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从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在线阅读 - 233.截取香火,白月青丘(4.0K字-求订阅)

233.截取香火,白月青丘(4.0K字-求订阅)

        白渊一路上一直在想,香火和什么因素有关?

        很明显,答案就是信徒人数。

        只要有信徒在,这香火之力就绵绵不绝,即便不点香的时候,也会提供,而不是像小凶这种信仰脆弱的半吊子,香灭了,香火就断了。

        而怎么做才能产生信徒?

        首先是发自内心的崇敬和信仰,这是个体的要求。

        其次是组织和势力,只有组织与势力,才能约束个体,而让信仰越发凝固和坚实。

        最末就是可持续发展,你不能组织才产生就被人给灭了,那就需求低调发展,至少信徒组织需要低调发展。

        而一旦自己能够拥有一定数量的信徒,那就能够开启足够稳定的“万古识海和人间的联系通道”,让【巫尸地宫】稳定地运转,而之后的收获则是不可估量的。

        而【巫尸地宫】在短时间内也是不可取代的,因为他再也无法拿出第二份相同规格的祭品去献祭。

        ......

        很快,他出现在了永沂镇外,在一片临近住户的林子边盘膝坐下,继而放开属于修士的敏锐神识,开始感知和观察。

        风声,叶浪声很快淡去,各种来自小镇子的声音纷纷传来。

        “贱内说她怀孕了,老子不信,今晚就要把她的肚子剖开,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孩子,有的话,我才信,没有的话,那贱内就是说谎了。”

        “昨晚黄老三的尸体不见了,我搜索了整个菜园子,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一定...一定是你家那三个馋娃子给偷吃了!

        说,是不是!!

        不是?把肚子剖开,让我检查一下!

        我知道的,你家那三个馋娃子最爱啃大腿肉,说有嚼头。”

        “赵公子,赵公子,小女的夫君今日去城里了,你要不要来我家喝杯上好的暖茶。放心,放心...如果小女的女儿看到了,小女就把她装入麻袋,丢到镇后的河里去。不过,说不定小女的女儿也喜欢公子呢,嘻嘻嘻...”

        ...

        ...

        各种诡异充满了凶煞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白渊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耳朵。

        他揉了揉,继续听,发现还是没听错。

        “这里的人疯了吗?”

        “这些都是什么话?”

        “不...不是疯了...而是他们的观念已经被彻底扭曲了...他们的交谈声里充满了荣耀,他们信奉这种残暴的生活态度,继而满手血腥却依然引以为荣...”

        白渊很快注意到永沂镇中央的一座诡异的庙宇。

        庙宇屋顶的瓦面厚实而沉重,黑压压的,散发着压抑的气息。

        白渊身形闪动,来到一处稍近的观测地点。

        此时,是午夜时分。

        但这庙宇居然还有人在往来着,无论这些人有多么邪恶,但在进入这庙宇时却是都安分了下来,手捧高香,神色虔诚而疯狂。

        白渊稍稍蹙眉。

        这是被异族文明捷足先登了,也对...根据皇帝所说,北地早就被渗透地千疮百孔了,这永沂镇地处皇朝偏北部,被渗透也不奇怪。

        他终于明白皇帝所说的北伐了,北伐的目的之一就是铲除这些地方。

        白渊继续目光扫动,看到庙宇前的两尊微带碧色的护门黑石像。

        正常来说,凡间的府邸都是以石狮子来镇守门前,用以化煞挡灾,富贵些的则会用石麒麟,再或者会用一些古代名将...

        但这两尊石像,却是穿着重甲的无头怪,显出一种“无头骑士”的风范。

        这“无头骑士”,白渊还真见过,那是在血脉长河,远远瞥了一眼古妖文明中的“十二主教”,而“十二主教”里正有一位是无头的。

        他目光再抬动,扫了一眼庙宇牌匾。

        牌匾上写了三个字——黑王庙。

        白渊明白了,这里是古妖文明的黑王庙宇。

        香火汇聚向黑王,然后再汇聚向血脉长河最上游那四座冰峰之一。

        “如此说来,古妖文明应该会设有四种信仰?”

        “然后,四种信仰的香火则是共同汇聚入古妖文明?”

        “也对,血脉长河的存在必然需要极大香火力量的支撑...”

