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巅峰玩家在线阅读 - 1414 把聊天当作修行

1414 把聊天当作修行

        或许有人会说,黯殇邪鼠和鳄鱼煎饺两人又没带很多人进去,能玩出什么幺蛾子。

        这就太天真了,云枭寒随便想想就能想出几套坑人的法子。

        他们可以卡着参战报名结束的时间,把科西嘉子爵领的玩家踢掉,临时把别人加进去,赚这些临时加入的玩家的钱。

        这时木已成舟,云枭寒能怎么办?报名结束了,名单上交系统,退出就会白白浪费一次战役机会,只能摸着鼻子认了。

        他们还可以与其他公会联系,反客为主,甚至蓄意破坏本次战役,比如在战役中不联系内应家族。

        别觉得不可能,有些人就是愿意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比如前面那几个想和云枭寒合作,却被他拒绝的公会,如果公会里有土豪,就纯想搞破坏,土豪即便没有足够的游戏币,但仍可以用华夏币去收买黯殇邪鼠和鳄鱼煎饺两人。

        云枭寒一旦压价的压的过狠,这些破坏者为收买所付出的代价也随之降低,比如云枭寒只出200金买进度,五倍于云枭寒的收买费用也不过1000金,换成华夏币真没多少,黯殇邪鼠和鳄鱼煎饺两人很难不动心,就算战役输了也可以接受。

        还有更恶心人的,黯殇邪鼠和鳄鱼煎饺两人如果要把事做绝,甚至可以去联系北国方目前拿到最高战役综合总评的那个公会,为了保住历史演变,他们愿意付出的代价更高。

        黯殇邪鼠和鳄鱼煎饺两人勾结敌对阵营,的确会被人戳脊梁骨,但只要北国方愿意开出一个天价,又怎么能保证他们坚持原则。特别是在他们觉得云枭寒一味压价,对他们毫无尊重的情况下,坑云枭寒一把,再狠捞一笔?    就显得很顺理成章了。

        这也是为什么云枭寒不敢把那四个人留到最后?    参与竞价的原因所在,给他们知道云枭寒要抢历史演变?    里面万一有个恶心人的?    把这消息往论坛一露,事情就要横生许多波折。

        因此云枭寒不会去疯狂压价?    得让别人的利益也得到一定程度上满足,这样才能安心和云枭寒合作?    而且给出的利益基数大了?    他人想要收买,付出的代价也得随之增加,就不是轻易可以拿出来的了,受买方也得考虑考虑?    划不划得来。

        相比之下?    那些贪心的人就不够靠谱,即便云枭寒在利益上做出了一定让步,他们仍不会满足,还想赚更多,就有可能为了利益主动勾连其他公会或组织?    又或者很容易的被他人收买。

        所以别看只是一次简简单单的购买进度,但云枭寒的每一步都饱含深意?    真正做到了有的放矢。

        在“死也咬你”自行编写的语言逻辑学理论中对此有一段总结:

        “有的人聊天就是单纯的聊天,侃到哪是哪?    不是在抬杠,就是在和人抬杠的路上?    而有的人?    他在说之前都明确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说这话有什么作用,有什么深远影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他们在开始一段谈话前会写谈话稿,谈话后会句斟字酌的对谈话稿进行总结后修改。

        当一个人,把每一次谈话都当成一场战争来准备,他的话术和心理把握能力又怎么会得不到提高。

        交流也是一门学问,还是一门至关重要,与生活密切相关的学问,把聊天当做一种修行的确会很累,但人和人的差距,不就是从这些细节上慢慢拉开的么。”

        话说回来,云枭寒虽然套路一套接一套的,但却并没有晃点黯殇邪鼠和鳄鱼煎饺两人的意思,他是真心想把两个人的进度都买下来。

        他嘴上虽然说没有把握拿下历史演变,但实际上在学了【空间法弹】后,他就有较大把握拿下“伊维因·格因”了,只是为了求稳,才故意拖到62级,融合完技能再去打战役。

        因此大概率是两天连着打两次战役,而仅仅隔了一天,也不会刷出多个【斯特拉斯堡夺回战】的战役进度,完成度大幅提高的可能也是微乎其微,那就没什么必要再像今天这样再折腾一遍了,一次搞定两个战役进度就好,省时间不说,关键是省心。

        云枭寒又不是死也咬你那老阴比,玩心理套路都成本能了,他这么来一回很累的好不好,一边谈还得拼命回忆死也咬你的教导,说话前还得在心里打好腹稿,不然他今天干嘛总要给别人考虑的时间,还不是他自己也在想该怎么说最好。

        他现在是越来越后悔当初没认真跟着师傅学了,之前那些网游规模小,影响力低,以他的超强游戏能力也用不上师傅教的那些东西,《抉择》就完全不同了,他以前玩的那些网游加起来和《抉择》比都差远了,他现在是游戏第一人,还身处高位,领地里就六千多名玩家,说实话,有时候他真觉得有力不从心。

        练级、打BOSS、PK、战争,这些他都不觉得累,甚至觉得乐在其中,但管理和与人勾心斗角,那是真的心累,但这些事还非做不可,换了别人还远不如自己呢。

        云枭寒好歹还有理论支持,别人就是凭经验,凭感觉去做。唉,真想把师傅拉进来帮自己,就算不能长玩,帮着培训培训管理人员也好啊。

        不过云枭寒也知道这不太可能,想把死也咬你拉进来帮忙又何止是自己,玄霄生寂和凤凰玲珑等师兄妹肯定也想拉人,要能拉进来早拉进来了。

        而且云枭寒最近给死也咬你发了几次信息,他都没回,也不知道出了啥状况。

        收回思绪,云枭寒继续与二人的谈判。

        “既然你俩一直谈不出结果,那还是由我来决定吧,你们看行不行。”

        “行。”

        “也只能这样了。”

        “好,我决定先买黯殇邪鼠的进度,后买鳄鱼煎饺的进度,原因很简单,你们应该也能想明白,所以我就开诚布公的说了,黯殇邪鼠要带三个朋友,鳄鱼煎饺只有自己,而第三次是最有机会拿下历史演变,这种好事我作为领主和会长,还是想尽可能便宜自己人,这点私心希望你们能理解。”

        “能理解。”

        “理解。”

        PS:马上要12月啦,例行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