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半精灵游侠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巫师的战斗

第一百六十四章? 巫师的战斗

        夜晚很黑,惨淡的银色月光无法驱散林间的阴影,狂风刮过灌木丛和石缝在荒野上响起吓人的呜呜声,树木也变成了骇人的黑色怪影疯狂摆动。

        索恩独自漫步在茂密的耸影树丛中,他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像一道影子般行走着。

        他行走的节奏非常安静,以至于游荡在荒野的大多数夜行猎食者都没有听到或者注意到他的到来。

        如果不是地面浮动的枯枝败叶正在微微颤抖,这些嗜血的猎食者们永远也不知道有人已经从这里穿过。

        当索恩穿过繁茂的耸影树丛,来到一条通往远山镇废墟的粗糙土路时,一声从狂风中隐约传来的轻响让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望着远山镇废墟的方向,任由狂风扬起咧咧作响的黑色斗篷,索恩自语道:

        “小黑,你闻到血腥儿味儿了吗?”。

        “沙沙沙……”

        话音落下的一小会儿功夫,游侠左侧的灌木丛抖动一下。

        “吼!”

        一只成年人大小的伏龙兽从中钻了出来,野兽先是伸长脖子朝着自己的主人呲牙咧嘴的低吼几声,似是发泄着内心的不满。

        紧接着,神色高傲的轻轻拍打着背部两片极不相称的皮翼,扭身迎着狂风向前走去。

        它每迈出一步,浑身充满力量感的肌肉便如波浪般在它身上往复流动。

        只见它矫健的身影纵身一跃,跳到一块大石头上,猩红的双目望向远山镇废墟的方向,耸起敏锐的鼻子嗅了嗅,又回身朝着索恩低吼几声。

        “看来我的感觉没错,前方的确正在发生战斗,浓厚的血腥味儿中还混合着火球的硫磺味儿与蜥蜴人独特的腥臭味儿。”收到动物伙伴通过心灵感应传递的信息,索恩推测道:

        “这么说的话,应该是野外的冒险者与蜥蜴人的残兵发生了冲突。会是谁呢?能够施放三环「火球术」的施法者,不管是术士还是巫师都是荒野领地的稀缺资源。”

        “走吧,正好打算今晚在远山镇废墟过夜,顺便看看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索恩朝着动物伙伴挥挥手,便加快脚步朝着废墟方向赶去。

        夜晚的荒野上,敢乘骑鹫马飞行无疑是等于找死。

        况且,今晚的月光非常惨淡。

        没有「黑暗视觉」的鹫马在飞行中很受影响。

        所以他便并没有打算连夜赶往暮光镇,而是准备在荒野中露宿一晚,第二天再赶路,远山镇废墟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远山镇废墟内。

        “果然是蜥蜴人。”将一片被杂草占据的坍塌废墟充当掩体的索恩望着不远处的战斗场景,低语一句。

        一群蜥蜴人正在围着一名全身被灰色法袍的笼罩的施法者攻击。

        这些蜥蜴人的武器大多以标枪为主,其中还有五名躲在掩体后的蜥蜴人长弓手。

        这五名蜥蜴人长弓手的位置很刁钻,既保证了自己的长弓射击能够攻击到施法者,又避免了施法者的远距离法术轰炸,而且身前还有可供防御的废墟掩体。

        此时的巫师已经被团团围住,想要冲出去似乎有点不太可能。

        因为附近全部都是蜥蜴人,除了倒地死去的,数目仍然还有三十多只。

        不过,这一群怂逼蜥蜴人显然是被刚才的一发火球术给吓坏了,他们围着施法者除了不停的发出示威性的嘶鸣外,竟然没有一人敢轻举妄动。

        “咻咻咻!”

        这僵持的局面最终还是被蜥蜴人长弓手打破了,伴随着沉闷的弓弦回响,威力强劲的箭矢射向了冷静的施法者。

        “叮叮叮!”