        “那么,不知我白王庙在哪里?”白渊很自然地做出了“这世上存在白王庙”的推断。

        他决定去问问梦三。

        至于永沂镇,他准备先放着。

        ......

        离开永沂镇后。

        他去到和梦三的约见地点留下记号,然后趁着还有时间,便决定再去剩下的三处看看。

        时间飞逝,待到黎明时分,三处已经探明了,毫无收获。

        一处小村子被某个未知文明做了邪恶实验而摧毁了。

        另一处小镇子的镇民则是也是成了某个未知文明的信徒。

        再一处小村子则是人数极少,桌边盘踞着妖兽,还有一种正在觊觎的未知的力量。

        看来,他能找到的这些地方,早就被其他文明先踩过点或是先盯上了。

        而信徒的培养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其中牵涉到很多的布局和洗脑。

        “香火真难...”

        白渊感慨着返回,他已经有些打消掉自己培养信徒的念头了。

        毕竟,在他看来,“巫尸文明”显然也不是什么正常的文明,难道他要去给信徒们灌输一种“血肉之上,只有血肉的碰撞,才能产生男人的浪漫”之类的信条吗?

        此事太过反人类,做不到啊...

        这时候,梦三早已经看到了白渊之前留下的信号,并出现在了约见地点,等了约莫一炷香时间。

        它决定继续等下去,因为冕下在记号里说他会在今天出现。

        梦三知道冕下今天出现,顿时心底就升起了一股浓浓的幸福感。

        什么是幸福?

        幸福就是知道你今天会出现,那么这一整天我都会很开心,因为你的出现会是我最大的惊喜,这是一种纯粹的归属感,不是欲,也未必是情。

        而白渊就是梦三的幸福。

        黎明里,云霞都像镀上了黄金,山间水汽蒸腾而翻涌,化作大团大团的乳白色云絮,如慢慢悠悠忘记了年月的隐士在随风游荡着...

        坚硬的高崖上...

        梦幻蓝色的长尾猫耳兽正漂浮在半空,丝滑地来回“游动”着。

        当那熟悉的气息从远而来时,一双水灵灵的大眼顿时亮了起来,小嘴儿发出逐渐提高到惊喜的“咦咦”声。

        在确定看到白渊后,梦三欣喜地扑了上来,

        然后爬蹲到了他的肩头,亲密地用脸颊蹭着他。

        白渊被蹭的痒痒的,便用两根手指宠溺地揉了揉梦三的小脑袋,撸这种毛绒绒的小东西,谁不喜欢?

        随后,白渊开门见山地问:“梦三,我们有白王庙吗?”

        梦三点点头,“有的。”

        白渊舒了口气,再问:“香火足不足?”

        梦三愕然了下,骄傲道:“很足!”

        白渊兴奋了,但却又有一丝忐忑,他继续道:“我想截取一部分香火,去供养其他文明的存在,可行吗?”

        梦三愣了愣,很是不解,

        但在知道那其他文明的存在也是冕下后,它就很积极了。

        “有的有的,戎朝有三国一教,

        三国中的白月国就是尊白王而立的国度,

        那里白王的香火很足,白月国的国主是噩梦的眷属,不过...也有好多贵族是梦三的眷属。”

        小妖精显得很骄傲。

        它也是有很多后辈的妖精。

        “主教们平时都不在白月国,而是在修士之地修行,白月国的镇守者也就五个司祭,其中有一个是我的属下。

        冕下如果想要截取香火,只要悄悄将其他文明的神像放在白王神像之后,就可以或许一部分香火啦...”

        白渊的兴奋度再度上升了,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忧道:“会不会被撒纳吐司发现?”

        梦三道:“必须沾染有白王气息的物品才能进入白王庙,这些气息一般都是司祭们给镀上的,所以只要能进庙,那就没问题...

        而白王气息的话,只要冕下轻轻呵一口气,或者梦三用小手搓一搓就可以了。”

        “但是呢?还有个挺麻烦的问题呢...”

        小妖精左摇右晃着脑袋和长尾巴,苦恼道,“如果白王庙里多出一尊神像,那是会被轻易察觉的,无论藏在哪儿,都不行...”

        “怎么办?怎么办呢?”

