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就得支棱起来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章 蜗居

第四百七十章 蜗居

        阴暗潮湿的小巷实在太窄,即便以老司机李丘泽的驾驶技术,再加上路过的自行车、小毛驴如避瘟疫的避让,依然无法成功开到目的地。

        所幸小胖妞说就在前面,指给李丘泽看,是一栋外墙斑驳、门前竖着水泥电线杆的筒子楼。

        “就停这里好了,这是我三叔家的麻将铺。”夏语桐咬着牙道,    能怎么办,来都来了,而且她敢保证,晚上的饭局三叔肯定在。

        老爸太过老实巴交,他会觉得三叔稍微体面些,喊过来陪客。

        李丘泽心想那敢情好,    转动方向盘,驶向三叉路口居中的麻将铺,    这里门外刚好有块三角形的空场地,    不过停了些摩托车,自己这样插进去的话,会将人家的摩托车堵在里面。所幸老板是亲戚,先开过去,再让他帮忙请那些牌客疏通一下。

        正这样想着,哪知车还没停稳,麻将铺里已经冲出来一波人。在这座城中村里,看见法拉利的概率约等于零。

        为首的便是一个四方脸的中年男人,旁边站着位浓妆艳抹、戴着金灿灿项链的中年妇女,看起来有点夫妻相。

        大家议论纷纷,说哪里冒出来的一个有钱的畜生,难不成来这里打麻将,几十上百的牌局,只怕过不了他的瘾吧。

        这时车门打开,率先走下一位青春靓丽的大眼睛少女,四方脸男人和浓妆女人顿时一脸愕然:“小桐!”

        尤其是女人,    几乎是用尖叫的语调问:“诶~小桐,怎么是你呀!”

        看见她如此表情,夏语桐心里莫名的有些解气,这是她三娘,出名的势利眼,一向瞧不起他们家。记得那年弟弟上大学,因为一次性拿不出两个孩子的学费,父母特地请她到家里吃饭,不成想话还没说出口,她直接来一句:我先说一声,要是借钱的话就不要提了。

        如果有半分亲戚情谊,也不至于这样说话。

        她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据说私底下还喊自己父母“穷鬼”,有时候在麻将铺,看见自己父母过来,就会和那些牌客说:看,穷鬼来了。

        不过三叔还是非常不错的,是一个很爱玩的人,只是不当家,    有时候会偷偷地拿私房钱接济他们家。小时候也常常带他们出去玩,    吃好吃的。

        “三叔,    三娘。”少女倒也并非半分城府没有,    心里的想法丝毫没显现在脸上。

        “嘿,还真是小桐啊!”牌客中也不乏多年的老邻居,看清来人后,个个大眼瞪小眼,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老夏家的闺女怎么就座上法拉利了呢。

        “小桐,这是?”此时李丘泽也从车上走下,大家的目光齐刷刷转移,落在他身上。三叔只觉得有些蒙圈,走近两步后,望着这个打小就喜欢得紧的大侄女问。

        “噢,他、他是……我同学。”一瞬的思量间,夏语桐感觉说“朋友”和“老板”都不合适,会引人浮想翩翩。

        不过她却不知道,事已至此,“同学”这个称谓也并没有好上多少。

        三叔恍然,嘿嘿一笑,接过某人递过来的香烟的同时,着实上下打量了一番:不错,人高马大,阳光帅气,懂人情世故,关键是有钱。

        这门婚事我准了!

        ——他心里真是这样想的。

        乍一看,简直没得挑啊。当然了,他的大侄女生得像个瓷娃娃样,倒也配得上对方。

        总之呀,就是非常般配,郎才女貌。

        “小桐啊,这是、做什么?”三娘没由来的十分殷勤,上来抓着夏语桐的小手问。

        “没什么,就来家里吃个饭,车不好停。三娘,能把车停这里吗?”夏语桐乖巧一笑。

        “噢——嗨,说什么见外话,就停这儿,就停这儿,想停多久停多久。”老板娘小梅说完这话,又望向门口叉着腰喊道,“这都谁的摩托车,来,来,出来移一下,待会儿不好出去哈,我大侄女回来了!”

