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52章

第52章

        陈喋并不知道闻梁打的那通电话,闻梁没和她说提起。

        这两天两人也没见面,闻梁有事出差去了。

        而对于陈舒媛那件事,不少记者都打去公司想要采访陈喋,被方阮全部拒了。

        倒是叶初卿非常痛快的还召开了一次大会,端着电影行业大会主席的身份严肃点名批评了这件事。

        底下大家也听的很认真,真以为这刚留学回来的主席完全是因为痛恨这种抄袭行为才大费周章的因为这样一次比赛特地召开新一次大会。

        不过大会的意思很明显,底下都是行业内人士,点名批评陈舒媛后相当于她未来若真想走导演路,叶初卿已经把一半的路给她堵上了。

        大会结束,叶初卿从一侧下台。

        陈邵站在门口等她。

        他俩也算是因为这事从死敌变朋友了。

        “你这两天怎么样啊。”叶初卿笑着看他一眼,“陈舒媛在我这讨不了好,得去你那闹了吧?”

        陈邵摆摆手:“没,可能被老爷子训了,这几天还挺消停的。”

        ——

        这天,陈喋傍晚便接到方阮的电话,说是黄晟打来过通知说是《阿潇》的角色定下了,确定由陈喋来演。

        “这些天你就可以开始为角色做准备啦,看人物小传形容阿潇的词是丰满的,你最近太瘦了,稍微增点儿肥。”方阮叮嘱道,“然后健身做点力量训练,穿旗袍好看。”

        增肥啊……

        陈喋不喜欢自己太胖,可方阮这么说只好慢吞吞的回了句“知道了。”

        方阮又说:“还有啊,你那脾气最近可给我消停点儿,这种新闻多了风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都向着你了。”

        陈喋心说她也没这么暴力啊。

        她躺在床上,片刻后给叶初卿发消息说了面试上了的消息,以及要增肥的噩耗。

        [叶初卿:我现在就在跟陈邵吃饭呢,你过来一起呗,顺便增肥了。]

        [陈喋:陈邵?]

        陈喋一乐,在床上翻了个身,打字:你跟陈邵这关系突飞猛进啊。

        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叶初卿又发来信息。

        [叶初卿:打住,闭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叶初卿:但别说出来,我正在吃饭,不想吐。]

        “……”

        陈喋及时闭麦,又点开闻梁的对话框,信息停留在两个小时前,闻梁和她说上飞机了。

        他这次出差在国外,几天都是连着几个邻国飞来飞去,每天跟陈喋聊天的时间都没多少。

        现在应该快下飞机了吧。

        陈喋想着,便给他发过去一条信息。

        闻梁没回。

        啧啧啧。

        两人工作档期不一致可太烦了,陈喋觉得自己这会儿像是什么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

        原来她闲在家就常常因为懒不吃晚饭,只不过今天刚收到来自方阮的增肥任务,便起身去厨房给自己煮了碗面。

        吃完后又犯了懒,不想去健身房做力量训练,想着过两天再去,很快就不知不觉早早睡着了。

        再醒来时外面天已经全黑了。

        陈喋迷迷糊糊睁眼,看了眼时间,晚上十点多。

        手机里还有一条闻梁发来的语音通话。

        陈喋揉了揉眼睛,忽然觉得浑身没什么劲儿,侧着躺在枕头上给他回拨过去。

        嘟了两声后,闻梁便接了:“刚睡着了?”

        “嗯。”

        陈喋想坐起来,可刚坐起来又觉得头疼,腰一软躺了回去,海藻似的黑色长发铺在床上,她眯着眼问,“你干嘛呢?”

        闻梁没答,而是说:“开个视频。”

        “嗯?”陈喋愣了愣,“我没化妆。”

        “你什么样我没见过。”闻梁说完,不等她答应便直接拨了个视频过来。

        陈喋指间一顿,按了接听。

        闻梁的脸出现在屏幕里,他已经回酒店了,身上是一件白色睡袍,系绳也系得松松散散,露出一片胸膛。

        应该是正在处理工作,鼻梁上还架了副眼镜。

        陈喋很少看到他戴眼镜的样子,这会儿一看就笑了。

        “你是不是有点不舒服?”闻梁看出来。

        陈喋抬手摸了摸额头:“就头有点疼,可能刚睡醒的关系吧,现在才晚上十点,估计晚上又得睡不着。”

        “有没有发烧?”

        “应该没。”

        “去量一下。”

        “……”陈喋在床上翻了个身,捋了捋头发,声音嗫喏,“我不想动。”

        闻梁皱起眉:“陈喋。”

        他表情一沉下来看上去就显得凶,就连声线也冷下来,叫她名字跟威胁似的。

        陈喋身体不舒服,脾气便也生生娇纵起来,柳眉微蹙:“你凶什么凶,不想跟你讲了,挂了。”

        屏幕里小姑娘脸有点泛红,看上去没什么精神气,侧躺在枕头上,只露了半边脸。

        闻梁半点脾气都没了,摘了眼镜丢到桌上:“喉咙疼吗?”

