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贫僧不是和尚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鱼目混珠

第五十九章 鱼目混珠

        在年长男子的再三强令之下,年轻男子不得不跨上驼兽,原路折返回家中报信。

        而待到年轻男子离开半个时辰后,换了一声衣衫的年长男子趁着沙雾尚未散去,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岩穴附近。

        只见他飞快的将自己半个身子埋进沙土之中,然后佯做昏迷的样子,伏在地上一边听着周围的动静,一边哎呦哎呦的呻吟求助。

        时间飞逝,眨眼间半个时辰过去,弥漫四周的沙雾总算散去大半,让侥幸从沙暴肆虐下幸存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心生重见天日的感觉。

        而这时方脸道士两人也从岩穴中走了出来,且一同出来的还有被方脸道士拖死狗一般拖着的白发老者。

        借着刑讯白发老者,将心中郁气发泄干净的方脸道士此时心情颇为舒畅,随意的打量着四周。

        然而视线所过之处,依旧是一片荒芜苍凉的气象,只是原本被他收服的数十人却是折损了大半,只余下十余人还站着。

        反倒是驼兽还存活不少,背上的物资也都还在,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嗬,这沙暴倒是把分吃食水的嘴吹走了几张。”方脸道士见驼兽背上的物资还在,便放下心来笑着冲众人呼喝道:“到四周查看一下,把还能行动的人聚起来。”

        话音刚落,众人连忙照办,而一名用斗篷蒙头盖脸的男子却忽然出现,捧着水囊一路小跑来到方脸道士身边,殷勤谄媚的笑着,

        “道爷,风沙有点大,喝点水吧。”

        男子说罢单膝跪地,双手将水囊捧过头顶,递到了方脸道士面前。

        “竟然还有个懂事的活着,真真运气好。”方脸道士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两眼面前的男子,接过水囊问道:“叫什么名字?”

        “回道爷的话,小的名叫陈冬泉,小名狗子。”男子闻言立即自报家门,并拉下遮蔽面貌的斗篷,露出一张满是尘土的脸庞,“道爷如果不嫌弃,喊我狗子就好。”

        “狗子?真是个好名字!哈哈!”方脸道士哈哈一笑,拍了拍陈冬泉的头顶笑道:“狗子,去给道爷准备些吃食。”

        陈冬泉闻言谄笑着应了声是,转身跑到就近的驼兽边搜捡食水。

        方脸道士见他颇为殷勤,便优哉游哉的取出一枚药丸丢进水囊,晃荡两下将药力尽数化开,这才豪饮几口。

        “师弟,你也喝一点。”方脸道士将水囊递给圆脸道士,又指了指瘫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白发老者,“这老狗死活不开口,你可有什么法子?”

        圆脸道士接过水囊饮了两口,瞅着白发老者思忖道:“他没有守着沙盗的财宝,而是在看守比金银财宝更重要的东西。”

        “师弟所想与我相同。”方脸道士点点头,眯眼打量着岩穴沉吟道:“可是岩穴和四周都搜过了,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那他就是在等。”圆脸道士的视线缓缓扫过四周,“从他乘装食水的包囊来看,最短每半个月便要补充一回。

        “而那岩穴中的痕迹表明,他已在此处生活足有十几年。

        “十几年不曾离开,想必他等的人或者事绝不寻常。”

        方脸道士若有所思的问道:“那师弟你的意思是……此处值得咱们多逗留些时日继续查探?”

        “全由师兄定夺。”圆脸道士想了想道:“刘家这般着紧此处,想必这老者等着的东西在他们看来事关重大。

        “所以师兄你不若弄明白刘家等的到底是什么,万一是于宗门有益的东西,师兄你禀报上去,少不得有奖励赐下。”

        方脸道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师弟所言甚是!那咱们就好好地和这刘家做一场!”

        两人说话间,陈冬泉已经准备好了吃食,动作麻利的来到两人面前,将乘装食物的包囊递给两人。

        方脸道士见状,又笑赞一声陈冬泉懂事,然后就将他赶到一旁,自己则与圆脸道士商议起行止来。

        同一时间,戈壁中心圈的边缘处,沙雾散去而再度动身的左章一行气氛轻松的边走边聊着,比起探寻秘境更像是在观光散步一般。

        不过他们虽然悠闲,速度却并不慢,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场沙暴什么时候来,所以谁也不敢迟疑,跟着左章朝着戈壁的正中心而去。

        就这样一路走到了入夜时分,一行人这才停下脚步,一边整饬宿营的位置,一边准备食水,打算就地宿营。

        然而就在张世山准备点起篝火的时候,时不时就要望一眼天空的左章忽然面色一变,扬起一把沙子覆灭火光的同时迅速说道:

        “用遮蔽风沙的布匹盖住驼兽和自己!快!”

        说罢,他便率先用一张土黄色的毡布将自己和驼兽盖了个严实,仿若变成一方岩石一般!

        众人见状连忙有样学样的将自己和驼兽盖住,顿时让夜色下的戈壁滩上多出了几方岩石。

        而在极高远的夜空之中,一只苍鹰振翅掠过众人头顶的天空,很快不见了踪影。

        片刻后,左章从毡布下露出眼睛,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天空之后,长出一口气钻出毡布,“出来吧,眼睛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