        “大侄女”这三个字她喊得特别亲切和骄傲,有股难以掩饰的与有荣焉的感觉。

        一阵捣鼓,车停好后,李丘泽散了圈烟,又对夏语桐的三叔三娘表示感谢,两人连连笑着摆手。

        前头箱打开,李丘泽准备将礼物拿出来,一看里面满满当当的东西,不仅夏语桐吓了一跳,旁边人立马围上来。

        “啧啧,两提,四瓶茅台。”

        “你看看那茶叶盒的牌子,顶级的凤凰单丛,大几百一两咧。”

        “周大福,好像还有珠宝。”

        “中华烟好几条……”

        夏语桐凑到李丘泽身旁,拧了他一把,小声抗议道:“说了让你别买这么多东西,你还尽挑贵的买!”

        “多吗?”李丘泽侧低头看向她,“贵吗?”

        夏语桐:“……”

        如果按他的身家标准算,好像确实算不上贵,这可是一个在酒吧一个小时不到,就眼皮都眨一下花出去五万块的人。

        她正愣着的时候,李丘泽已经从装香烟的袋子里,抽出一条华子,塞到三叔手中。

        “这、这怎么好意思。”

        “别客气三叔,拿着抽就是。”

        这小伙子,太上道了!

        李丘泽和夏语桐拎着礼物离开时,三娘还不忘笑呵呵喊一嗓子:“小桐啊,车停这里放心,保管一点事没有!”

        夏语桐扭头看过来,微微一笑。

        “三儿,你贵哥家这是要发啊!”有牌客感慨。

        “嘿嘿,看情况是。不过小桐这孩子,我老早就看出来,天生富贵命,就那小模样、小性格,哪个小伙子能不喜欢?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三叔胳肢窝里夹着整条华子,昂着脑壳,美美吐出一个烟圈。

        老少爷们儿围着他打屁一阵后,旁边一条粗壮的胳膊伸过来,将他拉出人群。

        “没跟你说啊?”

        “没啊,要不然我刚才那样。”

        “晚上没喊你去吃饭?”

        “你不是不让我去嘛。”

        “夏三,你是要翻天是吧!”女人叉着腰道。

        “噢,现在给去了?”三叔揶揄,别说旁人看不惯他这婆娘,他自己都看不惯。

        “到底喊没喊?”

        “放心吧,就你一直不待见贵哥两口子,人可一直没拿咱俩当外人,饭烧好了电话自然来了,这不是知道咱们要做生意么。”

        这话说得女人面红耳赤,她考虑着,过去有些事好像做得确实过份了些,得改,好好改。

        李丘泽早前的话说过了,虽然吧,他确实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但过去他们家,还真不见得比夏家差。

        别的不说,至少房子大呀,门前还能跑马,再往前一口十几亩的池塘也是他家的。

        夏家的房子小得过份,其他地方暂时还没看,估计也大不了,又是餐厅又是客厅的空间,顶多也就比他在酒店睡的那张床大一点,厨房安置在阳台上,对面还隔出一个卫生间。

        讲道理,这样的格局他还真是头一回见。

        当然了,脸面上他自然不好表现出什么。难以想象这么小的房子,里面居然住着五口人。此时除了夏新杰外,其他四人的表情中显然都有些不好意思。

        李丘泽刻意弄得很不见外的样子,四平八稳坐在椅子上,脸上始终挂着笑意,这多少让他们放松不少。

        “来,老板,喝茶,我这普通话说不来,也不知道怎么……呵呵。”夏爸和夏妈一看就是老实人。

        夏爷爷竟然是家里掌勺的,在阳台上忙得不亦乐乎,时不时扭头看过来,缺了门牙的脸上挂着与他儿子一样的憨厚笑容。

        “没事,我会说白话。还有叔,你叫我老板就不合适了,我也不敢应呐,叫我丘泽吧,我和小桐虽然不同校,但同岁同届又是临校的,也算半个同学。”

        李丘泽这口流利的白话说出来,别说夏家几人怔了怔,夏语桐更是震惊不已。

        她知道李丘泽会说一点白话,但也没想到这么顺溜。

        怎么就会说的?少女歪着脑壳想不通这个问题,不是说南方人生地不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