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59章

第59章

        afterparty之后已经很晚。

        记者和外围的粉丝们也早已经离开,参加的明星和企业家们离开的通道也不一样。

        明星还是由来时的红毯路线坐车回去,而企业家则是另一条更隐秘的vip通道。

        也有些已经跟资本家搭上线的小明星便也走这条通道被带走了。

        陈喋就是其中一位走vip通道的明星,只不过她是被闻梁好说歹说地说了半天软话才同意跟他一块儿上车的。

        朱奇聪已经候着了,一看自家总裁和总裁夫人出来时那架势便觉得不妙,非常有眼色地立马下车绕过去打开后座门。

        闻梁直接把人推进车,自己紧跟着坐进去,关上车门,扯了把领带,终于松了口气。

        简直是被上回陈喋离家出走折腾怕了,一走就是大半年,现在才回来没几天,可不能让人再走了。

        “刚那人是谁啊?”陈喋终于忍不住问。

        闻梁捏着她手心揉:“你都不认识我怎么会知道。”

        “……”

        这话倒也没错。

        “那她怎么就在你们一堆人里唯独看中你了。”

        陈喋钳着他脸左右看了看,明明看着就是凶得不好接近的一张脸啊,怎么这么想不开往闻梁身上撞。

        “因为你没给我个名分。”闻梁说。

        陈喋:?

        “估计看了网上你粉丝说的那些,五官跟你有点相似,又化妆刻意模仿你,以为对我比较好下手吧。”

        陈喋惊了。

        忽然想起高中时和朋友玩笑时看的几本小言,类似于什么霸道总裁的替身小情人。

        陈喋打了个寒颤。

        太恶心了。

        陈喋冷哼一声:“你还观察的挺仔细。”

        已经把人拐进车了,闻梁也不担心她再跑,懒洋洋的抬手捏上她脖子,捏了捏:“你倒是可以考虑给我个名分。”

        陈喋一愣:“啊?”

        闻梁没说话,揽着她肩膀,食指勾着她头发玩。

        “现在还太早了嘛,等我下部电影上映后看看成绩再说吧。”陈喋解释道,“不然估计又会有黑粉说我就会拿这些事炒作的。”

        “我是说,你先去跟我把证领了。”闻梁淡声,极其平静。

        陈喋心跳忽的漏了一拍,傻傻问:“什么证?”

        “结婚证。”

        不只是陈喋,就连前面正在开车的朱奇聪也因为这句话愣住,连前面到转弯车道都没看清,又急着把方向盘转过去。

        陈喋在惯性下摔进闻梁怀里。

        朱奇聪实在不想在自家总裁求婚时候出这纰漏,飞快的低声道了声歉,抓紧方向盘做到专心致志开车。

        尽管这求婚也实在不太正式。

        陈喋心跳加速,还有点茫然。

        她从前就觉得,闻梁这人好像跟婚姻这样的词不能挂钩,也似乎不能去真正想象婚后的闻梁会是什么样的。

        陈喋经常觉得,他性格长相一直没有变化,还和她刚认识他时一样。

        那十年后的闻梁呢,会是什么样的?

        因为他这句话,陈喋忽然开始遐想到多年以后。

        “问你呢。”闻梁催她。

        “……”陈喋眨了眨眼,而后说,“我才23岁,哪有这么早结婚的。”

        “我都快30了。”闻梁说。

        陈喋噗嗤一声笑出来:“是啊你都要30了。”而后转念一想,“闻总老当益壮啊,刚来找你那小姑娘有没有20岁?”

        见她又提这事,闻梁“啧”了声,垂眸:“闭嘴。”

        “……”陈喋两只手举到他眼前,给他鼓掌,“闻总真是好别致的求婚方式。”

        “领不领?”他很不耐烦。?还上威胁了??

        陈喋:“不领!”

        前排的朱奇聪:“……”

        车开进西郊别墅,陈喋率先下车,输了指纹推门进屋。

        闻梁没再提领证的事,像只是随口一提,也跟着进屋。

        陈喋转了一圈,踮着脚把手里那个奖杯放到壁橱之上。

        这是她拿的第一个奖杯,金灿灿的,还挺漂亮。

        “闻梁。”她回头叫了声。

        闻梁站在冰箱前拿了瓶冰水仰头灌了大半瓶:“嗯?”

