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42章

第42章

        公主本人这会儿有点懵。

        21世纪,陈喋只有听陈邵讽刺陈舒媛时才听过“公主”这个词,而现在这个词叩到自己脑门儿上了。

        奔三老男人追人都这么追的吗?!

        可陈喋还是不受控的脸颊开始发烫,她呼吸慢下来。

        闻梁依旧蹲在她面前,仰头看着她,眼底黑沉,只眼角噙着点微妙的笑意,看着有些不怀好意。

        陈喋反应慢一拍,才从他手中把腿抽回来。

        闻梁轻轻握着她脚踝把她腿放到地上,陈喋脚白皙瘦削,踩着那一双水晶鞋上格外漂亮,她跟腱高,小腿匀直,也尤其适合这样高度的高跟鞋。

        叶初卿在旁边啪啪拍了两下手,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说:“公主本主,这鞋子你穿上才能叫水晶鞋。”

        闻梁淡淡勾了下嘴角:“喜欢?”

        陈喋垂眸瞧了瞧:“嗯。”

        “那包起来吧,还是直接穿着。”

        这鞋跟太高,只适合一些特殊场合,平时走路太累,陈喋换回原来的鞋子:“包起来吧。”

        她刚说完,闻梁就已经抽了张卡递过去。

        叶初卿凑到陈喋耳边,感慨道:“这男人好好说话的时候原来是这样的,不容易,终于有点人样了。”

        陈喋还是觉得脚踝发烫,尤其刚才被闻梁圈住的地方。

        周围人oo@@的议论着,陈喋也无心去顾及她们在说什么,也没那个闲心去看陈舒媛现在是什么表情。

        叶初卿睨着她,一副了然模样笑了笑:“宝贝儿,你这到底是追人呢还是被人追呢,人家不过就给你穿个鞋,你就这么失魂落魄的,有点骨气呀。”

        “……”

        “这种男人可得好好磨才能驯好了。”叶初卿说。

        说话间,闻梁已经拿着包装好的鞋子过来:“去吃饭吧?”

        陈喋跟叶初卿道了别,跟闻梁前后离开。

        闻梁参加的那个商业活动之前就已经结束,秀展大家还没离开,世娱广场外人很少,安保站在外围把守。

        陈喋走在闻梁后面:“你干嘛,这么多人面前给我穿鞋。”

        他轻笑一声,偏头睨她:“你害羞什么。”

        陈喋:“?”

        谁害羞了?!

        这狗男人自作多情什么!弄的她跟个对他倾慕已久的小姑娘似的。

        闻梁抬手懒洋洋的攀上她的肩:“你全身上下我哪儿没碰过。”

        “????”

        陈喋肩膀一抖,把他手甩下来,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脸颊泛红,瞪着他:“闻梁!”

        他悠悠的挑了下眉。

        “你摆正自己的位置!你见过谁追女生是你这种追法的!你刚才那句话就是耍流氓!!”陈喋指着他。

        闻梁垂眸无奈的看着她。

        他这人过的太糙了,大概现在这样的追求对他来说都是需要学习的过程,更不用说还有陈喋那一通跟八荣八耻似的条条框框。

        闻梁这回垂着眼皮看她,陈喋都能从他视线里看出来一行大字――睡都睡了这么多年了,你屁事儿怎么这么多。

        “行。”闻梁最终叹了口气,抬手敲了下她脑袋,“上车。”

        陈喋坐进车,闻梁把刚才那双高跟鞋包装袋放到她怀里。

        “以前给你买的那双芭蕾舞鞋太大了不合脚,你没法穿。”闻梁看着前方,说的很随意,“现在这双终于合脚了。”

        ——

        “想去吃什么?”闻梁问。

        陈喋还在想他刚才那句话,思绪走偏,直到闻梁抬手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有重复问了一遍。

        “啊。”陈喋眨了下眼,“随便什么。”

        闻梁想了下这附近有一家烤肉,是他朋友开的,隐秘性好:“吃烤肉吗?”

