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94章 陈邵x叶初卿

第94章 陈邵x叶初卿

        陈邵到的很准时,五点差五分钟给她发信息:我到了,出来。

        那个学长接了通电话已经走了,叶初卿个人坐了好会儿,面前那碗牛奶草莓芋圆已经凉了,她也没吃几口,发呆了好久。

        收到信息后才慢吞吞收拾了下东西,走出甜品店。

        她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陈邵为什么从来没跟她提过学校里的事。

        他们第次见面是为了工作上的项目,叶初卿去他公司里找他,还为着些项目细节吵了通,虽说那次的确是叶初卿先气急开炮的……

        那回收到请柬当她诧异自己和陈邵是校友时,他也没跟她提学校的事,更不用说他那个宿舍长从前还追求过她的事儿了。

        叶初卿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自己这是掉进了个坑。

        难不成,陈邵那时候说愿意负责还有别的层渊源?

        她边想着边走出去,视线垂着没看路,直到陈邵按了两声喇叭才回身,走过去上了车。

        陈邵侧头看她,还挺诧异:“怎么了?”

        叶初卿有气无力地看他眼,心说,我怎么觉得现在坐在旁边的是只千年老狐狸。

        不知道如何开口,便懒得再搭理他,她扭头看着窗外:“没怎么。”

        陈邵:“你还真是看见男人就烦。”

        “什么?”叶初卿问完反应过来,是个小时前她随手给陈邵发的那张表情包,于是又重新软趴趴的靠回去了,纠正他,“哦,我那是只有看见你才烦。”

        “行,也挺荣幸的。”

        ***

        回到家。

        阿姨已经做好晚饭了,两人块儿吃了饭便开始各忙各的。

        叶初卿最近因为怀孕增重胖了几斤,今天闲来无事便准备做个瑜伽。

        换了衣服拿了瑜伽垫到客厅,便看见陈邵在边沙发上坐下来,把笔记本放到腿上打开。

        叶初卿愣了愣:“你还没忙完吗?电影节不是都结束了吗。”

        平日里陈邵工作不算特别忙,毕竟手底下的人都各自有团队,也不需要他太挂心,他更多的是处理大体上的事。

        “老爷子那边的。”陈邵敲着键盘,过了这么久,他对自己这个陈家继承人的身份已经妥协了。

        叶初卿幸灾乐祸的笑了声:“那你是得勤奋点儿,我和陈喋可都等着抱你大腿呢。”

        陈邵淡嘲勾唇:“你少来。”

        叶初卿换了个姿势,双腿在前,背板挺直着俯身下去,好在现在肚子还不算大,倒不会递着。

        陈邵瞧了会儿她这姿势,忍不住道:“你这样肚子不难受?”

        “没什么感觉。”叶初卿声音闷着说,过了会儿,又忽然说了句:“我今天在甜品店遇到了个你大学时候的同学。”

        “哪个?”

        她嘟囔:“那我哪知道,好像是你以前的室友,就上回在ktv碰到的其个。”

        陈邵回忆了下,大概明白了是谁:“哦,他跟你说什么了。”

        说你是个畜生居然敢骗婚,叶初卿腹诽道。

        可话到嘴边依旧说不出口,总觉得不至于此,真说出来要是闹了个大笑话岂不是送陈邵个大机会好好嘲笑自己?

        她停了会儿,决定循序渐进:“跟我说了点你大学时候的事。”

        陈邵那样子看着倒是挺淡定的,眼睛还停在电脑屏幕上没动,顺着她的话说:“这有什么好说的。”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大学那会儿还是个风云学长呢,校庆那天我跟我朋友说跟我结婚的是你,把她都吓到了,我居然都不知道。”叶初卿维持着弯曲姿势,脸侧过去瞧了他眼,“你读书的时候知道我……”

        话没说完,她准备直起背时却忽然腰上刺。

        她长长“嘶”了口气,痛意从尾椎骨直顺着脊柱蔓延上来,有瞬间直接痛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陈邵注意到,立马快步走到她旁边:“怎么了,哪痛?”

        他以为她是怀孕的问题。

        叶初卿冷汗直冒,缓了好会儿才终于憋出三个字:“腰闪了。”

        “……”

        太久没练瑜伽还三心二意的后来就是把腰闪了,陈邵跟搀老奶奶似的把她扶到了沙发上坐下来,还没忘吐槽她句:“你现在还有腰吗。”

        “?”