        陈喋伸着两只手臂,五指张开对着自己奖杯闪了闪:“漂亮吧。”

        “漂亮。”

        “以后这儿会摆满我的奖杯的。”

        他淡笑:“嗯。”

        陈喋看了他一会儿,莫名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几条粉丝评论。

        什么宠溺、养成系、纵容什么的……

        陈喋收回视线,低头拿出手机,小声嘟囔着买了个挂在圣诞树上的小彩灯,打算好好布置一下这个壁橱。

        闻梁把其他东西收拾好:“上楼了吗?”

        “上了。”

        陈喋应了声又拍了张照,紧跟着闻梁上楼,这时手机震了下,王棉给她发信息。

        从芜溪回来后,陈喋重新联系上了王棉和陈建平。

        他们俩的手机号都没有换,不知道是不是希望陈喋哪天能联系他们,手机号一直和陈喋童年时记得的那串数字是一样的。

        王棉偶尔会给她发信息,聊的不多,就只是最简单的忙不忙,累不累。

        分开太久,连多一句关心都怕过头。

        王棉又发来了一句“睡了吗?”

        陈喋站在楼梯台阶上,回信息。

        [陈喋:还没,刚刚参加完一个活动。]

        [王棉:早点睡,不然身体会吃不消的。]

        [陈喋:已经到家了,马上就去睡觉了,你要早点睡吧。]

        一般来讲,她们俩的话题到这就结束了,陈喋顿了顿,又把之前拍的那张照片给王棉也发过去。

        [陈喋:刚才那个活动上拿的奖,第一次拿奖。]

        王棉很快就回复了。

        [王棉:这么厉害啊,太棒了,我就知道你想做的事都能做得不错,以后肯定还会拿更多奖的。]

        陈喋笑了笑,收起手机上楼。

        闻梁正站在床边,背对她,扯下领带丢到一边。

        光线淡淡的塌在他肩上,莫名显得有些落寞。

        陈喋想起他刚才在车上问她的话,你可以考虑给我给名分、我都快30岁了。

        她重新和从前的父母有了联络,也算弥补了她心底的一片空缺,可闻梁却是父母都已经过世。

        “你先去洗澡……”

        闻梁话说到一半,陈喋忽然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脸贴在他身上:“闻梁。”

        他捏着她手背,笑得很无所谓:“怎么了?”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缺乏前因后果,她这一句说的很突兀,可闻梁却没多问,只扯了扯嘴角,又“嗯”了声。

        陈喋拿上睡衣进浴室洗澡,刚把妆卸完,身后浴缸的水也放好了,她正要脱衣服闻梁就猝不及防地走进来。

        陈喋轻呼一声:“你干嘛?”

        “我想了想。”

        闻梁走到她面前,食指挑起她吊带往下,剥过肩头,“你不肯结婚的话,干脆让你怀孕好了。”

        陈喋:“?”

        这说的是人话吗?

        她睁大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闻梁,直到他再次动手想要把她身上那条裙子脱下来时,陈喋才抬手狠狠打在他手腕上。

        “你是人吗?”

        “嗯?”

        “你知道网上大家形容的渣男是怎么的吗?头号渣男就是你这种没结婚还不带套的!”

        闻梁看了她一会儿,忽然笑了,低着头趴到她肩头,把手上那枚东西放到洗手台上:“那我们戴着做。”

        “……”

        中计了。

        “不是,等会儿啊你,我洗澡呢。”陈喋推着他。

        闻梁不再听她说话,低头堵住她的嘴,浴室内水汽朦胧,很快镜子上就糊了层雾气,热气蒸腾,浴缸里的水加热的好几遍,陈喋才终于湿淋淋的被闻梁从中拉起来,裹上浴袍,安置回床上。

