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在线阅读 - 254【被抹黑的大同军】

254【被抹黑的大同军】

        费如鹤看着地上的尸体,心情有些复杂。

        在龙川县堵他两个月的沈犹龙,非常干脆利落的自杀了。倒是副总兵施王政,溃败之后逃得飞快,遁入山林中难以搜捕。

        “再到处找找,一支火铳也别漏了!”

        费如鹤回去打扫战场,看着那些火铳两眼放光。

        都是佛山造的好铳啊,沈犹龙自己掏银子订购,可不是朝廷下发的糊弄玩意儿。

        沈犹龙的主力覆灭,粤东就没啥悬念了。

        费如鹤回到河源县城外,把沈犹龙的尸体,往城门口那么一扔,吓得守将当晚就带着家丁逃跑。

        惠州府,一州十县。

        潮州府,十一县。

        这二十二座城池,除了惠州府城尚在抵抗,其余全部等着费如鹤去占领。知府、知州、知县、守军,能跑的全跑了,地方官甚至无法招募乡勇守城。

        因为广东连续两年大灾,又遭了三年兵祸,就连士绅豪族都不愿再打仗。

        费如鹤两个月不开张,一开张就是整个粤东。

        特别是潮州府,费如鹤都懒得去占,不但耗费时间,还得分兵驻守,而且没有那么多官吏派遣。这货直接带兵至惠州,把府城包围的严严实实。

        ……

        广州府,南海县。

        诸多商贾齐聚一堂,有关家、黄家、邓家、冯家、谢家……没有李家!

        除了李家之外,众人提前三刻钟到来。

        “准备好了没?”关家伦问道。

        黄玄参说道:“佛山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晚上就动手。”

        “南海县城,我关家负责,”关家伦问道,“广州府城那边呢?”

        冯毓承说道:“几家联手,已陆续进城六百多人,加上城内的家奴,还有守城的乡勇,肯定足够拿下广州!”

        冯毓承的族弟叫冯毓舜,正是两广总督的幕僚。

        关键时候,顾不得族亲的死活。

        邓云虬端着茶碗说:“我邓家与谢家,保证拿下香山县。李家在香山县的走狗,这次跑不了的,一个都别想活命!”

        这些广东士绅豪族,想尽快恢复贸易,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他们还有共同的敌人:李家!

        如今的户部尚书,叫做李待问,广东佛山人。

        李家本来属于普通商贾,混在一群巨贾之间,可谓是毫不起眼。但在万历朝,李待问做了文选司郎中,李氏族人就迅速嚣张起来。

        其族弟李崇问,不但把铁器卖给洋人,还把广州大米卖到受灾的福建。

        当时,广州也有小灾,粮食本来就不够。李崇问为了谋取暴利,不顾广州百姓死活,强行收米通过海商运去福建。此举激起民变,广州市民杀死梁国伦等三人,这三人全部都是李崇问的走狗。

        此案是颜俊彦处理的,小官一个,大名鼎鼎。

        颜俊彦在广州做推官时,处理过大量走私者。可惜李家势力太强,他只能把李崇问抓起来杖责,同时上疏请求剥夺李崇问的功名(国子监生)。

        无奈之下,李崇问通过族兄李待问,把颜俊彦给升官到福建。

        结果,颜俊彦又在福建得罪熊文灿,被熊文灿派去招抚郑芝龙。此举不安好心,盼着郑芝龙把颜俊彦给砍了,结果颜俊彦招安成功。

        熊文灿顿时大喜,也不再嫉恨颜俊彦得罪过自己,立即把功劳安在自己身上向朝廷报功。

        颜俊彦调离广州之后,李崇问就无人能制,什么商品都要插手,这等于是犯了众怒。因为哪家走私哪样商品,那都是互相约定好的,李家完全不讲规矩。

        李崇问非但不讲规矩,而且还想自己定规矩,他勾结两广总督,几乎垄断了佛山镇的铁器出口。谁敢绕过李家卖铁器,朝中有李待问,广东则有总督,内外配合之下,直接定谋反大罪。

        铁器和粮食贸易,已被李家彻底操控,大量商贾只能依附于李氏。

        如今,还在谋划着控制瓷器、丝绸出口!

        众人左等右等,李崇问就是不出现,估计是不敢来赴约。

        “此人不来,擒贼先擒王之计已不可行。莫要再等了,佛山镇立即动手!”关家伦下令道。

        ……

        佛山。

        “老爷,不好了,镇上几家大族全杀来了!”家奴惊恐奔进屋里。

        李崇问提着一支火铳,面色狰狞道:“嚷什么?来多少杀多少!”

        李家大宅之中,竟有两百火铳兵,还有数百持刀护院,甚至打造了十多副铠甲。这货感觉事情不对劲,把私人武装全部集结在家,平时都是散在各地的。

        而攻打李家的势力,同样有火铳兵存在,甚至还拉来六门佛郎机炮。

        这奇怪吗?