        还是人吗?

        叶初卿彻底甩掉了之前觉得陈邵苦苦暗恋自己多年的想法。

        “要不要去趟医院?”陈邵又问。

        “不用,现在感觉已经好点了。”叶初卿扶着腰说,“就刚才起来的太快了,又忘记自己已经怀孕了。”

        “我看看。”

        “……”叶初卿缓缓抬起头,看着他,是真的好奇,“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陈邵扬了下眉,同样也很好奇:“这怎么了?”

        “……”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

        瑜伽服很紧身,叶初卿往上卷了两层,露出个略微有些鼓的肚皮,因为还不是很大,看着反而像是小朋友吃撑后那种圆滚滚的肚子。

        就这么袒露在陈邵面前,还怪羞耻的。

        她咬了下下唇,逼迫自己镇定下来,别又红脸红脖子的,太丢脸了。

        陈邵往后侧了侧身,凑近了看她后腰,看着没什么痕迹,白嫩片,他喉结滑了下,伸手按上去,低声:“这边疼吗?”

        “没感觉。”

        他又换了个位置,还没问,叶初卿就重重倒抽了口凉气:“疼疼疼——!你按这么重干嘛啊!”

        “我没用力。”陈邵说。

        “那怎么这么痛!我这骨头不会是断了吧?”

        再旖旎的气氛也被破坏了。

        陈邵掀了她眼:“要是断了你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扯了个抱枕丢到她怀里,“趴着。”

        叶初卿抬眼,警惕地看着他:“为什么?”

        他笑了声,暧昧地看着她:“你想什么呢?”

        “……闭嘴。”

        叶初卿说完,将自己翻了个面,抱枕放在肚子下面,趴在沙发上。

        十分钟后,叶初卿便眯着眼开始享受起来,别说,按得还挺舒服,到后来腰都没怎么疼了她都没舍得起来,边指挥着陈邵:“对对对,就是这儿。”

        完全忘了刚才已经到嘴边要问出来了的话。

        她皮肤很好,即便是后腰上也细腻白皙,可见是从小娇生惯养被伺候长大,现在被陈邵弄红了块儿。

        怀孕后虽然肚子连带着腰的确是胖了圈,但其他地方却是没胖,这会儿趴着手臂支着,肩胛骨突出,看着也依旧是瘦的。

        陈邵盯着她蝴蝶骨的位置看了会儿,问:“最近吐的还严重吗?”

        “最近还行,没怎么吐。”叶初卿双臂交叠,下巴抵着,“感恩戴德吧陈邵,我从前可没想过要怀孕生子的,这便宜都给你捡着了。”

        他笑了声,继续揉着她后腰:“我现在不就感恩戴德着吗。”

        “是挺舒服。”叶初卿侧过脑袋看他,眯了眯眼,“你不会是经常去哪消遣所以手法才这么好的吧?”

        “……你还要不要按了。”

        “要要要,你别说,你还真挺专业,陈大技师。”

        “……”

        陈邵被她烦的恼了,直接朝她臀上拍了巴掌,不待见了:“下去,我要看邮件了。”

        陈邵那巴掌下去的时候没有多想,只是想找个肉多不会打疼的地儿,直到那句话说完,两人都沉默了。

        叶初卿:“……”

        她真的每天都在怀疑和自己结婚对象的相处尺度问题。

        震惊到脑海开始胡言乱语的冒古诗词,什么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还,什么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这巴掌简直是直接把她给整懵了。

        两人对视半晌,叶初卿脸上不断升温,最后还是她先移开了视线,把衣服整理好后迅速坐起来。

        陈邵起先也很懵,但看着叶初卿反应便又觉得挺有趣,也不尴尬了。

        叶初卿又坐了两秒,觉得在这实在是待不下去,起身就往楼上走。

        陈邵下意识抬手挡了下:“初卿。”

        她立马躲过去,恼羞成怒:“你别说话。”

        “……”

        陈邵看着她蹬蹬蹬的快步跑上楼,都怕她摔了,然后是“砰”声甩上了卧室门,再后来是上锁的声音。

        陈邵:“……”

        这是被赶出房门了?

        他正想上楼敲门,旁边放着的手机连着震动起来。

        还是下午时收到的那张“看见男人就烦”表情包,只是这回连着发了十几条,快把他手机给轰炸了。

        过了两秒,又发来条信息。

        [叶初卿:滚去客房睡觉!]

