雷巡抚了!”

        李轩扬眉望着远处的南昌城,眼中杀意凝聚:“本王为你压阵。”

        他的神机营没必要争夺这个战功,对于雷厉这样能力杰出,又有担当的大臣,李轩也有意成全。

        此人骤登高位,正需要一场无可置疑的战功,用于稳固权位。

        此时在南昌的东面城头,来自于金阙天宫的石微尘,正面戴着‘紫薇垣’面具,神色冷冽的看着远处列阵的神机左右营,还有那迎风招展的帅旗。

        上面只是‘汾阳郡王李’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额外的震撼人心。对面的阵列,虽然只有区区四万人不到,却凝聚着万军莫当之势,仿佛猛虎扑食,让城墙上的宁王军将士都面色苍白。

        石微尘也微微皱眉,感觉有些不适。

        那位汾阳郡王给了他很大的压力,甚至影响到他体内的真元流转。

        李轩此人虽还未至天位,却已战绩彪炳。

        尤其如今,这位以贵为郡王之身,首席辅政,可以调运国势,凝聚龙气,加上那比拟神阶武意的琉璃浩气,石微尘估计此人的战力,不会低于全盛时期的蒙兀大汗脱脱不花。

        脱脱不花不就是大败之后,被此人生擒么?

        幸亏大司命已经将‘紫微宫主’专配的印信与法器,给他送了过来。

        这让石微尘可以借助部分古代天庭的神力,达到中天位的修为境界。

        否则此刻,他也没现在这样的从容。

        而就在石微尘观阵之时,宁王留于南昌镇守的大将窦子龙匆匆行至,他面上凝肃异常:“石先生,那位汾阳郡王武力超绝,就全赖先生您出手了。”

        “石某当仁不让!”石微尘不由一声轻笑:“南昌的九宫天元大阵,足以助我应敌。”

        他自忖自己不是李轩的对手,不过借助南昌的城防大阵,还有身上的强横仙器,应该能抵挡李轩一段时间。

        金阙天宫的援兵正在赶来,大司命对李轩率军奇袭南昌一事震惊非常,正率领其部属亲自赶来南昌。

        可随后石微尘就发现旁边那位南昌总兵的面上,依然含着浓郁的忧色,他不由奇怪的问道:“将军为何心忧至此?如今城内聚集六万精兵,城防完备,军械俱全。李轩想要攻下南昌,谈何容易?

        放心,只要我们能坚守半日,那位汾阳郡王与他的神机营,必将埋骨于南昌城下。”

        窦子龙一听就知这家伙根本不通兵法,石微尘的道理虽然说的没错,却忽略了人心,也小看了那位汾阳郡王的震慑力。

        何况那汾阳郡王,他难道不知南昌的城防坚固么?他如无迅速破城的把握,岂会兵行险着?

        “石先生,汾阳郡王兵威撼世,我是担心城中会有人动摇投敌——”

        就在这个时候,窦子龙的面色微白,看向了南城方向。那边忽然一片喊杀之声,还有一声雷鸣一样的震响。

        “本人南昌后卫指挥使!受朝廷之命潜伏逆王麾下,今日奉命反戈!城中心向朝廷者,可以随我反正杀敌。”

        整个南城方向瞬时间一片骚乱,窦子龙遥空望去,发现那边赫然已放下了吊桥,城门也逐渐敞开。大队红衣红甲的晋军,正如赤潮一样的涌入。

        石微尘的面色大变:“我去堵住城门,窦将军请速发兵马平叛!”

        他想这南昌城绝不容有失,一旦李轩平定宁王,金阙天宫与沂王必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天下间的大晋宗室,也将对李轩的军威噤若寒蝉,再不敢造次。

        石微尘直接飞空而起,一瞬间就来到了南城门口。

        他遥空一掷,将一只巨大的黑色铁锥,直接砸向了城门口的方向:“给我滚出去!”

        那黑色玄铁巨锥一瞬间爆开无穷雷火,仿佛雷蛟火蛇般的缠卷在外,其势则如流星坠落,威力万钧。

        不过就在这铁锥坠落之前,一道犀利无匹的刀光劈至,将那铁锥劈飞开来。

        同时一个身影,现于城门的上方。他一手持刀,神色冷漠的遥望过来。

        “汾阳郡王李轩?”

        新任紫微宫主石微尘的瞳仁微微收缩,然后他就眼现出无穷仇恨,一声怒哼:“来得正好,逆乱天命者!死!”

