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签到在亮剑开始在线阅读 - 第364章,单枪匹马救人(下)

第364章,单枪匹马救人(下)

        “哪里是我不要命,是这家伙胆大包天。”

        手中有枪,对方又只有一个人,刘胜奎自认为胜券在握。

        他絮絮叨叨的开始讲述自己的发现。

        “太君的身上竟然有新鲜的血迹,我刚才到他开来的摩托上看了,驾驶位上有着十分新鲜的血迹。

        试问,这是哪来的?“

        苟润地已经相信袁朗就是真正的日本人,并且都已经按照吩咐,准备把八路让人带走。

        此时听到质疑,他第一个不答应,帮袁朗开解道:“一定是别人的血,太君杀个把人算得了什么,那有什么稀奇的?”

        “倒是你小子,竟然敢质疑皇军,说,你究竟是藏着什么样的祸心?!”

        苟润地反而质问道。

        刘胜奎跳出来说些不着边际的猜测,就想颠覆他的判断,那也太小看他了,简直就是包藏祸心。

        “大哥,你到这时候了还帮一个骗子说话,是你执迷不悟。

        血迹要是能勉强解释,那我刚才通过电话得知,根本没有太君受命来带走八路,这又要怎么解释?”

        刘胜奎自知胜卷在握,又眼见哈巴狗主动的跳了坑,心里别提多得意了。

        一句话把两个人装了进去,就连苟润地吞他功劳的仇都报了。

        “这……?”

        苟润地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了两步,警惕的盯着袁朗。

        “你到底什么人?”

        他现在很希望,眼前的是真太君,但是刘胜奎摆出来的事实证据,由不得他不相信。

        “你觉得我是什么人呢?”袁朗淡然地反问道,又对满脸担心却不敢发出声音的汪霞,抱以自信的笑容。

        刘胜奎皱了一下眉头,他不明白袁朗死到临头了,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但想来这么多人这么多条枪,他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凭空飞走了。

        便得意洋洋的,发表着胜利者的宣言:“我承认你的演技很好,但你终究是棋差一招,落在了我的手里。

        放下武器投降吧,老实交代你知道的情况,我们会饶你性命的。”

        袁朗来得太急,没顾上切断电话线,他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警察所,也会有这样机灵的人。

        被枪指着他也浑不在意,而是用看死人的目光,盯着刘胜奎。

        “你就是刘胜奎,杀了那一家五口的刘胜奎?”

        “没错,那是我干的,谁让他们帮八路。”

        刘胜奎说完忽然想起来:“你就是那天,离开两人中的一个?!”

        袁朗手暗自摸到了腰间:“你倒是个聪明的,不妨猜猜自己会怎么死。”

        刘胜奎得到了袁朗的亲口确认,心里才算是真正的踏实了。

        之前的种种都是他的猜测,顶多有九成的概率。但凡他质疑的是个真正的日军,他绝对死定了。

        刘胜奎现在信心爆棚,用枪指着袁朗:“我肯定死不了,但你就未必了。”

        “把他抓起来!”

        一声命令,已经看清形势的伪警察,举枪的举枪,上前的上前,就要抓捕眼前假扮太君的袁朗。

        没有两手本事,怎么敢上梁山。

        要是没点本事,袁朗也不敢单枪匹马的来救人。

        既然被点破了,索性不虚与委蛇了,两把盒子炮以闪电的速度拔出来,左右开弓,啪啪啪啪……

        第一声枪响,刘胜奎手里的枪被打飞了,手指头都被打断了几根。

        第二声,三声枪响,眨眼间便将敢于拿枪指着他的敌人打死,他们都能看到自己的白花花的脑浆。

        一连五声枪响,死了四个人。

        “敢拿枪指着我的人,都死了。”

        袁朗冷声威胁道。

        他的枪法早已超脱了神枪手的水准,百米之内不必瞄准,指哪打哪,已经是神乎其神了。

        能制约他杀伤力的,只有手中的武器。

        两只短弹夹盒子炮,共二十发子弹,足够把院中的敌人杀上一遍了。

        一眨眼就死了四个,脑袋像个大西瓜一样被打爆,脑浆子都看到了。

        连战场都没怎么上过的伪警察,哪见过这种场面,胆子都被吓破了。

        手上的枪就像是烧火棍,既不敢举枪也不敢放下,手足无措的像个傻子。

        袁朗手中的盒子炮遥指着众人,保证不管是谁举枪,都能在对方瞄准他之前,干掉对方。

        “老实点把枪给我放下,把手举起来,不然我不介意把你们都打死。”