        陈邵:“……”

        不就是打了下吗,弄的跟没碰过似的。

        而此时此刻的叶初卿躺在床上,脑袋拱进枕头里,万分想死。

        我以为我是奉子成婚,结果现在打击波接着波,先是从分居到同床,再是得知陈邵在没喝醉状态下亲了自己,紧接着发现陈邵很早就认识自己,再到现在的——肉体接触。

        他们真的不干净了……

        因为这事,他们之间原本逐渐相融起来的夫妻生活又硬生生被拆开,陈邵因为时手欠,被迫在客房睡了三天。

        这三天家里那阿姨都不敢说话了,生怕突然言不合就开始闹离婚。

        后来叶初卿担心这阿姨会偷偷去跟黄晟汇报情况,才破例恩准了陈邵再回主卧睡觉。

        又担心他们这清清白白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变得愈发不干净,叶初卿还特地冷了他几日。

        ***

        那日闪了腰虽不算太严重,但后来还是隐隐痛了几天,叶初卿便没出门。

        吃了睡睡了吃,作息愈发紊乱,这天醒来时天才刚蒙蒙亮,陈邵还在身边睡着。

        她侧躺着,捞起床头放着的手机,发现微信有个好友添加申请。

        叶初卿这工作时不时就要认识些人,没多想,随手按了添加后问:您是哪位?

        [魏远鹤。]

        “……”

        叶初卿侧躺着翻了个白眼,打算直接拖进黑名单处理。

        他又紧接着发来条消息。

        [我找你是影视基地32号项目的事。]

        叶初卿这才指尖顿,暂停了打算把人移到黑名单的动作。

        她后来也因为工作了解到过,魏远鹤父亲有投资相关产业,如今让魏远鹤来历练也正常。

        影视基地那项目原本也无事,临时在拍摄地协调上面出了些问题,需要叶初卿去沟通下。

        [叶初卿:你是那边的负责人?]

        [魏远鹤:嗯,什么时候见面吧。]

        叶初卿打了个哈欠,实在兴致缺缺,设了个备注,回复也慢吞吞的:下午吧,我再联系你。

        回复完,她把手机屏幕熄了,又躺了会儿,发现已经全然没了睡意,便起身去浴室洗漱。

        陈邵被浴室里的水声吵醒,手往身侧探,没人,这才睁眼,正巧看见她丢在床上的手机亮了下。

        陈邵看过去,便见到条信息。

        [魏远鹤:好,那我下午来接你。]

        陈邵眉目微敛。

        没会儿,叶初卿就出来了,陈邵靠回去,手机已经再次熄屏,他捞起来递给她:“刚才好像有条信息。”

        叶初卿接过看了眼,莫名心虚,又抬头偷偷瞥了眼陈邵。

        他没看她。

        她重新低下头,回复:不用了,到时候我发你地点见面就行。

        陈邵也起了床,出来时她没注意,手机还停留在和魏远鹤的聊天片面上,扭头就下意识把手机再次熄屏了。

        她问:“怎么了?”

        陈邵神色淡淡,似乎是没注意到她动作:“没。”

        “你去公司了?”

        “嗯。”陈邵穿上外套,“你要出门吗,我送你。”

        叶初卿:“不用,我下午再出去,自己过去就行。”

        陈邵点点头,下楼去了。

        时间还早,叶初卿抹了个面膜开投影仪看电影,看完阿姨便来叫她吃饭,吃过饭后她给魏远鹤发了条信息。

        懒得跑太远,便把地点定在了附近的下午茶馆。

        叶初卿到的时候魏远鹤正好下车,远远看着,倒还挺人模狗样的,可改不了本质。

        她又瞧了会儿,心头又冒出个想法,长得倒也不如陈邵。

        这事儿解决起来很快,何况魏远鹤似乎也没打算为难她,甚至还倾向于她这边,很愿意作调整。

        叶初卿也没多想他葫芦到底卖什么药,心知肚明这事的确是魏远鹤给了自己面子,但只要事情解决了就好。

        总共出门都没超过半小时,重新修改了合同细节,叶初卿不多留,起身告辞。

        魏远鹤轻皱眉,问:“这个点了,起吃个晚饭吧?”

