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深空彼岸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章?家里有仙矿

第三百五十章?家里有仙矿

        “叮叮当当!”

        王矿工正在辛勤地劳作,他已经连着挖八天了,勤勉而自律,没怎么停下来过,连凿带砸。

        “真坚硬,这是什么破石头?!”他精疲力竭,挖到有点怀疑人生,用的可是斩神旗啊,到现在却只挖进去几米深。

        陨石质地粗糙,如果是在现实世界中,他觉得自己一脚下去就能蹬爆一块遮天蔽日的巨大陨石。

        现在,他踹了两千五百二十三脚,自己的脚底板都疼的够呛,口干舌燥,头发冒烟,也没什么太大的效果。

        短暂尝试后,他就早已抖动斩神旗,迎风一晃,让它变大,抡动旗杆当成铁棍用,砸的这里火星四溅,当当作响。

        外层两米厚的石皮相对来说较为松脆,但里面的褐色石头比外界所谓的铜母、秘银混铸的合金板还要坚硬很多倍。

        “想当好一个资深矿工太难了。”王煊快没脾气了,从没有想过,好好的修行路走到中途,跑这里挖陨石矿来了。

        不过,挖到六米深,有雾丝溢出,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其浓郁度提升了一个等阶后,让他不禁深呼吸。

        他的元神得到恢复,以精神呼吸,疲累不堪的“身体”如同沙漠遇到甘霖,不断吸收生机,太舒服了。

        第十四天,资深矿工王煊,挖到十二米深,石头颜色略有变化,向淡紫色过渡,接近真实的超凡物质更多了。

        他仔细看,雾丝带上了淡淡的色彩,有一抹紫气洒落,等阶极高!

        “挖,家里面有矿,留着它过年吗?我倒要看一看,陨石内部深处到底有什么东西。”王煊不信邪,反正不用担心超物质耗尽,力量枯竭。

        铮!当!砰!锵!

        他像是打铁般,将旗杆插进石头缝隙中,连劈带踹,将它当成撬杠,一路开挖,动作越来越娴熟。

        他认真挖矿,劳累筋骨,将之视作一种修行。同时,他的确在研究各种拳经,一些精妙的身法等,在狭小的空间的中施展。

        他并指一搓就是斩道剑,剑光铮铮而鸣,他举手投足间便是羽化拳、真凰展翅等,将各种在外界失传的神技演绎的淋漓尽致。

        哧!

        这一天,王矿师挖进去二十六米深时,一股紫气从石头缝隙中飘了出来,能量浓郁的惊人。他深吸一口气,飘飘然,若离地而起,要羽化成仙。

        “快挖到地方了吗,滚滚紫气天上来,红的发紫,鸿运当头,好兆头啊!”他为自己鼓劲儿。

        将近一个月了,现在的他技艺精湛,已经正式晋升为王矿师,此刻他的动作熟练,效率直线飙升。

        顷刻间,他被浓郁的紫气淹没,一丝一缕都没有浪费,全部吸收了,同时他也在向旗面中补充。

        “现实世界中,修士每日清晨迎着初升的太阳,捕捉到的第一缕紫气蕴含着超凡物质……”

        他想到了书中的记载,超凡没有退潮时,伴着太阳出现的紫雾很珍贵,被认为是一种超品能量。

        他有理由相信,二十几米深的陨石肉质中出现的紫雾,全是那种物质,但要浓郁的太多了。

        “接近真实,我又找到了一种新奇的力量,可以大面积的采集!”王煊欣喜,矿师之路果然富足。

        王煊一扫疲累,精神抖擞,眼中神光暴涨,恨不得挖穿这块庞大无边的陨石,钻进真实之地的源头。

        “我挖,我再挖,继续深挖!”他干劲十足,明显感觉到,在这里以施展神技,动用拳经、剑谱等,真的等于在修行。

        每次力竭后,都有极高等阶的紫气补充进元神,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苦修。

        铮铮铮!

