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60章

第60章

        第一天进组拍摄任务不多,开完剧本会后先是定妆和试戏服。

        这是个民国剧,陈喋饰演的便是江南杨柳依依的河畔边的旗袍美人,讲述的是家国情怀下的爱情故事。

        剧场两岸是古色古香的飞檐漏窗,雕梁画栋,画舫凌波,桨声灯影。

        陈喋头发被烫成手推波造型,别在耳后,干净利落,复古红唇,一席花色旗袍下尽显韵致与风情,明艳妩媚,却又不失凛然英气。

        剧组众人一见她化妆换装完毕,便纷纷感慨黄晟选角真是选对了,陈喋一出现,那些年代中的影光声色便在她一颦一笑中凸显出来。

        拍这类民国剧,选角是非常重要的。

        选不好,不管他们服装设施准备的多么到位,观众也没办法一下进入到民国的氛围之中。

        而薛牧的角色则是当时的年轻军官,出生于富贵家庭的小少爷,脸孔白净,性格八面玲珑,但却也有致命的怯懦弱点。

        即便是穿上那身军装,也掩不去白面书生相,反倒是契合了剧本所需要的形象。

        “卡――!”黄晟坐在监视器前喊,“很好,先休息一下。”

        半个月下来,拍摄得很顺利,比原先预计的速度还要快几幕。

        黄晟和冯致两个导演的风格不同。

        从前跟冯致导演拍《簪花》时虽然每一幕戏的要求特别高,但大家休息时间还算是够的,也会刻意岔开几个演员的戏,好轮流休息。

        但黄晟是个工作狂,尽管对镜头运用非常娴熟独到,但一天的工作量非常大。

        其实换作平时倒也还好,她也能抓着拍摄空隙补眠,可陈喋是个带家属进组的。

        每天灰头土脸的回酒店都已经凌晨,甚至于有一天是在剧组通宵。

        不用想也知道就闻梁那个狗脾气肯定会不高兴。

        中午休息,叶初卿过来探班。

        她一进来就热热闹闹的,指挥着两人:“呐,东西就放桌上好了,谢谢啊。”

        一摞摞从市中心一家口碑便当店买来的便当。

        叶初卿招呼大家:“随便吃啊,辛苦你们了。”

        大家也都认识她,知道是导演的女儿,现在也是相关行业工作,也知道她和陈喋关系好。

        叶初卿跟几人打过招呼后,便拿上盒饭去找陈喋。

        陈喋接过,道了声谢:“你吃过了吗?”

        “吃了。”叶初卿看了她一会儿,“你是不是瘦了点儿。”

        “嗯,轻了两斤,本来还想着穿旗袍要增肥的,没想到瘦这么快。”陈喋打开便当盒,舀了一口放进嘴里。

        叶初卿摆摆手,一脸豁达:“你直接用胸垫吧。”

        “……”

        陈喋翻了个白眼,一边吃一边给闻梁发了条信息。

        [陈喋:在干嘛呢男朋友?]

        闻梁翻了张照片过来,是他办公桌前的照片,意思在工作。

        [陈喋:还没吃饭吗?]

        [闻梁:吃好了。]

        [陈喋:我今天晚上能早点结束。]

        顿了顿,又发了张猫咪表情包过去。

        [闻梁:好。]

        “……”

        真是有够冷淡的。

        她不再回复,和叶初卿聊了会儿,手机又震了下。

        [闻梁:做吗?]

        “……”

        ——

        晚上天黑没多久,陈喋就回了酒店。

        闻梁已经在了,老大爷似的坐在客厅沙发上,面前是文件和笔记本,还倒了杯红酒。

        “回来了。”

        “嗯。”

        “今天怎么这么早?”

        说来也不早,都已经晚上九点了,闻梁估计都已经在这等她一会儿了,只是跟平日里凌晨相比自然是算早的。

        陈喋被他这话问的不太好意思,坐到他旁边:“前段时间太紧了,黄导放了我们多几小时重新调整。”

        “那明天呢?”

        “应该又得晚了吧。”陈喋摸摸他手背,安抚道,“不过这样也能早点儿拍完,我们现在进度还挺快的。”

        闻梁轻嗤:“生日也不过了?”

        “嗯?”

