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80章

第80章

        当晚住进第四号房间,虽然设备都大不如从前住家时,好在哥哥妹妹两人倒也还暂时觉得新鲜,闻知灵更是全神贯注地抱着小黄狗玩儿,没哭没闹。

        闻梁也就暂时得了清净。

        在房间里收拾好东西,晚饭是去外面四个家庭一块儿吃。

        闻知灵抱着小黄狗一起去吃饭,妹妹的娇气体现在方方面面,还挑食不爱吃饭,每回在家里阿姨都没法喂她吃饭,还得靠闻梁来。

        这父女俩算是互相是对方的克星,闻梁嫌她总哭吵闹,而闻知灵也怕闻梁凶,一些小事上还算是听闻梁的话。

        当晚大家吃的是当地准备的晚餐,外面下小雨,节目组支了个棚,长长的木板桌,大家横排依次坐下。

        闻知景很独立,现在吃饭也不用别人顾着,自己就能吃完。

        闻梁把闻知灵抱到自己腿上,往她的饭碗里夹了几筷子的菜,拌匀了便一勺勺舀给她吃。

        “你喂慢点儿啊。”陈喋看着他动作忍不住说,一边抬手擦去妹妹嘴角沾着的饭粒。

        而观众看到这一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闻?没有感情的喂饭机器?梁。】

        【我们妹妹真的吃得很艰难!都还没嚼完呢第二口就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太可爱了!谁来跟我生个孩子!】

        【上面那个你别想了,看看人家爸妈的颜值,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

        闻梁十几分钟喂完了饭,终于解脱,把妹妹抱下去跟狗狗玩。

        大人们围坐一团聊天,闻梁不爱过多交际,饭桌上话也不多,只偶尔回答下别人问的话。

        聊了没一会儿,陈喋才发现哥哥也没在饭桌上,扭头找了一圈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另一边,这会儿正跟李琮女儿说话。

        李琮女儿也生得很漂亮,穿了条公主群,下面是白色长袜,踩了双黑色小皮鞋。

        陈喋手肘撞了撞闻梁,朝不远处闻知景的方向抬了下下巴。

        闻梁也跟着看过去。

        闻知景指了指背后的闻知灵,对面前的小女生说:“你想玩狗吗?”

        小女生也许是怕动物,摇了摇头。

        哥哥又问:“吃完饭以后,你想去我家玩吗?离这里很近,从那边走下去就到了。”

        小女生回答得很诚恳:“你们家是最破的。”

        “哦,因为我妹妹想买狗,所以我们把卖葡萄的钱花完了,只能住现在那个房子。”闻知景不以为意道,顿了顿,又叹了口气,“不过我妹妹的脾气啊,等晚上睡觉了可能又要哭鼻子了,然后我爸爸就要生气了。”

        小女生眨眨眼,从木椅子上滑下来,往闻梁方向小心翼翼看了眼,看上去有些怵:“你爸爸还会生气啊,我爸爸从来不会生气,那你怎么办?”

        “没事,我妈妈在,她可以让我爸爸不生气。”

        “为什么?”

        闻知景耸了耸肩,理所当然:“我爸爸就是这样,如果今天是我妈妈想要买狗狗,我爸爸肯定都不会拦,直接让我和妹妹住四号房间。”

        陈喋:“……”

        闻梁:“……”

        后面许是注意到两人的目光,闻知景和那小女生开始附在耳边说悄悄话,离得很近,也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明明是头一回见,闻知景居然还学会主动搭讪了,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俩小屁孩你一句我一句的说悄悄话,后来也不知是说了什么,闻知景突然低下头,在小女生手背上亲了一口。

        陈喋:“……”

        我?日?

