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81章

第81章

        《花样宝贝》播出第六期时,陈喋闻梁一家四口一块儿在家看电视。

        闻知景、闻知灵两个活宝对自己出现在电视上很是新奇,去学校上学时还不停跟人炫耀着这事儿。

        而那只在第一期节目上就买回来的小狗也一并被带回了家,从村庄小土狗摇身一变飞上枝头住进了大别墅。

        晚上吃过饭,大家一块儿看节目。

        陈喋陪着兄妹俩一起,闻梁则坐在一旁捧着个电脑看邮件。

        小黄狗吃完了晚饭,摇着尾巴一蹦一跳的跑来客厅。

        家里除了闻梁大家都挺喜欢这只小黄狗,觉得可爱又通灵性,而小黄狗却偏偏总喜欢往闻梁身边拱。

        吃饱喝足便一跃跳到了沙发上,往闻梁身边挤,踩着小碎步一副急切争宠模样。

        闻梁正敲键盘打字,把邮件发送出去后就提着狗后颈丢回到地上。

        大抵是真琢磨出了在这家里谁是最能挣钱的那个,小黄狗不厌其烦,几次被丢又几次爬回到闻梁身边。

        “闻知景。”

        “啊?”

        哥哥正看电视,闻言扭过头来。

        闻梁提着狗递过去:“抱走。”

        工具人闻知景只好起身把狗抱回去,重新盘腿坐回到软垫上,把小黄狗放到腿弯玩。

        陈喋回神看了眼闻梁,过去走到他旁边,抬手给他捏了捏肩,凑过去看他电脑:“还没忙完吗?”

        因为后面还有最后一期节目需要录制,闻梁需要把后续一些工作提前处理好。

        他懒洋洋地抬手把陈喋圈进怀里,右手绕过来一边打字一边低声道:“快了,把这个看完就结束了。”

        他说着,又低头在陈喋额头盖下一吻:“困了?”

        景宝灵宝两人对父母俩这番样子早已经习惯了,平静地扭头继续看电视。

        “没困。”

        陈喋坐起来,一抬眼就看到小黄狗两只前脚正扒在闻知灵身上,在她脸上舔着。

        “妹妹,摸过小狗的手不要再吃东西了,一会儿记得洗把脸。”陈喋顿了顿,想起什么,又问了句,“你们给它取名字了吗?”

        闻梁指尖一停,跟着垂眸看过去。

        闻知景回答道:“小黄。”

        “就叫小黄啊。”陈喋笑了声,“这么随便,我看它长大这个势头,估计没多久就得比你俩还大些了。”

        闻知灵眨眨眼:“那叫什么?”

        她想了想,歪着脑袋,给它冠了个姓,“闻小黄?”

        “……”

        陈喋被她逗笑,笑着倒在闻梁身上:“那挺好,它以后就是你们的弟弟了。”

        闻梁轻嗤一声:“你们两个都姓了闻,它就跟你妈妈姓吧。”

        陈喋:“?”

        闻知灵这回反应倒快:“陈小黄?”

        陈喋朝闻梁身上打一拳:“怎么,我给你生了儿子女儿都跟着你姓了,现在养条狗你倒这么大度地让跟我姓?”

        闻梁笑得散漫,合了电脑丢到一旁,搂着陈喋懒声应着:“是啊。”

        “……不要脸。”陈喋睇去一眼。

        说来陈喋虽已生儿育女,可她生产时年纪就不大,又从大学时起就注重护肤,每天光是抹些瓶瓶罐罐的就得在浴室耗上半小时,闻梁就总嫌她磨蹭。

        可现如今,陈喋就这么睇他一眼,模样和从前别无二致,却又多了番神韵。

        闻梁看得心下一动,活络一番,叫来阿姨带着闻知景和闻知灵一块儿上楼睡觉,紧接着便带着陈喋上楼开始他的正餐。

        翌日一早,原是要去录制第一期节目,只不过时间还早,不急着起床。

        昨夜陈喋被折腾的晚,闻梁睁眼时她还没醒。

        当初准备怀孕时两人胡天海地地乱来,可自从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甜蜜的负担后,闻梁还是每回都规规矩矩的,再不想再折腾出另两个景宝灵宝出来。

        他侧躺着,盯着怀里的陈喋一会儿,思绪飘远。

        想起当初刚认识陈喋时候的模样,小姑娘性格变了许多,模样也比从前长开些,愈发张扬明媚,即便是如今素净一张脸上闭着眼都是夺目的。

        陈喋枕在他手臂上,闻梁把人搂进怀,啄吻着她嘴唇,掌心粗粝,拢着她下颌来回抚摸着。

        陈喋迷迷糊糊间眯着眼,哼哼几声,想推开又因刚醒来一时半会儿使不上力。

        “闻、闻梁。”

        她开口时声线稍有些喑哑,尾音放的很虚,轻飘飘的,却又像把小勾子扯住了闻梁那根神经。

        他太阳穴倏的一跳,加深了吻,含混道:“嗯?”

        “马上就要出发去录节目了,你别弄了……”

        闻梁这人一旦畜生起来就停不下来,卧室内温度攀深,他鼻息稍重,手上也愈发不知轻重起来。

        正亲昵之际,不知小黄何时推开了卧室门进来,跃上来时正好踩在陈喋腿上。

        陈喋吓了跳,做贼心虚似的,也不知道突然哪儿来的力,直接把刚才还覆在她身上的闻梁一下蹬开了。

        可能是踹到了哪儿,闻梁嘶了声,眉头皱起,过了好一会儿才喘出口气,朝床尾晃着尾巴看了眼,低声骂了句。

        陈喋嘟囔着:“它怎么进来了。”

        闻梁平白被打断,再加上起床气,脸色就愈发沉了,最后撂下一句:“我早晚得把它宰了。”

        陈喋笑起来:“你也就搁我这说说,你敢跟哥哥妹妹这么说吗?”