        放出的狠话,伴随着一声枪响。

        刘胜奎蹲下自认为隐蔽的捡枪,又招来了一发子弹,左手也被打烂了。

        他终于忍不住痛叫出声来。

        如此榜样就在面前,一帮没什么胆子的伪警察,就全被震住了,乖乖的把枪扔下,双手举过头顶当了俘虏。

        袁朗把苟润地的枪缴械了,指挥着俘虏老老实实的站成一排。

        危机解除,汪霞依旧在茫然,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袁朗假扮日军单枪匹马前来,她非常高兴,感动。因为这无异于是独闯龙潭虎穴,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

        又有几人拥有这样的勇气呢!

        眼看假扮被戳破了,她更是担心的不得了。整个人紧张的都不敢出气了。

        随着袁朗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危机,从非常紧张转变到喜悦开心,情绪转变的太快,汪霞适应不了,整个人都快晕了。

        “不认得我了吗?”

        袁朗摸出从苟润地身上搜出来的钥匙,帮汪霞打开了手镣和脚镣。

        汪霞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没有想到你会来救我。”

        她被伪警察抓捕,又被上刑毒打,整个人都已经心存死志。

        此时,袁朗突然出现救了她。

        整个人生大起大落,男人都不一定受得了,更何况女人是感性的生物。

        汪霞突然扑进袁朗的怀抱里,大哭了起来。

        袁朗微微的愣了一下,轻轻的拍了拍女人的后背以作安抚。

        马明就在一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扑进来其他男人的怀抱,羡慕嫉妒还有悔恨,种种情绪浮上心头。

        “我要是有这一番身手,汪霞投怀送抱的就是我了。

        该死的,这个小白脸怎么会有这样的手段?

        他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早来呢!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来?”

        马明写了自白书心里面有鬼,喜欢的女人对别人投怀送抱,对他又是一记沉重的打击。

        似乎在说明:你所付出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都是在给瞎子抛媚眼儿。

        他整个人的信念又在新一轮的崩塌。

        “不要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这话本来没有问题,可问题是用错了地方。

        汪霞想到自己被鞭子抽得遍体鳞伤,脸上还有淤青血迹,哭的越凶了。

        袁朗都快愁死了,扭头见到那些人大眼瞪小眼的瞧他们,心中就愈发不爽。

        “是谁动手打的,给老子站出来。”

        看得出来是要打击报复,没有人站出来,反而有四个把头低下,就好像这样他们能不被发现似的。

        “苟所长,给我指出来,不然我不介意把你们都打死。”

        袁朗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八路军,有灵活的道德底线,他绝对说到做到。

        此言一出,都不用苟润地,其他的二鬼子就开始主动检举了。

        被指出来的四人,哭丧着脸连忙求饶:

        “八爷饶命,八爷饶命啊!”

        袁朗懒得跟他们纠缠,抬手就是四枪,打爆了四颗大西瓜,周围离得近的二鬼子,尝到了豆腐脑的味道,顿时恶心的吐了起来。

        其他俘虏被震慑到了,越发战战兢兢不敢动作,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招来一发枪子。

        “你把他们都杀了?”汪霞终于停下了哭泣。

        袁朗心中一喜,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杀人能止哭啊。

        “给你报仇啊,他们把你打的遍体鳞伤,那我就要了他们狗命。”

        “他们是俘虏啊,你这样违反纪律的。”汪霞替袁朗感到担心,杀了俘虏违反纪律,一定会受处分的。

        “那又如何,为了你我不在乎。”

        袁朗捡漂亮话哄着说,先把汪霞哄住了。

        他还有个仇要报。

        刘胜奎趁着袁朗分心叙话,悄咪咪的往前面挪。手上的伤疼得他要死,但愣是一声也不吭。

        为了活命,他都能忍。

        眼看就要跑到前门,能逃出升天了。

        袁朗扭过头抬手就是两枪,子弹打穿了膝盖,一蓬鲜血溅在地上,刘胜奎双腿一麻蹬的跪在了地上。

        双手被打烂,现在腿都被打断了,有谁能够知道刘胜奎的绝望?

        “你知道被你打死的那一家五口有多无辜,多绝望?”

