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69章 完结(上)

第69章 完结(上)

        螃蟹节结束,两人之前订了附近的酒店,吃完后跟大家打了声招呼便打算先回酒店去了。

        王棉叫住她,说让陈喋跟她回趟家。

        大家一块儿收拾好东西,陈喋被镇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夸到不好意思。

        到家,王棉让陈洲畅先回房间,然后把陈喋拉进了自己卧室。

        陈喋站在门边,看她蹲在地上从柜子里费劲的摸出来一个盒子。

        “这个给你的。”王棉把那盒子塞进她怀里。

        陈喋垂眸:“这是什么?”

        “把你从福利院领养过来时,我和你爸给你未来准备的嫁妆,本来以为没机会给你了。”王棉说,“我看你和闻梁一直挺好的,可能也快结婚了吧,你工作忙,这个就提前给你了。”

        她说着,又抓了抓头发,笑说:“不是多贵重的东西,一点心意而已。”

        陈喋愣了愣,打开。

        里面躺着的是一只金镯子,样式有些旧,但非常妥帖的躺在黑色绒布上,这么多年过去也依旧没有落尘,崭新的,可见一直受到精心对待。

        她喉咙空咽了下,伸手摸了摸镯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和闻梁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王棉问。

        “啊,这个应该还早呢,我也才23岁嘛,而且刚刚才开始拍戏。”

        王棉点点头:“也是,你们大城市的人好像结婚都挺晚的是吧,没事,反正这个你先拿着。”

        陈喋和王棉抱了下:“谢谢妈,我们结婚了叫你。”

        ——

        陈喋和闻梁在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还特地去早市买了一篮的螃蟹托人寄去堰城给陈邵,跟王棉和陈建平道别后便坐上返程航班。

        到十一月初,《阿潇》在国内下映,最终票房突破20亿,并且开拓了国外院线上映。

        继《簪花》票房破19亿,《阿潇》票房20亿,再次把陈喋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新人刚出道连续两部剧都收获这么好的成绩便会被封上神格,近期关于陈喋“票房女神”、“收视保障”一类的封号也越来越多。

        陈喋是个本质很佛系的人,拍完《阿潇》后倒是有不少剧本来找她,但是都是很娱乐性质的内容,她便没接,给自己放了个假。

        在家一连躺了好几天,陈喋便有点闲不住了,偏偏闻梁还天天都准时上班,也没人陪她玩。

        不过到了十一月中旬时就有了个事儿。

        陈喋高中母校马上就到30年校庆,校方特地和她联系请她出席。

        她跟高中那些朋友们都已经许久没了联系。

        那时候,因为陈舒媛,陈喋和自己同班的女生关系都算不上好,她的朋友都是外班的一些性格很活泼的女生。

        陈喋没多犹豫就答应下来。

        当天一早,闻梁送陈喋去学校。

        陈喋忽然觉得有些恍惚,好像很久没有这样了,从前读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如果陈喋有早课,朱奇聪便先送她到学校,然后再跟闻梁一起去公司。

        车停到高中校门口。

        校庆这天很热闹,本就是贵族学校,来往车辆基本上直接能开个非常昂贵的车展了。

        陈喋扣开安全带:“那我进去了。”

        “等会儿。”闻梁拉住她。

        陈喋倒回到椅座,闻梁随即就倾身吻住她,轻咬她唇瓣,手捧着她脸,食指勾着她耳廓缠弄,发出一点隐秘的响声。

        虽然两人同居这么久,什么都已经做过了。

        但闻梁这个吻,还是让陈喋觉得……好羞耻。

        还是在学校门口。

        尽管车窗是单向玻璃。

        陈喋往后缩,手抵在闻梁胸前,睁着眼推他。

        等闻梁终于放开她,她才红着脸抹了抹嘴唇,小声控诉道:“你干嘛突然亲我。”

        闻梁挑眉:“我想亲就亲。”

        “……”

        fine,你是霸总。

        陈喋又抹了抹嘴唇,手背不小心沾了一块唇印,又拿湿纸巾擦掉,重新补了遍口红。

        闻梁看着她动作:“什么时候来接你?”

