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76章

第76章

        叶初卿说完那三个字,空气安静了几秒,而后陈喋和闻梁又沉默对视了几秒。

        陈喋在心里默默算了下自己经期时间,本来预计就是最近几天,这样算也算不清楚到底是不是。

        “先去个医院吧?”闻梁皱眉问,样子看起来很紧张

        陈喋看了叶初卿一眼,还是觉得应该不是,她一点儿都没有已经怀孕了的感觉,自己刚刚才表演完一出话剧呢,怎么说怀孕就怀孕了。

        何况这饭还才刚开始。

        “等会儿吧,我觉得可能不是,你别太紧张了。”陈喋笑了笑,朝叶初卿抬了下下巴,“这准孕妇都还没开始吃呢。”

        叶初卿想了想说:“没事儿,我点的菜反正孕妇都能吃,要是真怀孕更不能饿肚子了,吃了再去。”

        于是把米糊换成了白开水,陈喋喝了口,把刚才恶心的感觉彻底压下去了。

        她想了想,还是不放心,问叶初卿当时刚怀孕是什么感觉。

        “我就是吐,然后还饿,吃了再吐。”叶初卿一想起这事儿就又觉得难受,摆了摆手,“再说下去我都没胃口吃了。”

        陈喋摸了摸自己肚子:“可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吐啊。”

        “有些就是不吐的。”叶初卿说。

        总归是心里藏着事儿,这餐饭吃的很快大家就出发去医院。

        陈喋身份特殊,要是被人发现在医院妇产科跑肯定立马就是一则头条新闻,指不定会被歪曲出多少内容出来。

        所以在饭桌上时闻梁就已经提前让朱奇聪去预约了私人产检。

        朱奇聪跟着闻梁这么多年,几乎温远所有大项目他都经手,早锻炼得跟人精似的,一听这产检就知不一般。

        迅速提前预约了私立医院通道的产检。

        怕四人一起下车会引人注意,还分了两拨,陈邵和叶初卿进来时陈喋已经被护士带去做检查了。

        闻梁就站在检测室门外,样子忧心忡忡。

        叶初卿看了他一眼,好笑道:“真是便宜你了。”

        闻梁垂眸看了她一眼,依旧是没说话。

        “就你这样的狗脾气啊,也就我们喋妹要你了,居然还舍得在这个年纪给你生孩子。”叶初卿啧啧几声,摇了摇头,下结论道,“你吧,人不怎么样,就运气是真的好。”

        闻梁这回倒是笑了,承认得坦荡:“是。”

        如今叶初卿肚子已经很大了,站久了就难受,陈邵扶着她到一旁坐下,楼层空荡荡,除了他们几个就再没有人。

        叶初卿和陈邵那边说着话,闻梁也没兴趣去插话,思绪便乱飘起来。

        他对自己的童年记忆已经不是很清楚,也没有那些总爱回忆童年伤怀过去的臭毛病。

        甚至于刚把陈喋带回西郊别墅时,他眼里陈喋也就是个读高中的小屁孩,还挺烦人,闻梁没什么耐心,就仅限于养她吃喝还有上学。

        后来这个小屁孩跟他结了婚,甚至于现在肚子里还又有了个更小的生命。

        这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

        闻梁始终站在检测室外,脊背也挺得异常直,看上去甚至有点僵硬。

        没过一会儿医生就出来了,身后跟着陈喋。

        闻梁还没开口问,一旁叶初卿立马站起来,说:“医生,怎么样?”

        后面一分钟,医生恭喜说陈喋已经怀孕了,正好一个月,又交代了一些今后的注意事项。

        这一分钟对闻梁而言像是梦,甚至都没听真切。

        陈喋居然真的怀孕了。

        相较于他们这对准爸爸准妈妈,陈邵和叶初卿这两个奉子成婚已经缓了六个月终于接受孩子到来的父母来说,就相对镇定许多了。

        闻梁自从听到陈喋怀孕后,眉间就一直皱着。

        他五官棱角分明,下颌眉眼轮廓利落,一皱眉几乎就是自带低气压的威力。

        陈邵觉得好笑,虽然最开始陈喋和闻梁和好时他还是觉得陈喋心太软了,但是现在能靠着他这便宜妹妹时不时看到闻梁不像从前那样拽得二五八万的也不错。

        他抬手搭在叶初卿肩膀上,抬手在她圆滚滚的肚皮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

        嘭嘭两声。

        跟拍西瓜似的。

        陈邵摆着过来人的架子,懒洋洋道:“这么担心干什么,没这么娇贵,随便拍,我天天拍我儿子。”

        陈喋:“……”

        叶初卿抬眼,凉凉问:“陈邵,你想死吗?”

