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夏极品世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晋平王

第二百八十四章 晋平王

        “王爷,正如您当初离京时所说的,终有一日还会回来。”

        一旁的弄舞微翘嘴角,陛下驾崩,太子去世,自家王爷登基的机会很大。

        “不错。”

        夏枫依稀记得,当初自己狼狈的被撵出京城,到了南陵郡城就藩,无时无刻不再琢磨着回京的方法。

        那些时日他吃的不香,睡得不稳,就是害怕太子夏舜有朝一日成功登基,会杀害自己。

        如今,曾经的大敌已成云烟,虽然牵连了不少人因为自己而死,但那又能怎样?

        生在帝王家,何处存情?

        唯一可惜的,便是母妃会被害死!

        “搜查害死母妃一事,加急些。”

        夏风两眼泛着一丝寒光,无论是谁害死了母妃,自己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凶手给找出来!

        “诺。”弄舞低声应道。

        很快,随着诸王陆续抵达京城,被分配到了皇家驿站住宿,暗自流动着汹涌杀机。

        “京城的布防如何了?”

        皇宫御书房中,夏少羽正在吸溜着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

        “禀王爷,京城九门已让北甲军牢牢的掌握在手中,请王爷放心!”

        北甲军新任总兵,正是应苍郡城曾经的城主,东方雄!

        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夏少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开始培养自己的班底。

        经过以前发生的事情,夏少羽深知独木难支的道理,所以他趁着现在也开始进行更替,比较重要一些的位置。

        当然了,可以做的明显,但不能做的太勤。

        否则龙渊阁跟文武百官,一定会有极为不满的人跳出来,虽然自己并不害怕,但是太麻烦了。

        “北甲军接手京城城防,九门乃是重中之重。

        你刚刚上任,一定要跟底下的将士们迅速打成一片,让他们尽快的认同你。”

        夏少羽捧着粥碗,身披蟒袍,笑意吟吟的道。

        “俗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难免诸王在最近这段时日里,不会花钱收买人心。”

        东方雄重重的点头道。

        “微臣谨记,绝不会辜负了王爷的信任!”

        他东方雄能够直接从一介城主,高升为一军将帅,都是因为夏少羽肯给他机会。

        要不然境内的城主那么多,为何会偏偏挑中了他。

        “嗯,你这人心思缜密,做事厚重,本王还是信得过的。”

        夏少羽放下粥碗,朱小莲掏出手帕替他擦拭着嘴巴。

        “好了,本王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曹瑾送一下东方总兵。”

        由于东方雄长这么大,除了任命城主的时候入过皇宫,剩余的时间根本就没能进来过。

        所以夏少羽为了免得东方雄尴尬,就吩咐了身旁曹瑾一声。

        “诺。”

        “微臣告退。”

        曹瑾招呼着东方雄,两人肩并肩的走出了御书房,一路上有说有笑,同为摄政王的人,有些事情各自心知肚明。

        二人都是刚刚被夏少羽看重,又赐予了权柄,倒是有些相似的地方。

        “东方大人,那咱家就先送你到这里了,日后还需多多相助啊。”

        曹瑾将东方雄送到了宫门前,示好的道。

        而东方雄孤身入京,能依靠的只有摄政王,自然也想多交一些朋友。

        “曹公公哪里的话,你我二人同为王爷效力,自当是一家人一样!”

        两人相视谈笑了一会儿,曹瑾这才回到了御书房。

        “诸王调查的如何了?”

        夏少羽忽然开口问道。

        这段时间,一直由曹瑾筛选着诸王的性格与能力。

        “回王爷的话。”曹瑾回想着搜集来的情报,因为算上夏枫,共有五位王爷。

        注:夏皇有六位皇子,大皇子夏瞬已经死了,夏枫是二皇子,也是现在的南陵王。

        “五位王爷之中,唯有晋平王最为符合您的要求。”

        晋平王夏鸣,其母妃因不遵守后宫规矩,被独孤皇后安规处置,最后活活打死。

        而那时的夏鸣年龄才不过四岁,在宫里没有了母妃的庇护,总是会让其他的皇兄们欺负,时间一长,也养成了懦弱的性格。

        至于他母妃的背景,也只不过是晋平郡城的一家豪族罢了,虽有一些铜臭,却也无法帮助夏鸣。

        而夏皇封夏鸣为晋平王,还把那里变成了他的封地,就是想着,他的母族能够善待他。

        “六王爷,晋平王...夏鸣么?”

        毕竟夏少羽小时候也是在宫中生活过的,很了解他的事迹。

        而夏少羽辅佐新皇登基,自然就想找一个好控制的。

        “此事等守丧九日过完,本王便会找众臣商议。

        最近多派些人手,密切观察南陵王与晋平王的,一举一动。

        本王可不希望在这紧要的关头,会发生一些不可控制的乱子。”

        如今西厂已立,曹瑾也招募与挑选了很多好手,可谓是正愁没有任务能做。

        “王爷放心,若有一丝差错,奴才愿意提头来见。”

        曹瑾躬着身子退出御书房。

        “王爷,您干嘛要重用一个太监啊?”

        朱小莲不是很理解,因为她很反感曹瑾,总感觉他怪怪的,浑身充满着一股阴狠的味道。

        “小莲啊,你说如果宫中没有曹瑾,而本王又去远征了,谁会来震慑百官?

        如果无人震慑百官,再发生类似何勇那样的事情,岂不是咱们自己愚蠢?”

        夏少羽看着呆若木鸡的朱小莲,很认真的道。

        “你要记着,别人不会因为你的善良,而对你保持敬意与畏惧之心。

        就好比曹瑾他虽然是个阉人,却也爱恨分明。

        对于自己麾下的人,没有太过刻薄之处,可对待敌人,能够变得心狠手辣!”

        自从成立西厂以后,夏少羽也在暗中注意着,曹瑾此人的一举一动。

        毕竟自己想要的是后方稳定,而不是自导祸乱。

        现在的西厂已经设了诏狱,有许多的太子党被抓入诏狱审问,听说是什么样的酷刑都有,没有人能够活着出来。

        这一点,与司罚府比较相似。

        只不过曹瑾虽然对待敌人的手段,属于是无招不用,可对待西厂的人,赏罚分明。

        再者,司罚府之四司,属于是各司其职,如果没有紧急情况,互不干扰。

        而西厂只属于他曹瑾一人指挥,权利相较广阔了一些,却没有处置皇室子弟的权力。

        可白子英拥有先皇御赐的斩龙剑,就算是夏少羽,他也依旧可以斩得!

        注“司罚府四司;贾统带-缉查司、秦统带-谍战司、季统带-拱卫司、刘猛刘统带-血衣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