        “一点点。”

        “流鼻涕吗?”

        陈喋吸了吸鼻子:“没。”

        “其他的还有哪不舒服吗?”

        闻梁难得这么嗦,陈喋烦了,声音也提起来:“没了!”

        闻梁头一回被她这么一吼,反倒是笑了,靠到沙发背上,垂着眼,样子有点痞:“你也就仗着我现在治不了你,对我这么横。”

        陈喋哼一声,没说话。

        “宝贝儿。”

        “嗯?”她这才睁开点眼睛。

        “去量个体温吧,万一真发烧了晚上吃了药再睡,不是马上就又要录节目去了?”闻梁温声道。

        陈喋这人吃软不吃硬,听闻梁这么说便不好意思再娇纵下去了,只好应了声“好吧”,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

        “穿鞋。”闻梁叮嘱。

        陈喋掀了眼,嘟囔:“我知道。”

        到客厅翻出药箱里的温度计放进嘴里。

        没法说话了,也没事做,她便盯着屏幕里的闻梁看。

        看着看着就不受控的伸出一根手指,隔着屏幕戳了戳他眉毛,又戳了戳他鼻子,再戳嘴巴。

        闻梁知道她在干嘛,也不动,任由她手指头在他脸上描摹了一圈,等她收回手才笑了,低声:“想我了?”

        陈喋咬着温度计,声音含糊着“嗯”了声。

        闻梁一颗心脏跟被人狠狠捏了把似的,彻底软了。

        “那我明天就回来。”闻梁说。

        又等了会儿,陈喋拿出温度计,才回:“明天下午我就得赶航班去录《一日三餐》的收官了,这次定的地点远。”

        “几度?”

        陈喋看了眼温度计:“没发烧,可能就是受凉了有点感冒。”

        最后她也没吃药,陈喋不爱吃药,嫌苦,这点闻梁一直知道,反正不是发烧他也就随着她了,打发她快去睡觉。

        陈喋躺回被子里:“可我刚睡醒。”

        “也才睡了没几个小时,眼睛闭会儿就睡着了。”

        闻梁说着,向前倾了倾身,屏幕一黑,又很快重新出现他的脸,只是嘴里多了支烟,点燃。

        陈喋皱眉:“你上回还答应我少抽点呢。”

        “最近少很多了。”

        陈喋半个脑袋藏在被子里:“谁信你,你还当我面抽呢。”

        “知道我为什么要当你面抽吗。”

        因为生病,陈喋瞳孔还有些湿漉漉的:“为什么?”

        闻梁薄唇呼出一口烟,手腕懒洋洋的垂着,目光落在她身上,嘴角翘起一个蔫儿坏的弧度:“降降火。”

        “嗯?”陈喋没懂。

        闻梁倒也没给她解释细,只淡声:“太久没见你了。”

        “……”

        陈喋却是懂了。

        这人现在越来越过分,动不动就开个黄腔,以前也没见他这么能说啊??

        不能再往下聊了。

        这人压根没下限。

        陈喋就装作听不懂,闭眼睡觉。

        原以为刚睡醒不久肯定睡不着,没想到闭眼没一会儿便就迷迷糊糊又睡着了,连视频都没挂。

        闻梁也没急着挂,看着屏幕里小姑娘睡脸不紧不慢的抽完了那支烟,却也依旧不得纾解。

        处理到一半的文件还放在手边,按照原来计划的进度得再过三天才能处理完,就这三天都是赶时间赶出来的。

        只是想着刚才陈喋的反应,连这三天都开始觉得难熬了。

        闻梁把手机支着放在旁边,拿起电脑输入网址买了一张机票,然后便重新戴上眼镜熬夜处理工作。

        三小时后,终于把文件整理出来。

        闻梁喝了口水,再次看向手机屏幕。

        与此同时,那头的陈喋闭着眼翻了个身,原本立在枕头边的手机也“啪嗒”一下翻了个面,镜头对向天花板。

        闻梁勾着眼镜取下来,疲惫的按了按眉心,懒散的勾了下嘴角,看着屏幕低声说:“晚安,灵灵。”

        ——

        这天晚上,陈喋做了个梦。

        梦中自己回到了高三时候,躺在寝室床上,偷偷摸摸的蒙着被子给闻梁发信息,备注上还是一板一眼的“闻梁哥”。

        她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情愫,甚至连“闻梁哥哥”都不敢标,生怕那多一个“哥”字就会有丝毫泄露她的秘密。

        梦里的她缩在被子里给闻梁发信息。

        前面发了些什么等陈喋醒来后都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闻梁给她发了条语音。

        梦中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了耳机,插进耳机孔里,又把耳机塞进耳朵,提前调整好音量。

        寝室里安安静静的,不知道已经多晚了,室友也都已经睡了。

        闻梁的声音就这么传进了她耳朵里,带着些微电流,混着深夜她的心跳声。

        “晚安,灵灵。”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