        并不奇怪,因为佛山是岭南冶铁中心,更是南方的火器铸造基地,两广总督的火铳都得来佛山购买。

        “砰砰砰!”

        枪声乱响,杀声四起。

        “轰轰轰!”

        六门佛郎机炮,对着李家院墙一阵狂轰。

        这些进攻方,大部分都是依附李家的商贾,早就盼着脱离李家的那一天。只可惜,李待问的官位越来越高,如今更是做了户部尚书,他们只能依靠赵瀚来翻盘。

        赵瀚不派兵打广东,这些人就不敢反抗李家!

        他们一旦反抗李家,就彻底得罪户部尚书,今后只能忠心拥护赵瀚。

        一顿炮轰,院墙终于垮塌。

        “杀!”

        不仅有各族的武装,还有许多打行混混,手持五花八门的武器往里冲。

        “轰!”

        跑最前面的二十几人,冲进院中直接被炸飞,李家使用了桶装万人敌。

        “快跑啊!”

        打行混混们惊恐溃逃。

        邓姓商贾吼道:“攻占李家宅院者,赏银百两!攻占李家宅院者,赏银百两!”

        连续大喊几声,迅速阻止崩溃局面,打行混混们麻着胆子回去。

        双方的火铳兵,并没有列阵射击,估计是未经训练过。都站在障碍物后面,通过院墙缺口,瞄准对方胡乱放冷枪。

        噼里啪啦打了半个小时,别说打死人,被枪打伤的都没有。

        白热闹一场。

        “杀呀!”

        李家宅院的另一个方向,谢氏商贾带着百姓翻墙杀入。

        这些百姓,都是从海边招募的。既是农民,又是渔民,真正的职业是“走私接济者”。

        大明的走私贸易,整体环节如下:内陆制造商——内陆运货商——沿海收货商——沿海渔民——各国海商海盗。

        广东的走私中心是香山县(中山和澳门),沿海渔民通过渔船,将货物从广州转运去香山。可以说,广州、南海、香山的渔民,已经把走私视为职业,取缔走私他们就失去经济来源。

        赵瀚若是占据此地,必须解决渔民的生计问题,否则直接打击走私的话,这些沿海渔民全都要造反。

        明清两朝,在海禁严厉的时候,为何规定海边不准住人?因为海边百姓全是走私者!

        “砰砰砰!”

        又是一阵乱枪响起,几个百姓被当场打死。

        慌乱之下,翻墙入院的百姓,吓得纷纷逃窜。谢氏商贾带着家奴大喊:“杀死一个李家人,赏银一两!”

        这些百姓虽然害怕,但重赏之下,还是绕着花园跑。

        他们不敢面对火铳,却敢杀入居住区,对里边的老弱妇孺下手。

        一时间,李家内院惨叫声四起。

        许多手持火铳的家奴都慌了,他们也有家人在,一个个都冲过去帮忙。

        “杀!”

        另一处院墙,又有人翻进来,瞬间抵定战局。

        足足杀到大半夜,一个活物都不放走,包括李家的丫鬟婆子。

        这些商贾,已经忍了李家十多年!

        与此同时,还有商贾带人,抢夺李家的各处产业。

        还带着家奴、打行(混混)、接济(走私渔民)、拐棍(贩卖人口者),开始从城里攻打广州、香山、南海。

        这些鱼龙混杂的“起义者”,占领城池之后,立即烧杀抢掠,只有参与起事的大户不受影响。

        沿海地区,不仅混混和走私者多,还专门形成“拐棍”这种行当。

        大部分时候,他们属于出海中介,借钱给贫民坐船出海。这些贫民去了南洋,靠打工赚钱还债。也有一些拐棍,直接绑架拐卖人口,把妇女、青壮卖去南洋,或者卖给澳门的红毛鬼。

        一天之内,广州府城、南海县城、香山县城,全部变天,城楼上插着大同军旗。

        由于那些家伙抢得太狠,甚至还侮辱妇女,遭受苦难的城中百姓,看向大同军旗的眼神都带着怨恨!

        三城百姓,不晓得什么天下大同,只知道坏人跟赵瀚是一伙的。

        三城商贾,则派遣信使,前去北方请张铁牛速至。

        驻守英德的总兵陆谦,听闻广州三城已失,吓得连夜往粤西地区跑,否则他又要被包饺子了。

        同时,惠州府城的守军,也杀了将领直接投降。

        费如鹤不费吹灰之力占领广州,然后脸黑得跟锅底一样。这里的百姓,把大同官兵当成入侵者,甚至有秀才编童谣,唱什么赵天王是吃人魔王。

        “兵院,乱贴揭帖的秀才抓到了!”

        “带进来!”

        一个秀才被押到费如鹤面前,他是因为贴大字报被抓的。

        费如鹤问道:“为何揭帖造谣?”

        “呸!”

        秀才往费如鹤脸上吐口水:“尔等烧杀淫掠,迟早有一天遭天谴!”

        (下午那种错漏多,老王脑子写晕了,还没修改就上传,已经重新改过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