        可惜的是,当疾驰的箭矢在接近施法者身边一米左右的距离时,锋利的箭矢要么偏斜出去,飞向另一个方向,要不然就是直接落在施法者的脚下。

        “法师护甲、偏折力场。”索恩瞥了一眼隐藏在暗中的伏龙兽,轻轻的取下身后的复合长弓。

        注意到暗淡的防护力场,索恩立即根据「感知魔法」判断出施法者的防护法术,并猜出了对方大概等级。

        这是一名职业等级不超过6级的巫师。

        为什么说他是巫师。

        主要就是因为索恩注意到这名巫师陈旧的灰色巫师袍上沾染的墨迹。

        这种墨迹他还是能够认出来的,这是一种抄录法术卷轴的特殊墨水。

        自从安德丽娜跟随地精巫师学习魔法之后,她就经常练习抄录卷轴这个技能,制作一些简单的法术卷轴。

        对于偶尔喜欢在她身边晃悠的索恩来说,自然是一眼就瞧出来了。

        为什么那些号称‘死宅’的巫师能够排名于四大施法体系的第一位,而且还是最有钱的群体。

        正是因为他们最擅长制作魔法物品和法术卷轴。

        毕竟这些魔法物品在任何地方都属于非常稀缺的奢侈品。

        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这名巫师的防护法术与普通施法者有着显著的区别。

        众所周知,术士的法术是依靠觉醒血脉获得,所以他们根本不用像巫师一样去花费时间学习晦涩难懂的法术知识就可以轻易掌握和施放法术。

        这也就间接导致术士是奥艺技巧中的生手,他们施放的法术大多数没有巫师那般灵活多变,甚至还会遭受到个别极端的巫师群体鄙视。

        就拿简单的防护法术来说。

        一环法术「法师护甲」作用就是在受术者的周围产生一道类似‘at力场’的防护法术。

        只要这种力场屏障不消失,那么就可以阻挡住任何物理伤害。

        但是正常的力场形状都类似椭圆形的存在将受术者包围起来,在索恩的仔细观察下发现,眼前这名巫师施放的力场屏障竟然是一道类似立体棱形的存在。

        一个能够轻易改变法术形状的技巧,对于术士来说,无疑是不太可能的。

        这就好比他掌握的类法术能力「火球术」。

        其实他觉醒的法术本质上跟术士是一个道理,都是不用学习法术知识,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时候,就可以自动学会。

        如果让他伪装成一名恶魔术士,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是想要让他把圆滚滚的火球搓成一个正方形或者其他形状,对于现在的索恩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至少他是无法办到的。

        也只有那些通过法术知识学会「火球术」的巫师才可以通过不断的研究与尝试成功搓成其他形状。

        当然,即使搓成正方形的火球还是一个火球,威力不会削弱也不会增加。

        除非是一些闲得蛋疼的巫师脑抽了,几乎没有人会去尝试这危险举动。

        据说铁马镇的一名巫师玩家就是因为在研究「火球术」的时候,不小心被自己的火球给炸死了。

        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也不太清楚。

        火球改变形状对威力的提升没有什么用处,并不代表其他法术同样毫无用处。

        就像眼前这名巫师施放的棱形力场面对此刻的战斗就非常管用。

        因为这群围攻他的蜥蜴人手中全是以长矛标枪和长弓这种穿刺武器为主,当他们命中这棱形力场时,就很容易被斜面偏斜出去,导致无法受力。

        所以,有几个学聪明的蜥蜴人已经开始尝试着用枪柄来进行锤打。

        如果是棍棒之类的钝击的话,这棱形力场显然是没有椭圆形的防护管用。

        三十多名围攻巫师的蜥蜴人似乎还在忌惮刚才那颗令人胆战心惊的火球术,导致阵型分得很散,连扎堆都不敢。

        冲上来准备破盾的也只有三人,还是被一名最为壮硕的蜥蜴人给强行踹上去的。

        于是这三名双腿打颤的蜥蜴人攥紧手中的标枪,就这么不情不愿的朝着巫师迎了上去。

        “咻咻咻!”

        三名蜥蜴人还未接近巫师,躲在最后方的蜥蜴人长弓手耐不住寂寞,又完成了一轮新的射击,五根划过夜色的锋利箭矢朝着一动不动的巫师射了过去。

        ——“三环法术:反转箭矢!”

        就当五根箭矢临近巫师的一刹那,咒语吟唱完毕的巫师手中小乌龟壳和一个橡胶球在法术灵光的闪烁中消失不见,而他周身再次浮现出一道近乎无形的防护屏障。

        “嗡!”

        五根疾驰而至的箭矢不分先后的全部命中巫师的防护力场。

        在魔法的影响下,箭矢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诡异的调转箭头,按照原来的飞行轨迹射了回去。

        “噗嗤!噗嗤!”

