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57章

第57章

        傍晚,闻梁买了最近的两张机票,在酒店整理好行李便直奔机场。

        原本计划中的五天度假硬生生的被压缩成了24小时整,又火急火燎地赶回堰城。

        平日里闻梁总是漫不经心,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心急,所有事都尽在他掌握之中,只是这会儿……

        陈喋有点绝望。

        你也不用这么急吧!!!

        你好歹都快三十了,这样的事,真的不必像个黄毛小子一样!!!

        开车从芜溪到邻市的机场,取了机票行李托运,在候机厅又遇到了飞机晚点的广播通知。

        陈喋站在一旁,透过帽檐看向闻梁,忍不住笑出声,拍拍他的肩,安慰道:“别急。”

        闻梁抬眸,看着她这幅幸灾乐祸的样子,轻轻眯了下眼,像是开刃的刀锋似的扫出来:“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

        呵呵。

        刚才还求她回家呢,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

        时间还早,刚才中饭也只是酒店随便点了点儿吃,陈喋胃口小,倒是不饿,但还是拉着闻梁去机场的kfc。

        肯德基里人多,她一进去就低着头找了个二楼角落的座位,手机点餐后让闻梁下去取的餐。

        闻梁没一会儿就上来。

        陈喋只给自己点了个圣代,其他的都是闻梁的。

        等吃完,又等了一会儿,终于通知登机。

        陈喋想了想,给王棉发了条信息过去说自己走了,然后才关机。

        飞机起飞后,陈喋那点幸灾乐祸的情绪就渐渐消的一干二净,她开始紧张,太久没和闻梁做那事儿了,算算时间也有大半年了。

        她现在感觉就像是18岁那年凭着一腔孤勇走进闻梁卧室一样紧张。

        再一想那种像是沉溺海水中的沉船的感觉,浑身无力又酥麻,她便有些打退堂鼓了。

        两小时后,飞机着陆,抵达堰城机场。

        闻梁去车库取了车,便自己开车驶出机场路。

        陈喋心跳越来越快,觉得这辆车简直是通往不干净的18禁现场,脸上热气也慢慢腾起来。

        她忍不住把车窗摇下一条缝,凉爽的晚风吹进来,可脸上的温度却不降反升。

        很快,陈喋便发现闻梁右转进另一条路,她疑惑:“不回家吗?”

        闻梁把车停在一家便利店前,笑着看她一眼:“别急,我就是去买个套,家里没了。”

        陈喋:“………………”

        谁他妈急了啊!!

        没一会儿,闻梁就拎着一袋子回车上,丢到后座上。

        没错,的确是一袋子。

        请问你是搞批发的吗??

        陈喋心跳得快喘不过气,也不敢再看那袋子,扭头看着窗外眼睛一眨不眨。

        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熟悉,从前的六年来,陈喋每次放学回家都是经过这些建筑和风景,然后驶入西郊别墅。

        “砰”一声,闻梁甩上车门下车,从后座拎起那一袋子。

        陈喋这才磨磨蹭蹭的下来,又小跑着到闻梁旁边,做最后挣扎:“张嫂现在会不会在家啊?”

        “应该不在。”闻梁划开指纹锁,食指按上去。

        “可是我有点饿了,想吃东西。”

        嘀一声,门打开,闻梁拉着陈喋进屋,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他便反身将陈喋重新压回到门板上。

        低头哑声道:“嗯,我喂你。”

        陈喋:“……?”

        我不是这个饿啊!!!

        整个西郊别墅都没有开灯,一片黑暗,陈喋夜视能力不好,一时之间什么都看不见,闻梁便完全占了主导。

        他弯下腰,一个个吻落下来,他嘴唇微凉,吻却是滚烫着,和着灼热的呼吸。

        “闻、闻梁。”

        陈喋想躲,可却被他身上的味道完全包裹着,逃不出去。只好磕磕绊绊地说:“回卧室好不好?”