        再这样下去,她都要开始怀疑哥哥不是闻梁亲生的了啊,这也太他妈会了点儿。

        闻梁直接起身过去把人提了回来。

        哥哥在自己情窦初开的心仪女生面前再次被自家亲爹提溜回去,非常没有面子,还有些不高兴。

        当着这么多人面训儿子就太丢脸了,陈喋把闻梁挡了去,俯身到闻知景面前,教育了好一会儿以后不能随便亲女生。

        训完了,陈喋才跟闻梁打趣说:“哥哥这性格怎么一点都不像你。”

        他轻笑一声,笑声在晚风中很是温柔,他看着又溜去一旁玩的闻知景,淡声说:“不像我挺好的。”

        而妹妹一副旷世小神仙的样子,专心致志地抱着狗玩。

        吃完晚饭回到住处,陈喋把房间里边的镜头全部拿衣服罩住,洗过澡。

        节目组给他们准备了两间房,只用屏风挡着,哥哥妹妹很早就已经习惯了跟爸妈分房睡,陈喋又帮他们把垫子铺得软和了些,倒也没哭没闹。

        一觉睡到天亮。

        这儿也没有什么窗帘,天一亮阳光就照进来,陈喋眯了眯眼,费劲地睁开一点眼睛,喊了声哥哥妹妹。

        没人应。

        倒是身旁的闻梁动了动,横过手臂揽在陈喋腰上,哑声道:“已经出去玩了,放心吧,都有人跟着拍摄,会顾好的。”

        “你怎么就这么放心啊。”陈喋拧他一把。

        她不放心,好在刚坐起来就透过窗户看到了正蹲在外面泥地边上的兄妹俩,哥哥不知从哪要来了一根火腿肠,正在喂狗。

        陈喋就这么坐了会儿,看着窗外。

        夏日清晨和煦的阳光铺洒下来,兄妹俩肩膀并着肩膀,也不知先前干嘛去了,袖子上还沾上点泥斑,而那只小黄狗坐在俩小屁孩面前,拼命晃着尾巴。

        空气中飘着写灰尘碎屑,在阳光下照耀得无处可避。

        陈喋看着,笑了声。

        闻梁听见,也跟着懒洋洋地笑,揽着她腰把人拉回到床上:“在笑什么?”

        “我看哥哥妹妹一块儿在跟狗玩呢。”

        反正镜头还挡着,陈喋也就黏黏糊糊地回搂住闻梁,窝在他怀里,“其实这儿跟我小时候的生活还挺像的,就是身边的人都不一样了。”

        “随他俩。”闻梁在陈喋嘴角印下一个吻,“再睡会儿。”

        “你还真是来度假的啊?”

        “不然呢。”

        陈喋食指轻轻戳了戳他阖上的眼皮,闻梁这才又睁开眼,眼皮被压出一道很浅的褶皱。

        他盯着陈喋看了会儿,也不知怎么,就忽然看得心痒痒,手伸进被子里往她腿根掐了把,低头在她耳朵上轻咬了下:“不睡我们就做点别的。”

        “……”

        陈喋立马推着她不断往后撤,可她睡的地方本就是靠墙,很快就避无可退,她受不了:“闻梁,你能不能有点人样啊。”

        闻梁已经醒了,侧躺着,单手支着头,另一只手在刚才陈喋蹬腿踢他时捏住了她的脚踝,他笑得漫不经心,还有点斯文败类又风流的味道。

        “真做了你可不会这么说。”

        “……”

        外面兄妹俩正在玩,还有两个拍摄人员,房间里的摄像机虽然已经关闭,可好歹那黑黝黝的镜头还在。

        陈喋被他这番已有所指的话弄的面红耳赤。

        “你快要点脸吧!”陈喋捂他的嘴。

        闻梁终于放开她脚踝,只不过又靠近一点,亲了下她嘴唇,低声哄道:“来。”

        “……”

        来屁啊!陈喋在心中呐喊。

        “趁着没人。”

        “……”

        “我们偷偷的。”

        “……?”

