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在线阅读 - 第六四二章 回师7

第六四二章 回师7

        薛云柔说话的声音不大,却以法力大肆传播宣扬,不但覆盖着整个乾清宫范围,甚至近十里之外的承天门与六部衙门都可清晰听闻。

        她出身世家,通晓权谋,知道这个时候她首先要做的,不是与对面的叛贼死战,而是稳固住乾清宫内部的军心!稳固住整个京城的人心!

        当薛云柔语出之刻,远处正在苦战当中的朱国能,木道人与含元子等人就不由神色微振,他们的眼中陡然现出了几分精芒。

        尤其木道人,他原本对自己加入虞红裳幕府,卷入这场皇室纷争的选择,未尝没有悔意。

        不过若冠军侯真的在承德全歼述律平七十万妖魔尸军,那么这场宫变的胜负就还在未定之天!

        薛云柔那轻柔冷冽的声音,则继续往整个京城范围宣扬。

        “本人奉冠军侯李轩之命,于此敬告京城百官与所有京营将士!今日酉时八刻(晚七点),冠军侯李轩已于承德千户所全歼述律平麾下七十万妖魔!蓟州镇全员三十七万大军正奉冠军侯军令夤夜回师,至多凌晨卯时,就可抵临京师平叛——”

        她的话音未落,周围就有无数的弩箭,无数致命的术法,向她轰击攒射过去。

        远处的六名暗龙卫都在同一时间腾出手,全力以赴的朝薛云柔抛射短矛。

        薛云柔却毫不在意,她的‘正一伏魔剑’攻防一体,此时正化作阴阳鱼图,在她的身周缓缓转动,抵挡着一切针对她的攻袭。

        虞云凰也及时反应过来。她遥空驾驭着五条金龙,环绕护持于薛云柔的周身左右。

        这些金龙没法对梁亨发挥作用,却能抗击薛云柔抵御众多天位的袭杀。。

        薛云柔语声毫无中断,她轻柔的声音铿锵顿挫:“——冠军侯念及汝等当中,多有被逆党煽动蛊惑,误入歧途者,所以愿意给你们这些附逆之人一个机会。在冠军侯大军临至之前,一应从逆之人若能及时反正,冠军侯可上奏朝廷,对你们从轻处罚!”

        梁亨早就将薛云柔当做了最危险的心腹大患,将之视为洪水猛兽。

        “荒唐!”他发出了一声如雷震般的炸喝,同样震响云空,试图将薛云柔的话音震散。

        可薛云柔法术超绝,她的话音并不依靠音浪传播,直接就可传至十二里方圆内所有人的耳旁。

        梁亨虽然声如轰雷,仿佛怒狮咆哮,却没法将薛云柔的语音压下。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哈哈大笑:“你敢以谎言欺世乱我军心?李轩以十万军出击承德,是自蹈绝地,自取灭亡!还全歼?被全歼的是他自己吧?”

        薛云柔却以含着冷漠,不屑与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你梁亨区区庸末之材,焉敢测度当世神将之能?我就料到了你会这么说,所以本人还携带了辽太后述律平的玺印,二十七面皮室万户军旗为证!”

        薛云柔直接将一枚玉玺,还有一大堆的东西抛至到乾清殿前。

        这些都是李轩在战场上的缴获,还未经历过净化,顿使乾清殿前怨煞冲霄!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天位不禁神色各异。

        远在煤山(万岁山)炮台镇守的陈询,就手抚长须,一声慨叹:“看来是真的了,魔高一尺,而道高一丈!幸甚!幸甚!可见人间正道未衰。”

        旁边的俞士悦双手微颤,他面上却毫无表情的一声冷哼:“如果真被这群乱臣贼子成了事,这老天爷就未免瞎了眼。”

        后面的权顶天与薛白则遥空对视了一眼,都心想李轩还真没有吹嘘。

        事前他笃定可在承德一战而胜,就果然说到做到,一战而胜了。

        高空中的虞红裳则不由一阵失神,瞳孔微张。

        李轩真的在承德击败了述律平的尸军,而且是全歼——

        她之前与朱国能杜撰捷报,哄骗麾下将士的时候,都不敢这么说。

        在虞红裳的对面,玄武宫主练灵仙藏在面具之后的俏脸,不禁一阵扭曲。

        那位大晋的冠军侯,他居然赢了?

        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辽太后述律平麾下的二十七万皮室铁骑是何等的精锐,她怎么可能会输?

        还有这位辽太后述律平,此人如今是生是死?

        在千秋笔书写的历史当中,述律平此人至关重要。

        未来九百年后,此人将携龙气转世,再一世成就太后之尊,独揽朝纲!

        梁亨则是心脏抽紧,他看到那些旗帜,就知道承德那边的战报是真的。

        那个家伙,那个杂种,他真的以十万军马全歼了述律平!

        梁亨心想此女真是废物!什么大辽太后,什么女中豪杰,以七倍之军临敌,却反被李轩那个竖子全歼,简直废物无能之至!

        他面无异色,哈哈大笑道:“这算什么证据?不过都是一些伪造之物。十万敌七十万一日而胜,怕是白起在世,卫公重生都不敢这么吹。”

        可他这些话明显作用寥寥,梁亨敏锐的察觉到,乾清宫内所有人的军心士气,都与之前大不相同。

        这直接反应在朱国能的身上,这位临危受命,统领着景泰残军的主帅声势狂增。

        他驾驭着的‘万军之势’,已没有了之前的虚浮,涣散;变得凝实,厚重,斗志充沛,战意昂扬!