        剑光无数道,王矿师在没有耽搁工作的同时,也在进一步的重度苦修,全身都发出剑光,这是斩道剑后面的经文,他自身化成了剑轮。

        此刻,从他的精神体毛孔中,正在肆意的向外释放璀璨的剑气,全身上下,无处不可为仙剑。

        “居然在这里练成了!”

        他出神,在现实世界中,他以肉身演练时,将自己的血肉弄的血里呼啦,剑气刺破体表,多次伤了自身。

        在这里,他捋清了剑经的根本秘义,剑气在体内时,温柔如水,养练身体,而不是伤自己。

        只有外放时,一切才会发生改变,杀敌如凌厉的灭世之光,须有气吞万里、洞穿苍茫天宇的大威势。

        王煊盘坐,全力催动,霎时间,无量光绽放,四野全都是剑气,绚烂无比.

        他像是神佛睁开了眼睛,看起来神圣无匹,如坐莲台上,不动如山,但是杀劫已外放出,他宛若光轮,普照十方,结果全是剑气在横扫六合!

        “很好,妙不可言!”他心灵安宁,在……挖矿中修行,演绎各种无上经文,所获甚大。

        紫气天上来,随着他开凿,挖到了三十几米深的地方,浓郁的紫雾快化成霞光了,覆盖着他的躯体。

        “要挖到地方了吗?”他觉得,越来越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了,这紫雾很惊人,浓郁的化不开。

        现在,他有理由怀疑了,外太空血池中的神秘陨石,当年该不会是从这种地方坠落出去的吧?

        血池中的能量物质,同样接近真实,从域外虚无中坠落,如果能找到源头,列仙早就去挖掘了。

        它像是无根之石,诸仙似乎并未能沿着它留下的轨迹找到什么。

        “不过,那块陨石蕴含的能量属性,和我现在所得不太一样,那块很暴烈,而且招雷,有戾气。此地的紫气,相对宁静,宏大,深远,无边无沿。”

        两个月后,王矿师晋阶为王矿主。

        他觉得,家里有仙矿,干活真的不累,干劲十足,哪怕临时力竭,倒在了地上,但很快又会龙精虎猛,再次挖挖挖!

        “快了吧,我都挖进来九十米深了!”他满心喜悦,越发有冲劲。

        然而,这种错觉支撑着他挖到一百五十米时,他有点绷不住了,这他么的,是无底坑吗?还是没有到头。

        他明明感受到了那种热烈而又旺盛的波动,结果始终像是隔着一片石层,总是无法真正临近。

        而且,后面的石头有不好挖了,他的效率提升上来也没用了,经常遇到坚硬如太阳金的路段。

        “不行,我得跑路了,算一算时间,那个陨石坑又要喷涌接近真实的红色能量物质了。”

        他怕被红色云霞倒灌,将他给堵在这里,那就悲剧了。

        陨石坑,每隔几个月就倾泻一次,红霞如汪洋,从天上席卷下来,这也是黑暗的虚无之地偶尔会有红色大浪浩荡而过的原因所在。

        “我这个地方,地势较为特殊,而且远离那条通道,如果封堵住入口,这里能否成为宁静的港湾?”

        王煊不敢以身试险,只是割裂下一缕精神意识,留在这里,看一看结果如何。

        然后他就跑路了,躲到足够远的地方。数日后,身后如雷鸣,像是两片星云在对轰,恐怖的声音伴着无边的红霞,淹没了一切。

        漫长的等待,当一切宁静后,王煊回归,再次来到庞大无边、如同天穹压顶般的陨石下,找到自己的矿。

        “真的没有波及到?”他喜悦,这里残留的红色物质气息很弱,掘开堵在洞口的石头,他一路深入进去。

        “嗯,我的的这缕精神无恙,他还过的不错,天天被紫气滋养,更为坚韧了。”他将那道精神印记收了回来。

        “我的实力在精进!”他露出异色,这几个月他确实在苦修,有充足的高等神秘物质滋养疲累的躯体,道行在不断提升。

        就这样,王矿主又开挖了,以精神胜利法鼓舞自己,马上就要挖到尽头了。接下来的路,有时坚硬到让他抓狂,有时路段又很好推进,效率大幅提升。

        就这样他前后挖了一年多,开凿出去足有四百多米远。这一日,凭着一种直觉,他预感要挖到东西了。

        “哐当!”