        “明天你生日。”

        “……啊。”

        陈喋都忙的忘了。

        她对生日其实一直没什么概念,因为从前觉得自己的出生大概也没有让谁开心过,不乐于过生日。

        自从跟着闻梁住进西郊别墅后,闻梁有一次从她身份证上看了她生日,后来倒是每年都会给她准备一份礼物,但是是托人买的,昂贵的衣服或包。

        闻梁低下头,一下一下啄吻她耳朵,在她耳边低语:“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陈喋推他:“哪有你这样直接问人要什么的。”

        他低笑一声,也不再去顾桌上的文件了,人整个侧过来,把陈喋领口扯下来,低头亲她脖子。

        闻梁似乎很喜欢亲她这儿,经常埋首在她颈窝,又亲又闻的,也不知道什么癖好。

        “你别弄出印子。”陈喋说。

        他含混“嗯”了声。

        陈喋想了想,说:“反正你别又送我之前那些就行了。”

        “不喜欢么。”他闷在她颈间笑。

        陈喋掀了眼:“一点诚意都没有,你还不如直接去给我做个蛋糕呢。”

        闻梁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她说话,呼吸变紧,捏着她肩颈的手也不自觉用力,指腹一下接着一下摩擦,力道逐渐加重,陈喋锁骨处被弄红一块,事情慢慢呈现出18禁走向。

        与此同时,门铃被按响。

        陈喋一顿,还没来得及出声,外面就有人喊:“喋妹,开门啊,我们来了!”

        是个剧组里女演员的声音,和陈喋关系不错。还夹杂着其他一群人的声音。

        闻梁皱着眉,一脸不耐烦:“谁啊?”

        “好像是剧组里的那些演员,可能是找我有事。”陈喋拍拍他肩膀,“你先去房间等我一下啊,我问完就回来。”

        闻梁满脸的烦躁沉郁,抓着她手引到胯间揉了把,舒出口气,终于是起身往屋里走。

        陈喋那只手停在半空中僵持片刻,实在有些僵硬。

        ……这人怎么能做到这么面不改色的?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触觉,脸更加烫,门口又响起敲门声:“陈喋!快开门啊!沉死了!!”

        “来了!”

        陈喋应了声,非常狗腿的捞起桌上闻梁留下的电脑和文件也给他一并拿进去。

        闻梁最后叮嘱她:“快点。”

        “知道了知道了。”陈喋给他把卧室门关上之前还给他比了个心。

        闻梁一哂,丝毫不吃这一套。

        陈喋环顾客厅一圈,确定没落下什么男人的东西,才跑过去开门:“怎么……”

        话说一半,顿住,眼前六七个人,全是《阿潇》的几位主创,手里还拎着好几个袋子,上面是楼下那家生鲜超市的logo。

        曾黎雅举起袋子:“铛铛!”

        “……你们这什么情况?”

        陈喋还没反应过来,一群人就浩浩荡荡地进了她房间:“我刚才给你发信息了啊,你没看到吗?”

        边走进去边说,“这不是黄导好不容易才放咱们假,你房间是最大的,大家一块儿来你这搞个火锅趴!”

        大家虽没明说,但心底也都相信了陈喋就是壹铭娱乐总裁的妹妹,背后是整个陈氏集团,所以都不觉得她一个人住总套奇怪。

        陈喋才发现,他们拿进来的东西里不止是那几个零食袋子,居然还有电磁炉、涮羊肉涮牛肉片、以及各种丸子类和蔬菜。

        真实的,火锅趴。

        陈喋拿出手机,里面果然有曾黎雅刚才给她发的信息,她都没注意。

        那么……

        陈喋扭头看向卧室。

        真实感受到了现在她也是个金屋藏娇的人了。

        只是她金屋里的这位“娇”实在不是什么听话的人,还有可能藏不住会自己跑出来。

        “诶,你刚才一个人喝红酒呢,陈喋姐?”薛牧的声音拉回陈喋思绪。

        闻梁刚才喝的红酒杯还摆在那。

        “啊,嗯,我没看到消息。”陈喋随口应了。

        几人齐心协力,很快电磁炉就支起来,咕噜咕噜冒着热气,涮羊肉和肉丸纷纷下锅。

        “陈喋姐。”薛牧把涮羊肉拿出来,“你吃吗?”

        “你们先吃,我去趟卧室。”

        陈喋悄咪咪溜回卧室,一进去就见闻梁臭着张脸,捞起她手腕反身压到门板上。

        “咚”一声――

        客厅几人寻声抬头看过去:“刚才是不是响了声?”

        “是吧,可能有东西砸了吧?”

        曾黎雅冲着卧室喊:“喋妹!没事儿吧!?”

        陈喋忙回:“没事!”

        闻梁站在她面前,挨得很近,居高临下,轻轻眯了下眼:“刚跟你说快点,你就直接带人进来开派对了?”