        “还不知道呢,到时候快结束了给你发信息。”陈喋说。

        闻梁拍拍她脑袋,嘱咐:“乖点。”

        “……”

        陈喋偏头,歪着脑袋盯着他看了会儿,忍不住笑了:“干嘛,你怎么老是觉得我会有很多哥哥弟弟的,我是那种人吗?”

        闻梁轻嗤:“不是吗。”

        陈喋挎上包,忽然靠近在闻梁脸上亲了口,发出个清脆的响声,她笑眯眯道:“放心,回来还是爱你的。”

        她说完,便推开车门跑出去。

        一下跑出老远,等跑进了校门才停下来,唇角忍不住溢出点笑意。

        步子慢下来后,她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闻梁车还停在那,副驾车窗摇下来。

        陈喋又笑着跟他挥了挥手,才走进去。

        大家多年没见,从前那些整天趴在教室窗边冲漂亮女生吹口哨的男生也都变得人模狗样,一身西装,看着还挺正经。

        陈喋跟着指示牌往礼堂走,没走几步忽然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下。

        “蝴蝶!!”一个女声从身后响起。

        她回头,也立马认出来:“曲曲!”

        曲盈是陈喋高中时的好友,她和从前也没什么变化,高瘦漂亮。

        “还真是你啊,我以为你现在这么有名这次不会来呢!”曲盈说。

        陈喋笑道:“最近没什么事,就想回来看看。”

        “我刚可看见你跟那个闻总了啊,你们也太甜了吧,不就半天没见还在那三步一回头的,酸死我了。”

        “……”

        曲盈跟以前一样,是个人来疯,多年没联系她也不会觉得陌生,挽着陈喋手臂边走边聊。

        礼堂里已经有好些人了。

        陈喋一走进去就引得众人齐齐朝她看过来。

        从前她读书时一转学过来就是学校里的红人,到现在更是,没人不认得她。

        两人找了最后排的座位坐下闲聊。

        “你最近干嘛呢?”陈喋问她。

        “我就吃喝玩乐游山玩水呗。”曲盈靠在椅背上,懒洋洋道,“我高考结束不就出国了吗,现在也已经在那定居了,偶尔才回来一趟,不像你,也太牛了,连着演了两部能进影史票房前几的电影。”

        陈喋:“我运气也挺好的,遇到的团队都特别好。”

        “不过啊,你后来跟你高中暗恋的那个学长还有联系过吗?”曲盈忽然问。

        陈喋眨了眨眼:“啊?”

        “不会吧?”曲盈看着她,失笑,“你现在是彻底被闻总迷倒了,居然连青春年代的暗恋对象都没印象了?”

        陈喋回想起来。

        高三上学期期末的时候,文综背诵量很大,陈喋和曲盈午休时拿着历史课本一块儿到教学楼天台,原本是想背书的,只是没一会儿就聊起了天。

        曲盈问她为什么级草给她告白她都一点机会都不给人家,回绝得那么死。

        陈喋当时站在天台栏杆前,风把她的头发吹得往后扬,她说:“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曲盈吃惊问:“谁啊?那你去追啊。”

        陈喋摇摇头,回答了她后一个问题:“可我连我喜欢他都不敢告诉他。”

        “拜托,就你这张脸,追男生只要往人面前一站说一句‘我叫陈喋’,下一秒男生就直接跟你告白了好吧。”

        她说的太夸张,陈喋忍不住笑:“他才不是这样的人呢。”

        “到底谁啊?”曲盈好奇死了。

        “……不是我们学校的。”陈喋含混道。

        “不是我们学校那你怎么认识的,咱们上届已经毕业了的学长?”

        陈喋也没法给她瞎编个人出来,又不好意思说是闻梁,便含混着承认了。

        ——

        陈喋都快忘了这事了,没想到曲盈居然还记到了现在。

        “我那个暗恋对象啊,其实就是闻梁。”到现在,陈喋已经可以很坦率的承认。

        曲盈:“嗯?”