        伴随着利箭入肉的声音响起,两名懵逼的蜥蜴人长弓手来不及躲避,直接被自己的箭矢射杀,其他三只则是在掩体的帮助下,侥幸躲过一劫。

        ——“一环法术:奥术飞弹!”

        紧接着,淡定的巫师又不慌不忙的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法术卷轴,三颗以魔法能量构成的魔法飞弹从他指尖射出,直指冲上来的三名‘勇敢’的蜥蜴人。

        “噗嗤!噗嗤!噗嗤!”

        魔法飞弹的威力就像手枪射出的子弹,毫不留情的穿透蜥蜴人颈部的角质鳞片,留下一道拇指粗的血洞,他们连尖叫都没有发出,便倒在地上没了生息。

        “嘶!嘶!嘶!”

        看到瞬间完成五杀的巫师,为首的蜥蜴人惊恐的嘶鸣一声,双腿仿佛不受控制似的朝后倒退几步。

        其他蜥蜴人对巫师形成的包围圈也随着倒退变大了几分。

        “连个施法者都没有,想要拿下这个巫师恐怕很难,如果对方的法术卷轴充足的话,甚至可以将其全部清理干净。”

        看到蜥蜴人被冷静的巫师虐杀,索恩微微摇头,随后收起了复合长弓,拔出长剑。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占据数量优势却没有施法者存在的蜥蜴人仅仅只凭借手中的标枪和长弓,根本就拿巫师没有任何办法。

        所以索恩认为,这群蜥蜴人的头领如果在刚才的战斗中脑袋没有受伤的话,这个时候应该要选择落荒而逃了。

        果不其然。

        内心挣扎片刻的蜥蜴人头领用龙语指着一动不动的巫师愤怒的嘶吼几声,便不顾一众懵逼的手下,自己一个人率先拔腿就跑。

        为什么他的手下会懵逼,因为蜥蜴人头领下达的指令是全部冲上去一起杀死这个巫师。

        于是十几个愣头青蜥蜴人还真的哇哇乱叫的朝着巫师冲了上去。

        剩余的蜥蜴人显然头脑转得很快,他们注意到头领先跑的一瞬间,也一哄而散,消失在夜色中。

        面对一拥而上的十几个‘勇敢’的蜥蜴人,淡定的巫师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撮硫磺。

        “叮!叮!叮!”

        只见他一边感受着周身的防护力场在蜥蜴人的敲敲打打中减弱,一边冷静的喃喃起晦涩难懂的咒语。

        ——“三环法术:闪光爆!”

        随着神秘咒语的最后一个音节被念完,以巫师为中心,半径5米左右的范围内骤然间爆发出炫目的闪光。

        耀目的白光仿佛夜色的闪电,猛地闪了一下,潜伏在周围等待品尝尸体的猎杀者和野兽也被吓得扭头消失在更深处的夜色中。

        “嘶!嘶!嘶!”

        法术中心的蜥蜴人更惨,他们纷纷发出凄厉的尖叫,丢掉手中的武器,捂着双眼像无头苍蝇般疯狂乱窜。

        顿时,十几个蜥蜴人盲目的撞击和咒骂声在巫师的周围接连不断响起。

        望着全部被法术致盲的蜥蜴人,巫师神色一松。

        只见他灵活的躲过乱窜的蜥蜴人,来到一处废墟掩体的后方,准备掏出几张法术卷轴,趁他们还未恢复视力的空隙,将其清理干净。

        然而,当巫师刚刚来到掩体附近的瞬间,视线内立刻出现一道全身被黑色斗篷笼罩、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身影,吓得巫师差点跳了起来。

        “你是谁!”极力保持冷静的巫师慢慢后退与其拉开距离,手中攥紧一张法术卷轴,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摩擦着戴在手指的一枚戒指,警惕的看着黑影。

        他不敢转身逃跑,也不敢主动出击。

        因为出现的这道黑影手中那柄利剑已经在黑暗中由火红变成了亮白色,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危险。

        他相信,只要自己稍有妄动,这柄锋利的长剑绝对会在一瞬间取走他的性命。

        “原来是帕尔多啊,好久不见了。”正当巫师在心中暗自担忧自己的处境时,面前的黑影突然伸手掀下兜帽,笑着打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