        他低低笑了声,顺从地弯腰面对面地把她抱起来,也不开灯,就这么上楼。

        他腿一勾,复又甩上门,然后在床前把陈喋放下来。

        她手足无措,就这么顺着趟到床上又觉得显得太主动,便僵硬着,站在原地,眼睛慢慢接受了没开灯的房间,看见了眼前的闻梁。

        他眉眼低垂,没什么表情,看着有些过于严肃,陈喋更加不知该怎么办了。

        片刻后,他把手上那袋子丢到床边,抬手解开陈喋的牛仔裤扣子,扯下来,哄她:“来。”

        ——

        屋外开始下雨。

        卧室内的灯终于被打开,浴室里的水声混着窗外噼里啪啦的雨声。

        春末夏初的暴雨席卷而来,窗户开了一道缝隙,风把窗帘卷的像是群魔乱舞,雨点斜着打入卧室地板上。

        闻梁只穿着条裤子,上身赤着,出来把窗户观赏,又转身折回浴室。

        陈喋泡在浴缸里,连抬个手指的力气都没了。

        闻梁调高室内温度,走进淋浴间随便冲了个澡,拎起浴袍穿上,到陈喋面前,问:“洗好了吗,抱你出去?”

        陈喋一点都不想看到他,垂着眼皮:“我要回立繁新苑。”

        闻梁只当没听见,伸手试了下水温,按了旁边的按键重新加热,蹲在旁边:“我给你洗。”

        刚才的画面凌乱着挤进陈喋脑海中,恍惚中又和她18岁那次重合,也是这样,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最后没力气被抱进了浴室,身上红红紫紫的印子,简直像是被打了。

        陈喋越想越恼,手砸在浴缸水面上:“我不住在这!”

        溅起来的水弄湿了闻梁身上那件睡袍,他也丝毫不介意,捋起袖子给她洗完,而后拿浴巾包住,搁回到床上。

        “你就是个变态。”陈喋有气无力骂他。

        闻梁从另一边上床,搂住她,仿佛压根没在听她说话,只顺着“嗯”了一声。

        “变态。”

        “嗯”

        “流氓。”

        “嗯。”

        陈喋连翻个身的力气都没,闭着眼,迷迷糊糊的吐槽他:“你说,你是不是六年前就已经觊觎我了。”

        他笑着,又是:“嗯。”

        “……畜生。”

        闻梁淡声:“你是不是还有力气。”

        “……”

        陈喋闭嘴了。

        这是她时隔大半年再次躺在了西郊别墅的床上,这个她16岁起就住着的地方,陈喋原以为,哪天她真搬回来了大概还会感触万千,没想到是像现在这样,累的连思绪都聚不起来。

        ——

        翌日一早,陈喋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人了。

        她抬手摸了下床单,还是热的,应该刚起来没多久。

        刚想说话叫他,却又感觉嗓子发干,像是哑了,一抬眸又看见床头柜上摆着一杯水,温的。

        陈喋喝了半杯,嗓子终于是舒服了。

        就是那儿还是酸痛着不舒服。

        陈喋在心里又骂了句闻梁,这才慢吞吞的爬起来,一眼看见了垃圾桶里扔着的三枚,脸一热,不敢再看。

        去年夏天离开时她就把浴室里她那些瓶瓶罐罐的都带走了,现在连个抹脸的东西都没有,昨晚回来时拎着的那个行李箱也还在楼下没拎上来。

        陈喋只好下楼去,刚走了没几步台阶就看到闻梁站在门口。

        他已经穿戴整齐了,似乎在门口跟人说话。

        陈喋顿了顿,叫他:“闻梁。”

        他回头,三步并两步上楼梯,脱下外套披到她肩上,又揉了揉她头发:“怎么下楼了。”

        陈喋往门口看:“你在干嘛?”

        “让人去立繁新苑把你东西都拿过来了。”

        他说着,就有人抱着箱子进屋,弯腰小心放到地上。

        “……”陈喋无奈地看着他,“你这么急做什么?”

        他笑了笑,“这不是怕你又反悔了。”

        陈喋还穿着件睡衣,肩头尽管披着闻梁的西装,可也依旧露出胸前大片细腻白皙的皮肤,还落下几点斑驳红印。

        闻梁眸色微深,看了会儿,搂着她腰说:“你先上楼,搬东西还要一会儿。”

        他不想这样的陈喋被别人看到,其实倒也不用担心这个,那些人也压根不敢看自家总裁跟人打情骂俏,一个个头都快低到地上了。

        “我护肤品和衣服在昨天那个行李箱里。”陈喋说。

        “行,我给你拿上来。”

        陈喋重新回了楼上卧室,闻梁没一会儿就把她那个白色行李箱提上来,给她打开,把化妆包给她拿进浴室。

        闻梁靠在一边墙上,问:“还疼不疼?”

