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在线阅读 - 第六四三章 回师8

第六四三章 回师8

        大约两刻时间之后,以梁亨为首的众人都从乾清宫里面撤了出来。

        薛云柔与江含韵的到来,让乾清宫获得强援,曹吉祥之死更是给了他们一记重创。

        此消彼长之下,梁亨估测他们已经无力攻破乾清宫,所以干脆利落的从乾清宫撤离,准备另寻他策。

        退出来之后,梁亨就当即吞下了一枚丹药,同时大口大口的喘息。

        ‘龙魔法相’与‘化龙入魔’这两种秘法消耗了他海量真元,梁亨其实已支撑不下去了。

        他不明白那个罗烟,她为何还能维持长达三刻的极天之法。

        等到体内元气稍复,梁亨就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前方的乾清宫。

        此时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尽快拿下这座乾清宫的方法。

        这里面天位层面的力量已经不俗,配合那座‘九鼎五龙混元大阵’,战力已可与他们正面抗衡。

        兵法说攻城之道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可如今双方的力量相当,这还怎么攻?

        “大将军!”

        此时的正统帝悄然出现在了梁亨的身后,他目光如炬的看着前方:“此处可由朕来接手,乾清宫中的这些逆贼,由朕来亲自料理!”

        梁亨瞬时以为正统帝是对他生出不满之意,他的脸色微青:“陛下!您——”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正统帝抬手示意:“听朕说!李轩的蓟州军至多卯时(凌晨五点)之前就可入京,而如今五军都督府那边的兵马征集却进度缓慢。。此事朕思来想去,只能将此事委托给你。

        还有京城的勋贵将门,自方才那贱婢以谣言乱我军心之后。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有了犹疑之意,我需要大将军你亲自去说服他们。”

        梁亨的心神顿时微紧,他知道这桩事也非常紧要。

        那些勋贵将门不但手握着大量家丁,更对地方卫所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不能取得这些北方将门之助,他们可没法组织出足够的军队。

        “可是这乾清宫——”

        “说了乾清宫交给朕。”正统帝微一挥袖:“大将军可以速去!朕可不想在拿下乾清宫之后,却被李轩大军入京,将你我一举荡平。”

        梁亨顿时苦笑,他深深一拜:“臣这就去五军都督府,准备出城迎击!陛下,实在不行,您可等待臣击破李轩那逆贼,再解决乾清宫。在此期间,您只需封锁乾清宫,让虞红裳与那所谓的皇太孙不能走脱就可,绝不能容这两人逃离京城。”

        那皇太孙在世一天,少傅于杰与李轩就还有着大义名分,绝不可能任由他们摆布。

        “你别管,速去便是!”

        正统帝摇了摇头,面色平静。

        而等到梁亨策马离去,正统帝就拔出了一把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瞬时大量血液喷洒而出,然后划成一条血龙飞向了他旁边的六名暗龙卫。

        “祁镇你这是?”孙太后吃了一惊,定定的看着他。

        她知道正统帝正在献祭自己的精血生命,用于强化这六名暗龙卫的战力。

        这一刻,正统帝至少损失了一百二十年的岁寿。

        “我们该拼命了,母后!”正统帝的眼里面,闪现着晦涩之意:“按照那些御医的说法,江云旗至多明日清晨就可压下虞祁钰的伤势。

        一旦他伤愈苏醒,我们都得死。李轩与景泰,这内外之患无论是哪一处出了差错,我们都死无葬身之地!”

        ※※※※

        在乾清宫再次战云纷涌之时,李轩麾下的九千骑军与‘神机左右营’四万人也已过了喜峰口五十里。

        其中的前哨骑军,甚至已抵达了遵化城。

        李轩战前的未雨绸缪起到了作用,他在承德附近预先调集了大量的马匹与地行龙,又将蓟州民间的牛车抽调一空,就是为了保障‘神机左右营’的快速机动。

        事前他麾下许多将领都不能理解,此时却都钦佩于李轩的远见。

        其实李轩对北京城的这场宫变也没有任何预计,他只是本能的做着防备。

        发生于另一个世界的‘夺宫之变’,一直像是颗千钧巨石一样压在他心头。

        所以李轩从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对手,也从不敢有任何的轻忽大意。

        ‘神机左右营’是他手中最强的力量,李轩必须保证这支全火枪部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用于任何方向。