        “不了,我还有事,你自便吧。”叶初卿说完就走,司机还在外等她。

        又给影视基地那个项目的负责人打了通电话,对方都为她的效率震惊了,连连称谢,叶初卿没多提其细节。

        ***

        先前的电影节正好赶上叶初卿孕吐最严重的时候,很多事都是陈邵帮她做成的,也因此有些相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

        他翻找出其张明信片,拨过去号码。

        对方接起,不知是从哪存了他的号码,接通便说:“陈总,哪儿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陈邵面色不改:“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先前影视基地初卿负责的那块拍摄地解决好了吗?”

        对方眼观鼻鼻观心,了然大概是这陈总担心累着自家老婆,所以背后打听情况。

        “陈总放心,刚刚就已经解决了,我们这边的诉求对方基本上都同意了,重新签订了合同。”

        陈邵眉心微蹙,回了句“知道了”,挂断电话。

        早上无意瞥见叶初卿手机里那天短信,联系先前叶初卿跟他抱怨的,他不难查出合作方就是魏家那公司。

        ***

        叶初卿早早再次回了家,等到阿姨来叫她吃饭才下楼。

        “陈邵不回来吃饭吗?”

        “嗯,之前陈总打电话过来说今晚得晚点回来。”

        这还是两人开始起吃晚饭后陈邵没回头,叶初卿看了眼自己手机,他没跟她发过信息,虽然觉得有些许奇怪,但也没多想。

        陈邵这天回来的晚。

        叶初卿吃完饭回卧室躺了会儿也不见他回来,便开始觉得无聊,平时还有个人能跟她吵架拌嘴。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捞过手机给陈邵发了个信息。

        [叶初卿:你什么时候回来?]

        [陈邵:怎么了?]

        [叶初卿:我想吃西瓜。]

        这个季节,他去哪里给她找西瓜。

        [陈邵:你怀孕了,少吃反季节的东西。]

        叶初卿趴在床上,托腮,啧了声,回复: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陈邵:今天有事,会晚点,你先睡。]

        放着怀孕的老婆个人在家不回来,还真不是般渣男能干出来的。

        叶初卿翻了个白眼,又开始从自己表情包库里找照片。

        分钟后,陈邵又收到条她的表情包。

        只猫踩着张十块钱的纸币,配字是“买你夜。”

        他微微哂,颇为冷淡的回了个问号过去。

        没想到叶初卿还来劲了,大概是在家闲的,依旧是那只猫,同样的“买你夜”四个字,只不过这回猫爪子按着的是张二十块的纸币。

        还涨价了。

        陈邵闭了闭眼,想起早上魏远鹤发给她的那条信息,舒出口气,没回复。

        叶初卿压根没意识到陈邵那点心思,只觉得自己这表情包震住了他,非常自豪,又连着发来两张。

        张是五十块钱纸币,另张是百块钱纸币。

        都是“买你夜”。

        这居然还是套组图。

        陈邵没法,过了几分钟,还是回了个“我尽早回去”。

        叶初卿看到这条信息,笑倒在床上,觉得自己赢得了胜利。

        ***

        陈邵今晚没什么事,个人留在公司加班,从前他也加班,只是会回家加班,但是家里叶初卿太吵了,生生将他的加班时间线拉长几个小时。

        他在椅子上看了会儿,然后抽出抽屉,里面有张照片。

        是他和叶初卿的合照——他在前,看着镜头,而叶初卿在后,只是经过。

        可说来也是奇妙,这照片正是他大学宿舍长林启蒙拍的,他头回见到叶初卿,觉得惊为天人,想要偷拍,便拉着陈邵假装是拍他,才有了这么张稀里糊涂的照片。

        后来林启蒙去洗照片,因为这主角是他,便多洗了张给他。

        在那之前,他也见过叶初卿回。

        商学院在大三要搬去新校区,但陈邵当时是校学生会部长,最初个月要经常去主校区参加各种交接仪式和会议,也因此比林启蒙更早见过叶初卿面。

        当时叶初卿大,他大三。

        只说过句话,叶初卿性子风风火火,拐弯时撞到他肩膀,边跑边回头,马尾甩开个利落弧度,跟他道歉:“抱歉啊学长。”

        陈邵皱了下眉。

        有些学生会的确是有官威现象,陈邵本身倒是不喜这些,可架不住身边那女生,立马斥了句:“能不能小心点啊,这届新生也真是的,看见部长还这么莽撞。”

        于是叶初卿停下脚步。

        陈邵懒洋洋的:“行了,不就撞下么。”

        那女生便摆摆手,示意没事了,让她走。

        继续往里走,陈邵莫名问了句:“刚才那人是我们部门的吗?”

