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在线阅读 - 三零二章 谈判(求订阅)

三零二章 谈判(求订阅)

        南王庭,割鹿洲边境,邺州。

        拓跋诺敏的帅府就设在这里,破秦城建成之后她就退居一线,在这里遥遥指挥着前线五大王的大军。

        这天傍晚,她收到了皇帝拓跋英雄的来信。

        景烛楼撤走了........

        拓跋诺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于是连夜派人将叶传庭召来。

        信上内容的语气很客气,给拓跋诺敏提供了三个选择,至于如何决断,由她自己拿主意。

        其一:尽快筹措粮饷率大军北上守卫长城,并大肆招揽南王庭五洲地界的修士武者前往戍边。

        其二:半年之内接管北疆,领大军继续南下,清理出一条大夏南迁之路。

        其三:设法与大乾结盟,让大乾皇帝同意北夏军民入境,具体事宜可由书院的一众山主入大乾谈判。

        看似给了她三个选择,实际上拓跋诺敏看的出,自己的弟弟倾向于第三种。

        妖族大军即将压境,这个时候自己再和北疆死磕,只能是加速损耗,至于北上戍边,不切实际。

        一来粮草供应难继,二来大夏在长城的驻军已经足够多了,自己这边去了挤都挤不下。

        “多年心血付之一炬,徒增奈何,唉.......”

        拓跋诺敏无力的将信笺放在一边,黯然托腮。

        叶传庭走过来拿起信封一阅,淡淡道: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本来我们的判断,景烛楼怎么也会熬足百年之期,这样一来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谁知道他们说走就走,此乃天灾。”

        拓跋诺敏闭目道:

        “几天时间便有三国陷落,鹅晴国的灵龟岛主连自家的国祚都不管不顾,带人南迁了,不出意外的话,未来边境上会有大量难民压境,这边关,开还是不开?”

        “开的话,这么多张嘴,我们如何养得起?一旦在境内引起骚乱,我们还要分兵镇压这些难民。”

        “不开的话,任由这么多人死于妖族之手,太平洲诸国必然戳我拓跋氏的脊梁骨,介时书院势力只怕也会跟我们翻脸,唉.......太突然了,再给我二十年,也许我才能将一切都安排好。”

        说着,拓跋诺敏无奈笑道:“夫子也已仙逝,他老人家若在,还能给我出出主意,现在我该如何是好?”

        叶传庭一脸镇定的在下方坐下,沉思半晌后道:

        “圣上信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还是希望你与北疆修好的,可是想要完成这件事,秦广必须死,不然他是绝对不会同意对我们开放边境的。”

        拓跋诺敏自嘲道:“秦广死?只怕我死了他都不会死,连个苏御都收拾不了,怎么收拾秦广?”

        叶传庭道:“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拓跋诺敏愣道。

        叶传庭道:“你写信给北疆,约秦广单独出城谈判,此人极为自负,绝对会孤身前来,咱们这边也要显示诚意,由我陪你前往接洽,介时我自有办法与他玉石俱焚。”

        “老师不可!”拓跋诺敏大惊道:“若失老师,我如断臂,此事莫要再提。”

        叶传庭笑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很多年前我曾亲自去过一趟山明国,亲眼见过妖族大军的可怕,据我判断,妖族一旦兵压大夏,我们倾举国之力,最多能守五年,

        所以我才与大秦王朝韩太师约定,我们大夏负责打通大乾、南疆、大赵、大夏这条路线,大秦王朝则一路北上,打通南梁、新陈、大魏、大周这条路线,由此,大秦王朝主南方,我大夏主北,南北合力共抗妖族,这是唯一的一条路。

        此法若是行不通,太平洲一洲陆沉就在眼前。”

        拓跋诺敏皱眉道:“可惜事不如愿,谁能想到景烛楼撤的这么快?我们现在没有时间了。”

        “不是没有,而是要抓紧,任何时间都不能再浪费了,首先,你下一道手令交给司犁射,让他带人游说南王庭所有仙府宗门和江湖门派,让他们北上出关抗妖,替我们拖延时间,

        非常之时必要非常手段,谁敢不从,举宗屠杀,北王庭那边,想来圣上早已准备了。”