        正是依靠这些马匹与牛车的帮助,还有随军术师们的法术。‘神机左右营’才能在一个时辰内疾驰三百多里。

        李轩知道在另一个世界的明朝,能够做到一日行军八十里的就是难得一见的精兵了。即便是一人三马的蒙古轻骑,每天的行进速度也不会超过二百里。

        可在这个世界,一应牲畜的速度与耐力,远不是另一个世界的牛马可以比拟。

        而术师的法术,则可倍增其力。

        关键是太祖太宗年间,太祖太宗为征讨北元,在蓟州与长城以北,修建了大量的平直驰道。

        这就让他们的行军变得更加迅速便捷,许多将士甚至还能借助牛车稍事休息,恢复体力精神。

        可惜的是神机营将士许多都不擅骑术,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将双腿绑在马上走,否则行军的速度还可以更快一点。

        就在这条布满了火把与人畜的‘驰道’上空,李轩正立于一艘飞舟之上。

        薛云柔的‘九天十地辟魔神梭’飞去了京城,可天师张神业手中有的是各种飞行法器。

        这艘‘青冥神舟’就是其中之一,它的速度倒不是很快,只有一日万里左右,飞行高度也只有百米。可胜在内部的空间较大,足有五十平米,可以容纳下李轩的整个指挥团队。

        “朝阳门外已经聚兵十二万余?京城各大勋贵将门被‘强征’了七千亲军与家丁?好一个强征!”

        李轩看着罗烟部属发过来的军情,然后一声冷笑,直接就着飞舟里面的灯光,在前方舆图上点了点:“如此说来,他是准备出城野战了。不出意料,我与梁亨决战之地就在这附近。通州与三河一带,潮白河沿线!”

        在他的身周,包括张岳在内的众多将领,都看着舆图陷入深思。

        左佥都御史韦真当即不解的问:“为何是在潮白河?”

        潮白河在通州与三河之间,而通州的西面就是京师,这里也是京杭大运河的最北端。

        “梁亨此人虽然性格嚣张跋扈,可我观其历次用兵,无不都是胆大心细,他用兵还是较为谨慎的。”

        李轩神色淡然的解释:“此人得知我以十万军全歼述律平,岂能不做堤防?他不知我军根底,绝不敢贸然与我军正面决战。还有,承德捷报想必已传至京城,正统复辟也不得人心,难免众心惶惶。

        梁亨即便能够依靠北方将门的力量强征京城附近的卫所军,也很难凝聚军心。所以他最优的选择就是沿潮白河布阵,阻拦我军过河,或者半渡而击,这可以让他最大程度的避免劣势。”

        李轩抬目看向眼前的两位骑营将领:“你们知道该做什么吧?”

        其中一人当即抱拳:“末将明白,我们的任务是尽快赶至潮白河,占据沿河桥梁,搜罗上下游船只,抢占先机!”

        李轩不由满意的微一颔首:“还有一事,我父亲漕运总兵李承基已于两个时辰前亲率三万漕军北上。他们乘坐漕船北进,速度快于我方。

        我估计漕军抵达通州的时间与你们差不多,你们需要策应我父在潮白河西岸建立一个稳固的据点。”

        他随后又望向了旁边的张神业:“也请天师大人随军前往,在潮白河附近择地建造法坛!这次我不但需要整个通州与三河一带无雨,还需要做好全军涉水过河的准备。”

        张神业闻言则稍稍凝思:“潮白河的水位确实不高,不过涉水过河还是不妥,易为人所趁。还是用冰法吧,此时正值倒春寒的天气,我可以借此助力,暂时封冻住潮白河。”

        李轩心想封冻河流确实比步行涉水更妥帖。

        “那就这么定了,还请天师尽快着手施为。”

        此时张神业越早建立法坛,就越能在‘斗法’中占据优势。

        就如承德千户所一战,薛云柔预先就将周围的地脉与龙气梳笼,镇压于法坛之上,张观澜能够利用的地脉也就少而又少。

        而就在两位骑军提督与张神业都离去之后,李轩就又询问道:“密云那边怎么回事?他们的六千精骑到什么位置了?”

