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族之我想建个养龙场在线阅读 - 第56章 楚子航是渣男?

第56章 楚子航是渣男?

        楚子航:(?????)?????

        他看了一眼苏茜,感觉这问题有点没法儿回答。

        要说他不是单身吧,他就得承认他刚才言语不当,要说他是单身吧,看到苏茜那亮晶晶的眼神,感觉开口就可以给自己贴个“渣男”的标签了。

        “如果你不着急的话,可以半小时后再给路明非打电话。”楚子航别开眼,生硬地岔开话题。

        苏茜垂眸。

        “所以你真的脱单了?成年男女的男欢女爱很正常,没必要害羞。”苏月沉调侃道,“我还真有点好奇你喜欢的女孩儿是什么样子的。”

        楚子航再次用余光看了一眼苏茜。

        他不讨厌苏茜。也不排斥她的亲昵。

        但要是说喜欢的话……

        好像并不是。

        “啊,你这样的闷骚,应该只有活泼可爱古灵精怪积极主动的女孩子才能征服吧?指望你主动那是做梦。”苏月沉感慨道,“如果不是苏晓樯主动放弃,我倒真的想看看面冷心热的楚子航谈恋爱是什么模样。”

        “你到底有多担心苏晓樯没人要?”楚子航暗暗咬牙。

        “在这世上,除了我之外,能配得上她的只有你和路明非,既然她不再喜欢你,那就只能便宜了路明非。”苏月沉解释道,“倒不是你们全世界最优秀,只是其他人再优秀,都不如你们知根知底,我实在不能放心。可惜我和她只能是姐弟,这份感情我无法容忍它变质。”

        “我不操心苏晓樯的人生大事难道还指望那对即将抛下家业去环球旅行度过二人世界的父母吗?”苏月沉叹息,“楚子航,你不明白我有多忧虑,在我看来,全世界根本就没人配得上苏晓樯,可我不能让她孤独终老。”

        “闭嘴吧!”楚子航终于咬牙切齿地挂断了电话。

        然后苏月沉又打了过来。

        楚子航直接把手机往路明非身上一扔。

        才醒过来的路明非满脸懵逼:“有电话来你就接呗,咱俩谁跟谁啊!”

        “楚子航,我跟你说,二十郎当岁的大小伙子,碰到一个情投意合的姑娘不容易,且行且珍惜啊!”

        迷茫中摁了免提键的路明非:“……”

        “老大你今天怎么有兴趣当红娘了?”

        “哦明非啊,”苏月沉听起来心情很不错,“刚刚楚子航跟我说【江山美人,皆在我手】,我寻思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脱单了?要是还没有,那得加把力啊,毕竟你都脱单了,他还比你大一岁,再磨蹭下去就只能老牛吃嫩草了。”

        楚子航:(╬◣д◢)

        路明非:(?????)嗯?

        路明非的目光从楚子航身上挪到满脸尴尬的苏茜身上。

        “好家伙,楚师兄你有奸情竟然一点儿都不透露给我?!”路明非悲痛欲绝,“我那么那么信任你!跟你无话不说!还跟你咨询感情问题!说好了你是单身狗的呢?为什么两个月过去你就有了女朋友?!”

        楚子航难得露出为难的神色,苏茜看不得他这幅样子,主动为他解围:“我不是子航的女朋友,我们只是……同伴。”

        没想到她说完之后路明非更加悲愤:“楚师兄她都直接叫你【子航】了!我就没听说谁能只叫你名字的!难道你们狮心会的人喊你都只叫【子航】吗?你竟然会同意别人这么亲密地喊你吗?”

        “哇哦~”苏月沉突然发出了夸张的惊呼,“难道楚子航其实是只想占便宜不想负责任的渣男吗?不是吧不是吧,不是还有这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心机boy啊!”

        路明非表情一言难尽:“也不用说占着茅坑不拉屎这种话,毕竟就楚师兄这张脸,暗恋他的女孩儿能从仕兰高中排到北大附中。”

        “我就是那么一形容,明非你说得有道理,楚子航这种芳心纵火犯,大抵是不用为女孩儿们的爱慕负责的,因为他根本负责不过来。”

        “你们两个……很闲吗?”楚子航的拳头硬了。

        路明非抬头望天:“老大你今天话有点儿多。”

        苏月沉沉默。

        “其实一直以来我话都不少。”

        “好了老大,暂且不必理会楚渣男,你找我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就是下个月苏晓樯想去找你。”

        路明非眼睛一亮:“什么时候?你放心我到时候肯定给她安排地妥妥的!”

        “这我倒是不担心,另外就是我可能也要过去一趟。”苏月沉略带犹豫,“但是你得告诉你们校长克制一点。”

        不只是路明非懵了,头顶锃亮的曼施坦因也懵了。

        “电话那头是你们中国的混血种?”他来不及为自由一日造成的巨大损失悲痛,被接二连三的瓜震得一愣一愣的。

        “老大你该不会要把老……他们也带来吧?”路明非震惊,“老大你这不是送羊……呃不是,总之你这么做风险也太大了吧?”

        “没办法,不带着他们我实在不放心。”苏月沉就怕他出个门,家被路鸣泽偷了。

        “行叭。”路明非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接受啊!

        路明非挂了电话,一脸乖巧地看着正从懵逼中清醒过来的曼施坦因。

        “你们今年!闹得太过分了!”曼施坦因指着惨不忍睹的建筑和草坪,“今年的维修费用又要超标!你们严重违反了自由一日的特别校规,我要汇报校长,终止这个活动!”

        路明非眼睛一亮,期待地看向曼施坦因。

        他刚刚还在发愁要怎么才能见到校长呢,转头曼施坦因就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

        “这位老师,请务必把我当做头号刺头带到校长面前聆听教诲!”

        “头号刺头还轮不到你吧,新生?”凯撒已经醒来,他漫不经心地抱着胳膊靠在墙上。

        “新生?”曼施坦因再次被激怒,“新生竟然也参加了自由一日?!现在的新生入学不好好学习,把课业当做首位,竟然参加到这种无聊的游戏当中!很好玩吗?很好玩吗?”

        曼施坦因越看那些破损的建筑越心痛:“这都是钱啊!是钱啊!”

        路明非:“……咱们学校这么穷?要不我捐点?我也穷,十万行不?”

        他说不上多富有,可这些年靠卖游戏做软件却着实挣了不少,十万八万他拿出来也不算伤筋动骨。

        “算了,卡塞尔学院还没穷到需要一个新生捐款。这次维修费用我包了。”

        路明非再看向凯撒的时候,仿佛从他脸上看到了“人傻钱多”四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