        他对李轩此人恨之入骨,之前的天市宫主,紫微宫主,白虎宫主都是因其而死。

        再如非是李轩逆乱了天数,金阙天宫也不至于发生内乱,使得少司命与数名天位同僚死难。

        石微尘一身真元气机,已与南昌的‘九宫天元大阵’合而为一。手中的玄铁巨锥,则再次爆出千丈雷火!那无穷光焰横亘天地,将整个南昌城的夜空都映耀到如同白昼。

        可就在石微尘,正欲将这裹挟无穷神威的玄铁锥,往李轩方向挥下时。那宁王府的方向忽然发生了一阵震天爆响,同时冲起了一股赤色火焰。

        仅仅一瞬,城内的‘九宫天元大阵’就崩跨溃散。

        于此同时,他听到东城方向,那位宁王任命的南昌总兵窦子龙也发出一声震喝:“本将南昌总兵,宁王右卫指挥使窦子龙,愿率部反正投诚!”

        这一刻,石微尘只觉胸腹间一股极致郁火,几乎将他的五脏六腑全数烧灭。

        他口中直接一口黑血吐了出来,心想这满城上下,想要坚守城池的,敢情就只有他石微尘一人。

        时至此刻,石微尘也知道南昌城已经守不下去了。

        不过就在他正欲闪身逃离的时候,李轩那冷冽的语音,就已传过来了。

        “你是金阙天宫现任的紫微宫主?现在想走,怕是晚了。”

        石微尘则暗暗冷笑,心想以自己的遁法造诣,只要想走,天下间有几人能将他留下?

        可随后石微尘就发现,自己施展遁法的念头,已经被‘阉割’!

        然后下一瞬,他就见李轩挥刀斩至。随着一道金紫色的刀光闪耀,他的整个人,还有整个神魄,都被一刀直接分割为二!

        ※※※※

        当李轩大军入城,整个南昌城内一片惊惶。

        不过各个方向很快就平定下来,城池四面冒烟的火焰也被迅速扑灭。

        李轩的神机左右营粮饷充足,纪律严密,雷厉麾下的三万人则是本地兵马,基本能做到秋毫无犯。

        至于辽东的两万铁骑,则依然驻于城外。

        他们并无任何不满之意,只因李轩已经承诺,城破之后所有军马每人赏银二十两。

        这使这些辽东铁骑欢声雷动,振奋不已。

        他们一直都听说汾阳郡王治军公正慷慨,如今果不其然。

        此时的李轩,正为宁王藩的丰富库存而吃惊不已。

        这些仓库里面,光是现银就达一千多万两,还有各种难以估价的金银珠宝,粮食则达一百六十万石。

        还有大量的军械,在宁王武装起三十五万水陆大军之后,还有可武装六万人的兵器战甲。

        李轩喜不自胜,心想仅宁王藩这些缴获,就可以让他完成四万神机营的武装了。

        这个时候,宁王所有的家眷也被从宁王府内押解出来。包括宁王妃,还有宁王的几个子女在内,都在晋军刀兵压迫下瑟瑟发抖。

        江西巡抚雷厉也再次赶至李轩身前:“下官在宁王府中搜查到皇袍,龙椅等等,还有诸多违制之物,以及各种财货总计数百万两,郡王殿下可需入内一观?还有,这宁王府上下一族人等,请问殿下该如何处置?”

        “我哪来这闲工夫?”李轩失声一笑:“你与江西布政司,江西监察御史,江西绣衣卫千户一起统计清楚就是,记得每家都准备一份账册。至于宁王府一应家眷,暂时羁押于巡抚衙内,等待朝廷解送入京,注意不要苛待了他们。”

        李轩他才不愿管这战后的处置事宜,一来嫌麻烦,二来会惹一身骚。

        “——除此之外,雷巡抚你还得做一些准备。讨平宁王之后,襄王府那边也可一鼓荡平。除了粮草兵船之外,我还准备从江西带些兵马过去。”

        襄王虞瞻墡死后,襄王世子虞祁镛虽然接掌了襄王藩。

        可此人的声望,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与虞瞻墡相较的,此时襄王一脉从金阙天宫中得到的支持也很有限。

        不过若再等几个月后,情况就不一定了。

        李轩知道襄王世子虞祁镛此人还是有些能力的,如果给他时间,此人应该能笼络住襄王藩的人心。

        且襄阳位居天下之腹,大江以为池,而崇山以为固,南极湖湘,北控关洛,独霸汉上,李轩无论如何都不会容许此人占据襄阳这个兵家必争之地。

        李轩正说到这里,就接到了一枚远处飞过来的信符。他用意念一扫,就看向了北面,然后笑了起来:“这位宁王的回师之速,倒是快极。”

        此时宁王的大军距离南昌已经不到百里,且在赣江下游处渡过了赣江。

        鄱阳湖龙王辖下的水族没能阻住他们,宁王麾下数百位术师合同两名天位出手短暂冰封赣江,让宁王的大军得以从容渡江。

        不过这正是李轩对敖疏影的吩咐,让她约束住麾下龙族暂勿出手。

        宁王的兵马渡江之后,他才能将之全歼,而不是一场大战之后乱兵祸乱乡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