        “哪个?”

        “那个女生。”

        女生回答:“哦,还没定呢,今天刚来面试的,姓叶吧,面试咱们那副部去的,明显以公谋私呢,刚结束就个劲儿的夸漂亮。”

        陈邵哼笑声,回忆番:“是挺漂亮。”

        “……”

        后来过了没几天林启蒙便拍下那张照片,小道信息问来了这女生名叫叶初卿,在宿舍豪言壮志说毕业前必须追到她。

        陈邵倒也没那么禽兽真存心去抢兄弟喜欢的姑娘,大学时期对叶初卿的印象有两个。

        、的确漂亮。

        二、拒绝林启蒙83次的女豪杰。

        林启蒙起初对告白这件事很忐忑,到后来被拒绝的次数多了反而就已经豁达了,最后到了见面问候例行告白的地步。

        那时候要是下午没课,林启蒙就打车去主校区食堂吃饭,就为了偶遇女神。

        陈邵有车,有回去主校区有事,林启蒙便蹭了他车,结束后道去食堂,路上还真就碰上过回叶初卿。

        午去食堂路上的人总是很多,水泄不通,他们把车停在宿舍园区对面。

        陈邵下车就看到跟同伴起的叶初卿,很快,林启蒙仰着脖子也找到她。

        他交代声:“兄弟,我去了。”

        陈邵乐呵呵的:“行,等你第48次被拒绝。”

        林启蒙翻个白眼:“少给我乱加,这是第46次。”

        他说完,便拨开人群去了。

        叶初卿被他拉住,已经很熟悉这个告白者,还打了声招呼,笑着:“你又来了啊。”

        “……”林启蒙挠了挠头发,“那个,学妹,我喜欢你。”

        叶初卿点点头,拒绝的毫无愧疚心,轻快道:“抱歉。”

        林启蒙也同样没有被拒绝的受伤,咧嘴笑:“没事。”

        然后叶初卿继续跟同伴往食堂方向走,而林启蒙则转身朝陈邵方向走,那个告白真跟例行公事似的。

        陈邵远远看着,靠在车边,忍不住轻笑淡嘲:“傻逼。”

        林启蒙走回到车边,耸了耸肩,摊手,还是有些许失落的:“46次。”

        陈邵没良心地笑:“那还去那食堂吃饭吗?”

        “不吃,这食堂死难吃的,咱们去南区商业街吃去。”林启蒙说。

        于是两人再次上车。

        陈邵随口道:“我听你宿舍里那豪言壮志的,还以为你追的多紧呢,结果就说个我喜欢你,这谁不会说。”

        林启蒙笑骂:“你他妈自己就不会说。”

        陈邵扬眉,吊儿郎当的很不正经:“泡妞可不定要这四个字。”

        “行了,说的倒是跟个情圣似的,大学还不是四年没个女朋友么,跟我装什么呢。”林启蒙无情戳穿。

        “我这不是没兴趣么,那些个女的,太烦。”

        林启蒙:“行,那你哪天要是遇到了你女神,倒是给我露手,连个告白都没有怎么把人弄到手。”

        陈邵笑了笑:“可以啊。”

        ***

        叶初卿给陈邵发完信息没会儿就睡着了,最近睡的迷迷糊糊,总断断续续的睡觉,因此觉也很浅。

        陈邵推开卧室门时声音很轻,可叶初卿还是醒了。

        她刚才睡着时连灯也没关,陈邵进来先是抬手给她把灯关了。

        叶初卿支起身看他,想说句自己没睡着,便见陈邵手里还拎着个袋子走到她床侧,垂眸看她。

        ……这人怎么不讲话。

        别是什么幻觉鬼压床吧?

        叶初卿眨了眨眼,问:“买了什么。”

        陈邵:“不是要吃西瓜吗?”

        “现在已经能买到了吗?”她诧异,坐起身。

        陈邵在床边坐下,打开袋子,拿出来瓶东西。

        粉色的,手掌大小,瓶身上有个很可爱的西瓜图案,瓶西瓜味饮料。

        “……”

        叶初卿盯着看了会儿,最后忍不住笑了:“我真是谢谢你啊。”

        陈邵看着她。

        漆黑的房间让人很想干些坏事。

        他忽然倾身,抬手按着叶初卿后脑勺,低头吻住了她嘴唇。

        关于那两晚他们有没有接吻叶初卿已经不记得了,印象,这是她第二次和陈邵接吻。

        没有上次那样的酒味,是很干净的味道。

        感觉,还不错。

        再三秒,她清醒了,睁大眼,开始挣扎。

        清醒的陈邵比喝多那晚要好推开许多,他退开些,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叶初卿好会儿才憋出句:“你喝醉了吗?”