        整个蓟州镇如今统共有五万骑军的编制,不过其中真正堪战的只有一万九千骑。

        毕竟于杰的清田之政还不到半年,卫所军的战力还远未能恢复到太宗年间的水准。

        而密云方向的六千骑军,是李轩布置在那边防备‘朵颜三卫’的。

        年前朵颜三卫被大晋扫荡北驱,他们原本的草场,被大晋新建的‘昌明卫’占据。

        李轩担心朵颜三卫会铤而走险,攻打劫掠立足未稳的‘昌明卫’,所以在密云布置了一支骑军作为防备。

        如今承德千户所既已大胜,李轩料朵颜三卫再怎么大胆,也不敢触犯大晋虎威,这六千精骑也就可以用于平叛。

        而此时蓟州镇虽然有三十七万大军,可李轩现在真正能用于作战的其实不多。能够在凌晨卯时之前抵达通州的,数量就更少了。

        这六千精骑是李轩庙算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战力,他们不足以决定胜负,却能降低‘神机左右营’的伤亡。

        他手中的兵将,每一个都很宝贵。

        “最新的消息是他们已到了镇罗关附近!”

        张岳在给李轩打着下手,主要是负责整理与搜集军情:“那边的消息说是密云都指挥使迟疑了大约一个时辰,可最终还是放行了。他们的行军速度很快,预计能在卯时之前抵达战场。”

        李轩就不禁一声轻哼,心想这个密云都指挥使倒还算识相。

        否则他一定会将之打为逆党,斩其人头!

        不过这次平叛之后,此人也不能再用了。辽东边疆是他的好去处,也不辱没此人的用兵之能。

        也就在这时,东方良驾驭剑器匆匆飞入船内,他将一个穿着晋军将官甲胄的人直接丢到了李轩面前。

        “这是石门卫指挥使,我赶过去的时候,他不但将附近的几座桥梁拆毁,还将整个石门卫的军马解散,让他们归还各自的屯所。”

        李轩不由凝眉,石门卫境内的几座河流虽然水位较浅,可以涉入渡河,或者由术师冰封河道。

        可这些桥梁的拆毁,还是会给他们的行军带来不小的麻烦。

        “拖出去斩了!”李轩头都没有抬:“东方良你稍后再去一趟石门卫,执行本将军令。石门卫自指挥使以下,百户以上,所有将官全数斩首!将他们的首级传于诸卫所,以儆效尤!这次带我的督战队一起去,让他们帮你。”

        东方良当即面无表情,拖着那人就往外走。

        这位石门卫指挥使当即面色苍白,怒声咆哮:“李轩你敢?本将乃是正三品卫指挥使,你敢无令擅杀朝廷大将?”

        “还有!你李轩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擅自起兵入京,我问你可有朝廷诏令?你这是在谋反!如今景泰皇帝已经大行,上皇继位不但合乎礼法,也是人心所向,正是顺天应人——”

        李轩都懒得理会,那人的咆哮声也越来越远,直到片刻之后戛然而止。

        这是东方良,已经斩下了这位石门卫指挥使的人头。

        而此时舟船内,左春坊大学士,兵部侍郎商弘面色苍白的一拱手:“冠军侯,此人——”

        “此人违逆军令,按律当斩!”韦真冷笑着望向商弘:“怎么?商学士你莫非也欲指责冠军侯无诏进军,是意图谋反?也认为上皇继位,是天命所归?”

        商弘口唇嗫嚅了片刻,却微微一叹:“不至于到这地步,冠军侯何不勒兵于此,看看朝中情况?自年前白莲之乱,京城才安宁了多久?冠军侯居心何忍,让京师再遭兵灾?”

        “商学士你无非是欲以大义相欺,想要劝本将束手就擒。”

        李轩冷冷看了他一眼:“你这些话怎不去对上皇说,对梁亨说?本侯敬佩你商学士的儒学修为,可若你再敢妄言一字,本侯必定取你人头祭旗。”

        此时他又心有所感,下意识的往京城方向看了过去,心中升起了浓浓的焦虑之意。

        李轩最担心的还是乾清宫,是景泰帝。在他入京之前,不知那边能不能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