        陈喋看着他一脸淡定坦然,一时估摸不准闻梁会不会就真这么豪放到在这几乎可以称为野外的小破木屋里来一发,毕竟闻梁这人似乎也实在没有什么底线。

        “你、你等等。”陈喋把手死死抵在他胸前。

        闻梁不理,轻而易举反剪住她的手,又在她唇角啄了啄,鼻息交错间,所有动作都放大到细节。

        陈喋几乎是瞬间整个人都僵硬了。

        这、个、畜、生。

        直到她呜咽出声,闻梁才终于停了手,靠在她肩膀上笑得停不下来。

        这人就是故意的。

        想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陈喋脸上的热气一股股往外冒,刚要骂人,又忽然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真好。

        闻梁在笑,兄妹俩在玩。

        只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闻梁还靠在她肩头笑着,忽然屋外一阵吵闹,随即哥哥妹妹也跑进来,嘴里叫着“小黄”,是那条狗。

        小黄跑进屋后,直接径直跳上了床。

        闻梁不喜欢动物,尤其是会掉毛的,立马敛了笑皱起眉。

        而跟拍摄像师见两人也已经醒了,穿戴正常,便也跟着走进房间拍摄。

        “闻知灵。”闻梁发号施令,“你把狗抱出去。”

        到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不过到节目播出放到观众眼里似乎就成了另一回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能这么凶我们灵宝!闻梁你没有心!】

        【话说灵宝是不是撞破了什么才让闻总这么生气的?】

        【楼上的你发现了盲点!】

        【喋妹的脸怎么这么红啊!!节目组呢,让我康康这之前发生了什么!!!】

        【不是!景宝和灵宝进屋的时候明明闻梁还抱着喋妹笑呢,怎么这一到两个小宝贝面前就板脸了!再这么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就真的要组队偷孩子去了啊!】

        ……

        后面几天的节目录制都很顺利。

        哥哥妹妹还在节目里认识了不少朋友,也还算习惯环境,没有怎么哭闹。

        只不过节目播出几期后,闻梁的“严父”形象就愈发深入人心,而其他家庭爸爸各个都非常温柔,对比下就愈发明显。

        几乎每回节目播出都有一个相关词条升上热搜。

        出发去第三期录制时,节目组布置了一个新任务。

        需要几个宝贝一块儿学做烘焙,虽然都是三岁到五岁间的孩子,就连话都不一定能完全理解,烘焙也一定不会做的多么像样。

        陈喋给两人准备了一套小厨师的衣服,围上小围裙,妹妹是粉色,哥哥是蓝色,又反复叮嘱了几遍安全问题才让他们跟着走进烘焙室。

        父母可以在外面透过玻璃看,里面有专业的烘焙师教他们做甜点。

        先是揉面团。

        宝贝们的手小,揉的面团自然也小,妹妹听不太懂老师说话,还有些怕生,一直看着哥哥做一步学一步。

        至于这些甜品上具体的水果奶油一类就由他们自己发挥。

        哥哥往上面挤了点奶油,只不过挤得歪歪扭扭,看上去很没有食欲。

        而妹妹喜欢吃甜食,直接往上面铺满了巧克力豆。

        很快,所有创意发挥完毕的甜品全部放进了烤箱。

        拿出来后各自分到手上,宝贝们从烘焙室跑出来炫耀自己的劳动成果。

        闻知灵做了个自己手心大小的甜品,中间不小心破了个洞,配上巧克力豆后看上去有几分像甜甜圈。

        只不过跑得太快,直接绊了一跤,甜甜圈咕噜咕噜在地上滚了一圈,巧克力豆也掉了一地,没法吃了。

        闻知灵扁了扁嘴,嘴角开始往下掉,跪坐在地上就要掉眼泪。

        闻梁和陈喋立马起身过去:“没事吧,有没有摔到哪?”