        虽然她并没有闻到任何酒味。

        “没。”陈邵说。

        她抿了抿唇,又问:“喝酒了吗?”

        他依旧是:“没。”

        叶初卿瞪眼:“那你干嘛又亲我!”

        陈邵看着她表情,心情总算是好些了:“不是你要买我夜吗?”

        “???”

        这人的理解能力是有问题吗?

        好吧,虽然那表情包的确是这个意思,可他俩压根就不是这个关系啊。

        叶初卿红脸道:“我才不是让你亲我的意思!”

        陈邵故意曲解她意思,凑过去又含着她唇瓣亲了下:“会儿记得结个账,欠我百块钱。”

        “陈邵。”叶初卿震惊了,“你要不要脸,这事要说也是我亏了好吧!”

        他笑着,把人推倒在床上,又去亲她:“行,那会儿我再补你,你开个价。”

        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叶初卿要是再想不明白,那这些年才叫是白活了,虽然很早她就已经隐隐觉得她跟陈邵的关系变得不太般,而今天晚上这个清醒的吻就是戳破了最后层窗户纸。

        这人见她不挣扎,更加没完没了地亲。

        叶初卿终于烦了,推开他,抬腿,脚丫踩在他胸前的衬衣上。

        陈邵垂眸,视线落在那白皙皮肤上,上面可见青色脉络。

        叶初卿腿上用力,抵着他胸口把人推远了些,皱眉问:“你干什么?”

        “你今天和魏远鹤见面了?”他忽然问。

        这问的太突然,叶初卿愣了下,半晌没头没脑地憋出句:“你跟踪我?”

        陈邵眯了下眼,徒增些冷意。

        两人互看着没说话,然后陈邵捞起她踩着自己的脚踝,用力拽了把,叶初卿便滑下去,脑袋滑下枕头,两只白嫩的脚踩在他西装裤上。

        她警惕道:“你想干嘛。”

        陈邵低头在她嘴唇上咬了下:“提醒你,你已经跟我结婚了。”

        与此同时,她手机响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又是那阴魂不散的魏运鹤发来的信息。

        [魏远鹤:初卿,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这人还真是搞暧昧破坏人家家庭的高手啊。

        叶初卿换位思考,要是在陈邵手机里看到这样条信息,她肯定是要闹离婚的。

        叶初卿看完手机上那行字,再去看陈邵眼睛,真实觉得百口莫辩。

        她居然“被”婚内出轨了。

        “那个……”她开口。

        陈邵打断她:“你就这么忘不了他?”

        “啊?”叶初卿懵了,疑惑道,“我怎么就忘不了他了?”

        “不然你今天偷偷跑出去跟他见面。”

        叶初卿理直气壮:“我那是光明正大的跟他见面,不是,我们是因为工作的事啊,影视基地那个,我跟你提过的。”

        这些陈邵自然也清楚,但让他不爽的远远不止这件。

        “最先生日宴那晚上,你不也是因为看到他才叫我过来的么,还喝那么醉。”

        “……”

        叶初卿觉得自己太冤了,可又觉得自己若是解释她只是单纯觉得碰上前男友携伴而来太尴尬丢脸的关系,陈邵应该也不能理解。

        毕竟男人和女人对事情理解上也有很大偏差。

        “……我吧,是不会做借酒消愁这种蠢事的,就是不小心喝醉了而已,真的跟他没有关系。”

        陈邵没什么表情,摆明不信。

        叶初卿只好深吸口气,靠过去在他脸上啵叽声。

        陈邵愣住。

        叶初卿红着脸跟个流氓似的挑了挑他下巴:“我当初跟他在起单纯是因为他的脸,不过我现在更喜欢你的脸。”

        “所以。”她呼吸困难的样子,又深吸了口气,轻佻道,“放心,我不会为了那混蛋跟你离婚的。”

        “……”

        月光清清冷冷地洒进卧室里,没有开灯,只能凭借那点微弱的月光看着对方的脸。

        陈邵脸上稍缓,叶初卿堪堪别过脸,视线又落在床头那瓶粉色的西瓜味饮料上,都能想象到陈邵下班后还去超市里挑了瓶这个去收银台前付钱的样子。

        “哦对。”叶初卿想到什么,拿起手机,点进魏远鹤那条信息,按了语音键,干脆利落,“滚。”

        她耸了耸肩,看向陈邵:“反正合同都已经改好了,他已经没利用价值了。”

        陈邵笑了声,终于是恢复平常那样了:“那你今天是去出卖色相了?”

