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66章

第66章

        陈喋没有及时看到叶初卿发给她的视频,因为当时剧组一群人已经换好服装准备上场了,手机也已经全部关机。

        而#闻喋恋情曝光#的话题标签也迅速飙升,超过了原来的#fanny’svlog#,跃升至第一。

        紧跟着的前几个话题是:

        #闻梁追妻成功#

        #虐恋情深#

        #陈喋影院接吻曝光#

        当方阮注意到这条热搜时陈喋已经上台了。

        而粉丝们为了查出和陈喋接吻的是不是闻梁,纷纷化身显微镜,出了一个个分析贴。

        vlog中的男人抬手时袖子往上缩了一段,露出一截手表,很快就有粉丝发现之前闻梁的财经采访中也戴了手表。

        大家放大后对比发现,看样式应该就是同款。

        还有人对两人做了身高对比,得出vlog中男人的身高应该也是和闻梁相符合的。

        【是闻梁吧!是闻梁吧!是闻梁吧!是闻梁吧!】

        【如果真的是《一日三餐》收官季的时候,那都好几个月之前了吧,好像还是影视之夜之前啊,可影视之夜的时候明明两人那么虐!!】

        【艹,我的高冷喋妹在视频里怎么这么软?】

        【啊啊啊啊啊啊啊各大恋爱观察综艺快去约啊!!】

        【活久见系列,真的是我的闻喋发糖了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喋妹太低调不可信,我已经去温远官微底下疯狂艾特了,球球给我们口糖吃吧,嗷嗷待哺啊。】

        ……

        陈喋对这些发酵全然不知,还跟剧组成员说笑着上台。

        黄晟站在最中间,陈喋和薛牧分别站在黄晟两侧。

        主持人按例开场白,一番介绍下来,又侧头笑着问陈喋:“大家看预告片的时候看到阿潇有一段很深情的告白,可以请我们陈喋在现在再对着薛牧一起重现一遍那一幕吗?”

        电影宣传中关于男女主角之间这样的问题很常见。

        陈喋提前就知道了这个问题,已经把那段台词重新背熟了,跟薛牧一块儿上前走到舞台中央。

        她拿着话筒,看着薛牧说台词。

        刚说完,台下粉丝忽然喊了句:“闻喋是真的!!”

        陈喋:“……”

        虽然她的粉丝里大半都在磕cp,唯粉似乎也不排斥她谈恋爱,但一般公众场合还是很遵守圈地自萌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紧接着,又有人喊了一句:“陈喋你没有心!!”

        瞬间,底下哄堂大笑。

        不仅仅只是陈喋粉丝在笑,其他了解内情的演员粉也跟着笑。

        陈喋:???

        她这是失忆了吗?

        到底发生什么了?

        旁边主持人显然是知道些什么的,笑的一脸暧昧,可刚要说话,整个校园内忽然响起刺耳的警报声,随即灯光一明一暗闪烁,地面震颤起来。

        陈喋踩着细高跟,脚下不稳,刚一晃就栽倒。

        薛牧就站在她旁边,眼疾手快扶住她。

        堰城是块风水宝地,几乎没有任何自然灾害,陈喋对这样的感觉太陌生了,主持人是s市本地人,立马反应过来,拿着话筒喊:“是地震,大家顺着安全通道有序离场,不要踩踏!”

        方阮跑上台一把揽住陈喋:“快走。”

        陈喋来不及思考,被方阮拽着就往外跑。

        礼堂顶上的灯在震颤中砸下来,在地上碎成几片玻璃残渣,成功逼出大家的尖叫声。

        好在礼堂外一出去就是一块空旷的地,很快,另一处的教学楼有更多的学生涌出来。

        方阮气都还没顺过来,就转头问陈喋:“没事吧,有没有哪受伤?”

        陈喋摇头:“我没事。”

        她一扭头就看到曾黎雅腿被刚才飞溅起的玻璃割伤,划开了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顺着脚踝淌下来。

        不仅是她,粉丝们也有不少受伤的,地震还在继续。

        ——

        闻梁出差到外省,刚一下飞机,想给陈喋发条信息就收到新闻推送――s市发生地震6.1级。

        他脚步一顿,脸色沉下去。

        朱奇聪跟着停下,疑惑道:“怎么了闻总?”