        陈喋正在拉开化妆包拉链的手一顿:“……”

        光天化日的……

        白日宣淫。

        “……你快闭嘴吧。”

        闻梁把人吃干抹净后,现在脾气好的简直不像是闻梁,笑了笑,又哄着她说了会儿话才下楼去。

        陈喋在立繁新苑住了挺长一段时间,东西零零碎碎的也很多。

        她洗漱完,抹了个水乳,又打了个哈欠,觉得腿酸的有些站不住,便没化妆,重新倒回床上睡了个回笼觉。

        再醒来,闻梁已经回来了,趟在她旁边,正开着平板看邮件。

        陈喋一愣,揉着眼睛迷糊问:“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吗?”

        “不用,本来这时候不是还在旅游吗,工作也全部都交代下去了。”

        陈喋点点头,凑过去看他平板上的邮件,又是全英,看着眼睛疼,她直起身,坐起来,手机在这时候响了。

        闻梁过去拿起手机给她。

        是方阮打来的,陈喋接起:“喂?”

        “你是不是还在芜溪呢?”方阮问。

        “没,昨天刚回来,忘记跟你说了,是剧组那边的事吗?”

        “不是不是,剧组那就老时间进组就行,然后提前一天去开个剧本解读会,我是来跟你说后天有个活动的,影视之夜。”

        陈喋抬了抬眼,之前没听说过有这个活动:“嗯?后天晚上吗?”

        “对,受邀明星是按投票选出来的,那个投票通道开的早,后来你电影上了以后才把你加进去,你粉丝连夜给你打投才终于给你拿来的邀请函。”

        陈喋笑了笑:“行,知道了。”

        挂了电话,陈喋跟闻梁说了这事,他抬了下眉,漫不经心:“那我跟你一块儿去。”

        “啊?”

        “我也有邀请函,本来想让人代我去的。”

        温远后来开始像娱乐板块伸出触角,这样的集团企业,这种活动自然会拿到邀请函。

        陈喋在西郊别墅休息了一天。

        中午时下楼张嫂已经在做中饭了,还帮她把那些零零碎碎的行李都整理好,见她下楼又拉着她手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第二天,方阮想来给陈喋送影视之夜的晚礼服,得知了她现在已经跟闻梁同居的事。

        偏偏还敢怒不敢言,生怕被狗仔拍到又遭人口舌,跟陈喋说了几次,她性子轴,不听,只答应会小心点。

        方阮只好向自家老板兼陈喋堂哥求助。

        晚上陈喋洗完澡刚上床,陈邵就给她打来电话。

        陈喋蹬掉拖鞋上床,划开接听:“干嘛?”

        “你和闻梁同居了?”

        “……啊。”她默认。

        “不是。”陈邵气笑了,“你脑子是不是真不好使啊,你们这才在一起多久,你就跟他一起睡了?”

        “……”

        陈喋心说之前还没在一起呢,他们就已经一起睡了。

        何况他们现在在一起也挺久的了吧……

        见她沉默,陈邵批评的更起劲儿:“你一个小姑娘,才毕业多久啊,就学着人家同居了,赶紧给我搬出去,闻梁这人真是狗,不带你学好,就知道把你往沟里带。”

        陈喋越听越有趣,陈邵这话听着实在不像是站在老板的角度上怕他被狗仔偷拍,完全一个教导处主任讲礼义廉耻的画风。

        “你是不是忘了点东西啊。”陈喋忍不住说,“什么叫学人同居啊,我以前就住在这啊,都住六年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不搬出来我就当你合同违约了!”

        陈喋跟陈邵认识也有段时间了,对他的性格还是有点儿了解的。

        他不是什么坏人,也不像闻梁,他从小到大大概是从来没受到过什么挫折,有点跟恶作剧似的小坏,但心是好的。

        陈喋不确定陈邵是从哪个时刻开始真正偏心于她的,但第一次感受到他的善意是那次闻怀远去世在医院时。

        还有现在。

        陈喋笑了笑,也不怕他,玩笑道:“那好吧,我让闻梁付个违约费,我干脆签他公司算了。”

        闻梁这时候走进卧室,听到她后半句话,抬了下眉,问:“怎么了?”

