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在线阅读 - 259【打麻将】

259【打麻将】

        瑶民之间虽有区别,甚至有可能语言都不通。但只要赵瀚纳了一个瑶女,就肯定能与所有瑶民拉近关系,至少多了一个拉近民族关系的纽带!

        明代广东全省,有瑶山857座,另有瑶村26个。

        这个数据,还未统计怀集县的43座瑶山,因为怀集县在明代属于广西。

        若欲巩固广东统治,瑶民必须安抚,联姻属于最快捷的手段。

        而且那些熟瑶,人家愿意编户齐民,那就应该给予正常待遇,不能呼来喝去随意歧视。

        熟瑶们的生产力可不低,不但掌握梯田技术,而且史载“以耕织为主”,尤其擅长织“瑶锦”。正德年间造反,甚至自制吕公车攻城,那玩意儿很多汉人工匠都造不出来。

        坐船南下,一路之上,赵瀚都在与瑶族使者们闲聊。

        然后他惊讶发现,广东居然还有瑶村,瑶村里面也有大地主。

        这些瑶村当然首先拿来开刀,除了保留风俗之外,已经汉化得差不多,甚至大部分瑶民都会说广东话。直接打地主分田,然后建立学校,立即就能收获底层瑶民之心!

        “阿哥,”盘买尾建议道,“今后的瑶官,莫要再让武将来当,也不要让花钱买官的人来当。他们都坏得很,瑶民每次造反,都是这些坏官逼的。”

        赵瀚笑道:“我都晓得。”

        瑶官属于俗称,隶属于州衙、县衙,官职多为知事、主簿之类。他们没有别的权力,专职统治瑶民。

        主要来源有三种:

        第一,依附官府的个别瑶人。

        第二,招抚或平定过瑶乱的汉人。

        第三,花钱买官的本地汉人。

        无论哪一种,一旦做了瑶官,都会疯狂盘剥瑶族百姓。

        这个现象,其他少数民族也存在,他们长期处于受压迫的地位。

        赵瀚仔细思考之后,决定任命“天长公”为瑶长。

        实力强的瑶长,类似于镇长;实力弱的瑶长,类似于村长。

        同时,在州衙和县衙,专设“亲瑶官”。等学校建立之后,一切走上正轨,优先提拔瑶区学校的老师为亲瑶官。

        在赣南下船之后,赵瀚翻过梅岭,来到粤北的南雄府,陈茂生早已等候多时。

        继续坐船南下。

        船舱之中,赵瀚跟陈茂生讨论一番瑶族问题,随后又论及数量众多的客家人。

        陈茂生说道:“客家人笃信风水,但凡殷实之家,若是找不到风水宝地,宁愿停柩不葬。另外,还有卖坟盗葬、争山争龙、屡次迁葬等现象。前段时间,刘柱带三千人攻打兴宁,兴宁守军也只三千,一场大仗六千人而已。当时,兴宁的客家人也在打仗,为了争一座坟地,双方总共出动五千多人。”

        赵瀚听了哭笑不得。

        两场战斗,同时进行,都是六千人左右的规模。一场战斗是争夺县城,一场战斗是争夺坟地。

        陈茂生又说:“不只是广东,客家人还把风水陋习,带去了江西那边,把江西本地人都带坏了。赣州府学,教的是圣贤书,百年之中搬迁三次,全都是出于风水考虑。只要赣州多年不出进士,当地士绅就串联着搬迁府学地址。”

        赵瀚问道:“你认为该如何打击这种陋俗?”

        陈茂生说道:“一要立法,二要教化。”

        包括陈茂生在内,许多外地人都无法理解,赣南、闽西、粤东北的百姓,为何要停柩不葬、多次迁葬。

        有些人的父母死了,找不到风水宝地,能把棺材放置十年之久。还有些人,遇到更好的坟地,就把父母挖出来重葬,重葬五六次的都有。这些做法,严重违反传统道德观念,因为普遍都觉得该“入土为安”。

        “卖坟盗葬”就更恶心,把别家坟里的尸骨挖出来,将自己亲人的尸骨悄悄葬进去,如此就能占据这块风水宝地,传闻还能夺走原坟主家族的气运。

        赵瀚把《大同乡约》递过去:“你自己加几条,专为不葬、迁葬增添条目。”

        陈茂生翻阅几页,顿时笑道:“这个东西很好。”

        赵瀚又说:“还要整顿佛道,打击风水术士。所有风水术士,限期到官府登记领牌。给他们三个月时间,无牌而观风水获利者,直接抓去山中挖矿!发给牒牌之时,告诫风水师,不准撺掇百姓迁葬,不准撺掇百姓不葬。但有违反,直接抓去山中挖矿!咱们治下,现在到处是矿山,有多少矿工都能塞进去!”