        闻梁重新折回去简单冲了个澡。

        陈喋躺在床上,浴室门没关紧,从缝隙看进去就能看见那条黑色礼服,可怜巴巴的丢在地上,还被刚才溢出浴缸的水沾湿了。

        这人真是……

        不愧是闻梁,小心眼。

        就刚才还在吐槽说“总算是把你这块破布剥了。”

        那礼服还是公司准备的,按规定如果损坏就得原价偿还,看现在这场面,这衣服肯定是不能再要了。

        等闻梁冲完澡出来时陈喋已经睡着了。

        小姑娘刚才累的精疲力尽,裹着条浴巾,连睡衣都没力气换,长发海藻似的铺在肩头,发梢还是湿的。

        闻梁拿了条干毛巾出来,给她擦干头发,而后把人从浴巾里剥出来。

        陈喋现在对他产生条件反射,明明闭着眼睡着,闻梁手一往她腰上揽,她就一个劲的往后缩,手还非常精准的打在闻梁脸上,声音哼哼唧唧的抗拒。

        闻梁正面吃了她一巴掌,鼻梁生痛,捏着她手腕才好不容易把人抱进了怀里。

        “你别碰我。”陈喋迷迷糊糊嘟囔道,“我都疼了。”

        闻梁笑了声,拍拍她的背:“我就抱着。”

        过了好一会儿,陈喋睡着了,闻梁才抱着她低声说:“你得一直陪着我。”

        ——

        陈喋在家待了没几天,便到了进组的时间,好在拍摄地就在堰城,也不算异地恋。

        进组当天早上,闻梁把陈喋那个大行李箱拿上来:“自己整。”

        陈喋坐在床边,仰头打量他,得出结论――她这男朋友又开始作了。

        就因为她拒绝了闻梁拍戏期间依旧住在西郊的要求,他又不高兴了。

        虽说拍摄地离西郊别墅距离并不远,都在偏近郊区的地方,交通也不拥堵,可陈喋不想搞特殊,不住剧组统一的房间,还天天回家住,跟小学生似的。

        她没有带很多东西。

        几件换洗的衣服和鞋子,护肤品化妆品,再是充电线一类的东西放进行李箱的小格里便整完了。

        闻梁依旧臭着一张脸,把她箱子提下楼,送她去剧组。

        车停到剧组安排的酒店停车场内。

        陈喋路上好声好气地哄了他几句,也不见闻梁消气。

        她也烦了。

        谁还没有点脾气了。

        她甩上车门就要把行李从后备箱拖出来,可东西多,太沉,陈喋一时半会儿还没法轻松帅气的一个人拿出来。

        闻梁也跟着下车,刚要帮她拿又被陈喋打了。

        “不用你拿。”陈喋赌气道。

        闻梁皱眉,拎着她衣服后领扯开,手臂一抬,轻松把那箱子放到地上。

        陈喋接过拉杆,头也不回,转身就走进酒店大堂。

        剧组已经提前为她们定好了为期两个月的房间,陈喋把身份证递给前台做登记,刚要接过房卡,身后忽然伸过来一只手。

        闻梁食指抵着那张房卡推回去,开口:“把这间房升级到总套。”

        陈喋回头,暂时忘记还在跟他生气,“你怎么也进来了?”

        闻梁依旧不理她。

        “……”

        行吧,算你有骨气。

        前台低着头把房间升级,又递了张总套的房卡过去,全程连眼都没敢抬。

        两人上到顶楼总套,这儿就比之前影视城的那个酒店要好多了,总套还带泳池,房间很大。

        闻梁跟着陈喋进屋,把房卡插进卡槽。

        陈喋似乎打定主意不理他,拎着行李箱走进卧室,还把门给关了。

        闻梁深吸了口气,舌尖扫过后槽牙,才缓缓呼出一口气,拧开卧室门把。

        ……锁了。

        陈喋把行李箱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整理好,剧组群发了消息通知大家到了以后先过去见个面。

        她拉开卧室门,先是闻到一股烟味。

        偏头看,闻梁居然还在,正倚着墙抽烟。

        陈喋眨了眨眼:“你不用去公司吗?”

        闻梁俯身,带着烟草味,张口,重重咬了口她嘴唇:“现在还会锁门了?”

