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狈为奸

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狈为奸

        安澜几乎是立刻的,就发现了端倪。

        安澜咬了咬唇,李婉柔会用这种办法来介绍她,说明,陆怀明和李婉柔,都知道她妈妈,而且,两人交集中,经常出现她妈妈……

        安澜心思一转,很快就有了主意。

        “她发现了什么吗?”

        安澜沉声问着。

        李婉柔顿了顿:“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但是她一直在查她妈妈的死,之前都查到了医院的保洁和护工那里。”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她发现了什么。”

        李婉柔声音中带着几分急切:“陆哥,不管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绝不能够留她性命啊。”

        “现在那小野种也都被她找了回去,她只需要问一问那小野种当初他是怎么走丢的,就会发现端倪。”

        “咱们不能够,坐以待毙啊。”

        安澜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收紧,还涉及到了子清失踪的事情?

        可是,李婉柔在陆怀明面前,说子清是小野种。

        侧面也印证了,子清并不是陆怀明的孩子。

        毕竟,如果子清是陆怀明的孩子,陆怀明绝不可能容忍李婉柔在他面前称呼子清为小野种。

        安澜咬了咬唇,她之前一直说,让陆翌然回榕城之后就和子清做一个亲子鉴定,可是回来之后,因为有了太多的事情,也就耽搁了。

        看来,这个亲子鉴定,必须要立马做了。

        安澜咬着唇,沉默了一会儿,在心里暗自斟酌着言辞:“安子清走丢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担心什么?”

        她看似是在反问,其实是在诈。

        诈安子清的失踪,和李婉柔有没有关系。

        如果安子清的失踪和李婉柔有直接的关系,那李婉柔可以将她的这句话理解为,不管安澜怎么查,他陆怀明都会保住她,不会让她和安子清的失踪扯上关系。

        如果安子清的失踪和李婉柔没有直接的关系,那这句话,就是告诉李婉柔,让她稍安勿躁,不用担心,安子清的失踪查不到她那儿。

        果然,李婉柔真的上了当:“是,当年安子清的失踪和我没有关系,是温明宇一手操办的,最后安子清也是被温明宇卖了的。可是,温明宇这样做,可是我教唆的,而且,是我做的中间人,介绍了那个人给温明宇的啊。”

        “万一那个小贱蹄子发现了端倪,查到了温明宇那里去,温明宇将我说了出去,我怕……”

        安澜咬了咬唇,果然是温明宇。

        “你怕什么?最后做决定的是温明宇。而且,你教唆他,教唆的那么明显?明显到连温明宇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那倒也不是。”李婉柔顿了顿:“就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毕竟,给安锦绣下药,将安锦绣送到那个人的床上的事情,也是我教唆温明宇做的。”

        “虽然最后温明宇从中获取了利益……”

        安澜的眼神愈发沉了几分。

        好啊,好得很。

        李婉柔和温明宇这对狼狈为奸的……

        所以,她妈妈果真是被人下了药算计了,她妈妈什么都不知道。

        安澜闭了闭眼,眼中闪烁着恨意。

        李婉柔和温明宇,她绝不会放过。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行了,一个小丫头片子,哪来那么大的本事?什么都能够查到。”

        “你刚刚也说了,温明宇从中获取了利益,你觉得这件事情,温明宇敢说吗?”

        “他要是说了,那他恐怕只能够去大牢里面蹲着了。除非是他自己不想活了,放心,他不敢的。”

        李婉柔还是有些怕:“我还是怕。”

        “陆哥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安澜蹙了蹙眉:“还要一段时间,这次的项目对我来说很重要,你不要总是打电话来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

        李婉柔似乎有些委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好吧,但是陆哥你尽快回来吧。我听传闻说,那个小贱人的孩子其实是陆翌然的,万一是陆翌然的孩子,那对你的利益也会有很大影响的吧?”

        “你现在不在榕城,就怕安澜因为安子清的事情记恨上你,趁着你不在的时候,在陆翌然的耳边吹枕边风,让陆翌然对付你。”

        “而且……”

        李婉柔说着,声音逐渐变小了一些:“而且,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是个大喜事,你一定会喜欢的。”

        安澜微微扬了扬眉,李婉柔这是准备,将她怀上了陆怀明的孩子的事情,告诉陆怀明?

        李婉柔之前没有说?

        “知道了,还有事,先挂了。”

        安澜模仿着陆怀明的语气,假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挂断了电话,安澜才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电话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却让她确认了好几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陆怀明和李婉柔之间的关系,李婉柔果然是陆怀明的一把刀,只是不知道,当初李婉柔为什么会这样做。后来李婉柔,又为什么会和温明宇搅和在一起。

        是为了她的妈妈吗?

        安澜咬了咬唇,又继续盘点着,第二件事情,安子清的事情,果然是李婉柔和陆怀明一起策划的,温明宇做了这个刽子手。

        温明宇从中获得了利益。

        第三件事情,她妈妈的死,和陆怀明的确有关。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当务之急,是确定,安子清究竟是谁的孩子。

        安澜咬了咬唇,给陆翌然打了个电话过去。

        陆翌然很快接起了电话:“怎么了?宝贝这么快就想我了?”

        “不想你,有正事。”

        “哦。”陆翌然的声音也很快变得正经了起来:“怎么了?”

        “刚刚李婉柔给陆怀明打了电话,被周钊那边转接到了我这里,我假装自己是陆怀明,和她周旋了几句。从他们的交谈之中,获得了一些信息。”

        陆翌然应了一声:“李婉柔给陆怀明打电话转接给你的事情,刚刚周钊给我说了,你们刚刚打完电话?”

        “对。”

        安澜咬了咬唇:“刚刚李婉柔在电话里,在以为我是陆怀明的情况下,对着陆怀明称我弟弟为小野种。”

        “李婉柔敢这样称呼,证明,子清十有八九的确不是陆怀明的孩子。”

        “你之前答应的亲子鉴定,是时候安排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