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在线阅读 - 256【铸币计划】

256【铸币计划】

        村长的工资,定为每月两斗米,也就是三十多斤,够一个农村壮劳力吃饱。

        只能自己吃饱,无法养活家人。

        因为村长的时间,大部分是在自己种地。

        劝导纳粮、组织修路,这些活动,都处于农闲时节,本来就无事可做。

        至于调解纠纷,吃饭时间捧着个碗去了,一边扒饭就能一边把纠纷搞定。心大的还能让村民先打着,自己把饭吃完了再说。

        这种级别的工资,相当于每村多养一个老师。

        对了,乡村老师的工资,如今由各村的村民凑粮供养,主要是为了缓解财政压力。你可能质疑这不是义务教育,但新中国也是这么过来的,农民愿意养自己村的老师,并且对老师格外尊敬。

        即便如此,财政开销还是太大,因为今年要赈济湖广、广东受灾百姓,还要大量向兵祸严重的地区移民。

        “宝泉局已经建起来了,几种钱模都已做好,这个月就能开始铸钱。”

        费纯、宋应星二人,前来找到赵瀚议事,并且还拉着李邦华和黄顺甫。

        费纯说道:“财务司与政务司,对多铸哪种钱有争议。说实话,这个问题没法论,各有各的利弊而已。”

        “不能铸太多折十钱,否则百姓吃亏。”掌管政务司的黄顺甫说。

        费纯争执道:“就算不铸折十钱,也当多铸折五钱。否则的话,平钱、折二铸造出来,铸多少咱们就要亏多少!”

        李邦华建议说:“折十钱盘剥百姓太过,平钱、折二又必定亏损。依我看,全部铸造折五钱吧,并且宣布粮行一律不收折十。”

        “若是粮行宣布不收折十,民间谁还会用?老百姓手里的折十钱,不就砸在手里了?”黄顺甫关注的是民生。

        费纯生气道:“我们若是收,崇祯就一直铸,凭啥要惯着崇祯?”

        财政和民政两位主官,就在赵瀚面前吵起来,而且各自说得都有道理。

        根源是大明朝廷财政窘迫,于是印钱越来越离谱,分为平钱、折二、折五、折十四种。不但铜钱的面额越铸越大,而且质量也越来越烂,导致铜钱的购买力疯狂下降。

        再加上白银通货紧缩,如今铜银兑换比例,在个别地方非常离谱,一两银子甚至可以换四千文铜钱!

        赵瀚的宝泉铸币局,若是敢大量铸造平钱和折二,肯定是铸多少就亏多少。质量越好,币值越小,商贾就越喜欢,肯定在市面上扫货,把好钱都储藏起来,然后让崇祯烂钱在市面流通。

        这就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

        而且无解,因为崇祯烂钱的流通量太大了。第一,赵瀚铸币量太小,无法扛住崇祯通宝;第二,不能直接禁止崇祯通宝流通,否则赵瀚的地盘会陷入经济混乱。

        等这些人都争论完毕,赵瀚拍板道:“宝泉局铸钱,我给三个要求。第一,大量铸造折五钱,少量铸造折二钱,钱币质量与崇祯四年的南京相当;第二,现在的钱模先用着,立即着手制造新模,还是叫崇祯通宝,但要加上天下大同四个字;第三,新钱问世之后,粮行立即拒收崇祯折十钱。”

        崇祯四年的南京铜钱,质量比同期的北京钱更烂,但又比之后的好得多,算是一种币值中等的铜钱。

        至于依旧铸造崇祯通宝,主要是方便在外省流通。

        加上“天下大同”四个字,并不妨碍铜钱使用。

        崇祯末期还有一种铜钱,质量非常烂,铸着奔马图形,俗称“跑马崇祯”。这是一种私钱,有人认为是李自成铸造的,闯王嘛,骑马很正常。一马入门即为闯,马儿闯入紫禁城,灭天下者李自成也。

        黄顺甫提醒一句:“总镇,粮行若是拒收折十钱,恐怕江西民间的折十钱,要六千到八千文才能换一两银子。”

        “就算如此,也要拒收,”费纯立即怼回去,“长痛不如短痛,总不能一直让崇祯铸钱来吸咱们的血。这也是在吸江西百姓的血,若再任其流通,崇祯怕能铸出当百文的大钱!”

        赵瀚制止道:“好了,莫要再说,便如此定下来了。至于手中有折十钱的百姓,他们只能自认倒霉,咱们也爱莫能助。”

        真没办法,赵瀚不可能回收的。

        一旦赵瀚回收,商贾有利可图,他们会故意去南京买折十钱,然后整船整船运过来找粮行兑换。

        赵瀚既然拍板,众人再无异议,立即各自办事去了。

        宋应星被赵瀚留下。

        赵瀚问道:“费如饴怎样?”

