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87章 过往(完)

第87章 过往(完)

        签完合同后,陈喋终于是放心不少。

        她小心翼翼地把那份合同藏到自己书架最里层,拿厚重的字典平整地压着,而闻梁那边的那份却不知道被他不上心的丢去了哪儿。

        陈喋几次想叮嘱他好好保管,又担心被他知晓了自己那点儿暗地里的小心思,总要铺垫番才到正题,叮嘱得很是隐晦。

        可闻梁自从不做人后就深谙其滋味,每次等他回家陈喋都还没铺垫几句呢,他就俯身下来吻着她动手动脚的开始自己的正餐。

        完事后,陈喋也早没力气再管什么合同的事儿,挨枕头就睡了。

        高考结束后最恣意的个暑假,她那些朋友们天天熬夜玩到通宵,而她却是多亏了闻梁,作息直都非常规律。

        这么过了半个月,闻梁把公司的事暂时处理妥当,剩下的细枝末节都交给朱奇聪去处理,而后带陈喋出去旅游。

        说是为了奖励她高考考得不错,但也是自己去度假放松的。

        陈喋出生以来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芜溪到堰城的距离,也不知哪儿好玩,最后旅游地点是由闻梁选定的。

        南方个节奏很慢的滨海城市。

        她整个人都兴奋极了,因为第次旅游,更因为第次和闻梁块儿旅游。

        甚至还早早计划好了要带哪几身衣服,要去海边拍怎样的照片。

        出发前晚,陈喋兴冲冲推着行李箱到卧室,盘腿坐在毛绒地毯上整理衣服。

        闻梁刚洗完澡出来,陈喋问他:“你有什么要带的吗?”

        “我衣柜里随便拿几身换洗衣服就行。”

        闻梁休闲衣服不多,统共就几身,夏天衣服也不占地方,陈喋便叠好了都放进了行李箱里:“洗漱的还有充电线之类的我都拿好了,你还有别的东西吗?”

        “没了。”

        陈喋便开始专心致志整理自己的。

        毕业后她新买了几身衣服,她是衣架子,穿上都不难看。

        但真选择起来又很犹豫,她抱着摞衣服到全身镜前,件件在身上比对着,磨蹭了好会儿才选定几身。

        时间分秒过去。

        闻梁看着她,忍不住皱眉:“你装个行李也这么麻烦。”

        陈喋横他眼,不跟他计较,在身上比着件连衣裙冲他扯了扯裙摆,问:“这件好看吗?”

        小姑娘赤着脚踩在地毯上,拎着裙摆只脚还往后点地,做了个谢幕时的姿势,黑发柔顺地垂在胸前,眼睛也亮晶晶的,因为过于兴奋脸上便更显出几分稚气。

        闻梁看了她会儿,朝她招了招手:“来。”

        陈喋把裙子放下,不设防备的走过去:“干嘛?”

        话音刚落,就被闻梁拽着压到身下,他低头碰了碰她唇瓣,很不要脸地说:“你还是不穿好看。”

        陈喋脸上唰的下红透、发烫。

        毕竟年纪小,听着这样的话还觉得颇为难堪,别开眼轻声抱怨:“你怎么这样。”

        “我就这样。”闻梁跟她挨得很近,鼻尖几乎碰在起,声音有些低沉,透出潜藏于底的占有欲,“也只有我能跟你说这种话,知道吗。”

        陈喋哼声:“你也不许说。”