        “他们直接冲进来了,我也不好再赶他们出去……”

        陈喋抬手环过他脖子,踮着脚亲了亲他脸,服软加上哄闻小朋友,“你在这乖乖待会儿好不好,或者先睡觉也可以。”

        闻梁把她那点小心思摸的一清二楚:“真觉得我这么好哄。”

        陈喋又亲了亲他嘴唇,声音黏黏糊糊:“那你要怎么哄。”

        话刚说完,闻梁的吻就落下来,不像她之前的那样浅尝辄止,一寸寸的深入,舌头被缠着勾弄。

        陈喋呼吸不吻,有点喘,腿还莫名地发软,只好揪紧了闻梁衣服。

        他倒是很自如,一手揽腰,另一只手撩起她衣服往上,陈喋下意识便躲,溢出来一个声:“……我马上要出去了。”

        “嗯。”他声线发哑,动作不断。

        陈喋没敢往下看,但余光里也能看到下边衣服上鼓起一团,印出五指动作的形状。

        他重新低下头。

        陈喋后背紧紧抵在门板上,还能听到客厅大家说笑的声音,空气中还似乎隐约能闻到传来的火锅香味。

        而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她和闻梁在接吻。

        唇齿溢出些暧昧的响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闻梁才终于松开她,陈喋眼眶都被他这半强制性的动作逼红了。

        闻梁捉弄完她,满意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心头那点燥意退去不少,温柔的吻了吻她眼睛:“十一点不结束我就出去。”

        ——

        陈喋走出卧室,电磁炉里已经放满了东西。

        肉丸、豆腐、饺子一个个浮在汤面上。

        她们已经给她夹了一碗出来,陈喋最近瘦了两斤,没减肥压力,不用刻意忍着不吃。

        只不过全程吃的时候都在思考到底怎么自然不被怀疑的在十一点之前结束这个火锅趴。

        时间越靠近,陈喋就越紧张。

        想想也觉得恐怖,一群人吃火锅吃的正嗨,突然从卧室出来一个陌生男人,哦不对,也不能算陌生男人,是网传陈喋的绯闻前男友。

        好在大家拍摄这么半个月来也都很累,吃完后没再继续下一项娱乐项目,帮陈喋一起整理好客厅后就纷纷道别走了。

        正好接近十一点。

        ……

        被这突兀的火锅趴一闹的后果便是第二天陈喋起床时差点以为自己的腿被生生截止了。

        怎么能这么酸!!

        而罪魁祸首还躺在身侧,睡的一脸安详。

        因为需要化妆做头发,耗时很久,陈喋每天去剧组的时间都很早,基本上起来时闻梁都还在睡觉。

        只不过今天,陈喋被他害的腿酸,便也不想让闻梁好受。

        坐在一旁裹着被子垂眼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指,在闻梁嘴角戳出来一个人工酒窝。

        闻梁五官都长得很好看,不算过分精致,但每一寸都立体凌厉,像酒窝这样的可爱装备闻梁是没有的。

        现在被陈喋硬生生戳出一个来,还有些怪,不伦不类的。

        陈喋端详一番,忍不住笑出声。

        闻梁早就从陈喋坐起来时就已经醒了,只是一直没睁开眼,便由着她往自己脸上一顿瞎戳,到后来才忍不住了。

        又“啧”了声,闭着眼就精准的手臂横过她小腹把人重新搂到被子里,在她头发上亲了下,嗓音喑哑:“干嘛呢?”

        “要起床去剧组了。”

        他依旧搂着不松手,眉间微蹙:“那你戳我做什么。”

        陈喋鼓了股嘴:“我还不能戳你了?”

        闻梁一笑,始终没睁开眼,笑的也懒洋洋的,忽然说:“生日快乐,灵灵。”

        陈喋一愣。

        她对生日太没有概念,昨天刚听闻梁提及才想起,一醒来又忘了今天就是她生日。

        “做梦都梦到在给你买礼物。”

        陈喋不急着起来了,躺回去,枕在他手臂上,问:“那你梦到给我买什么了?”

        “戒指。”他说。

        陈喋那颗心脏,突得一跳。

        他声音偏哑,透着鼻音,蛊惑道:“想要吗?”

        “你这人怎么这样,明明是我生日,你送我个礼物然后顺便还把我弄到手了?”陈喋小声辩驳,“你算盘打得倒挺好的。”

        闻梁哑声笑着,胸腔震动。

        陈喋不想这么早结婚倒也没事,毕竟她现在这个状态,刚刚才拍完一部剧,她又意料之外的有这么多粉丝,突然结婚被爆出来可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但闻梁就想先把人套牢了再说。

        他笑着,漫不经心:“那就随便买一个给你戴着玩,以后再给你买新的。”

        戒指都能被他说的跟玩具似的……

        见她没反应,闻梁这才睁开一点眼睛:“要吗?”

        陈喋脸有点烫。

        虽然这场合不合适,闻梁脸没洗牙没刷的,但还是有点儿像求婚似的。

        还是闻梁式的求婚。

        陈喋都能想象了。

        从兜里摸出一枚戒指,不说“嫁给我”,也没有单膝跪地,抬着下巴,又酷又拽的把手往前一递:“要吗?”