        “行。”

        外面阳光明晃晃的,已经开始入春了,风一吹柳絮便飘起来,陈喋歪头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想。

        车开到烤肉店门前,外面是古朴的木质装饰。

        陈喋戴上口罩,和闻梁一块儿走进店内包厢,只是她忽然瞥到闻梁的黑色西装裤的膝盖位置上脏了一块儿――是刚才为她穿鞋单膝跪地时弄脏的。

        陈喋忽然想起他们初遇时的场景。

        她蹲在火车站破旧的公交车站牌前,闻梁走到她面前,俯身,居高临下。

        当时一盏昏黄的路灯正好映在他脑后,光落在他身上,形成一层光圈。

        陈喋当时脑海中莫名就冒出了一个词:神明。

        她和闻梁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中都是那样一种关系,仰视和俯视,一如初见。

        可现在闻梁裤腿膝盖上的那些灰尘,却让陈喋真实觉得,她的神终于朝她弯下腰来了,现在她和她的神站在齐平的位置上。

        “你裤子脏了。”走进包厢后,陈喋说。

        闻梁低眸扫了眼,也不在意,随意的拍了两下。

        “二位吃点什么?”这家店的店员很周到,也不因为陈喋来吃饭就表现出不一样,神色平常的为他们点单。

        点了一份套餐,很快就上桌。

        闻梁没让服务员帮忙烤,房间里就他们两人。

        他脱了外套,衬衣袖子卷到手肘,拿起夹子和剪刀烤肉。

        平日里吃烤肉这类都有人服务,不需要闻梁亲自上手,动作也没那么娴熟,时不时就焦了黏在锅底。

        陈喋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语,闻梁是真的没半点做菜天赋。

        “你不能刷层油吗?”

        闻梁抬眸看了她一眼,倒没说什么,拿起旁边的油瓶倒了一层。

        可惜收效甚微,该烤焦的依旧烤焦,该粘底的也依旧粘底。

        果然,这种人类的玩意儿狗男人是不会的。

        陈喋叹了口气:“我来吧。”

        她从闻梁手里拿过夹子和剪刀,颇为娴熟的烤了几片肉。

        吃完中饭,重新坐上车,闻梁问:“一会儿去哪?”

        “我今天没工作,回家吧。”

        “那我先送你回家。”闻梁抬手看了眼手表,眉间微微蹙了下,“我还要去趟医院。”

        陈喋一愣,侧头:“去医院?”

        “不是我。”闻梁抿了下嘴,语气很平静,“是闻怀远,最近又住院了,我要过去一趟。”

        陈喋知道闻梁在母亲去世后也就没再叫过闻怀远父亲了,也知道闻怀远身体一直不好,已经好几年了。

        “没事吧,严重吗?”她问。

        闻梁笑了笑:“没事。”

        ——

        送陈喋回家后,闻梁便驱车去了医院。

        今天是周末,傅挽梅不在医院,闻乾倒是在。

        闻乾一见他进来便起声叫了声哥。

        闻梁淡淡应了声,连个眼神都没给,他拎了把椅子到床边坐下:“今天检查怎么样?”

        闻怀远摆摆手,叹口气:“老样子,都是老毛病了。”

        这一场重病下来,闻怀远似乎是忽然就老了,整个人都衰败下来,看上去面色都是灰扑扑的,没什么精神气。

        “闻乾,你先出去一下。”闻怀远侧头说,“我和你哥哥有事情要聊。”

        闻乾一愣,倒也没表现出什么来,点点头“哦”一声就出去了。

        闻梁缓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椅子上,抬了抬眉,等着闻怀远先开口。

        “温远现在有你管理我也放心了,你弟弟的确不是从商那块料。”

        闻怀远从前在傅挽梅天天枕边风影响下,曾经的确是想把公司交给闻乾来打理过,只是现在看着温远在闻梁手下越来越好,而闻乾逐渐长大,到底是个什么性格的人闻怀远不会不清楚。

        他如今半只脚都踏进了坟墓,想东西更加透彻,明白公司交给谁才能发展下来。

        “只不过闻乾终究是你弟弟,挽梅也已经嫁给我这么多年了,我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总还得顾及他们后半辈子怎么过,你现在已经拿到温远半数以上的股份,我手里剩下这点等我死后就折半给你弟弟和阿姨。”

        闻怀远话说一半忽然剧烈咳嗽起来,涨的满脸通红,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

        闻梁从旁边拿了杯水递给他,依旧没说话。

        “闻乾和挽梅呢,就是靠着公司股份分红让他后半辈子不用那么辛苦,至于公司,肯定是交给你的,我也还没糊涂到这个也拎不清,遗嘱里都会写明闻乾和挽梅不能干涉公司的决策。”

        闻梁忽然自嘲的勾了下唇角。

        到如今这个情况下,闻怀远对于闻乾和傅挽梅考虑的都是他们后半生过得能不能舒心,到他这里就成了“你放心,公司的决策都是由你来决定。”

        闻梁轻嗤一声,人往后靠了靠,应的也懒散:“行。”

        “你和陈家那小孩的那点事,我也都听说了。”闻怀远声音很虚弱,听不出从前的气魄,“我现在没能力管你了,但她这性格不适合你。”

        闻梁抬眼,漫不经心的问:“那什么性格适合我?”