        衣服是不可能再整了。

        陈喋被欺负通,以至于第二天差点赶不上飞机。

        她虽后来性格变了许多,但行动上还是有些温温吞吞的,不像闻梁那般雷厉风行。

        早上虽然时间很赶,但她依旧要整理好昨晚没整好的衣服,件件叠整齐放进去,心里也急,可动作还是不紧不慢的。

        闻梁后来看烦了,又训了她几句,让她快点。

        于是坐上飞机路上陈喋都不太高兴,也不太搭理他,昨晚那点兴奋激动都没了,沉默的看着窗舷外的白云。

        闻梁简直觉得跟养了个女儿似的。

        他脾气差,懒得哄,任由陈喋生闷气,自己阖上眼又眯了会儿。

        直到飞机抵达目的地,拿上行李走出机场,先去机场放行李。

        闻梁订的酒店就在海边,他们那间套房视野最好,落地窗往外就是碧海蓝天,出阳台就是露天泳池。

        闻梁看了圈,开窗通风,而后带陈喋下去去海边逛逛。

        他买了颗椰子,插了吸管,递给陈喋:“给。”

        陈喋瞧他眼,已经到海边,其实倒也没怎么不高兴了,只是至始至终闻梁都没哄她句,她没法顺着台阶下来,依旧沉默着接过来,还非常客套的说了声“谢谢”。

        闻梁被她气笑了,冷笑声,难听的话又要脱口而出。

        只不过陈喋抬眼瞧过来,他顿,想着小姑娘难得出来玩趟,还是不惹人不高兴了,把那句话咽回去了。

        陈喋很了解他,咬着吸管追问:“你要说什么。”

        闻梁往她肩上推了把:“过去,给你拍照。”

        “……”

        陈喋还是听他话乖乖退后几步,她手里捧着个青色的椰子,白裙白鞋,底下是沙滩,背后是上涌着的碧蓝海水。

        闻梁拿出手机,点开相机,放大。

        只不过放大后就能看到陈喋依旧撅着个嘴,虽是拍照,却愤愤地看着他镜头。

        闻梁大步朝她走过去,同时两根手指按着她嘴角往上推,硬是给她推出个笑脸弧度,他垂眸拧眉:“摆脸给谁看呢。”

        陈喋往后避了下,拍掉他的手:“那你别看好了。”

        闻梁“啧”了声,懒着她腰拽进,脸色更沉下去:“惯得你,脾气天比天大。”

        “没有你大。”陈喋立马反驳。

        闻梁懒得再听她说话,抬起她下巴就朝她嘴唇咬了口。

        没收着力,陈喋“嘶”声,边因为闻梁在这大庭广众下跟她亲昵而吃惊的睁大眼,边又吃痛得厉害,瞬间眼泪汪汪,

        他却不心疼,指腹重重擦过她唇瓣,警告:“再给我噘嘴耍性子试试。”

        陈喋刚刚自己消化下去的脾气被他几乎话再次点燃,愤愤不已,还格外委屈,不想他碰着自己,可力气悬殊,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反倒被闻梁搂得更近了。

        只好就这么控诉:“谁耍性子了!”

        她翻起旧账:“昨天晚上我整行李整到半,你自己拉着我就耍流氓,害我早上来不及,明明就是你的错,你还那么凶的骂我速度慢,不理我,现在还咬我。”

        她越说越委屈,拳头砸在他身上,不停挣扎:“你松开我,我不想跟你这么近。”

        闻梁这才反应过来她这早上不高兴的原因。

        “行了。”闻梁总算软下声,手搂腰,手轻轻碰了碰她嘴唇,“还疼?”

        陈喋顺梯子往上爬,瞪他:“你试试看会不会疼啊!”

        他笑了声:“那你咬回来。”

        “……”

        陈喋不说话了,看了眼他嘴唇,男人唇形偏薄,典型的薄情唇形,好半晌才嘟囔:“我才不要。”

        闻梁刚才那些压人的气势总算褪开去,人也懒散下来,笑得有点痞,亲昵地靠近,鼻尖贴在起,缓缓吻住她,极有耐心的舔吻着她嘴唇。

        正是暑假,当地来旅游的人很多,有跟陈喋差不多年纪的人成群结队出来玩的,也有家三口、家四口。

        烈日灼灼,空气里有独属于阳光和海水的味道。

        而她却和闻梁站在沙滩前接吻。

        这是头回,闻梁不带那些有色目的亲她。

        刚刚吵了通架,陈喋还被他气得不行,却很不争气的因为这个吻迅速消了气。

        闻梁手贴着她后背,下下顺着拍抚,把陈喋刚才那点炸毛的情绪都给顺下去了。

        好会儿他才退开点,噙着笑意低声问:“还疼吗?”

