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大神被宠成生活玩家在线阅读 - 第157章 我们来接你回家了

第157章 我们来接你回家了

        “反正就是你这个当师弟的不争气,你要是有对象,我就不会哭了。”

        陶夭夭也知道自己没理,她哼哼一声,打开电脑登录游戏。

        游戏风平浪静,她离开了两天,游戏照常运转着。

        陶夭夭心情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的,就是想找点事做,她便打开了许久没打开的公会频道。

        【公会】剑姬:会长和副会长又好几天不在线了,他们最近是在忙什么啊,每天在线的时间都不固定了呢。

        【公会】剑姬:感觉外交官哥哥也不经常在线,咱们的公会是不是要解散了啊。

        【公会】杉树卢霞:不会的,别乱讲,咱们公会可是第一公会,怎么可能会解散呢?

        【公会】剑姬:谁家的公会像咱们这样啊?会长、副会长天天不在线,核心成员们也不说话,就咱们这些普通成员说话、互动,感觉咱们像是被抛弃的孩子一样,好可怜啊。

        【公会】杉树卢霞:怎么?你自己不能独立打副本?

        【公会】杉树卢霞:咱们可是最厉害的公会,能进来的全都是游戏里的大神级玩家,你既然能进来,实力应该也不差吧?

        【公会】杉树卢霞:自己却不能独立打副本?还需要会长大人他们带你吗?

        【公会】剑姬: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咱们会长和副会长不在,我很不安心嘛。

        【公会】剑姬:再说咱们的副本多数都需要合作啊,自己一个人确实不好打,会长他们也不组织人带咱们打副本,这样的话我就会觉得加公会好像没什么用……

        【公会】杉树卢霞:你要是觉得加公会没用那你就退了呗,天天在公会频道里哔哔来、哔哔去的,烦不烦?

        【公会】剑姬:你怎么这么说话啊?我也没说要退工会,就是觉得会长不在、不安心而已,你怎么就凶人家?

        【公会】鸢尾:杉树哥哥,剑姬性格单纯,要是说错话了你别介意~

        【公会】鸢尾:她现实里就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在游戏里也没什么安全感。

        【公会】鸢尾:她是好意,没有坏心思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看到‘鸢尾’这个名字,陶夭夭总算想起来她们是谁了。

        原来是‘紫蝴蝶’的朋友啊。

        她记得那时候紫蝴蝶……额、是紫翊蝶。

        紫翊蝶、剑姬都是很追捧鸢尾的,还说她家神明对鸢尾有多特殊,让鸢尾带带队打坠龙谷副本。

        之后她家神明没给她们面子,直接让她带队打了坠龙谷,也才闹出后来的一系列事情。

        而紫翊蝶被踢出公会时,鸢尾和剑姬一句话都没帮她说,像是很识时务一样,老老实实龟缩起来。

        陶夭夭也就没把她们踢出公会,甚至还分给了她们一条龙。

        “这么说起来,我还得感谢她们呢。”

        “要不是她们,我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跳进坠龙谷,也就获得不了冥龙,我是该好好感谢一下她们。”

        小姑娘说的一脸认真,青葱似的手指已经快速点在了键盘上。

        【公会】副会长——儿砸,爸爸跟你讲:听说剑姬想我了?

        【公会】副会长——儿砸,爸爸跟你讲:来吧,来爸爸的怀抱,爸爸爱你。

        电脑面前,‘剑姬’一愣,脸色像是便秘一样难看起来。

        沉寂许久的公会却都沸腾了,不管是核心成员还是普通会员都疯狂刷频,热情地跟陶夭夭打招呼。

        【公会】核心成员——水南:是我的夭夭女神~女神看我,我好想你啊。

        【公会】核心成员——水南:你都已经出去半个多月了,什么时候回来看我们啊,我们想你想的吃不下去饭,嘤嘤嘤~

        【公会】核心成员——男人不渣:公会频道惊现我们的小祖宗~

        【公会】核心成员——男人不渣:叩见我们的小祖宗,欢迎你回家~

        【公会】核心成员——真丶奶菠萝:夭夭……呜呜呜,粑粑爱你,粑粑好爱你啊……

        快速刷新的公会频道忽然一顿,众人盯着电脑,全都用古怪的视线看菠萝的那行字。

        有几个没‘刹住车’的评论从下面冒了出来,但仅仅只有两三条,并不能把菠萝的那条评论刷过去。

        远在公司的菠萝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急的大声喊:“你们这些混蛋,你们是故意的吗?赶紧给我刷上去啊!”

        “要是让夭夭看到,我会被她拉进黑名单的!”

        齐越就坐在菠萝旁边,听到他焦急的喊声,齐越悠哉地笑了笑,“你堂堂一米八的大汉,做什么事都得敢作敢当好不好?”