        “是让你乱发脾气,我才不想跟你说话。”

        “陈喋。”他捏她鼻子,“谁前几天还跟我说会一直陪着我的,就会说漂亮话,天天给我扣渣男帽子,我看你才渣。”

        “渣女”陈喋茫然道:“……我这是工作啊,又不是不陪你,拍完我就回家了啊。”

        “有你这么一工作就两个月的?”

        “我中间有空了就会去找你的呀,你没事的时候也能过来找我。”陈喋真跟哄孩子似的。

        闻梁冷哼一声。

        “……”

        你哼什么哼!!

        这世上还有比你更傲娇更难哄的男朋友吗!!!

        闻梁很不卫生的就这么弹了弹烟灰,平静交代:“我陪你住这。”

        “啊?”

        陈喋怔愣抬头,闻梁也正看着她,她分明从他眼中看出几个挑衅的大字――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说我渣?

        “那你行李呢?”

        “晚上拿过来。”闻梁敲了下她脑袋,“不然我给你升总套,让你跟那些男演员来这开派对?”

        “……”

        陈喋深呼吸几下,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狗男人刚干了件人事,不要因为这句话跟他一般见识。她不计前嫌,温柔的关怀道:“那你每天去上班会不会太远了啊?”

        闻梁微微一笑:“这不是要盯着你。”

        “……”

        “省得你在这给我招蜂引蝶的。”

        “……”

        ——

        陈喋没在房里跟闻梁继续磨蹭,拎上包就赶去剧组。

        导演黄晟已经到了,见陈喋进来便给她打了声招呼。

        黄晟很喜欢陈喋,不仅仅因为陈喋是自己女儿的好朋友,还是因为她能从陈喋身上看到过去自己的影子,当年18岁拿下影后的自己,可以说陈喋前途无量。

        “还有谁没到?”黄晟问一旁的场务。

        “就差咱们男主角了。”场务说,“我再给她发条信息。”

        场务刚从旁边拿起手机,薛牧就喊着“抱歉”跑进来。

        “没事没事,先坐,咱们根据上回的剧本解读会临时做了几处修改,再跟大家确定一下。”黄晟说。

        薛牧在陈喋旁边拉开椅子坐下。

        陈喋从包里拿出剧本和笔,一旁薛牧手肘轻轻撞了下她:“陈喋姐,你还有笔吗?”

        “有。”陈喋又拿了一支蓝色荧光笔给他,“你就叫我名字就好了。”

        薛牧虽然在电影中角色比陈喋要年长几岁,但现实生活中他比陈喋还要小三岁,还在读大学,高考前夕演了一部家庭剧出道。

        黄晟把剧本中几个变动的点清晰的讲出来,陈喋拿笔在上面涂涂改改做好笔记。

        结束后,薛牧把笔还给陈喋,以及一张小纸条,是从剧本最后一页的空白页撕下来的,上面用荧光笔画了一颗蓝色的小爱心,写了“谢谢”,最后是一串颜文字(////)。

        陈喋想起上回在《簪花》剧组时小齐给她侧的占卜卡牌――温柔黏人水瓶座,年龄小三岁的小奶狗。

        “………………”

        现在的小奶狗原来都是这个画风的吗?

        ——

        陈喋离开房间后闻梁便也很快离开回了公司。

        朱奇聪已经在了,见他出电梯便迎上前:“闻总,关于陈舒媛亲生父母的基本信息已经查出来了。”

        闻梁应声:“办公室说。”

        23年前,陈舒媛和陈喋在同一家医院出生,又阴差阳错标上了相反的病床号码,陈科林筌理所当然的抱走了陈舒媛,而陈喋则由陈舒媛亲生父母抱走。

        但他们并没有抚养过陈喋多久,很快就把她丢到了福利院,然后辗转被王棉和陈建平领养。

        在其中,说到底最狠毒又最没责任心的就是陈舒媛的亲生父母。

        原本那些坎坷的人生都该是她的,而陈喋却被迫替她遭受了这一切。

        朱奇聪将调查来的资料放到闻梁办公桌前,介绍完基本情况后,又说:“但是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联系,陈舒媛和亲生父母间虽然没有多余的联系,但近几年陈舒媛都在给他们汇钱。”

        闻梁皱眉:“汇了多少?”