        “……”

        陈喋黑睫飞快颤动了下,竟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疼是什么,手上劲儿也跟着松,那个才喝了几口的椰子砸到沙滩上,

        椰汁吨吨吨的涌出来,很快渗进了沙滩里。

        她被亲得有些呆,舔了舔湿润的嘴唇,看着脚边的椰子:“啊。”

        闻梁这会儿脾气又变得非常好:“还想喝吗,想喝再买个。”

        她摇头:“现在不要了。”

        见终于把小姑娘重新哄好了,闻梁扬了扬手机:“还拍吗?”

        “拍的。”陈喋喜欢拍照。

        闻梁往后退,准备给她拍照,却被陈喋重新揪住了袖子,他垂眸:“嗯?”

        “你跟我起拍。”陈喋说。

        闻梁:“我不拍。”

        “为什么?”

        “……”

        闻梁看着她那双清凌凌的眼眸,最后还是拗不过,跟陈喋块儿拍了张照片。

        拍完后,陈喋看着那张照片,还忍不住吐槽他:“就你这样的,刚才还好意思说我不笑呢。”

        闻梁轻嗤声,懒得跟她争辩,只抬手揉了把她头发。

        两人在旅游第天吵了通后后面几天倒还算和平,除了因为闻梁教陈喋游泳时方法太过粗暴又惹得绊了几句嘴。

        其余时候甚至和同样来这儿旅游些情侣们都没什么两样。

        还因为两人颜值出众,引来了不少注意的视线。

        在当地待了周便回了堰城。

        又在家待了没几天,就到了大学军训的时间。

        入校当天,闻梁临时有事,派了司机送她去学校又帮她把行李送到寝室——只不过她也不会常住寝室,没事依旧还是会回西郊别墅,只是免得引起人注意才按例付了寝室住宿费。

        司机把她行李搬上六楼宿舍:“那陈小姐我就先走了,您军训什么时候结束,我到时来接你。”

        “闻梁不过来吗?”陈喋问。

        “闻总说他忙完了的话就会过来的。”

        最近闻梁特别忙,陈喋也是知道的。

        她也从张嫂和朱奇聪那儿听到些传闻,温远集团到了闻梁手里现在已经稳住,甚至做了几次大规模的整改,后续会将公司重新注入新鲜血脉,让这公司真正姓闻名梁。

        陈喋对这其的利益冲突并不了解,只知道闻梁比她原以为的还要厉害许多。

        这往后,虽然可能再没有了需要什么所谓商业联姻的必要,但闻梁坐稳那个位置后,肯定会见到很多很多很优秀的女人。

        而她就是个学生……

        陈喋有些发愁。

        上午军训结束,辅导员过来说学校里需要拍组新生军训照片,要求相貌端正出众的,自然就把搜索范围放到了他们表演专业。

        辅导员在排排军列转了圈,最后把陈喋叫过去。

        “你有兴趣拍那组照片吗?”

        陈喋问:“那些照片会被很多人看到吗?”