        陈邵被她那话气的肝疼,噼里啪啦地骂她。

        陈喋被吵的耳朵疼,手机拿远了点,给闻梁做口型,说陈邵。

        “行了你,不会被狗仔拍到的,放心吧,闻梁都已经打过招呼了,拍到了也不敢发出去的。”

        陈喋刚说完,闻梁就抽走了她手机放到耳边,喂了声。

        陈喋:“……”

        想起叶初卿之前形容这两人的――一山不容二傻逼。

        陈喋莫名就感受到了一股杀气。

        闻梁倒是很悠闲,陈喋坐在床上,他站在她面前,低着头,逗小动物似的抬手挠着她下巴。

        这场景还挺温馨的,如果不是那手机里传出来的陈邵的骂声。

        半晌,闻梁才开口:“骂完了?”

        他低嗤一声:“陈喋不跟我住,住你家去?你还真当你是她哥了?”

        陈喋:“……”

        这未免有点太狠了。

        她扯了两下闻梁袖子,拿回手机,斟酌着想弥补一下陈邵脆弱的心灵:“那个……”

        陈邵愤怒了:“陈喋!你他妈再跟这野人继续住下去以后就别叫我哥了!!”

        一直听他插科打诨的调侃叫她“妹妹”,陈喋好像还是头一回听他正经叫自己名字。

        以及……

        她好像从来没叫过他哥吧?

        可她不敢把这句话说出口,怕她跟闻梁联手真把陈邵给气吐血了,解释道:“我东西都搬过来了……”

        面前的闻梁皱着眉:“你还要跟他聊到什么时候?”

        陈邵也听到他声音:“你看看这人,连你打个电话都他妈要管,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再这样下去迟早得完!!”

        陈喋:“……”

        她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中那只可怜兮兮的“蝉”。

        “你们,都,冷静一下。”陈喋艰难地说。

        她想了想,在行动上哄着闻梁,手指勾着他尾指缠绕,一边跟陈邵说:“这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你放心吧,而且粉丝那边其实并不在意我谈恋爱,当初和方阮姐商量暂时瞒着只是希望等做出成绩后再公开会比较好,何况闻梁也是圈外的,影响不大……”

        还没说完,闻梁俯身,轻轻咬着她耳骨,伸出舌尖舔了下她耳朵。

        陈喋喉咙一紧,他这一下来的毫无预兆,她顿时说不出来话。

        闻梁按着她手腕,食指一推,她松劲,手机砸在床面上。

        仗着这会儿电话还通着,陈喋没法说话,闻梁直接掀了她睡裙裙摆,手掌贴着大腿往上滑。

        慢条斯理的,靠在她耳边低声:“把电话挂了好不好?”

        这时候陈喋哪能拒绝,咬着唇拼命点头。

        闻梁一笑,挂断和陈邵的通话,设了静音便把手机丢到一边,覆身压上来。

        ——

        纵容闻梁的下场便是,等她换上了影视之夜的吊带晚礼服后,锁骨胸口处的红印便避无可避。

        活动有专门的化妆师,陈喋只给自己化了个淡妆,然后就坐在化妆台前专心致志的往身上抹遮瑕。

        陈喋这遮瑕买来以后几乎没用过,她脸上本就没什么需要遮的瑕疵,偶尔熬夜熬得过分了才会遮一下黑眼圈,没想到现在找到了这支遮瑕的真正用武之地。

        闻梁坐在她后边,看着她往脖子上一点点抹,把他留下的那点儿痕迹都给遮住了。

        “你抹这么多干什么?”他皱着眉。

        陈喋无语:“你还有脸问。”

        “换件礼服不就行了,你穿这么块破布抹这玩意儿都要一小时。”

        “……”

        陈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很适合穿吊带样式的礼服,因为锁骨和肩膀的线条很漂亮,这件吊带裙的胸前倒不是深v,只是侧边开了一条岔,像是旗袍,一双腿若隐若现,包裹着身形,能显出前凸后翘的身材。