        灵宝抽抽噎噎地答:“饼饼,没了。”

        哥哥把自己手里那块饼干放到妹妹手心:“那我这个给你。”

        陈喋摸了摸闻知景的脑袋,妹妹看着自己手心里这个比刚才那个漂亮多了的饼干,软绵绵的说了句“谢谢哥哥”,终于憋住了眼泪。

        而后她把手往前一递,把那块饼干放到闻梁面前:“爸爸吃。”

        饼干上挤了很多奶油,样子也不好看,更重要的是上面还洒了很厚一层糖霜,哥哥倒得多了,饼干上层全是白色的糖霜。

        而闻梁是不吃这个的。

        陈喋刚要阻止,闻梁已经笑着张口把妹妹手里的那块饼干吃进去了。

        闻知灵眨巴眨巴眼,问:“好吃吗?”

        闻梁很煞风景,挠了挠她下巴,说:“这又不是你做的,是你哥哥做的。”

        后来宝贝们重新走进烘焙室进行下一个任务,陈喋站在闻梁旁边,静了静才问:“你刚才怎么吃了?”

        “不吃她又得哭。”闻梁说的很理所当然。

        陈喋甚至怀疑他是不是都没注意到刚才那块饼干上的糖霜。

        闻梁啧了声,皱起眉吐槽:“有水吗,太j了。”

        “……”

        虽说父子父女间一直都吵吵闹闹的,时而吵架时而又非常父慈子孝,已经是常态,可节目录制期间把这三个人一天24小时的绑在一起必然是会出问题的。

        到第五期最后,节目组把每个宝宝都叫到单独房间问问题。

        原意是想营造父母与子女间通过这次节目互相更爱对方,也更加明确对方对自己的爱,算是个煽情环节。

        却万万没想到会遇到人生滑铁卢。

        以闻知灵为首,闻知景为辅,从开始的“爸爸很凶”,到哭诉着“通过这次节目发现了爸爸根本不爱我”,最后愈演愈烈,闻知灵哭的停不下来。

        她小脸红扑扑的,眼角耷拉着,哭的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看着却是格外搞笑。

        而这一事件的起因只是因为半小时之前闻梁刚因为兄妹俩不好好吃饭训了他们一通罢了。

        其实节目里大家都能从细节处看得到闻梁对这两个活宝的疼爱,但他大概是不会表达,又习惯了刀子嘴豆腐心,成了四个家庭中最凶的爸爸。

        观众们看到这也只是觉得好笑,玩儿似的在网上发起了“请闻梁好好爱护景宝灵宝”的倡议。

        不过后来陈喋出于弥补父女、父子关系,还是偷偷找了哥哥妹妹聊了这事。

        当时两人只是刚被训斥有感而发,到现在已经全然忘记自己在全国人民之前控诉了亲爹的事。听陈喋说时都还有点懵。

        “爸爸其实是很爱我们哥哥和妹妹的。”

        “知道吗,爸爸从前从来不吃那样的甜品,可是因为是你们做的,爸爸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吃了。”

        说到后面,陈喋也不确定闻知景和闻知灵能不能听懂,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爸爸以前像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生活的不好,他有时会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相处,但他一定是很爱你们的,长大后你们就会知道了。”

        “所以你们也一定要好好爱爸爸。”

        最后一句话陈喋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说――因为真正爱爸爸的人太少了。

        哥哥妹妹印象中多是闻梁因为一些事训斥他们,陈喋管不住他们是也是由闻梁出马。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俩出生的那个下午,闻梁低头埋在她手心,竭力掩饰,却也能听到的压抑的哭声。

        闻梁孤零零一路。

        母亲自己痛苦,丢下他走了,他早早离家出来独住。

        22岁那年,陈喋出现来陪他。

        30岁那年,闻知景和闻知灵出现,也来陪他。

        他不善言辞也羞于表达,大概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深爱且热爱他生命中出现的这三个人。

        陈喋也无从可知,但却能从他那天的眼泪中窥见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