        她笑了笑:“从头到尾,就只有他。”

        礼堂内的校庆校长讲话结束,大家聚在一块儿拍照留影,陈喋就成了重要目标,好些眼熟的不眼熟的都来跟她合照。

        “蝴蝶!”方嘉茂在一个男生堆里叫她,都是从前同年级的几人,“过来拍张照呗。”

        “好啊。”陈喋应声。

        方嘉茂把手机给别人帮忙拍照。

        陈喋现在的热度,在街上被偶遇也能被人热议一阵,更不用说回高中母校参加校庆了,尤其是超话里,全是路透图。

        她和方嘉茂那一群男生的照片也被人发出去,被粉丝重新冠了一个新的名字。

        《陈喋,和她当年的追求者们。》

        陈喋:“……”

        要是被闻梁那小心眼看到,估计又得生气。

        陈喋坐在角落椅子上,刷自己的超话看,不得不说,她那些粉丝p图的技能都太神了,就那些光线角度都不对的路透图,也能修的每张跟个仙女儿似的。

        她正看着,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女人走到她面前:“陈喋。”

        她抬眼,对这张脸并不熟悉,没什么印象:“嗯,怎么了?”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之前跟陈舒媛一起欺负你,我知道她现在已经进监狱了,但还是想亲口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一旁的曲盈也跟着抬起头。

        陈喋没反应过来,怔愣着摆摆手:“啊,没事,都过去了。”

        等那人走后,曲盈才抬了抬下巴,问:“那谁啊?”

        陈喋:“……我也不记得了。”

        “……”曲盈翻了个白眼,“不过,她刚才说的什么玩意儿,陈舒媛进监狱了?”

        她前段时间一直都在国外,朋友圈也早都换了一批,对堰城发生的那些事都不甚清楚。

        “嗯,闹挺严重的。”

        陈喋只大致跟她讲了这件事,没细说。

        到夜色将暗,校庆活动结束,众人又约着一块儿去下一场继续玩,认识的不认识的还一个劲地撺掇陈喋也一块去。

        陈喋哪有这么傻,跟一群不熟的人去娱乐场所,铁定得被黑上热搜。

        可同学一场还盛情难却,陈喋拒绝的态度不强硬,更引的一群人起哄着叫她。

        直到曲盈吹了声口哨,朝马路对面抬了抬下巴。

        陈喋看过去,闻梁车到了。

        曲盈给她解围,调侃道:“人儿家里那位都到了,谁有那闲情跟你们吃饭啊。”

        今天来参加的也都是些名流新贵,哪个能不认识闻梁,见这位都来了,自然不敢再为难陈喋,讪讪笑着。

        闻梁甩上车门走上前,手臂一抬,搭到陈喋肩上。

        周围还有些和闻梁在工作中接触过的,纷纷打了声招呼。

        闻梁颔首示意,垂眸看向陈喋,问:“回去了吗?”

        “嗯。”

        一直坐上车都没人再拦,还一个个的说“再见”。

        这反差也太大了。

        陈喋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

        她把包丢到车后座,副驾车座底下就有双拖鞋,专门给陈喋准备的,毕竟闻梁的副驾也只有陈喋能坐。

        她把高跟鞋褪下来,踩上拖鞋,觉得自己整条腿都解放了。

        车开回到西郊别墅。

        闻梁便开始找茬了,把手机丢到陈喋腿上,上面显示了一张照片,正是陈喋之前跟那些男生的合照。

        闻梁的这张,甚至直接在照片上就p上了几个大字“陈喋,和她当年的追求者们。”

        她忍不住笑:“不是,你还真逛超话了啊?”

        “没有,我今天一天都在忙,这是陈邵给我发的。”

        “你跟他什么时候这么熟了。”陈喋问。

        闻梁冷冷地睇去一眼,没回答她这个问题。

        “他给你发的这种你都信,他现在就因为股份的事儿报复我呢,把股权给他还不好,就是小心眼。”陈喋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跟你一样。”

        那些压根什么都没有的照片陈喋也懒得解释了。

        还抬了抬下巴,炫耀道:“现在知道了吧,我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喜欢我的人都能排好长一条长队的。”

        闻梁点点头:“是,以前不是还特意把情书装一书包带回来给我看吗。”

        “……”

        听他提这事,陈喋瞬间就没底气继续跟他争了。

        闻梁倒是轻慢懒散:“可惜还是我一个人的。”

        手伸过去:“来,我摸摸。”

        陈喋:“?”