        闻怀远摇了摇头:“陈家小孩像你妈妈,你对她产生好奇会喜欢很正常,但不适合结婚。”

        “难为你还记得她。”闻梁淡声。

        提起闻梁生母,闻怀远总是有所唏嘘,可刚要说话,闻梁就起身:“我先走了。”

        ——

        一周后,陈喋再次出发去录制《一日三餐》,同时第一期节目也正式播出。

        有了上一次的相处,大家这回见面也轻松熟络许多。

        大家一块儿坐在桌前,节目组递来了这期节目的任务书,晚餐食材需要经过一个密室逃脱游戏才能获取。

        “我经纪公司告诉我这个通告的时候只说了是个吃吃喝喝的节目,怎么还要动脑子啊。”冉力鸣玩笑道。

        李琮也附和道:“我这脑子也实在不适合密室逃脱。”

        陈喋从信封中抽出任务卡,读了一遍:“四个人不一起出发啊?”

        “对,四人分别从四个入口进入,破解房间密码后中间有可能可以遇到队友,食材都分别在各个房间里的保险箱中。”导演组说,“一共有四个主题可以选择,大家确定后咱们过会儿就可以准备出发了。”

        四个主题分别是:星际、童话、校园、山洞。

        李琮扫了眼,偏头问:“陈喋,一人一个入口你一个女生会不会吓死?”

        陈喋:“我还好,我不太怕这个。”

        最后大家仔细考虑四个主题后还是非常绅士的决定把看上去最不恐怖的“童话”主题留给陈喋。

        ……虽然陈喋并不觉得这种主题密室会比较温馨可爱。

        而林清野选择了校园,李琮和冉力鸣分别是山洞和星际。

        临出发去密室前,闻梁给陈喋发了条信息。

        [闻梁:现在在录节目吗?]

        [陈喋:嗯,一会儿就要关机了,要去玩密室逃脱的任务。]

        [闻梁:我过会儿过来你那找你。]

        陈喋一顿,节目组已经依次给他们发了眼罩和对讲机。

        戴眼罩之前她最后给闻梁发了一条“没事,你忙吧”,便把手机关机了。

        四人戴上眼罩后便坐着车被节目组送去了不知什么地方,全程蒙着脸直到被分开送到各自密室入口。

        这时候对讲机里导演组才宣布:“四个主题的难度从低到高分别是:星际、山洞、校园、童话。”

        陈喋:“……”

        行吧。

        她被工作人员带着走进第一个房间,而后听着对讲机指示,直到说“现在大家可以摘下眼罩了”,陈喋才揭下眼罩。

        她这动作做的迅速,直接捏着眼罩一角就往上扯开,以至于一睁眼看着眼前这一幕冲击力实在是大。

        的确是童话主题没错。

        只不过眼前的童话是暗黑童话,整个房间画面都血淋淋的,各个公主玩偶都是凸眼球,布满血丝,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陈喋的确不怕鬼片,但这样独自一人身临其境的站在阴森森的房间中,还是不免让人忍不住心里发怵。

        与此同时,是对讲机中响起来的其他人的尖叫声,大概也受到了冲击。

        陈喋也不怎么敢盯着那些玩偶看,很快就沉下心来开始找密码。

        童话主题间中有许多像宝盒似的木箱子,陈喋为了找线索一连开了好几个,结果就被好多恶作剧盒子吓出了好几声尖叫,都能听到其他房间里那些男生幸灾乐祸的笑。

        她从前读书时在学生会和大家一起去玩过几次,对那些套路也比较了解,惊吓过后很快就渐渐摸索出思路来。

        过了一小时,陈喋已经成功通过了两个房间,拿到两种食材。

        对讲机里实时播报各个主题房间中闯关情况,陈喋目前第一个闯过两关,李琮和冉力鸣两人夸张的一阵膜拜表扬。

        “可以啊陈喋。”

        “你就是咱们队伍里的智力担当了!”