        “总计有一百四十万,今年年初就有二十万。”

        一百四十万对陈家来说只是小数目,不值一提,但由养女偷偷把家里的钱汇给养父母怎么也说不过去。

        “把详细凭证先给我做出来,继续注意她的动静,别让她有机会对陈喋做什么。”

        “是。”

        闻梁低头继续翻阅那份调查文件,见朱奇聪还站在前面没动,抬眼问:“还有事?”

        “是有一件。”朱奇聪搔搔头发,“下周我想请五天的假。”

        朱奇聪虽然年龄不算大,但如今已经成为闻梁左膀右臂,很多个项目都是他替闻梁汇总安排分发任务,工作能力非常强。

        五天的假其他人好请,朱奇聪不好请。

        “什么事?”闻梁问。

        “下周一我要结婚了。”朱奇聪说着,从口袋摸出一张请柬放到闻梁面前,“闻总有空的话一定要来。婚礼结束后要跟我女朋友去度蜜月,所以想请个年假。”

        闻梁一顿,想起自己昨晚和陈喋说领证时陈喋的反应。

        “行,请假之前把工作都交接下去。”闻梁吩咐完,又状似无意地问,“什么时候订婚的,没听你提起过。”

        朱奇聪笑了笑,说:“我们跳了订婚这一步,双方工作都太忙了,前段时间刚刚求婚成功,双方父母见了一面就定下日子了。”

        闻梁微微一哂,摆手让朱奇聪出去。

        ——

        与此同时滨江别墅区的陈家主宅内。

        陈舒媛在上次的换装舞会上在众人面前丢了脸,从前那群玩的不错的人转眼就在背后嘲讽她不是陈家亲生女儿,根本不顾念姐妹情谊。

        这些天她哪儿都没去,天天待在家。

        即便是收到了一些舞会的邀请函,她也不敢再去,甚至怨恨起给她送邀请函的人一定是想再看她出丑闹笑话。

        吃了早饭,陈舒媛又上楼回房。

        林筌叫住她:“媛媛,下午想不想跟妈妈出去逛逛?”

        “不了妈妈。”陈舒媛说完,手里握着的手机震动。

        她低头看。

        [宝贝女儿,我和你妈这又没闲钱了,你看什么时候再给我们转点过来?]

        [先给我们10万就够了。]

        陈舒媛厌恶的闭了闭眼,不顾林筌叫她,直接跑上楼。

        谁能想到她的亲生父母在后来得知她是陈家女儿后会向她威胁勒索,起初只是两万三万,当时陈舒媛年纪小,只想着不要让他们出现在林筌面前就好,两三万也不是什么大钱,便给他们转过去了。

        可没想到欲望和贪心都是在这中慢慢滋养长大的。

        到后面,就从五万到七万,再到十万。

        陈舒媛紧紧咬着牙。

        [陈舒媛:我今年已经给了你们二十万了。]

        [你在陈家吃香的喝辣的,我女儿都跟着他们姓了,给我点钱补偿怎么了?]

        [快给我转过来,不然我就去陈家找你。]

        陈舒媛看着信息,气的浑身发抖,努力深呼吸平静下来。

        [陈舒媛:要钱可以,但你得帮我做件事。]

        [陈舒媛:找人教训一顿陈喋,就是电视上的那个,但是不能暴露出我。]

        [你爹跟你要钱还得帮你办事,你真当我傻?怎么,我要真去教训她了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一箭双雕啊,门都没有!]

        [我告诉你,10万,今天晚上不转我就去陈家吃个晚饭。]

        [要是被你那两个爸妈知道你一直在转钱给我你应该也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吧?]

        陈舒媛忍无可忍地把手机砸到床上,捂着脸蹲到地上。

        好一会儿,才重新拿起手机,还是给他转过去十万。

        退出页面时,又收到一条信息。

        [我是傅挽梅,要不要出来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