        “若是风水师劝阻,大户却要执意不葬、迁葬呢?”陈茂生问道。

        赵瀚回答:“风水师可以告发,若不告发,抓到了一样挖矿。”又说,“还有,从今年开始,若有不葬、迁葬者,子孙不得为官,做官者立即罢免。因特殊情况,确实需要迁葬者,必须到官府申请报备。”

        “不得做官,这个一刀致命啊,”陈茂生说道,“可以再加一条,若有违反者,不得从事任何专营贸易。”

        盐、铁、茶、矾、粮……这些都属于专营商品,必须获得官府颁发的执照,而且赵瀚规定,专营执照每十年重新更换一次。

        矾有明矾、胆矾、绿矾、黄矾、白矾等诸多种类,运用于腌制、烹饪、化妆品、洗涤用品、药材、造纸、制墨、染色、焰火、冶炼、军事等各种领域。

        因此,从宋代开始,矾就属于专营商品。

        赵瀚即将颁布的《专利法》,会印出来送出许多给造矾场,鼓励工匠改进造矾工艺。这玩意儿属于化工,希望能够因此出现化学人才。

        另外,对于矾的应用,宋应星翻阅古籍,还整出一个新玩意儿,堪称内河水战之利器。

        用胶矾纸包裹火药,制作水中炸药包,炸药包里掺杂石灰、辣椒面等物。外层以硫磺掺杂生石灰,生石灰遇水放热引燃硫磺,硫磺再引燃炸药包。船上抛石机,将此物抛至水面,就能遇水爆炸,而且会炸得跳起来,导致战场到处飘荡石灰和辣椒面。

        一旦占据上风口,就能把敌人搞得欲仙欲死。

        其中,胶矾纸非常重要,保证火药不被水浸湿。

        宋金采石矶之战,南宋就用了这玩意儿,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陈茂生又说道:“闽西、赣南、粤东北,客家人主要聚居于此。三地皆土地贫瘠,赣南客家发展时日较短,闽西、粤东北则商贾非常兴盛。在这些地方,分田其实很好进行,他们本就不靠种地过日子,就是让他们强行分家很难。”

        赵瀚说道:“便像许多大族一样,分家之后,不必分开居住,只要户籍分家就可以了,房产可以视为公有。客家围楼,怎么可能只住一家?”

        “这些措施,足够安定客家人。”陈茂生笑道。

        赵瀚出得船舱,眺望浈水两岸景色,联想到西征、南进的顺利,有感而发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咱们是天地皆同力,崇祯又是否算得上英雄?”

        跟随赵瀚南下的胡梦泰,忍不住叹息道:“北京那位陛下,恐怕只能算苦主。”

        张秉文说道:“若是皇帝不刚愎自用、猜忌反复,以其勤政节俭之努力,也能称得上‘运去英雄不自由’。”

        突然,赵瀚问胡梦泰:“听说你带了麻将?”

        胡梦泰表情尴尬道:“偶尔手痒,并未邀人赌博,只在船上随便打打。”

        “我又没责备你,”赵瀚搓手道,“一路行船,苦闷得很,我也好些年没打麻将了,今天大家一起耍耍。”

        把陈茂生、张秉文也叫上,四人围坐在一起打牌。

        麻将牌背面是竹制的,牌面由牛角雕刻,图案还涂了两种颜色,看起来非常精致的样子。

        这许多年过去,麻将已经传播到半个江西,浙西和闽西也比较流行,其余地方通过商贾也开始风行。因为是从铅山传出,又被称为“铅山牌戏”,估计再过几十年就能传播到全国。

        “四人打牌,不算聚赌,今日小赌怡情。”赵瀚笑道。

        “可也!”张秉文已经被胡梦泰教会了打牌。

        这两位秘书都家境殷实,反而赵瀚、陈茂生是穷逼,全靠那点死工资过日子。

        陈茂生特别穷,他拿着筹码说:“一个筹码一文钱,再多我玩不起。”

        “好,一文就一文。”赵瀚笑道。

        张秉文、胡梦泰对视一眼,俱都唏嘘不已。

        若是夺取天下,赵瀚算皇帝,陈茂生就是礼部尚书。可这两位打牌,赌资竟然以“文”来计算,古今造反之人谁能如此清廉俭朴?

        而那些西北流寇,当年攻占凤阳时,张献忠还跟李自成两人,却因为抢太监和礼乐用品闹翻。

        两相对比之下,就知道赵瀚是能坐天下的。

        “碰!八索。”

        “莫急,我胡了!哈哈哈哈!”

        甲板传来阵阵欢笑,船队朝着韶州府驶去,那些瑶族使者都在后面一条船上。

        今日阴沉天气,不见太阳,闷热难当。

        赵瀚背心都汗湿了,却心情格外高兴,等着到广州收拾商贾,顺便亲自拉拢郑芝龙。

        至于八排瑶,数万起义军已经散去,各排各冲正在选美,他们要选出最漂亮的莎腰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