        你他妈是个畜生吗?

        ——

        陈喋休息的这段时间里,叶初卿非常忙。

        马上就要年末各项奖项的评选时候了,叶初卿作为电影行业大会主席每天都在一块儿筛选评分,跟一群中年男女窝在一块儿来回整理观看近一年的所有影视作品。

        陈喋这一年取得的成绩自然是能拿到提名的。

        方阮收到提名邀请函时激动的不行,拉着陈喋做了好一会自己做经纪人这几年以来的心得感悟,最后成功把自己说哭了。

        陈喋都没好意思告诉她,她其实几天前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得到提名了。

        有个大会主席的朋友,想知道个提名人选有什么难的。

        12月底,继各大影评人剧评人长达一个月的评选后,百华国际影视节在堰城正式拉开帷幕,成为娱乐圈的一次年末大盛典。

        陈喋一早就被接去化妆换礼服。

        当晚,红毯两侧挤满了扛着“长枪长炮”的摄影师们,满场都是高频率的快门声,闪光灯照得红毯路都亮如白昼。

        12月的堰城已经很冷,昨天还刚刚下了一场雪,女星们都穿着薄薄一层裙子走过红毯。

        方阮最后叮嘱陈喋一会儿别只顾着照顾摄像机,注意脚下,别滑倒摔倒。

        陈喋点点头,拉开车门下去。

        摄像师们底下爆出交杂着的“陈喋来了!”

        纷纷一涌上前,快门声的频率更加快。

        陈喋穿着及地礼服,轻轻提着裙摆缓步走向前,对着镜头摆手打招呼。

        她忽然想起她第一次走这种满是摄像师的红毯,还是在《簪花》剧组的时候,当时还被王云熙抢了位置跟齐丞一块儿进场。

        到现在,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了。

        陈喋走过红毯,到台前转过身,又拍了组照片才进场。

        到里面暖气袭来,总算是没那么冷了,刚才在外面陈喋笑的脸都快冻僵。

        她拍了拍脸,往里面走,方阮已经从另一侧工作人员通道进来了,给陈喋披上大衣。

        闻梁今晚也要代表温远集团出席,已经坐在了最前排。

        陈喋远远就看到他,这么多人在她也不想引人注目的过去,找到自己座位坐下,周围已经入座的几人她没合作过,不太熟悉,便拿出手机给叶初卿发信息。

        [陈喋:你在哪儿呢。]

        [叶初卿:后台,你进来啦?]

        [陈喋:嗯,刚到座位。]

        [叶初卿:那你过来找我玩呗,正式开始还有一会儿呢。]

        陈喋一个人坐在这也有点无聊,还不停有拍摄器顺着轨道滑上来怼脸拍,便起身准备去找叶初卿。

        影视节颁奖典礼的场地非常大,工作人员来来回回正在做最后准备,陈喋绕了一圈就晕了,也没找到哪儿是后台入口。

        [陈喋:后台从哪里进啊?]

        等了好一会儿叶初卿也没回她,陈喋便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倒是接通了,可陈喋喂了几声也没人回话,只一些稀稀拉拉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小声说话,听不真切。

        陈喋轻轻蹙了下眉,又“喂”了声。

        而后电话那头就有人说话了:“干嘛?”

        “……”

        陈邵的声音。

        陈喋愣了愣,问:“你怎么拿着人家叶大主席的手机啊?”

        “你别管了,挂了。”陈邵冷漠道。

        “诶诶诶――”陈喋喊停,“你怎么回事儿,她没事吧,你一男的拿人家手机还好意思叫我别管了。”

        话音刚落,陈喋便听到了电话外叶初卿的声音:“陈邵,你他妈有病吧?”