        小妖精用短手手托腮思索着这个难题。

        白渊忽道:“白王像是实心的,还是空心的?”

        小妖精愣了愣,然后回忆道:“中间是空的。”

        白渊道:“如果把神像藏入白王雕像的中间呢,会否被发现?”

        小妖精:......

        “冕下,这应该是可以的,到时候白王气息融合在一起,难分彼此,而异族神像则因为连接着不同的文明,会截取香火,产生分流。

        可又因为庙宇中极大部分都是白王神像,所以这个分流的情况并不会很严重...

        冕下!梦三认为完全可以!”

        “可是,我们该怎么把神像藏入白王神像里呢?这势必要给白王神像开一个口子呀。

        而白王神像的材质是特殊金属,很是坚硬,如果要破开的话,极可能会被人发现......怎么做呢?怎么做呢?”

        白渊彻底兴奋了,之前他只是设想,没想到还真的能成。

        还有这种好事?

        他淡淡道:“我有办法。”

        梦三惊奇地看着冕下,但这可是冕下,冕下有办法也很正常,于是它点点头,问:“那冕下,我们直接去白月国吗?”

        白渊矜持地应了声。

        梦三很开心,“冕下终于要回到冕下自己的国度了...”

        白渊则没什么喜色,他想起之前看到的永沂镇黑王庙的场景。

        邪恶混乱,人和人之间都充斥着一种莫名的煞气,睚眦必报,交谈几句就可能大打出手,那场景已经无法要“道德沦丧”去形容了,那根本就是一个变态的小镇子...

        不知道白王庙是什么场景,如果也是类似的场景,他心里真有些接受不了。

        但再看看梦三,他觉得应该还有些希望吧?

        他抬起头,面朝黎明的阳光,道:“出发,目标...白月国!”

        ...

        ...

        白月国,地处戎朝的西方,距离皇朝相当之远。

        白渊固然可以选择在血脉长河里化身白王,然后再降临白月国,可是...“死亡边界”似乎是锁定着他灵魂的,他出现在血脉长河里没关系,因为血脉长河应该也是在万古识海里的。

        但,他只要出现在白月国,就会立刻被天人组织幕后的某个未知存在察觉。

        所以,他必须要用凶无忌裹着身体,才能来到白月国。

        身为白王,周身还包裹着诡异的东西,那么很快就会被察觉不对,从而出问题。

        因此,白渊必须低调地“步行”过去。

        而只要到达了白月国,就可以让老林来留下坐标,下次就可以直接传送了。

        “步行”的任务,白渊则是交给了凶无忌。

        他简单的做了些诸如“避开各种存在”,“最快速度抵达白月国”,“不可滥杀无辜”之类的指令后,就开始修炼了。

        白月国比神灵王朝远多了。

        不过,凶无忌的速度也比老林的棺材车快多了。

        ...

        青丘,是白月国首都。

        其中多林,林中有庙,

        国民多喜群居山野之间,犹喜居于树上。

        林外有泽,泽中藏有青丘里颇为神秘的一位存在——九媚。

        据说那是撒纳吐司存放在泽中,距今已有千年。

        青丘中古树极多,参天遮云的巨树更是数不胜数,林溪纵横交错,且清澈甘醇。

        一排排飞鸟叽叽喳喳,吟唱着婉转饶滑的乐声,翱翔着从天空掠过。

        一只只小型的妖精则在林叶间跳来跳去,惊动树枝,从而使得树枝上下晃动,那些成熟了的还未成熟的果子也随之晃了起来。

        时不时,还有一只毛绒绒的小手会探到果子边,掂量下果子熟不熟,若是熟了就闪电般的采摘下,放到兜里。

        对于皇朝来说,此时是夏天,可对于地处很北方的白月国来说,夏天就是“不结冰”的意思...而气温,依然很低,甚至在青丘北部的桃郁,还常年下着大雪。

        不过这没关系,白月国的古妖们大多是毛绒绒的,天生具有抗寒能力,而那皮毛只要一剥,那就是能卖上许多黄金的顶级皮草。

        事实上,还有真有人类在白月国最南部的外围猎杀落单的白月国古妖,杀了之后,吃肉,剥皮,而因为对方是妖的缘故,也不会存在半点儿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