        闻梁没说话,直接给陈喋打了通电话过去,嘟嘟几声后,没有接听。

        而地震影响机场运行,s市余震还没停,所有去s市的航班已经全部停了。

        “马上申请飞往s市的私人航线,尽快。”闻梁沉着脸吩咐。

        而此时陈喋没接到闻梁的电话完全是因为剧组所有上台成员手机全部落在了礼堂的后台休息室,事发突然,大家从礼堂逃出来后就直接一并去了医院。

        曾黎雅腿上的割伤被包扎好。

        医院不断有新的受伤的人进来。

        s市是地震多发地带,救援很及时,居民的抗震救援意识也比较到位,好在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

        陈喋来来回回好几趟,扶着几个受伤粉丝去包扎,休息下来后才发现自己还一直踩着那双高跟鞋,脚后跟被磨红了一块,泛着血丝,刚才扭脚时还让脚踝有点轻微的肿。

        事发太突然,她都一直没察觉到太明显的痛觉。

        到这会儿才坐下来。

        受伤的人太多,有些甚至是头破血流,看着很可怕,医院里所有医生护士都在忙碌,陈喋不好意思自己这点小伤再去麻烦别人,就坐在椅子上休息。

        方阮拿了两杯温水回来,坐到陈喋旁边。

        “我手机也没在身上,余震已经好很多了,好在学校那些建筑都是抗震级别的,应该没有粉丝受很严重的伤。”方阮说,“已经托人去看看能不能把后台休息室大家的手机拿回来了,不要急。”

        陈喋嗯了一声。

        相较于之前被绑架,这次虽然只是天灾,却让陈喋更加后怕。

        尤其看着医院里源源不断送来的受伤的人,充斥着消毒水味儿和小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的。

        “对了,刚才你上台前有个事,没来得及跟你说。”方阮忽然说。

        陈喋收回思绪:“什么?”

        “你跟闻梁的事情被曝光了。”

        “啊?”

        方阮提前看过粉丝的反应,不算太担心这件事,虽然也一定会在黑粉那落下口舌,不过陈喋如今这个热度,不管什么时候曝光也避不开被讨论。

        方阮把事情前后经过给陈喋讲了一遍,又说:“估计是瞒不住了,你想想怎么公开恋情吧。”

        陈喋:“……”

        怪不得刚才宣传电影时底下的粉丝会是这个反应。

        啊,对。

        闻梁。

        陈喋倏的一顿,终于从这地震中脱离出来,想起了现在应该已经在外省了的闻梁。

        也不知道下飞机了没,有没有看到地震的新闻。

        她环顾一圈,外面护士站桌上倒是有个公共电话,只不过很多人都在排队。

        陈喋跟方阮说了声,起身排到队伍最后。

        身处地震中,大家见到陈喋也没有太过热络,排在人群中没有造成太大影响,只引来频频侧目。

        排在前面的中年男人正在给父母老人打电话确定平安。

        大概是没打通,瞬间眼泪就下来了,一边重新拨回去,一边捂着嘴哭得泣不成声。

        陈喋不忍看下去,视线朝旁边移开。

        却没想到,反倒在s城见到了那个她以为自己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见面的人――

        林筌。

        林筌也受了点轻伤,曲着一条腿是被两个护士架着进来的,一抬眼就和陈喋四目相对。

        陈喋率先收回了视线。

        又等了一刻钟才终于轮到她打电话,只是闻梁的手机也没人接,陈喋蹙了下眉,后面还有一群人排队,她没好意思再打一个。

        ——

        陈喋去接水口倒水,刚倒好一杯,身后一个声音:“陈喋。”

        她听出来,是林筌的声音,陈喋神色不变的回头。

        跟从前比,林筌看上去狼狈多了,身上衣服弄脏了一块,额角后颈的碎发也乱糟糟的,腿上已经被纱布包扎好了。

        陈喋扫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把手里刚刚倒好的水递给她。

        林筌一顿,接过水,低声说:“谢谢。”

        陈喋没回应,又抽出一个一次性杯子给自己又倒了杯。

        “我可以跟你聊聊吗?”林筌问。

        陈喋:“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聊的了。”

        林筌一梗,神色有一瞬间的变化,而后伸手捏住了陈喋的手腕。

        这人多,众目睽睽之下,陈喋不好直接甩开她的手,而是皱眉低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绝大多数时候,陈喋脾气都是很好的,鲜少见她对人这么不耐烦的样子。

        只是她实在不想再跟林筌有纠缠了。

        林筌朝她走近一步,声音乞求似的:“就一会儿。”

        陈喋看了她一会儿,最终还是默许了。

        两人走到一旁没人的角落。

        “我和……陈科决定离婚了。”林筌说,顿了顿,又解释一句,“本来应该说我和你爸决定离婚了的,但这么多年我们俩也没尽过义务,还是这么说比较好。”

        陈喋对她怎么说都没异议,也挺奇怪林筌为什么要跟她提这件事的。

        她看上去像是会介意他俩离婚的人吗?