        他挖空一块地方,紫雾如瀑布般倾泻,将他冲击的一个踉跄,险些坠落下去,如山洪决堤。

        “紫府之水天上来,大吉之兆!”王煊冲了进去,这是一片空旷的区域,像是隧道,又像是天然的矿坑。

        矿洞中积淀着大量的紫雾,浓郁到发光,如霞似电,洗礼他的全身上下。

        “好地方啊,下次我可以将一株天药栽种到这里,就将郑元天送我的那株连带着部分命土的大药移植过来吧!”

        王煊认为,真要运来命土,在这里栽下天药,那么连接陨石的路途必然极大的缩短,这是在占领与拓荒。

        甚至,他在猜测,接连种下两三株生机勃勃的大药后,是否会引发质变,导致缩地成寸、一步万里的现象发生。

        “家里有仙矿,栽天药!”他等待紫雾稍微散开后,开始探索,沿着陨石矿洞前行。

        “这……应该是天然的矿坑吧,毕竟是在庞大的陨石内部。”他一阵迟疑,不然的话,那就情况复杂了。

        王矿主拎着斩神旗严肃戒备起来,注意观察,他发现这古老而深邃的矿洞似乎是天然形成的,没有斧凿痕迹,没有法力轰炸的迹象,一切都是自然风貌。

        矿洞中,紫雾莹莹发光,神圣而祥和,并没有什么危险,他自语道:“现实世界中的晨曦紫气,该不会就是从这种地方渗出去的吧?”

        这里很安宁,王煊在找全新的超凡力量,他在蹚路,结果竟脚踏实地,走到这样一个地方,有些离奇。

        突然,紫霞点点,悦耳的轻笑声传来,惊的王矿主顿时握紧斩神旗,如临大敌,随时准备出手。

        太突兀了,陨石深处有人?!

        这就有些离谱,他挖了一年多的矿,究竟到了什么地方?

        “王矿主不会要被人抢走仙矿,重新变成王矿工吧?不行!”他睁开精神天眼,仔细凝视。

        没有见到什么人,矿洞中紫霞若花瓣,纷纷扬扬,非常的灿烂,又像是仙道光雨在淅沥沥的落下。

        “不会吧,难道我挖通了真实之地,即将走到源头?!”他震撼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真的要改天换地了。

        然而,笑声过后,便没有了动静,什么声音,什么身影,都没有出现。

        凭良心说,那笑声十分好听,像是一个年轻女子发出的,也就是最初有些突然吓了他一跳,后面便感觉神圣祥和了,没有让人不安和发毛的气息。

        凭着本能,他感觉这里不是大凶之地,反而越走越绚烂,紫光如同仙树在飘落叶片和花瓣,矿路都被照亮了。

        久搜无果,王煊收起精神天眼,结果,没过多久又出现异常,笑声传来,并且在前方的紫雾中有景物一闪而过。

        一片紫府,恢宏而壮阔的巨宫座落,它会移动,转瞬远去,在那里像是有个丽人凭栏而立,一笑倾城。

        王煊皱眉,但还是跟了下去,真要有什么事情,退走也晚了,与其如此,不如大胆一些闯过去。

        他快速奔跑,同时睁开天眼,尝试锁定紫府,锚定那道被仙雾和紫色光雨缭绕的出世身影。

        其实,王矿主心中有些没底,最为重要的是,自家的仙矿出现恢宏宫殿,以及一个女人,这里算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