        陈喋笑着刚要回句什么,忽然对讲机一阵杂音,噼里啪啦的声音尖锐刺耳,紧接着便忽然什么声音都没了。

        陈喋调试几次都没有用。

        对讲机失灵了。

        另一边冉力鸣也“喂喂喂”好几声,马上通知了外面的节目导演组。

        闻梁赶到的时候节目组正在处理这事,密室里头放了许多摄像机,也为了营造气氛,所以是没有跟拍摄像师的,而这么多摄像机想要实时调取也不现实。

        陈喋的对讲机一坏,相当于就没了沟通工具,失去联络了。

        “怎么了?”闻梁问。

        导演知道两人关系不一般,只能照实说,也不敢怠慢:“我马上就派人拿新对讲机进去。”

        闻梁微微皱了下眉:“给我吧,我拿进去。”

        节目导演一愣,只能把对讲机给了闻梁,最后斟酌着交代一句:“里面是实时进行拍摄的,后面要剪成一期节目的。”

        意思是让闻梁不要在里面多待,否则到时候没法剪辑。

        也不知道他听懂没,接过新对讲机调试了一遍就跟着工作人员朝密室入口走去。

        ——

        另一边,陈喋并没有把对讲机失灵当回事,甚至还觉得大概大家的对讲机都已经失灵关闭了,为的就是到时候的节目播出效果。

        所以她很快就继续投入到闯关之中了。

        只是这童话主题难度最高的确不是随便说说的,前两关还比较轻松,到第三关就死活出不去了。

        第三关是个全黑的环境,只有周围亮着几盏烛光,却把环境弄的更加阴森。

        陈喋就着光从竹筒中抽出一个纸条,打开后里面是一串数字,刚要仔细看不知是哪里触碰了机关,忽然烛光全部灭了。

        房间内陷入完全的漆黑之中。

        陈喋夜视能力很差,加上这会儿还没能适应,一时之间什么都看不清。

        与此同时,是忽然响起的诡异音乐,偏偏还非常空灵,听的人心里一阵阵发怵。

        陈喋:“………………”

        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这破游戏!!

        她要吓死了啊!!

        不拿食材行不行!!

        她没敢继续在原地待着,摸着黑小心翼翼往前走,只是没走几步就听到身侧响起一点oo@@的声音,在寂静黑暗的房间中被无限放大。

        陈喋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在一点点往上爬,几乎蹿到了嗓子眼。

        甚至已经开始思考自己怎样一个受惊状态到时候播出时能比较优雅一点。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陈喋不敢动了,站在原地用力睁了睁眼,想要看清眼前的情况,可还是没用。

        说好的普通密室逃脱怎么还成了浸入式玩法了?

        居然还有npc出现?!

        而后,她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以及和她从前的衣服一个香味的衣物洗涤剂清香。

        ……这都吓出幻觉来了???

        陈喋来不及思考就想往后退,随即腰上被揽住,那股熟稔的味道靠近,嘴巴上一凉。

        陈喋狠狠咬了一口,飞快往后退,惊呼:“呀啊啊啊啊啊――!”

        “嘶。”

        闻梁抬手附上嘴唇,湿的。

        咬出血了。

        陈喋听到他那点声音,喘着气儿试探问:“闻梁?”

        闻梁揉着嘴淡淡应了声,而后又轻笑了下:“咬的倒挺狠。”

        陈喋这会儿才终于适应了黑暗,闻梁的模样影影绰绰的浮现出来,棱角分明,嘴唇上的血被他随意抹的划出来一道,突出的喉结上下利落滑动了下。

        陈喋愣了愣:“……活该。”

        “吓到你了?”闻梁抬手,拽着她马尾往下勾了勾,笑她,“就你这破胆儿。”

        “……”

        陈喋懒得理他,抬手抹了把嘴,才忽然意识他们这会儿是在哪,她睁大眼,“你刚才干嘛亲我!?”

        他笑的痞里痞气,不答话。

        “这儿的摄像机都能夜视的,肯定被拍到了!”

        “哦。”闻梁挑眉,“不拍到就能亲了?”