        可此时的梁亨,却更担心他在乾清宫外的众多五军营部将,也担心那些被他们强行压服的众多文臣武将,还有那些潜伏于京城四处的景泰余孽!

        他的枪势依旧狂暴无比,如饕风虐雪,暴雨雷霆,持续不绝的轰击着罗烟的不破刀壁。

        可梁亨的脑海之内,却是心念电转,在思索着扭转局面的方法。

        正在乾清宫东院的司设监首领太监曹吉祥,情况却与梁亨截然不同。他的面色已煞白如纸,脑海之内几乎一片空白。

        只有无尽的惊悸惶恐,牢牢抓紧了他的心脏。

        曹吉祥的对手是玄尘子,两人修的都是《无垢宝典》,他们身影都如光似电,追风逐日,各自手中的长剑则都仿佛星移电掣,超轶绝尘。

        两人无论身速剑速,都已经超过常人的视力极限。

        即便那些开了第三门的武修来观战,也只能看到一片红蓝二色的幻光。

        曹吉祥原本是占据了些许上风,可这个时候,他却难以自控的去想,既然李轩已在承德取胜,蓟州镇三十七万兵马即将入京,那么这场宫变是否还能够成功?如果李轩入京平叛,自己该当如何是好?最后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这样的念头,反反复复的充塞于他的心头,让他的十成心力,只有七成能用在自己的剑上。

        “你居然敢分心?”对面的玄尘子好奇的看着他,她的眼中微含着戏谑之意:“你在害怕,在恐惧?害怕李轩他如果回来,会将你千刀万剐?不对,以你做的那些事,千刀万剐都难偿罪,长乐公主一定会诛你的九族,将你曹吉祥制成魂灯,永生永世的折磨!”

        曹吉祥心里的惊惧之意更加浓厚,可面色却青沉如铁:“荒唐!陛下重登大宝,御极大晋是天命所归。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只会是螳臂当车——”

        可曹吉祥的语音未落,就发现了一件让他极其恐惧的事。

        不知何时,他的身影已经被逼到了宫墙的东侧墙角。而在他对面,玄尘子的一双剑则凝聚着幽冷辉光。

        那剑身之上,分明已积蓄了大量真元。玄尘子的凌厉武意,则直刺他的元神深处。

        “这是什么时候?”

        曹吉祥心绪震荡,通体生寒,这种左右受限,难以施展遁法的情况正是他极力避免的。

        可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刚才固然心神失守,可也仅仅不到五个呼吸时间——

        下一瞬,曹吉祥的眉心处就出现一个细如手指的孔洞,然后整个躯体,都轰然炸裂。

        玄尘子则在那血粉飞散之前,就已闪身飞离,到了十数丈外。

        她随意的挥了挥剑,使得剑上燃烧白焰。

        其实因她剑速快极的缘故,这剑上滴血未沾,也没沾染上曹吉祥的血肉与脑组织。

        可玄尘子依旧嫌曹吉祥此人肮脏,杀人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把剑净化。

        她感觉曹吉祥那张丑陋的面孔,简直就是对《无垢宝典》这本无上神典的玷污。

        这样的人,就不该存在这世上。

        ※※※※

        于此同时,远在大时雍房的少傅于杰,也听到了薛云柔那轻柔冷冽的语音。

        他沉冷的心神稍稍舒缓,浓眉则微微扬起,含着几分讥诮:“看来正统复辟,并不像是大司命你说的那样大势所趋?”

        对面的那位红裙女子,却蓦然一个转身,如电光般的往紫禁城的方向闪逝而去。

        可少傅于杰的‘镇压’之法,却先一步的轰凌其上。

        此时已攻守易位,现在已不是这位‘大司命’阻拦他前往宫城,而是他于杰要全力阻止这位‘大司命’干涉乾清宫的战局。

        双方之间爆开惊人的气浪,几乎就将周围的‘九鼎五龙混元大阵’的力量破碎,波及平民。

        大司命强行撕碎了于杰的极天之法,遁光迅猛似如狂龙,继续往东北方向闪逝。

        不过就在这刻,一个擎天大手出现在了‘大司命’的前方。

        “文忠烈?”

        ‘大司命’的身前一道寒光闪现,将那擎天神手斩成了粉碎。

        可她的身影,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堵在了于杰及文忠烈公的两人之间。

        ‘大司命’的瞳孔微微收缩,遥空看着文忠烈公:“你一介神明,也敢涉入人世龙争?以为你生前乃是天位大儒,执掌极天之法,金阙天宫就拿你无可奈何了是吗?”

        文忠烈公则背负着手,冷冷的看着她:“人世间的龙争,文某自当回避。可文某有一言想问大司命,金阙天章的‘天条’当中有哪一条规矩,让你们金阙天宫干涉皇家兴替?”

        ‘大司命’不由陷入沉默,随后她冷笑着,在身侧召出一把通体青色的华丽剑器。

        “就凭你二人,还拦不住我!”

        “那么加上我呢?”

        随着这个声音,天空中现出一条巨大的黑龙。

        ——那正是敖疏影,她在‘大司命’东面百丈化出了人形,然后就用嘲讽冷厉的目光看着‘大司命’:“昔日我敖疏影在鄱阳湖不过是吹了一场风,就被你们金阙天宫关押了三百年。如今你们金阙天宫勾结正统帝,意图推翻当朝帝皇,又该当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