        “我和陈科结婚的时候不是因为感情,只是商业联姻,这么多年两人性格不合,也没从哪一刻有过真正的感情。”

        藏在这句话背后的内容林筌没有明说,但她知道陈喋能够听懂。

        因为没有感情,所以林筌对他们的亲生女儿也没有那种“爱情的结晶”的寄托。

        也许,在抚养了16年陈舒媛后,母女感情完全是在朝夕相处中培养出来的,再得知陈喋的存在她也没有太多波澜。

        林筌和沈云舒是两种极端。

        “自从那件事之后,我才知道陈舒媛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后来去监狱找到她。”

        陈舒媛对林筌大发脾气。

        她破罐子破摔,已经落得这个地步,被陈邵拽去了警局,而陈老爷子和陈科也没有为她做什么,就连林筌也没有。

        她控诉陈家对她落井下石,想借机打发走她,好让陈喋理直气壮的回陈家,一切都是为了陈喋。

        甚至说林筌也从来没把她当成过女儿。

        林筌对她那番话气得不行。

        原本就为陈舒媛竟然还私下联系亲生父母,把陈家的钱一笔笔转给他们而生气,又被她没有丝毫感恩之心的一番话气急,直接撂脸走了。

        林筌如今已经年近半百,忽然间看开了。

        离婚,没有了孩子,陈家的财产也不再要,靠着林家长辈的人脉到s城打算重新开始,却没想到还遇到了地震。

        林筌靠在墙上,喝了口水:“我到后来才知道,从前高中陈舒媛还欺负过你,我一直不知道……”

        陈喋抬了抬眼,自嘲似的勾了下嘴唇,依旧没反应。

        “我那时候只能听到陈舒媛对我说的,她口中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我对你有过偏见,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陈喋蓦的笑了声:“怎么,陈舒媛在你这说的还是我欺负了她?”

        “她那时候也才读高中,你作为一个成年人连这点评判能力都没有吗,就算你不了解我,可你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总该心知肚明吧,无非是你心里只想着为她修饰,旁人不管怎样都和你无关罢了,你现在在这冠冕堂皇的跟我道歉有什么用?”

        林筌愣住了。

        她从来没想过,陈喋会说出这一番话。

        都说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放到陈喋和陈舒媛身上也是这样。

        当初在火车站,陈舒媛哭着坐倒在地,而陈喋却一声不吭。

        这么多年,陈喋一直如此。

        甚至她都习惯了,不再去思考陈喋的感受,反正她也不会哭。

        陈喋垂眼,声音平缓:“我这辈子的生活都是被你们搅乱的。”

        “但是我现在站在这个位置往回看,好在后来在车站陈舒媛赶过来了,让我遇到闻梁,跟他走了,否则我不会是现在的我。”

        “我知道你从来没把我当成女儿过,我这人也挺倔的,你不把我当女儿,我也没有一天把你当成我妈,还算是公平。”

        “所以以后,我们就保持这样的关系就好。”

        陈喋喝了口水,水已经凉了,连带着她手心也冰冷:“有一个你这样的亲生母亲,我宁愿我从一开始就是孤儿。”

        林筌怔住,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喋说的很平静,依旧没哭,像是阐述一个事实,可她却忽然意识到了,自己从前做的有多过分。

        “陈喋……”

