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二十节 旅伴4

第二十节 旅伴4

        “我想说。”张成心平气和的说道。“是你的,嗯,族人在当强盗,抢劫我们。”

        “这是他的合法职业。”大胡子回答道。“因为你们是异教徒。”

        “我承认我们不是一个信仰的,但是当强盗也能成合法职业?”张成问道。虽然他还在说话,但是他已经对于这事不报任何希望。他手一丢,小灰灰从他怀里落地。

        “抢劫异教徒就是正确的。因为真神早就说说过了,异教徒都该死。”大胡子说着。他的目光盯着张成。虽然事先知道这家伙没有武装,但是谁知道呢。他也许从其他人手里弄到了一把枪。枪口对着张成后,他一步步的靠近过来。对方的这种态度让他很不满。一个俘虏,一个囚徒就应该要有一个俘虏的样子。这样不肯举手是什么意思?

        这个猎物显然还没搞明白情况,也许他应该让对方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当然了,至于什么疗伤恢复之类,或者生命安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枪口稍微朝下,对着对方的脚,开了一枪。

        寂静的野外,枪声传的很远,甚至能听见回声了。但是问题是张成的脚并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人能承受子弹。尽管电影电视剧里常有演员连中数枪依然健步如飞动作自如,但是知道的人都明白,那完全是一种艺术上的夸张。现实世界上,除了极少数威力很差劲的手枪外,基本上是中枪立扑。别说步枪了,稍微过得去的军用手枪也是如此。

        但是,这个共和国旅客显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让他几乎不敢置信。他抬头看着对方,看到了一种冷意。然后他才注意到对方身边的幼犬。

        应该说刚才还是幼犬。此时此刻,幼犬已经不复存在,原地是一头赤裸裸的凶兽。那是全身呈现岩石一般的黑色的犬型怪兽,身上更有诸多裂口,裂口之中宛如火山熔岩一般,有红色的热量向外喷射。但是最可怕的是它的牙齿。它的牙齿并不是普通猫科或者犬科那种门齿犬齿前臼齿后臼齿分开,而是似乎只有一种牙齿,是让人看着就觉得很骇人的锯型獠牙。这个怪物身体散发着高热,就这么扑了过来。

        距离如此之近,又是惊愕之中,他来不调转枪口了。怪兽一头冲上,冲击力直接撞的他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怪兽扑了过来,居高临下将他压倒,而他本能的用枪去阻挡。但是怪兽的牙齿轻轻咬住枪身。说不清楚怎么回事,只见那口可怕的锯齿上下一合,他手里的枪就被咬成两截。

        具体的说应该三截。

        他惊恐着大叫起来,脑子里一时之间没有余裕去想猎物和抢劫,以及现钞和存款的问题。他挥舞着手里的残破的枪去敲打怪兽,却哪里有半点效果。怪兽一口咬下,他只觉得手上一轻,然后是剧烈的疼痛。他知道自己的手被咬断了。

        正常的情况一个人受到这样的打击应该大喊大叫,痛呼咒骂。但是他没有,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怪兽的牙齿已经咬住了他的脖子。一种冰冷而恐怖的感觉压倒了其他所有一切,他不敢动也不敢喊,就连手臂上的痛楚也显得如此无足轻重。他头脑中一片空白,只能本能的在心中向着真神不停的祈祷着。

        似乎冥冥之中他的神真的在庇佑着他,因为那怪兽只是轻轻衔着他的脖子,却没有真正下口咬下来。

        “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异教徒吗?”他的耳朵清晰的听见那个声音,接着他的眼前出现了那个共和国旅客的面容。那张脸的表情依然很平静,那双目光充满了居高临下的轻蔑,仿佛就是面对一只蝼蚁。“虽然你们的神宣布异教徒都该去死。”

        “那是因为……异教徒比你们强得多。”张成通过精神链接,向小灰灰下了攻击令。

        小灰灰上下牙齿轻轻合拢。

        一颗首级直接从它牙齿下滚落。

        传说古代天子高辛氏悬赏异族敌人的一个叫吴将军的将领,于是他的狗盘瓠将吴将军的脑袋咬下来送到了高辛氏的面前。张成以前觉得一条狗要把人的头咬下来应该很不容易,现在看来似乎也没什么困难的。

        小灰灰从熔岩犬形态重新变成了正常的幼犬。刚才还十足十的凶兽转眼就变成了萌物。它摇晃着尾巴,走到张成的边上,充满得意的“汪汪”了几声,向主人邀功。

        张成摸摸小灰灰的脑袋,起身环顾四周。这边显然并没有安排多少人手,只有大胡子一个人而已。他想搜索一下大胡子身上有什么,却又觉得没有必要自己动手。想了想,张成抽出了“罗刹武士”。几秒钟后,罗刹妖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通过自己亲身体会,张成已经明白这个世界的贫瘠,也知道在这里施法者虽然能够使用法术,但无法从魔网那里得到补充。虽然张成有虚空城堡作为补充手段——虚空城堡虽然作为世界非常的小,但却有着魔网——但是这终究隔了一层,不太方便。这也意味着一个世界不同界域之中旅行,法系其实很有优势,但位面旅行中,肉搏系才是真正的走遍天下都不怕。

        张成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罗刹妖身上就换了套衣服,和死掉的强盗变得同样打扮。他身上甚至同样出现了头巾。这种伪装能力实在让人叹为观止。不止如此,这种幻术能力其实不算魔法,是某种天赋的力量,无需魔网支援,所以在任何世界都可以通用,包括地球。

        从眼下的情况就能看出,追兵的人数其实不多。他们在每个道路上都安排了拦截,但是凭这么一个两个,肯定挡不住一基二基三基这几个。老混蛋那边就难说了。虽然是老混蛋,但张成还是衷心的希望他能够顺利脱离这里。当然了,只是希望,张成不准备为此采取任何行动。恩将仇报是恶人,以德报怨是善人,张成不是恶人也不是善人。

        那边断为三节的老旧步枪有点惹眼,所以张成将其分散丢到荒野的角落里。至于尸体……他在尸体上找到了少量子弹,聊胜于无吧。这一次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应该还远没有结束,但对于他来说似乎就到此为止了。这些部落武装能这么一路追上来,肯定是从司机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所以他们重点追击的目标是一基二基三基这三个。

        总而言之,张成有理由认为这次意外风波结束了。至少是他这边结束了。张成不准备再做点什么,一基二基三基对他而言也就是萍水相逢。他既不知道他们的来历,也不知道他们的为人,更不知道他们来这边为了什么。这种情况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