        ……可她还是想要。

        钻石戒指。

        还挺漂亮的啊……

        她都从来没有过。

        要一个当首饰不过分吧!

        “……要。”陈喋小声说,又觉得不好意思,装模作样的补充道,“得漂亮点儿的,不要那张土里土气的样式,就简单又好看的。”

        闻梁笑着答应:“行。”

        ——

        陈喋去了剧组后,闻梁又睡了会儿便起床,先去公司把昨天剩下的一些工作都给处理完了,然后去了一家蛋糕店。

        昨天趁陈喋那没良心的在外边火锅趴的时候提前预约的,亲手给她做个生日蛋糕。

        预约的蛋糕师傅已经候着了,蛋糕还摆在架子上,刚打好的新鲜奶油也摆在一边。

        男人一走进充满着奶香味的蛋糕房就挺格格不入的。

        蛋糕师傅把他领到一边介绍,旁边角落处站着两个女生,是这儿学烘焙的徒弟,正激动地手挽着手窃窃私语。

        “好帅啊他!这是什么反差萌啊!头一回见穿西装的男人来亲自做蛋糕,男学生倒是挺多的。”

        “他女朋友也太幸福了吧!这么帅,还这么用心!”

        “而且啊,我觉得他长得有点儿像前段时间刚刚上过热搜的那个叫闻梁的总裁的,追陈喋的那个帅哥。”

        “我也觉得很像!!尤其是这个侧脸线条!太优越了吧!什么时候路边的帅哥质量都这么高了?”

        “可惜这质量高的一个苦恋女明星,而这个都来给女朋友做蛋糕了,我俩什么都没有。”

        ……

        闻梁倒没觉得来给陈喋亲手做蛋糕是件暖心又难得的事,无非是昨天陈喋提及了,他便过来做一个满足她罢了。

        只不过闻梁大概是天生对这种没什么天赋,奶油挤得一点儿不好看,做废了好几个蛋糕胚才终于勉强做出了一个还能看得过去的草莓塔蛋糕。

        “洒点糖霜吧。”蛋糕师傅把糖霜袋子给他。

        闻梁垂眸,似乎有片刻的怔神,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后说:“不要糖霜。”

        “洒上糖霜会比较好看。”不过蛋糕师傅也没有再坚持,拿出另一盒彩色巧克力豆,“那放点儿这个吧。”

        闻梁洒了几颗巧克力豆。

        蛋糕打包好,打上一个精致的蝴蝶结。

        闻梁拿着蛋糕回车上,安置到副驾上固定好,回去路上又停在一家卡地亚门口,给陈喋挑戒指。

        “先生是选求婚戒指还是结婚戒指?”店员问。

        闻梁:“生日礼物。”

        “……”

        有钱人的生日礼物,打扰了。

        ——

        因为早上闻梁半睡半醒间跟她讲的那些话,陈喋这一天拍摄间隙中都总想着这件事。

        她前一天晚上还在跟闻梁说不要他以前那种很贵的礼物呢,嫌没诚意。

        结果早上就向他要了戒指。

        哪有女生会主动向男生要戒指的……

        都怪闻梁,要不是他给她挖坑,说什么“要吗”,她哪儿会要他的戒指。

        而且不用想也知道,闻梁这人买的戒指肯定很大,完全是暴发户气息,也不知道会不会好看……

        拍摄到中午,休息时间。

        陈喋昨天晚上火锅吃多了,到现在都没觉得饿,随便扒了一口盒饭便打算出去散散步。

        外面吹过来的风都暖呼呼的。

        陈喋拿着自己那个保温杯,昨天泡了枸杞还没洗过,她走到外面水池边把杯子洗干净,手机震了下。

        她把水杯放到一边,拿出手机,是陈邵发来的信息。

        [陈邵:生日快乐啊妹妹。]

        今天还是陈舒媛的生日,陈邵大概也是从中才知道今天是她生日。

        陈喋笑了笑,刚要回复时忽然从被人从后面捂住口鼻。

        她原以为是剧组的朋友逗她玩,没太在意,直到忽然嗅到一种异样的味道,随即便失去意识,腿一软整个人栽下去。

        ——

        闻梁挑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挑定了一枚戒指。

        经典四爪,简单漂亮,切割的极其精致。

        闻梁刷了卡,把戒指拿出来,捏在指间,在店内灯光照耀下能看到折射出的光芒。

        视线定了会儿,他又倏得淡笑一瞬。

        几乎能想象出陈喋收到戒指后那种骄矜又羞赧的表情。

        与此同时,手机响起,正是陈喋打来的。

        闻梁笑了笑,接起来:“喂?”

        那头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声音,男人的,带着一腔不太好听的方言普通话,几乎能瞬间感觉到那是个粗人,咧着嘴:“喂,闻总?”

        闻梁瞬间站直了,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