        方阮给她准备这套晚礼服也有原因,因为《阿潇》中的形象就是旗袍美人儿,之后打算借陈喋这次活动中的形象联动宣传。

        陈喋终于抹完遮瑕,检查了的确没有一处遗漏的地方,才起身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很满意,睨着闻梁:“就是这样的破布才能这么好看。”

        “……”

        晚上,影视之夜活动即将开始。

        方阮早早就把陈喋从西郊别墅接走,由请来的化妆师化妆打扮,每一处细节到照顾到,一化就又一个多小时过去。

        影视之夜声势浩荡。

        记者已经在红毯两侧围满,灯光、直播设备、主持都陆续到位,活动正式开始。

        陈喋虽然在演了《簪花》后还没有新的作品出来,但也靠着《一日三餐》的综艺从未在大众的视线消失过,话题度讨论度依旧。

        一走上红毯记者们便举着相机对着她一通拍。

        她后来拍了几次杂志,现在对这样高频度的闪光灯也已经能够驾驭自如。

        陈喋朝镜头挥了挥手打招呼,走到签名板前。

        主持人提问道:“那么陈喋下一次将会带给我们什么作品呢?”

        陈喋接过话筒:“接下来马上就准备进组拍摄《阿潇》了,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又提了几个问题,陈喋接过笔在后面的签名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便最后对着镜头挥了下手,就从一侧下台入主场。

        与此同时,是闻梁从另一侧非明星的vip入口入场,两人正面碰上。

        陈喋脚步一顿,面不改色,权当不熟,朝闻梁颔首后就径直越过他走进去。

        闻梁看着她背影,微微一哂。

        此时的直播弹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看到了什么!!!我奶奶磕的cp终于同框了!!!!】

        【虐恋情深cp一出手果然是……刚才那一秒我仿佛磕了一百吨的刀子_(:::з」∠)_】

        【真实同框即刀。】

        【啊我的喋妹刚才回答主持人问题时还是个甜妹呢,怎么一见闻总连笑都不笑了啊!?】

        【我太想磕这两位了,既然现实不可能,请问有太太写文吗,给太太递笔。】

        【嘤嘤嘤闻总最后那个笑真实落寞。】

        ……

        陈喋并不知道直播间各位发散的脑洞,找到座位后便入座,很巧的是她旁边就是齐丞。

        “好久没见啊。”齐丞率先给她打招呼。

        陈喋笑了笑:“嗯,你最近忙什么呢。”

        “接了个电视剧剧本,要演一个机长,过几天要提前去训练一下。”

        “学开飞机啊?”

        齐丞笑:“是啊。”

        两人自从《簪花》宣传结束后就没再见过了,齐丞也是陈喋在圈内认识的第一个明星,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等大家都进场结束后,晚会开始。

        前面都是一些客套话,大家也都没怎么听,跟旁边人窃窃私语的讲着话。

        陈喋抽出手机,想看看自己刚才在红毯上拍的照片怎样。

        这次影视之夜是微博主办的活动,现在已经好几个热搜挂在了上面,榜首的便是“影视之夜”四个字。而底下则是一些参加活动的当红明星的热搜,陈喋也在前列。

        忽的,她视线下移,看到一条。

        #闻喋虐恋情深#

        “???”

        这都能上?

        他们连话都没说过吧??

        好奇心驱使下,陈喋手半拢着手机屏幕,小心翼翼的点进了那个热搜词条。

        第一条是闻喋cp超话里的内容。

        【我哭了,真的好虐……】

        底下两张配图,动图。

        一张是整个活动厅,闻梁坐在左侧,陈喋坐在右侧,中间是黑压压的人群,闻梁侧着头,目光穿过众人,落在陈喋身上,而舞台上的灯光打下来,映在闻梁瞳孔中,更显得含情脉脉。

        另一张则是陈喋和齐丞的近图,两人带着笑意正挺兴奋的在聊天。

        而热评第一是刚才入场时陈喋看到闻梁,只是淡淡颔首的对比动图。

        【我操虾仁猪心啊!!!这个对比真的太惨了吧!!!】

        【要不……我还是回去磕簪花cp情吧……这里真的太虐了。】

        【前一秒还在惊叹于我喋妹的神颜,下一秒脸上的笑容就瞬间凝固了。】

        【闻总真的……啊……我都心疼了。】

        【呜呜呜喋妹真的回头看看吧,闻总一直在看你啊t.t】

        陈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