        闻梁轻嗤:“我有什么不敢的。”

        陈喋才懒得跟他争什么作为父亲的尊严。

        被小黄这么一闹,没一会儿哥哥妹妹也就跑进了他们卧室,闻梁吃了瘪没法继续,一整天气儿都不太顺。

        在家吃过早餐,一家四口便出发去机场参加最后一期的《花样宝贝》录制。

        综艺节目惯有的最后一期节目皆是走温情风,更不用说是他们这样的亲情类观察节目。

        这一期录制内容很简单,也没有像前几期那样或难或易的任务,总把孩子们惹哭。

        四个家庭一块儿围着坐下来聊天,说的多是些关于孩子们的话题,而宝贝们这些天都相熟,约着一块儿去玩了。

        到最后,节目组请父母们各自进入小房间单独录制访谈。

        闻梁虽然从前也接受过商业方面的采访,但是这种综艺采访还是头一回,陈喋担心他不会说话,还放心不下地特地多嘱咐了几句。

        闻梁摆摆手,很是自信:“放心。”

        “……”

        走进备采间。

        主持人已经准备好了,问题倒是就那么几个,是像节目观众征集的,大家一直以来都对闻梁和陈喋的感情历程都颇为好奇。

        只不过对着闻梁这张脸,她还真有些不敢问得太过了。

        顿了顿,主持人拘谨地走上前问:“闻总,我们可以开始录制了吗?”

        闻梁淡淡点了点头。

        “我们这里有几个从网友那得来的问题,一共有十个,要是有您不方便答的可以跟我说,到时候剪掉就可以。”主持人提前说。

        “行,你问吧。”

        “大家都特别想知道您和陈喋小姐的恋爱过程,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到如今已经在一起多久了呢?”

        这个问题如今想来都有些遥远了,闻梁又不爱回忆从前,也没刻意去记过在一起多久。

        他在心里算了算,答道:“有十年了吧。”

        饶是主持人也被这个数字吓了跳:“这么久了啊?”

        “我们认识的就早。”

        “我听人家总说情侣之间有七年之痒,网上关于您和陈喋小姐的感情,从前也有传闻说你们分手过?”

        闻梁顿了顿,最后回答的也很坦然:“是分开了一段时间,之前我对她不够好,好在后面兜兜转转的也安定下来了。”

        主持人接着问:“节目播出之后,关于您和景宝灵宝的相处模式也非常引得大家关注发笑,灵宝先前还哭诉过爸爸不爱她,虽然在观众们看来这只是个笑点,但您后来有跟我们哥哥妹妹解释过这个事吗?”

        闻梁:“没。”

        主持人:“……”

        这也回得太干脆利落了点儿,弄得她反倒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好在闻梁沉默了会儿后倒是接着说了。

        “不过我妻子一定已经跟他们解释过了,尽管她也从来没跟我提过,但我知道她不会舍得让任何人误会我,哪怕那是我们还没有长大的孩子,说出口也只是童言无忌。”

        闻梁笑了笑,方才一直冷着的脸也因为这笑意终于柔和下去,不再那么怵人了。

        他自从过了三十,从前那些狐朋狗友也渐渐少了联系,又有了陈喋和两个孩子,娱乐活动一缩再缩,性格也比从前要稳重的多。

        尽管表面上是被家庭管束住了,可没人知道他是如何的甘之如饴。

        “陈喋是个很心软的人,尽管我其实并不在意别人的误会,她也知道我不在意,但她依旧会在意那一丝一毫会不会影响我的心情,我们之间,更像是她在用她那颗软和的心很细致地保护着我。”

        “我是个商人,知道怎么找弱点切中要害,我从一开始就知道陈喋心软,也利用这点欺负她很多次。”

        见闻梁终于有了做访谈的样子,主持人也放松下来,笑问:“你们当初分开过就是因为您口中利用陈喋小姐的心软而‘欺负’吗?”

        “不是。”

        闻梁搓了把脸:“我这人很多毛病,也懒得改,仗着她心软欺负人的事我后来也没少干。”

        他想起两人当初确定关系时。

        他当然知道是他从前对不起陈喋,按理说,告白自然是应该他来的,还要附上忏悔录和保证书。

        可他偏不,他骄傲又倨傲,偏要陈喋先承认了爱他。

        他笑了笑,又说:“好在她习惯了惯着我。”

        主持人笑称:“我见其他家庭都是丈夫惯着妻子的,怎么到您这就是陈喋小姐惯着您了?”

        闻梁:“她人好,这世上能受得了我的可能也只有她了。”

        “网上许多人说您面对哭闹的孩子时的样子才是现实生活中家长的最真实的反应,有时就是被气得恨不得塞回娘胎里,那您对现在一家四口这种吵吵闹闹的生活满意吗?”

        他懒洋洋地回答:“还不错。”

        “最后一个问题啦,陈喋当初出道即封为影后,后来也一直获奖无数,出演了许多作品都深受大家喜爱,也有好多荧幕c形象让粉丝们特别难以忘怀的,对此您会吃醋或是不满意吗?毕竟在戏中陈喋小姐会和许多当红的帅气男明星演感情戏嘛。”

        “我没什么好吃醋的。”闻梁笑了笑,下颌微抬,似乎又回到了少年时期初遇陈喋时的张扬。

        他狂妄地坚定道:“对陈喋而言,没有人能比我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