        “是啊,不然谁要和那种混蛋见面,我看见他就烦。”

        陈邵:“那以后不用去他那出卖色相,来我这出卖色相就行,这种小事我也能解决。”

        “……”

        ***

        这通乌龙到这终于是告段落,陈邵被赶去洗澡。

        叶初卿个人躺在昏暗卧室床上想事,她被陈邵那通质问给弄懵了,到后来竟然没有再探究最初的那个吻。

        她舔了舔嘴唇,若有所思。

        陈邵主动两回,回喝酒,回清醒。

        而她似乎也没有抗拒,就是有些震惊罢了。

        其意味外人看便知,可叶初卿这会儿的确是有些局内迷茫。

        等陈邵出来,她终于鼓足勇气跟他提了上回遇到他大学同学时聊的内容,为什么陈邵那么早以前就会认识她却没提。

        陈邵坦然,边擦干头发,边将那往事和盘托出。

        他跟叶初卿从前见面不多,严格来说算陌生人,交代起来也很快。

        “那林启蒙没揍你吗?”

        陈邵回答得很不要脸:“所以我这不是躲着他么。”

        “……”

        其实林启蒙早已经结婚,去年有了个女儿,那晚在ktv包厢得知两人结婚的事喊着要去砍了陈邵也确有其事,不过已经和叶初卿不大有关系,只是单纯觉得他这人忒不讲兄弟义气罢了。

        要再往前放几年,这种行为简直是妥妥被唾弃的挖墙脚。

        “那你怎么都没跟我提过我俩是校友的事啊?”

        “我们后来第次见面你不就跟我吵了通吗。”

        叶初卿:“可你后来都没提,瞒的也太好了。”

        “提了就成混蛋了。”

        叶初卿眨了眨眼,在床上翻了个身,面对他:“陈邵。”

        “怎么?”

        她舒出口气,看起来像是松了口气:“我前几天听你那同学说的时候,差点儿以为你从大学就开始暗恋我,吓死我了。”

        陈邵笑了声,淡淡:“也说不定。”

        叶初卿怔住,睁大眼看他:“什么?”

        华语言有多奇妙叶初卿算是明白了。

        她那句话只是单单否认了陈邵大学时没有暗恋她罢了,可陈邵这话说,不仅是大学可能就开始喜欢她了,更重要的是,陈邵承认了他喜欢她。

        这晚上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对你负责。”

        叶初卿觉得这简直是渣男语录:“因为我怀孕了啊,不然呢?”

        陈邵掀了她眼:“你没怀孕的时候我就说要负责。”

        “我、操。”叶初卿忍不住骂了句,“我以为那是你人好。”

        “你都说不用负责了,我用得着腆着脸几次三番还追着人要负责吗。”

        “……”

        那倒也是,她以前怎么没想到这点?

        她还是不敢相信:“那我们喝醉酒以后……?”

        陈邵逗她:“你太主动,难以把持。”

        叶初卿现在才不信了:“你放屁!”

        他笑起来。

        陈邵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喜欢上叶初卿的,也许是后来,也许更早,他只知道那晚叶初卿酒醉到他家,是他先起了生理反应,是他顺水推舟,最后也全由他主动。

        第二晚,他知道叶初卿喝的那杯是烈酒,他没阻止,让后续发生的切顺理成章。

        叶初卿以为自己只是奉子成婚嫁给了陈邵,却发现原来每步都被他算计着。

        从前不敢乱提及离婚,现在有了陈邵刚才那番话她就有底气拿离婚来要挟。

        她怒而奋起:“陈邵,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陈邵揽着她腰躺回去:“我以前跟林启蒙说,泡妞不用说我喜欢你也可以,我没说过,就跟你结了婚。”

        “不过,现在看来,这四个字还是必要的。”他再次吻上她嘴唇,含混道,“我喜欢你,叶初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