        “让你趁着夭夭妹妹不在,天天跟我们念叨着‘粑粑想她’之类的话,这下把心里话打出去了吧?嘿嘿嘿,坐等你被夭夭妹妹拉黑。”

        攻略组的汉子们谁不想当陶夭夭的爸爸啊,可他们只敢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想,却没一个像菠萝似的总念叨出来。

        现在好了,菠萝把他心里话发出去了,坐等他被陶夭夭收拾。

        【公会】核心成员——真丶奶菠萝:夭夭大神……我……我要是说刚刚不是我自己上号的,你信么?

        【公会】核心成员——真丶奶菠萝:刚刚其实是齐越那家伙趁我不在,偷摸用了我的电脑,你要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公会】核心成员——真丶奶菠萝: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成小祖宗一样供着的,绝对没有当你粑粑的心思,我不敢、我不配,我能深刻认清现实的,我……我快哭了呜呜呜……

        【公会】副会长——儿砸,爸爸跟你讲:我这段时间忙,没什么时间和大家pk,今天正好有时间,咱们pk场见吧。

        【公会】副会长——儿砸,爸爸跟你讲:菠萝第一个?嗯?

        攻略组里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他们虽然都很喜欢陶夭夭,但讲真的,他们确实不太喜欢跟陶夭夭pk。

        毕竟没人会喜欢单方面被虐,那种被打到还不了手的感觉真是让人郁闷了。

        “笑什么笑,一会儿就轮到你们!”菠萝恶狠狠地盯了众人一眼,耷拉着脑袋跟着陶夭夭去了pk场。

        按照平时的惯例,陶夭夭只会跟同一个人pk两场,但今天陶夭夭却道:“只是半个月不见,菠萝的实力下降挺厉害啊,看来需要单独辅导。”

        “那今天我就专门辅导菠萝pk吧,大家都等明天的?”

        等在pk场的核心成员们像是鸟兽般轰然散开,开开心心地留了菠萝一个人被‘虐’。

        时间似乎突然就变得平静了,陶夭夭保持着白天上课、晚上打游戏的生活节奏,一连过了十几天。

        这天,她上游戏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几个退出公会的系统提示。

        玩家真丶奶菠萝退出公会。

        玩家杉树卢霞退出公公会。

        玩家剑姬退出公会。

        玩家鸢尾退出公会。

        ……

        看到这几条系统提示,陶夭夭有片刻的愣神。

        别人退公会她无所谓,菠萝怎么可能会退出公会呢?

        难道是失手点错了?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周海走进了游戏房,脸色阴沉地走到了权君昊身旁,“老大,菠萝走了。”

        “他昨晚趁着所有人睡着后走了,提着行李箱。”

        “刚开始大家都没注意,以为他是昨晚玩得太晚、所以白天在睡觉,可刚刚大家看到菠萝上线退工会了,去他房间找人,发现房间里什么都没了,只有一封信。”

        “水南就去查了监控,发现菠萝是早上三点多走的,那时候攻略组没人,他走的时候没跟任何人说过,就好像是……有预谋的一样。”

        权君昊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似乎菠萝会走在他意料之中。“那封信有人看过了吗?”

        周海摇头:“没有,齐越说里面可能会有什么事,他觉得不应该当着众人的面打开,可能是想给菠萝留一个尊严吧。”

        “齐越和菠萝的关系最好了,两个人平时吵吵闹闹的,菠萝有什么事都和他说,这次菠萝突然走,对齐越伤害还挺大的。”

        “让齐越单独把那封信拍给我。”权君昊打开了自己手机。

        周海就去联系齐越,着重说了‘单独’两个字。

        陶夭夭在旁都听到了,她有点好奇,又不想这时候去打扰权君昊,便轻轻地敲了下自己手机。

        手机ai心领神会,没一会儿权君昊的手机响了声,与此同时,陶夭夭的手机也轻轻亮了一下。

        小姑娘抱着手机刚要去角落偷偷看,权君昊就对她招手,“夫人,过来帮我看一下。”

        陶夭夭脚步一顿,默默地收了手机走过去。

        权君昊顺势一伸手就将她抱进了自己怀里,然后将菠萝留下来的信递给陶夭夭,让她和自己一起看。

        【老大:对不起,用这样的方式和你说再见。

        我知道这次离开便会背上‘背叛’两个字,但是……对不起,我确实背叛了你。

        当初是你将一个失魂落魄、天天待在网吧的我捡了回来,给我高额的工资、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待遇,这些我都没忘。

        可是,对不起……我还是走了,老大你怪我吧。】

        信很短,就只有这么几句话。

        看过后,陶夭夭皱眉说道:“菠萝的状态很奇怪,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一个真正背信弃义的人,那是根本连信都不会留下的,若真要留下什么,可能会给自己找一堆理由,好让自己良心过得去。

        但菠萝字里行间却什么都没解释,他的信只表达了两个意思:一,菠萝背叛了权君昊;二,菠萝没忘记权君昊对他的好。

        而且短短几行字里却用了两次“……”,这个省略号下似乎有很多想要说、却又不方便说的话。

        菠萝是真的无颜面对权君昊、还是不方便在信里说?