        怀孕的事儿陈邵很快就通知了陈老爷子那边,而陈喋也告诉了现在正在芜溪的陈建平和王棉,一时间成了家里的国宝,收到不少叮嘱问候。

        至于粉丝那边,陈喋跟方阮商量了下,决定还是先不告诉。

        一来,从前的明星演员们怀孕基本都会在三月后再公布,甚至有一些到出生都能瞒的滴水不漏;二来,女演员生产后定位偏差有时会影响来找的剧本,陈喋还需要一段转换的时间。

        家里张嫂也知道了陈喋怀孕的事,从前沈云舒孕期她也照顾过,对孕期营养餐也有了解,当即热热闹闹地很兴奋地为陈喋重新做了一顿饭。

        晚上陈喋洗完澡就直接躺进了被子,原本按惯例还想玩会儿手机,后来又转念一想有辐射又放下了。

        虽然手机的辐射应该也不至于影响宝宝,可头一遭怀孕,陈喋什么都不清楚,总是显得过分小心翼翼。

        闻梁还没上楼,这时候楼下发出些响声,而后又是大门关上的声音。

        没一会儿闻梁便上楼了。

        “刚才有人来了?”陈喋问。

        “嗯。”闻梁把手里提着的两袋子拿进来,“刚才让我助理买了些东西。”

        陈喋从床上坐起来,凑过去看。

        孕妇装、孕妇鞋、防辐射服等等,各种各样都有。

        无一例外的特别,就是丑。

        陈喋看着袋子里的东西,眨了眨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如今还平坦的小腹,实在是有些难以想象自己穿上这些丑东西后的样子。

        她摆了摆手:“先放那吧,现在还用不到呢。”

        闻梁倒也没异议,将袋子提到一边,又凑过去碰了碰陈喋的嘴唇,低声说:“我先去洗澡。”

        洗完后,两人一块儿躺在床上。

        床很大,两人分据在两侧,几乎都没碰到对方,自从在一起后陈喋还是头一回见闻梁这样。

        陈喋侧头瞥了眼:“你想什么呢。”

        闻梁这才舒了口气,抬手把灯关了,把人轻轻抱过来,侧脸挨在她肩膀上:“怎么突然就怀孕了。”

        “干嘛。”陈喋笑了声,“你之前不是还被陈邵挑衅吗,现在还嫌快了。”

        他“啧”了声:“没经历过,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你要是经历过我才不嫁给你。”

        闻梁没再答话,手掌轻轻贴在她肚子上,过来一分钟,又实在忍不住,轻轻捏了把,而后问:“疼吗?”

        “……”

        陈喋莫名有种身边躺了个总毛手毛脚的熊孩子的感觉。

        “不疼,没什么感觉。”

        他又换了块地方,又捏:“这儿呢?”

        陈喋受不了他,忍不住笑:“你干嘛啊,你这力气跟挠痒痒似的,疼什么呀。”

        “我先试试肚子里的这个抗压能力怎么样,你不是总说我不知轻重会弄疼你么。”闻梁说。

        “……”陈喋掀了一眼,“我以前跟你说这么久你都不当回事儿,现在倒是在意了,你到底爱我还是爱肚子里这个。”

        对于这种纯属找茬的问题,闻梁向来不屑回答,低笑着摸了摸她头发:“你这小姑娘,从前就娇气,现在还得怀孕10个月,也不知这段时间得给我闹几次呢。”

        陈喋在他怀里不高兴地扑腾几下。

        闻梁拍拍她脸:“老公疼你。”

        闻梁当晚话说的好听,不过没过几天就因为一件事又原形毕露了。

        即便是怀孕后,陈喋也没打算放弃工作,何况自从喝米糊吐了后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其他别的症状反应了,怀孕的日子过的也很是舒服。

        于是在家待了几天又重新检查一遍后,她便打算回剧团继续演出下一场,可闻梁不同意,生怕她又磕着碰着的。

        从前两人吵架闻梁最后就动用“武力”,抬手动腿直接把人钳制住,用武力取胜。

        可现在陈喋怀了孕,没法用武力,动嘴皮子闻梁说不过她,最后只得答应了。

        这天陈喋出门时闻梁已经去公司了,她今早没什么食欲,没吃早饭就出门,接到闻梁的电话。

        “出门了吗?”闻梁问。

        “刚出,怎么啦。”

        “早饭吃了没?”

        陈喋舔了舔嘴唇,面不改色:“吃了。”

        “让你以后出门都带上的那个保温杯带了吗?”

        方阮已经来接她了,陈喋一边坐上车,一边随口应声:“带了。”

        “放屁!”闻梁骂她,“你保温杯昨天落在我公司了,你现在能了啊,骗我张口就来。”

        “……”

        陈喋万万没想到,这人随口一问的居然还埋了坑,太狡猾了。

        陈喋见好就收,放软了声音,哄他:“我就去个剧院,那也有热水呢,不然你让人给我把保温杯送来好了。”

        闻梁轻嗤一声:“你什么时候结束?”

        “下午两点。”

        “我来接你,今天约了做产检。”

        两人又聊了会儿便挂了电话,方阮都已经习惯了这两人的腻歪劲儿。

        看她打完电话后才说:“剧场第一批演出三个月之后结束,你是打算都参与演出吗?”

        “嗯,能演肯定得继续,不然中途换人多不好。”陈喋说,“演完这三个月我就休息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好的剧本,生产后休息完能正好接上吧。”

        方阮笑了笑:“你现在还真有点像你粉丝说的,不好好努力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做豪门太太了。”

        “……”

        陈喋今天的产检和叶初卿同一天,约在了一起。

        她不想得到特殊对待,没告诉话剧团其他人关于自己怀孕的事,结束后大家见闻梁亲自来接只调侃一番。

        到医院。

        陈喋和叶初卿便去做检查,叶初卿月份大了,各项检测比较多,陈喋跟着医生先出来。

        医生自然认识眼前这两位病人的丈夫,勾下口罩,笑着直说:“恭喜,最新彩超做出来发现闻太太怀的是双胎。”

        闻梁罕见地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