        拓跋诺敏道:“即使如此,我也不能让老师涉险,也许我们还有其它办法对付秦广。”

        叶传庭笑道:“没有了,整个大夏可与秦广抗衡者,不超过五人,其中唯有慕容惊鸿和我,有出手的可能,其他三人不提也罢,慕容惜命不肯与秦广绝死,也就只有我了。”

        拓跋诺敏还要劝阻,却被叶传庭抬手打断:“大事在前,莫要心软,收起你这点仁义,用在百姓身上吧。”

        拓跋诺敏低垂下头。

        .......

        七天后,北疆长城外。

        二十万北夏大军压境,屯兵于十里之外。

        百名北夏军卒在北疆军士视线可及的一块空地上,搭起了一座临时的大帐,

        大帐搭好之后,插上白旗,士兵撤走。

        接着,大夏军阵当中有两骑出列,朝着大帐驰骋而来。

        其中女子身披大红凤披,长发以金冠束起,英姿飒爽。

        身旁修士脸色凝重,不怒自威,一身洁白色法袍荧光流转,

        城墙上,秦广嘴角微翘,拍了拍身旁苏御的肩膀,

        “与我同去。”

        “好!”

        苏御是前天收到秦广的消息,返回的雄镇关,这才知道,竟然是拓跋诺敏主动想要谈判。

        至于为何谈判,内容又是什么?秦广自己也不知道。

        但正如叶传庭所料,秦广绝对会赴约,

        虽然带上了苏御,但目的只是炫耀一下自己的孙女婿罢了,

        强者如云的屠苏小组,都没把我孙女婿怎么样,你拓跋诺敏见到苏御,脸色肯定不好看吧?

        想到这些,秦广心里一阵暗爽。

        谁说我老秦家后继无人?

        两人策马出城,前往大帐。

        一炷香后,拓跋诺敏和叶传庭面面相觑。

        不过她也算拿得起放得下,率先朝着苏御举杯道:

        “咱们又见面了,本宫为表歉意,自罚一杯。”

        不对劲,秦广顿时皱眉,女帝今天的姿态摆的很低啊?她到底想干什么?

        拓跋诺敏罚酒喝完,嫣然笑道:

        “本宫麾下司犁射回来之后,对苏兄赞不绝口,如此豪杰人物,本宫心向往之,今日有缘再次见面,本宫喜不自胜,苏兄如有怨怼,尽管开口,本宫当尽力弥补。”

        秦广越发觉得不对劲了,这怎么都学会道歉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苏御无所谓的笑了笑,

        事实上,立场不同才造就了对方和自己的敌对局面,但苏御眼下更关心的是妖族大军的南下,反而对北夏并没有多少恨意。

        当初在璐国,屠苏小组与自己一道除妖保护璐国百姓,当时苏御对大夏的印象,就已经改观很多。

        那顿散伙饭吃的也挺愉快的,好人坏人,还是要看立场的,如果抛开国与国的仇恨,像司犁射这样的人,其实还是值得交往的。

        他可以猜到,今天这场谈判,一定和妖族有关。

        “女帝如果真的觉得歉意的话,自罚三杯好了,”苏御笑道。

        拓跋诺敏一愣,眸子深深凝视着苏御,

        片刻后,只见她直接举起身旁酒坛,仰起脖子就饮。

        她的酒量很不错的,称句海量都不过分。

        当的一声放下坛子,拓跋诺敏擦了擦嘴,看向苏御笑道:

        “诺敏还是应该对苏兄道声谢谢,多谢你为我大夏带来几位儒家正统山神,此举造福一方百姓,苏兄以对手角度能这么做,让诺敏深感汗颜。”

        苏御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大家还是说正事吧?今日谈判是否与妖族南下有关?”

        拓跋诺敏点了点头,看向秦广道:“秦公可愿与本宫互换消息?”

        秦广点头道:“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