        “颇有才华,就是风评不佳。”宋应星回答说。

        费如饴在含珠书院时,就已经在研究《梦溪笔谈》,又去苏州跟工匠学奇淫巧技。

        不过这货的路线跑偏了,他的主攻方向是布料染色,研究如何低成本染出色彩鲜艳的布匹。同时喜欢自己设计衣服款式,喜欢自己设计首饰和帽子,跟他“服妖”的称号完美契合。

        去年底,费如饴跑来找赵瀚,在了解一番近况之后,被赵瀚扔给宋应星做助手。

        赵瀚说道:“工务司的事务,一直是田有年代理,我决定把他提拔为掌司。”

        “总镇不必问我,我是不会介意的。”宋应星笑道。他现在过得很充实,整天带着工匠搞研发,甚至兵器所的日常事务都交给心腹管理。

        宋应星不计较,赵瀚却必须安抚:“你也依旧是掌司,但主管事务不同。此为特例,今后不会再有。”

        宋应星拱手道:“多谢总镇挂怀。”

        “你看看这个。”赵瀚抛过去一枚银元。

        这是一枚西班牙八里尔银币,字面一侧为“8”,字面另一侧为“p”,连起来其实就是“8比索”。

        这种银币,在浙江、福建、广东大量存在。商贾尤其喜欢使用,因为有固定面额,交易时不必再给银子称重。

        大明朝廷为什么不铸造银币?

        因为朱元璋有规定,金银不得用于铸钱!

        银锭不是钱,至少法律层面不是。

        偏偏张居正改革之后,大明征收赋税,只收银子,不收铜钱。

        宋应星问道:“总镇欲铸银币?”

        “有这个打算。”赵瀚点头说。

        宋应星把玩着西班牙银币,评价道:“此钱品相低劣,咱们若是铸造银币,应当做得更精美一些。”

        西班牙银元,品相确实低劣,千万不要代入清末那种。

        此时的西班牙银元,含银量非常高,杂质填充非常少。这是为了铸造方便,银子越纯就越软,很垃圾的机器都能完成压制。

        但压出来的银币,不能保证是完美的圆形,甚至还有没压平的各种缝隙和裂口。

        再经过长时间的使用,质地柔软的银币,就被碰撞得更不成样子。

        宋应星手里这枚银币,已经变成不规则椭圆形。

        赵瀚对宋应星说:“这种银币,并非铸造而成,而是用机械压制而成。我希望能做出一种机器,锤压出更硬的银币。”

        宋应星道:“想要银子变硬,就得添加许多杂质,老百姓会认吗?”

        “会认的,”赵瀚说道,“在银币中添加杂质,其好处有三。第一,让银币更精美,使用久了也不易变形;第二,能靠着铸币,获得更多收入,赚的就是杂质差价;第三,防止百姓刮去银边,你手中那枚银币,外面那一圈都被刮没了。”

        永远别小看百姓对钱的热爱,别说银元刮边,铜钱他们都刮。

        嘉靖通宝有几款质量上乘,经常被刮去铜钱边缘。主要是非法商贾刮的,刮下来之后,把铜熔了拿去干其他事。

        在银币当中添加更多杂质,可以有效防止银币刮损:一是质地变硬不好刮。二是杂质太多,刮下来还得重炼。大大降低非法利润。

        宋应星点头道:“我回去便组织人手研制压币机。”

        赵瀚说道:“江西水网纵横,最好能做出水力压币机。今后不止压制银币,我还想压制铜币。大明铜钱太混乱了,至少得占了半壁江山,才能着手改革币值,到时候压币机有大用处。我要用铜币逐步代替铜钱!”

        宋应星感觉意义重大,顿时站起来拱手:“一定竭尽全力。”

        赵瀚一声叹息,心里盼着早点拿下广东。

        广东带来的意义,不仅可以插手海贸,而且可以缓解银荒。

        从明中期开始,白银大量流入中国。

        究竟有没有通货膨胀,这个事情很难说,因为那时的大明经济也在高速发展,物价上升是肯定的。特别是江南诸府,社会经济不断增涨,物价不涨反而有问题。

        这些白银,很多都流进富商的地窖,也促进了江南诸府的工商业升级。

        而张居正改革之后,白银非但没有通货膨胀,反而在全国各地出现缺口,因为官府收税只收银子了。

        到了明末,西班牙帝国衰落,白银流入减少,如今普遍银荒。

        一方面白银稀缺,一方面铜钱滥造,导致白银与铜钱的兑换比例越来越离谱。

        后世有人统计,仅崇祯四年,从菲律宾输入澳门的白银,就高达1400万两。且不论数据真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澳门是大明最主要的白银输入地。

        只要占据广州,赵瀚治下的银荒就能缓解,崇祯滥发铜钱的影响也能稍微抵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