        辅导员还以为她是低调,点点头说“会”,心里还想着又得重新找人了,却没想到陈喋很快就点头答应下来:“我想去的。”

        她想要变得稍微有些光芒,能够让闻梁看到她。

        也想以后她站在他身边,可以能骨气有傲气的说出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只是他的个不值提的“金屋藏娇”。

        陈喋很上镜,拍的也很顺利。

        摄影师想要的青春、活力、灵气这些,她也都有。

        很快,陈喋这组穿着军训衣服的二十几张写真就通过学校报新学期第栏校报以“欢迎新生”的主题发出来,占了整个版面。

        她长得好看,拍的又极好,先是在学校引起了波小范围的关注,而后开始出现在学校大家的朋友圈甚至学校论坛里。

        后来甚至还在络上火爆时,连陈喋都没料到这组照片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向。

        她在那段时间以极快的速度在学校被大家所知晓,甚至还被冠上了个校花的头衔,又经络上传播,明明从没有过什么正式的投票,却竟成了学校公认的校花。

        不少学长学姐好奇,还趁下课回寝,特地绕到军训训练场来看她。

        闻梁自然也知道这些天发生的事。

        这天结束会议后正好是下午五点,陈喋军训每天是五点半结束,他简单收拾了东西便出发去学校。

        朱奇聪直接把车开到了训练场外,间隔着铁丝,里面乌泱泱的都是穿着墨绿迷彩服的大新生,还在踢正步。

        陈喋因为那组照片,还被教官揪出来作为领队。

        闻梁不费劲就在人群看到她。

        小姑娘梳着高马尾,被晒得脸有些泛红,因为是领队还需要拿皮带扣在腰间,勾勒出不盈握的细腰,正领着众队伍踢正步,走的还挺标准。

        闻梁把窗户摇下来,安静看着。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主教官声哨响,大家欢呼着终于解散。

        陈喋没注意到停在外面的车,跟新认识的朋友说笑着走到树荫下拿上自己的包和水杯往外走。

        只是没走几步,就被个男生拦着了。

        这场景实在是眼熟,闻梁从前也碰到过,不想也知道这男生接下去会跟陈喋说什么。

        她身边那新朋友却很识趣,脸揶揄的笑,跟陈喋挥了挥手就直接先跑了。

        闻梁拿出手机,直接给陈喋打了通电话过去。

        他坐在车里,看着陈喋打断那个男生,从包里拿出手机接通,她声音传过来:“喂?”

        “结束了。”闻梁声音很淡,“我已经到你学校了,出来吧。”

        陈喋立马抬起头,看到他的车,眼睛亮。

        闻梁这些天这么忙,这还是军训以来他头回来学校。

        “好,马上。”她忍不住笑。

        挂了电话,那个刚刚告了白的男生又问:“怎么了,你是会儿有事吗?”

        “嗯。”陈喋仗着这个距离闻梁听不到,任由自己的心思发展,说,“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你有男朋友了?”那男生诧异。

        陈喋笑眯眯的,再次给他重重击:“嗯。”

        闻梁看着她笑得极甜的跟那男生说话,心里顿时又有些烦躁。

        只是眉头刚蹙起,便见到陈喋绕开男生,直直地朝他跑来,背包在身侧颠颠,马尾也划出道弧线,划过昏黄落日夕阳,依旧是笑容满面的。

        闻梁心底那些烦躁再次被抚平。

        她跑的太快,迷彩帽都差点被风吹走,她笨手笨脚的抬手按住刚要翘起来的帽檐,就这么双手按在头顶跑过来。

        样子有些滑稽。

        闻梁笑出声。

        他在这刻心想,就这样下去也挺好。

        陈喋终于跑到车边,喘着气,笑得眉眼弯弯:“你今天怎么过来啦?”

        这天天气很好,傍晚余晖泼墨似的洒下来,落在陈喋身上,又是镀了层金光,整个人都在闪耀。

        当初在车站初见,闻梁在她抬头的瞬间有很细微的被光芒灼烧的感觉。

        现如今,这光芒已然足以让他移不开眼。

        见他不说话,陈喋又要跟他闹脾气,娇纵道:“你干嘛都不理我。”

        闻梁又想,要是真能这样下去,应该是他赚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每个世界,我们都是相爱的”过往番外篇到这就结束啦

        明天终于开始更新邵卿!先婚后爱!嘴炮c!

        也不会很长

        要来看嗷!到时完结后还等着全订的宝贝们评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