        她又伸出手想去拉陈喋,陈喋手一动,避开了。

        陈喋垂眼看她腿上包扎的纱布,最后说了一句“腿这样,你去坐着吧”,便直接推开门走了。

        陈喋不想原谅她。

        陈老爷子跟她道歉后,她现在对陈老爷子已经可以很坦然,但对林筌就是不行。

        以前生活在芜溪的陈喋也许会心软原谅林筌,可她这一腔傲气是被闻梁手把手地养出来的。

        她从十六岁就跟闻梁一起生活,现在很多性格里的气性也都受他影响。

        她不是一个绝对善良的人,林筌从没向她展示过善意,陈喋凭什么因为她无关痛痒的一句“对不起”就原谅。

        陈喋走出去。

        那一番话说出口,让她浑身轻松许多,可这种轻松好像过了头,心底空落落的,说不清道不明,像是破了个洞,穿堂风呼啸而过,指尖也一点点发凉。

        她始终垂着眼,也没注意到外面的喧闹声。

        直到她忽然被一道力紧紧往后扑住,陈喋因惯性往后倒,又被人揽着腰紧紧拽回来。

        她被一个温暖的双臂紧紧圈住,刚才那点空落落的感觉没了。

        陈喋睁大眼,闻梁突然出现让她有些愣,周围已经有人对着他们拍照了。

        “你他妈。”闻梁忍不住说脏话,“怎么一天天这么多事。”

        陈喋:“……”

        陈喋见他这反应就明白过来了,他肯定是看到新闻后赶过来了。

        可这他妈是什么开场白。

        陈喋暂时忘了周围,慢吞吞地环过他的背,安抚似的拍了两下他的背:“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打不通你手机。”闻梁闷在她颈侧说。

        “啊……我手机落在刚才宣传的礼堂了,我拿医院的电话给你打了,但是你那时候关机了。”陈喋说。

        闻梁那时候刚刚到s城的机场,开机后有一通陌生号码的未接来电,但再拨回去就一直在占线中。

        闻梁摸了摸她头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是在见到陈喋的瞬间放下来。

        自从上回绑架之后,闻梁只要一联系不上陈喋,就会极度紧张,充斥满当时的那种情绪。

        “没受伤吧?”

        “没。”陈喋摇头,又想起来,抬了下脚给她看,“啊,对了,这边刚才磨开了。”

        闻梁皱眉:“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包扎。”

        他只要脸一板,再加上皱眉,就会显得很凶,陈喋眨了眨眼,实话实说:“刚才医生都在忙,后来我忘了。”

        “你先去坐着。”闻梁沉声说。

        陈喋乖乖点头。

        然后脚步顿住。

        清醒了。

        周围一群人都在看他们,还有人在拍照,不用说,应该已经有不少照片发上网络了。

        尽管刚才已经得知了自己跟闻梁已经恋情曝光了,可陈喋还没做好准备这么多人看着她和闻梁在一块儿搂搂抱抱的。

        她脸一热,下意识想逃,低着头飞快跑进了刚才的休息室。

        闻梁马上也进来了,他从护士站那里拿了消毒酒精和纱布胶带,走到陈喋前面单膝蹲下,捏着她脚踝,把她脚放到他膝盖上。

        陈喋觉得别扭,往回缩,又被闻梁拽回去。

        他抬眼,眼皮被压成一道浅浅的褶皱,看着有点不耐烦:“别乱动。”

        陈喋抿了抿唇,低着头都不敢往旁边看,看着闻梁拿着蘸了酒精的棉花给她消毒,陈喋顿时痛的嘶一声。

        想抽回腿还被他紧紧捏在手心里。

        “疼疼疼,你轻点啊!”陈喋控诉道。

        闻梁低嗤,讽她:“现在知道疼了,没事穿这么高高跟鞋干什么,脚背都肿了一块。”

        “我那不是宣传的时候就突然地震吗,哪有时间换鞋啊。”陈喋被他说的也不太高兴,嘟囔着,又要把脚收回来,“你过来就是为了来训我的吗?”

        闻梁懒得理她,任由她把脚抽了回去,出去一趟再回来,手里多了盒膏药贴。

        陈喋脚背肿了,之前还只是一小块,她没在意,还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现在已经泛青,高高拢起一块,痛倒是还好。

        陈喋看着他抽出一张,把膏药背面撕开,忍不住皱了皱鼻子,吐槽:“好臭。”

        闻梁不跟她废话,直接把膏药贴贴到她脚背上。

        “你娇不娇气,消毒喊疼,贴个膏药还觉得臭,谁惯得你。”

        陈喋伸出一根食指,指尖轻轻戳了戳脚背上的膏药:“还能是谁惯的。”

        闻梁轻笑一声。

        陈喋低着头,不知道周围有多少人对着他俩举着镜头,可既然都曝光了,陈喋也没有什么好再隐瞒的。

        她那点儿小姑娘的小心思又悄悄冒出来,难得的生出点儿想要秀恩爱的想法。

        她轻轻鼓了下腮帮,又说:“可是真的好臭。”

        她这话说的很软,像抱怨,可更像是撒娇。

        原意不过是想闻梁耐心的哄哄她,可这狗东西不仅不知道耐心为何物,而且把人追到手以后也早已经不会哄人了。

        闻梁扫她一眼:“再这么娇气贴你嘴上了。”

        陈喋:“???”