        袁朗拔出了腰间佩戴的指挥刀,迈过来到刘胜奎面前,一脚把他踹趴下,踩着他的后背。

        “你是八路,你是不能杀俘虏的。”刘胜奎脸贴着地,扭头嚷嚷。

        心里强烈的求生欲,促使他说出了第一句不经大脑思考的话。

        不能杀俘虏,刚才就杀过了的。

        袁朗不屑的笑笑,“你开了五枪,杀了五个人,那我就砍你五刀,为他们报仇。”

        “这第一刀和第二刀,?是为了死去的老人,你连老人都不放过。”

        话音一落,刀光劈下斩断了一条臂膀,刘胜奎痛苦的嚎叫出声来,堪比杀猪时的动静。

        紧接着又是一刀,将另一条臂膀砍断。

        “这第三道和第四刀,是为了那对老实人夫妇,他们本无错,错的是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袁朗一连砍了几刀,才把刘胜奎的两条大腿砍下来。

        痛的刘胜奎是一阵哀嚎,整个小镇都听得到他的惨叫。

        “不是我技艺不精,是小鬼子的刀不好,这刀也忒次了,都砍出缺口了。”

        刘胜奎要是还有理智的话,听着都得吐血,这还带甩锅的?

        但现在他已经疼的快晕过去了,四肢被砍,整个人被削成人棍了,鲜血几乎在往外呲,溅得整个大门口的血腥无比。

        袁朗解释了一句,知道时间不多了,趁热打铁来最后一下,“这第五刀,是为了那个小孩子报仇。你这家伙泯灭人性,连小孩都不放过。”

        他利落的斩下了刘胜奎的第五肢,完成了复仇的承诺。

        而这一刀砍下,刘胜奎也彻底的晕了,大量失血的他,现在是神仙难救,用不了多久就会血流干而死。

        袁朗把刀一扔,对着那些看得目瞪口呆的伪警察训斥道:

        “当二鬼子混口饭可以,但以后再做丧尽天良的事儿,先琢磨琢磨今天的事。

        落到别人手上,你们还能缴枪不杀,当成俘虏优待。

        落在我的手上,我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刚刚看过血腥的刑罚,这帮伪警察彻底的被吓破了胆子。

        一个个哆哆嗦嗦,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生怕慢一拍会被眼前的凶人盯上。

        汪霞望着袁朗血腥的行刑,终究是没有言语阻止。她在被抓时说过的,这个仇她要报的。

        现在是袁朗做了,方式血腥了一些。

        汪霞不认可袁朗的做法,但她必须得同意,这样的手段确实有很强的震慑效果。

        也许这就是,恶人须得恶人磨吧。

        “走了。”袁朗招了招手。

        “等等,把他们的枪拿上。”汪霞可没忘了最重要的战利品,从地上捡起枪背上,一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的直吸气。

        “哎哎哎,这么多苦力,就别自己费力气了。”袁朗阻止了汪霞傻乎乎的举动,一抬手指了两个人,让他们抱起枪前面开路。

        随后,他带着汪霞和马明大摇大摆的走出警察所,骑着挎斗摩托离开了。

        望着身影逐渐消失不见,一众人才长出了口气。

        该死的压迫感消失了,众人才敢窃窃私语。

        “娘的,这凶人哪儿冒出来的,也太凶残了。刘队长都被砍成人棍了。”

        “是啊,刚才连大喘气都不敢,就怕一颗枪子儿射过来,脑浆子都被打出来。”

        “快看看刘队长还喘气吗?!”

        “死了,他就是活着那也是个顶级残废,屁事也干不了。”

        “他真够倒霉的,连那活都被砍了。”

        “活该,谁让他为了往上爬一点余地也不留,乡里乡亲的都被他打死了。人家来找他报仇,可不就是变成这样。”

        此言一出,众人皆心有戚戚,刚才那位听上去是八路,八路也认得。

        但这手段嘛,也太酷烈残暴了。

        以后给日本人卖命,还真得收敛着点,别被这人盯上了,那可真后悔也来不及了。

        “唉唉唉,都说什么呢,还在那嚼舌根。

        赶快给日本人打电话,就说咱们被八路游击队袭击了,几十个人还有机关枪。

        咱们拼死抵抗挡不住,两个八路都让劫走了。”

        苟润地摆出了警察所所长的架势,还是震住了手下这帮小兵。

        现在那个杀神走了,当然是要甩锅了。

        总不能告诉日本人,一个八路就把他们全都俘虏了吧?

        那他们还干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