        “我去查查?”陶夭夭转过头去看权君昊,小手却已经摸上了自己手机。

        权君昊眸光微微发沉,低声说:“菠萝其实很不容易。”

        “他大学是学电竞的,但他父母并不认可他学的东西,认为打游戏是没出路的事情,在他大三那年逼他转系了。”

        “转系后菠萝的成绩很差,连考试都不能及格,最后没办法只能办理了休学。”

        “他看起来开开心心的,什么也不在乎,但心理承受了很多东西,《冥虚》开服到现在也不过半年多,菠萝跟着我前前后后大概给家里寄回去两百万,但他家里人依旧不认可他。”

        “他每天都承受很多压力,只是从来都不说,也从来都不表现。”

        菠萝……竟然是那样的吗?

        陶夭夭眼底划过一抹心疼。

        在她印象里菠萝一直都是乐观、阳光的大哥哥,他会跟她开玩笑,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她,会任由她欺负,不管是谁跟他开玩笑他都不会生气。

        在别人诋毁她的时候,菠萝也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她,每次游戏里有人说她坏话,菠萝总是会护着她。

        陶夭夭低下头,不太开心地说:“怪不得师父不想让我下山呢。”

        “师父说下山后就会和人有交际,和人有了交际后就会牵扯进一些事情里,原本那些跟我无关的事情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去管。”

        “当时师父和我说这话我还不信,因为我只喜欢看热闹,却不喜欢管热闹,现在却信了……”

        她跟菠萝、或者说是整个攻略组的‘汉子们’都结下了深刻的友谊,如果菠萝是真的自己想走,那陶夭夭就当没认识过他,可如果菠萝是因为什么苦衷才离开,那她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欺负她朋友。

        “ai,知道你该干什么了吗?”

        陶夭夭从权君昊怀里跳下去,走向了自己电脑。

        手机轻轻闪烁着,冰冷的电子音从里面传出,“正在定位真丶奶菠萝的位置,搜索开始。”

        陶夭夭冷着小脸,指尖在键盘上飞快的点击着,电脑连连闪烁,全都是常人看不懂的文字。

        周海、贺星宇和沈青儿齐刷刷站在陶夭夭身后,鹿玥儿就在一旁伸着脖子悄悄看。

        全场只有沈青儿和权君昊能看懂陶夭夭在干什么,剩下的三人包括打着‘时帝’旗号的贺星宇都看不懂陶夭夭的操作。

        “我师父厉害吧?”

        沈青儿仰着头,一副得意洋洋的小模样,恨不得用鼻孔看人了,“这才三分钟,菠萝的资料就都被我师父查到了,知道这是什么操作吗?”

        “这就是神级操作!”

        “是专属于evildoer大人的操作,只有这样的操作才能被称为evildoer,知道吗?”

        众人摇头,鹿玥儿连‘evildoer’是什么都听不懂,她只能默默记下这个单词,然后发自内心地崇拜陶夭夭。

        ……

        f市。

        菠萝一脸憔悴地走出网吧。

        手机响了起来,他厌恶地瞪了一眼,却只能快速接起,“公会我已经退了,也已经说服了好几个人和我一起退出公会。”

        “你想要的资料我也给你了,你什么时候能放过我母亲?”

        “急什么,等你来我这里自然就能见到你家人了。”

        电话那头,是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似乎是捏着嗓子在说话一样,听起来很别扭,“你放心好了,我这个人一项说话算话,地址我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过来吧。”

        手机轻轻震动了一下,菠萝看了眼定位,沉声说:“怎么是市区外的一个废弃工厂?你到底想做什么?”

        “别想太多,你去了之后就都知道了。”

        “你只要知道我不会骗你就可以,而且你也不得不去,不是吗?”

        菠萝目光阴沉地盯着手机,恨不得透过手机一拳打在那男人脸上。

        但想到自己母亲,菠萝只能低声道:“好,我现在就过去。”

        他都没来得及吃口饭,拎着行李箱便赶到了废弃工厂,这里却一个人也没有。

        门口放着一个箱子,上面有一张纸条。

        【把你的所有通讯设备都放在里面,记住:诚意才是合作的关键。】

        看到那张纸条,菠萝攥紧了拳头,事到如今他连对方人都没见到,却被拿捏得死死的。

        可他能怎么办?自己母亲在对方手里,他既不知道对方是谁、又不敢报警,只能任由那人拿捏了。

        所有通讯设备都放到了纸箱里,菠萝走进工厂,此时天气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工厂里伸手不见五指。

        深秋寒冷,菠萝等了许久都没人来,他又饿又困,还冷的要死,只能把行李箱的衣服拿出来套在身上。

        不知不觉中他睡着了,第二天却是被刺耳的推门声吵醒。

        工厂破旧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娇小的身影率先走了进来。

        温柔的小奶音好似冬日暖阳一般,响进了菠萝心里。

        “菠萝哥哥,我们来接你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