        我他妈?

        跟你撒娇是为了自取其辱吗??

        陈喋翻了个白眼,也不想理他了,扭头把脸侧向另一边,身子也跟着往另一边侧了侧,在行动上彻底跟闻梁划清界限。

        闻梁睨着她动作,觉得好笑,跟小学生画三八线似的。

        手一抬,把人拽过来:“累不累。”

        “关你屁事。”陈喋飞快说。

        闻梁:“好好说话。”

        “你这么大老远飞回来就为了骂我呗。”

        闻梁不再跟她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你这边待会儿还有没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们一会儿就先回去。”

        都发生地震了,想重新宣传也没可能。

        “没事。”陈喋问,“现在走吗?”

        “等会儿,朱奇聪会过来。”

        “你不是跟他一起过来的吗?”

        朱奇聪不是天天都跟着闻梁吗,温远有一半都快是朱奇聪的了。

        “嗯,他留在那和对方代表见了一面再过来。”

        陈喋一顿:“你是不是还没签下合同啊?”

        “嗯。”闻梁样子倒是很坦荡,专心致志的捏着她手指尖玩儿,“刚下飞机就看到s市地震。”

        “那你就直接过来啦?”

        闻梁看她一眼:“不然呢。”

        很快,剧组成员落在休息室的手机也给他们送过来。

        学校礼堂抗震成功,但地面震动还是让不少东西摇晃坠落,陈喋手机屏幕裂了一道,其他倒也没别的问题了。

        没等多久朱奇聪也到了,手里还提了个袋子,闻梁接过,里面是一双平底鞋,他弯腰把鞋子放到陈喋脚边:“换上。”

        陈喋慢吞吞的踩上。

        刚才因为林筌心底产生的那点不愉快的情绪很快就烟消云散。

        朱奇聪在一旁说:“给大家准备的盒饭都在外面了。”

        “嗯,拿进来分给大家吧。”

        陈喋愣了愣,问:“什么盒饭。”

        闻梁牵着她手起身:“能不能自己走。”

        陈喋点头:“其实不是很疼。”

        闻梁牵着她走进电梯里,才回答前一个问题:“不是还有很多你的粉丝在吗,让朱奇聪买了点,应该那一层楼的人都能分到。”

        陈喋眨眨眼:“闻梁,你现在好像个人。”

        闻梁:“……”

        ——

        两人坐上车。

        s市和堰城离得不远,闻梁开车回去。

        中间有电话打过来,应该是原本今天要见面的合作方,闻梁接通耳机,跟对方解释了今天发生的事。

        末了,他笑了笑:“嗯,不是绯闻,是真的。”

        陈喋:“……”

        陈喋接起车载usb接口充电,马上就有好几个消息弹出来,都是问她现在情况的,陈喋一一回复后点开微博,现在热搜第一已经是s市地震了,但底下好几个都是关于她和闻梁的词条。

        她一边点开看,一边问刚挂了电话的闻梁:“合同有影响吗?”

        “没事,过几天再去一趟。”

        陈喋点点头,s市地震后信号也不太好,终于加载出来。

        她指间一顿,有点绝望。

        刚才跟闻梁在医院那一段果然已经被网友们发出来了。

        陈喋又回去看了眼词条――

        #闻梁爹系男友#

        陈喋眼前一黑。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们粉丝磕刀磕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这么多糖!!】

        【我要得糖尿病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闻喋cp老粉这一刻真的gc了_(xз」∠)_】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前觉得闻总卑微的我真的被疯狂打脸,来,大家品一品闻氏语录:现在知道疼了、你娇不娇气、谁惯得你、再这么娇气贴你嘴上。真的瑞思拜,是个狠人。】

        【我真的好想知道闻喋这他妈是怎么恋爱的啊,有没有知情人来八一八啊?】

        【闻梁,一个嘴上bb行动小甜心的爹系男友,这他妈!还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慈父啊!!!】

        陈喋:“……”

        紧接着她的慈父抬手拍在她脑门上,忽然来了一句,问她:“对了,家里是不是没套了?”

        “?”

        这是一位慈父应该有的画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