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族之我想建个养龙场在线阅读 - 第1章 染血的男孩儿

第1章 染血的男孩儿

        “啊——”清晨的别墅被一声尖叫惊醒。

        每天都要早起修理花园的园丁看着草坪上那浑身是血的小团子,整个人都麻了。

        虽然是个男人,但他尖叫起来的声音并不逊色。

        “出什么事了?”管家李叔行动最迅速,他很快走进花园,然后也麻了。

        “报警!”愣了不到三十秒的李管家立马冲进别墅跑去打电话,并在报警之后告知别墅的主人这个意外事件。

        “你说有个孩子被人杀死在我家的花园?”苏华仁自认是见过世面的,他手底下十几座矿场,矿工好几万。他白手起家打拼出一份偌大的家业,不是没有遇到过凶杀事件,但谁敢这么大胆子在他家放肆?

        还是对小孩子下手?

        这是要干什么?

        杀鸡儆猴想用他的女儿威胁他?

        “简直丧心病狂!无法无天!”脑补至此,苏华仁出离愤怒!

        他只有一个女儿,两口子都把女儿当做掌上明珠疼爱。

        他绝对不接受这种威胁!

        “已经报警了先生。”李管家说道,他有些犹豫,“您要不要……”

        苏华仁自然明白李管家的意思,他点点头:“去看看吧!”

        不管是不是有他的仇家要拿他的女儿来威胁他,那可怜的孩子都是无辜的。

        就在这时,花园里响起了新一轮的尖叫。

        “诈尸了!!!”

        苏华仁一惊,连忙跑了出去。

        不是他不怕灵异事件不怕死,而是这就是他家,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是真有事,他能躲哪儿去?

        往好的方面想想,万一是那孩子还没死呢?

        苏华仁到花园里一看,好家伙,那孩子都被泡进血里边了。

        就这出血量,哪怕是个大人也已经失血过多而死了。

        “先生,那孩子……他脑袋动了!原来不是那个方向!”李管家目光惊恐。

        他是见过第一现场的,两次他看那血泊里的孩子都是在现在站的地方,第一次他看到那孩子的时候,那孩子的头是朝左偏的,现在那孩子的头已经朝上了!

        “有人碰过他吗?”苏华仁扫视着周围一圈看热闹的佣人和保安。

        所有人齐刷刷地摇头。

        眼瞅着凶杀现场了,那孩子都泡进血里了,谁敢过去碰他啊!不怕沾一脚血啊!

        现场沉默了下来,苏华仁派人进别墅里,让她通知太太和小姐不要出来。

        虽然维拉和苏晓樯也很好奇外面发生了什么,但维拉也知道,既然苏华仁不让她们出去,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她抱着女儿,强行摁住了她那熊熊燃烧的好奇心。

        没多久,也就不到十五分钟,警察就来了。

        在警察到来的过程中,血泊里的孩子一共动了三次,不是抬抬胳膊就是动动腿,每次都能让一群成年人面色苍白神情紧张。

        苏华仁已经越来越确定那孩子还活着了,但他还是没敢主动过去查看。

        毕竟这场景实在太吓人了,万一他猜错了,破坏了现场怎么办?

        一群警察过来之后,先是拍照取证,然后才有一位穿戴整齐的警察缓缓靠近了那孩子。

        他戴着手套,靠近之后看到那孩子微微起伏的胸膛,于是便把手套摘了下来,探了探那孩子的鼻息。

        “还活着!”那位中年警察顿时喜笑颜开,“快打120!”

        苏华仁松了一口气。

        自家出现血案毕竟不吉利,没出大事自然是最好的。

        ——————————

        三天后,苏华仁牵着苏月沉回到了别墅。

        “爸爸,这个漂亮的小弟弟是谁啊?”九岁的苏晓樯好奇地看着苏月沉。

        苏月沉无奈反驳:“我不是小弟弟,我比你大。”

        此时的苏月沉已经认命了。

        虽然从玄幻世界穿到了千禧年的现代社会让他非常不习惯,但既来之则安之。

        不要轰轰烈烈要日常也行。

        起码安全。

        “我九岁了,你几岁?”苏晓樯追问。

        苏月沉皱眉。

        他几岁来着?

        穿到斗罗之前活了24年,在斗罗活了正好十万年,所以——

        “十万零二十四岁。”苏月沉非常严肃地报出了自己的年龄。

        他又不是女孩子,年龄不是秘密。

        苏晓樯满脸迷茫,她已经三年级了,但对十万这个数字还没有太大概念,所以还搞不太懂这到底是多大年纪。

        维拉“噗嗤”一笑,她在旁边看了半天,觉得这孩子实在太有趣了。

        怎么能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呢?

        “亲爱的,他就是那个孩子吗?”维拉是个葡萄牙人,三十出头的年纪正是风情万种的时候。

        维拉蹲在苏月沉面前,笑道:“宝贝儿,你今年有六岁吗?”

        苏月沉小脸一黑,开始了新一轮的后悔。

        早在进入时空隧道之前他就开始后悔了。

        好好在星斗大森林里苟着不行吗?非得化成人形!化形成人也就算了,还非得跑去武魂殿围剿唐三父母的案发现场!跑去了也就算了,还好死不死被发现了被炮灰了!

        在这一连串的悲剧里,最悲惨的还是莫名其妙穿越到斗罗大陆成了一棵没有外挂的树!

        没有外挂的穿越者也配叫穿越者?

        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穿越者简直拉低了整个穿越者行业的档次!

        丢人!

        很丢人!

        极其丢人!

        太特么丢人!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好歹他保住了一条小命,成功蹭了唐三穿越的那个时空隧道,再次穿越了世界!

        于是他认知里第二悲惨的就是化形成人这件事!

        要知道,几乎所有选择在十万年时化形成人的魂兽,化形之后都会是人类六岁孩子的模样!

        这意味着,他必须从一个孩子重新长大!

        这可是1999年!明年才进入新世纪!这时候大马小马都还没有发家!

        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一没有技术二没有资金三没有权势,还只是一个不会被成年人信任的小孩子,啥好事都掺和不上。

        就很烦!

        “我已经十万零二十四岁了!”苏月沉十分严肃地强调,“我不是小孩子!”

        “好吧宝贝儿!”维拉捏了一把苏月沉肉乎乎的小脸,被他那白嫩的皮肤瞬间俘虏,“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苏月沉,上有苏杭下有天堂的苏,月沉浦兮烟暝山的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