        与此同时,陈喋扭头看向身后。

        顶上亮着一盏小绿灯,通向安全通道,刚才声音好像是从这传出来的。

        陈喋犹豫两秒,推门走了进去。

        漆黑一片,只有小绿灯蔓延过去,呈一道光线。

        漆黑里有两个人,陈邵和叶初卿,还像是抱在一起,两人同步扭头看过来。

        陈喋:“………………”

        打扰了。

        叶初卿轻咳一声,抢回手机,推开陈邵,拉着陈喋出去。

        “不是……”陈喋一脸懵,一边被叶初卿拉着,一边还回头看了眼陈邵,实在搞不清楚这两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初卿把人拉到了后台,给陈喋倒了杯水,坐在她对面的化妆台前,说:“想问什么?”

        陈喋想了想,问的也很含蓄,“我叫你是不是应该要改口了。”

        “……”

        陈喋挑了下眉:“嫂子?”

        “还没到那步呢。”

        陈喋笑了:“还没?那什么时候到。”

        “不是。”叶初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又捞起刚才给陈喋倒的那杯水喝尽,顿了顿,跟她道歉,“对不起,我,把你哥给睡了。”

        “……啊?”

        这可太劲爆了,陈喋一时没法消化,喉咙空咽了下,“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上回生日会那晚上,操。”叶初卿皱了皱眉,“那天实在喝太多了。”

        “……然后呢。”

        叶初卿耸了耸肩,两手一摊:“然后就那样了,第二天起来我跟你哥还挺客气的,我哥说会负责,我说没关系。”

        “那刚才,我哥是在强迫你接受他的负责?”

        “差不多吧。”叶初卿很善解人意,“那我也不能这么占便宜啊,上次那事儿真是我睡了他,是我的错,哪还能让人把下半辈子搭进去,对吧?”

        “……应该、对吧。”

        听完这两个嘴炮冤家的情感纠葛,陈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以至于影视节正式开始时陈喋都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回来,发了会儿呆,叶初卿发了条信息。

        [陈喋:陈邵这人虽然看着不靠谱,但陈老爷子已经打算把公司给他了,你以后可以骂他的人花他的钱,还挺不错。]

        叶初卿坐在评审团中央,没有看手机。

        陈喋收起手机,靠在椅背上,满脑子都是这事。

        台上大屏幕上已经开始轮流播出这一年所有优秀影视作品剪影,陈喋的那两部电影都在榜上,而整个会场内的摄像机都已经接通直播。

        剪影结束,开始正式颁奖。

        第一个奖就是新人奖。

        屏幕上开始播放这一年近期出道的演员们拍摄的作品,陈喋的《簪花》个人cut也在列。

        几乎是一出现陈喋的画面时大家就齐齐把视线转了过来――所有新人中,陈喋绝对是现象级的存在。

        主持人拿着手卡:“那么,我们的新人奖到底花落谁家呢!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我们饰演《簪花》女一号的,陈喋!!”

        底下鼓掌声震耳欲聋。

        陈喋提着礼服裙起身,摄像机滑过来拍她。

        她在掌声中走上台,从主持人手中接过奖杯,发表获奖感言。

        此时的直播弹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喋妹给老子冲!!!】

        【这个腿真的令人感官失语,姐姐的腿不是腿,是塞纳河畔的春水啊!】

        【这个摄像机好不懂事,让我康康闻总现在的表情啊!!!】

        陈喋发表完感言,从上台到下台都没敢朝闻梁的方向看一眼,只余光里能看到闻梁在给她鼓掌。

        下台,回到座位。

        坐在陈喋旁边的演员主动和她聊天,聊了会儿,陈喋终于从刚才的紧张情绪中放出来了。

        已经拿过奖,陈喋就安心把自己放到旁观者的位置,跟着主持人报幕鼓掌。

        冯致还拿到了最佳导演奖,在台上说感言时还又感谢了一遍陈喋和齐丞等《簪花》所有剧组成员。

        影视节进程走过两小时,到了今晚的重中之重,颁发影后影帝奖项。

        主持人在台上卖足了关子。

        “其实我到现在也还不知道今年的影后会是谁呢?”

        她说着,打开手卡,半拢着手看了眼,做出一个吃惊的表情,“哇,今年的影后真的可谓实力非常强劲哦,名副其实却又出人意料!”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这届百华国际影视节影后的诞生!”

        “她也是,我们的最佳新人奖得主!――陈喋女士!”

