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逆袭男神宠上瘾在线阅读 - 第475章 383农门恶女不远嫁(23)

第475章 383农门恶女不远嫁(23)

        严伯抬着袖子闻了闻,自己的鼻子也是皱成了一团,确实难闻。

        他忙后退了几步道:“为了掩人耳目,老夫藏在从运送夜香的车出城的。”

        这···

        真是为难一个老人家了。

        景家落败后,忠仆们在为家主伸冤的路上,或死或伤,没能落个好下场。

        倒是杨北山目光怪异的盯着严伯。

        严伯也注意到那后生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觉得有些眼熟,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但,亲切感油然而生。

        “我先去洗洗,免得熏着你们。”严伯说道,就往角房里走。

        本来之前杨北山一个住的时候,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如今谢秀儿在,也不好让一个大姑娘去荒郊野外洗澡,也就随手搭了个简易的角房。

        聊胜于无。

        “严伯我去给你烧热水。”谢秀儿乖巧道。

        严伯定睛看了看谢秀儿,又看了看景烁,脸上是复杂的表情,半晌才道:“我一个粗人,在家里也是惯用了冷水,用不着麻烦姑娘。”

        “严伯那可不行,我家花开说了,如今虽然是盛夏,但也是寒气最容易侵入体内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冬病夏治,很有奇效呢。”

        “尤其是上了年纪的,更是马虎不得,你说对不对景公子?”谢秀儿问道。

        其实她是想着,既然是来照拂景公子的,想来他的话会更有说服力。

        “少爷,这是···”严伯欲言又止。

        景烁知道他误会了,忙摆手解释道:“严伯,这个是谢姑娘,是杨兄的亲人。”

        反正他醒来就看得到她们了。

        想来是北山的亲人。

        严伯眼睛在两个人之前打量了一下道:“是挺登对的。”

        杨北山刚想解释的时候,就看到谢秀儿带着严伯去厨房打热水了。

        景烁悠悠的叹了口气:“我瞧着杨兄可能有桃花运了。”

        杨北山往后一退,避开景烁的打趣,转头看着厨房的方向说道:“你也知道的,我没有亲人了,模样又骇人,没有成家的念想。”

        “你是嫌弃谢姑娘之前嫁过人吗?”景烁瞟了眼墙角问道。

        杨北山目光也跟着悠悠的瞟了一眼,镇定自若道:“她之前···也是受我所累,我怎能嫌弃她。”

        “只是杨某真的无成家想法。”杨北山继续说道:“我还是一个人自由自在,一下多了个人,反倒是不习惯。”

        “是在下唐突了。”景烁有些遗憾道。

        墙角那边有了小小的撞击声,有人在惊慌失措的逃跑。

        “你知道她在哪?”景烁问道。

        杨北山点点头道:“长痛不如短痛。”

        说着杨北山转身把院子里的麻绳捆绑牢固。

        景烁见状,温和的笑笑说道:“这是给谢姑娘晾衣服用的吧?”

        之前他看到杨北山的湿衣服都是随意的搭在院子里的木架上。

        如今倒是细致起来了。

        见杨北山把每一段麻绳都细细打了结,精准的像是测量过,既能防止风把衣服都吹一起,还能提高麻绳的沉重能力。

        只是这打法好似有些与众不同。

        在京城并没有见过。

        “杨兄不是本地人吧?”

        杨北山点点头道:“我从小在边塞长大,只是后来父母死于非命,临死之前和我说我有亲人在京城,这才来这京郊落脚。”

        “那你找到你的亲人了吗?”

        杨北山顿时脸色有了一丝的悲伤,但很快就一闪而过道:“没有,茫茫人海要找个人其实并不容易。”

        “再说了,我娘亲说当时她和外公只是想去京城里谋生计,后来给流寇冲散了!”

        杨北山深深叹了口气:“我母亲给我父亲救下后,就跟着去了边塞,而外公却是音讯全无!”

        想来,也许已经不在人世了。

        “对不起,杨兄让你想起伤心的事了。”景烁表示着自己的歉意。

        “没什么,有些事,有些话,我不提起,不说起,并不代表就可以忘记。”杨北山依旧打着自己手里精致的结。

        “等我回府了,我一定帮你打听你外公的下落,多个人也多一分力量。”主神爸爸承诺道。

        后院里···

        严伯出来倒洗澡水的时候,看到谢秀儿拿着帕子,哭红了眼睛,他放下手里的木盆。上前问道:“谢姑娘你这是想家了?”

        “没有……”谢秀儿慌忙擦干自己的眼泪,挤出一个笑容道:“严伯你衣服放着,我一会拿到前面的溪水里去洗。”。

        严伯慌忙摆摆手道:“不碍事的,就几件衣服,你把地方指给我,我自己去洗就好了。”

        “那路滑,我带你去吧。”谢秀儿去里屋抱了条床单带着严伯就出门了。

        “看来,秀儿姑娘伤心了。”景烁望着那一老一小的背影说道。

        杨北山抿紧了嘴唇,用力的一拉手里的麻绳,院子里晾衣服的绳子也就落下了尾声。

        见谢秀儿沉默不语,严伯不由自主的沉下声音:“你喜欢杨北山?”

        谢秀儿的身子僵硬了一下,矢口否认道:“我没有,没有···,他说他不想成家。”

        严伯笑眯眯的看着谢秀儿道:“不可妄自菲薄,我瞧着杨家大郎可能是觉得的自己面目丑陋,所以才先下手为强,这才说不想成家之类的人话。”

        谢秀儿的眼神有了一瞬间的光芒,但很快就黯淡了下去道:“都说能求仁得仁,一个男人性格好,有担当,远比绣花枕头要强上不少。”

        严伯这才正视谢秀儿,认真道:“你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严伯真是过奖了,我以前也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的人,想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是我的侄女让我醍醐灌顶的。”

        谢秀儿举起木棍轻轻的敲打着衣服道:“如今我这日子舒坦,居然还能有心动的感觉,我已经知足了,不似以前行尸走肉,这段时间的幸福也是赚来的。”

        “放心吧,日子久了,你杨大哥一定能看到你的真心的。”严伯说道。

        他真心觉得眼前的姑娘不错。

        勤劳,善良又知足。

        两人一起拧衣服的时候,严伯视线忽然迷糊了,“爹,你说娘会不会也看到我们两个在溪边一起洗衣服啊?”

        “能看到,你娘是天上最亮最亮的那颗星星,妞妞走到哪里,她都能看到。”

        “严伯你怎么了?”谢花开关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