        在听到名字的那一刹那,陈喋还在为这位即将诞生的影后鼓掌,镜头扫过来时正好拍到她面带官方微笑鼓着掌,然后笑容逐渐凝固,看上去茫然又震惊。

        主持人在台上再次有请她。

        陈喋这才唰得起身,还差点被自己的礼服绊了跤。

        走上台的过程中她都是懵的,喜悦还没来得及通过神经传输过来,现在满脑子的“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以及――我他妈就准备了一篇获奖感言啊!?

        主持人示意陈喋走到舞台中央,问:“我刚才看到你好像特别吃惊啊,没想过自己会拿到影后奖项吗?”

        陈喋还是有点懵,实话实说:“这么厉害的奖,来之前肯定是幻想过,但也没想到真的能拿到,而且刚才已经拿到新人奖了,就更没往自己身上想。”

        “那您在23岁这么年轻的年纪里拿到这个奖,有什么获奖感言呢?”

        陈喋拿着影后奖杯,捏着话筒,看着台下,心扑通扑通跳。

        她真实地感受到了直达心底的紧张,以及一点担心自己德不配位的恐惧,于是便下意识的看向闻梁。

        闻梁就坐在第一排,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陈喋忽然就安心下来。

        拿着话筒,一字一句的现场临时说了一段获奖感言。

        很高兴。

        很感谢大家。

        以后会继续努力,让自己始终配的上这个奖。

        都是肺腑之言。

        说完后,陈喋讲话筒还给主持人便打算从一侧台阶下去。

        主持人却忽然注意到闻梁从座位上站起来,朝台上走来,主持人忙叫住:“陈喋,请再等一下。”

        陈喋一回头就看到闻梁从另一侧台阶上来了。

        “…………”

        我已经够紧张的了啊!!

        你又要搞什么大事情!!!

        我想下去了啊!!!!

        闻梁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他到哪都不会紧张,淡淡朝台下说:“抱歉,耽误大家一点时间。”

        男人站在颁奖台上,一身剪裁得体的笔挺西装。

        陈喋现在太紧张了,如果她仔细观察的话,还会发现闻梁这身西装就是两人还没分开时她拿第一笔挣的钱给他买的西服。

        头顶的光打下来,落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将他棱角分明的脸照得更加立体深刻。

        陈喋看着他手伸进裤袋里,拿出一个盒子。

        不陌生,闻梁之前就送过她一回,作为首饰。

        戒指盒。

        那现在这个呢?

        只是送个首饰应该不用到台上给吧。

        陈喋心跳快得不行,像是要砸出来,呼吸也不畅,定定地看着他。

        闻梁把那戒指盒放在指间把玩一圈,下巴往上抬了抬,下颚弧线流畅利落。

        他说:“这个本来是想结束了给你的,但是突然觉得,现在送给你也挺不错的,大家的影后。”

        他顿了顿,又笑了声,补充,“我的公主。”

        陈喋怔住,说不出话。

        紧接着,她便眼睁睁看着,闻梁左腿往后退一步,身子低下去,在众人面前单膝跪地,在她面前。

        陈喋捂住嘴,瞬间热泪盈眶。

        她以前幻想过闻梁要是求婚会怎么样。

        肯定不会跪下,他求婚时一定也是拽拽的,有点幼稚又有点小n瑟,问她戒指漂不漂亮、想不想要,就算她拒绝都不会作数。

        但现在,闻梁单膝跪地,仰头看着她,目光沉默又坚定。

        16岁,她第一眼看到他时,她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词是――神明。

        现在她的神明正在众人面前仰视她。

        闻梁屈指拨开戒指盒,钻石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他懒洋洋说:“我前几天去看了结婚誓词,好像都是‘不管贫穷还是富贵,不管疾病还是健康’。”

        “我身体健康,你跟着我,也不会有一天贫穷。”

        “所以,你想跟我一起度过未来只存在富贵和健康的生活吗?”

        闻梁顿了顿,喉结上下一动,心底的紧张有点难以掩饰。

        他顿了顿,举高手中的戒指,缓声问:“所以,公主,你想要跟我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