        “……你要不要脸。”

        闻梁都听习惯她这些话了:“我一会儿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剪辑的时候把那些底片都删掉。”

        “哦。”陈喋又忍不住擦了两下嘴,抬眸,“你怎么进来了?”

        闻梁把手里的对讲机递过去。

        陈喋调了调对讲机频道,很快就调到原先设定的那个频道,冉力鸣和李琮的声音传出来。

        “喋妹那怎么还没消息?”

        “喂喂喂,喋妹你在不?”

        陈喋按下键,对着话筒说:“在了,刚才那个对讲机坏了。”

        刚一放下对讲机,闻梁就低嗤一声,眯眼重复他们刚才的称呼:“喋妹?”

        “……”

        其实陈喋也是头一回听冉力鸣和李琮这么叫她,平时也没人这么叫,只有她那些粉丝才会称呼她叫“喋妹”。

        “陈喋。”他垂着眼皮叫她名字。

        “干嘛。”

        “你注意点,别给我弄什么哥哥妹妹的玩意儿出来。”

        “……”

        ok,闻氏追求,偷亲威胁带警告。

        呵。

        就你这追人能被你追到算我输。

        陈喋腹诽道。

        她翻了个白眼,推他:“你快走吧。”

        “现在不怕了?”闻梁看她。

        “我本来就不怕,刚才是被你吓的好吧。”

        闻梁拍拍她的脸,转身走了。

        被闻梁这一折腾,陈喋耗了不少时间,拿到新的对讲机后才把后面的备用手电筒打开,又过了二十几分钟才终于通过那第三个房间。

        对讲机中导演已经宣布林清野闯关成功,将他线路中的所有食材都带了出来。

        又四十分钟,陈喋第二个通关,紧接着冉力鸣和李琮先后也通关了。

        ——

        陈喋过去喝了口水,再次经历了上回剧组遇到的场景2.0――工作人员看她的目光再次充满了敬意……

        她往周围扫了一圈,没找到闻梁的影子。

        导演已经招呼大家坐车回去了。

        回去后便是做晚饭的时间,他们四人多少都会做一点,反倒是陈喋许久没自己动手做过,炒菜也最不娴熟。

        吃完饭便又是分卧室的时间。

        晚上的卧室根据密室逃脱通关速度来决定,林清野住最好的豪华卧室,而陈喋则是第二好的房间,冉力鸣最后,住帐篷。

        陈喋去卧室放好了行李,洗了把脸出去。

        另外三人正坐在客厅聊天。

        李琮朝她扬了扬手:“过来坐啊喋妹。”

        “等会儿,我先出去一趟。”陈喋笑了笑说。

        外面风很冷,陈喋一走出去就后悔了,连个围巾都没戴,她把束起的长发放下来,拨到胸前两侧。

        导演组也都已经回车上了。

        陈喋拢着衣服原地跺了跺脚,呼吸间热气在空中化成白雾。

        她抽出手机给闻梁发信息。

        刚打下一串“你走了吗”,想了想又删除,重新输入。

        [陈喋:你现在在哪?]

        没觉得闻梁会很快回复,陈喋发完信息就把手机放回兜里,刚转身准备回屋里手机就震了下。

        [闻梁:回头。]

        陈喋回头。

        闻梁站在光下,黑发被路灯洒下的灯光染的有些浅。

        陈喋忍不住往前朝他走了步,又停顿了下,才继续朝闻梁走过去,在他面前站定,仰着头:“你刚才去哪了?”

        “有点事。”闻梁淡声,“一会儿就要回堰城一趟。”

        陈喋愣了下,下意识问:“没什么事吧?”

        “闻怀远现在情况有点危险,在做手术。”

        他声音很轻,也几乎不带任何情绪,被风一吹就散,旁人听了大概压根猜不到他口中的闻怀远就是他父亲。

        可陈喋知道。

        她忽然想到从前在网上看到过的一句话: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当时这句话引起许多人感慨唏嘘。

        陈喋没有父母,没能真正理解这句话,直到此刻才终于觉得有些理解了。

        尽管闻梁和闻怀远这么多年来关系从来不好,可到底还是父亲,他母亲已经不在,如今父亲在手术室生死未卜,到底还是有些情绪是难言的。

        陈喋看着他许久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反倒是闻梁先开口了,语气很轻松:“你什么表情。”

        陈喋没被他逗笑,最后索性放纵自己内心。

        她上前一步,朝闻梁张开手臂,撞进他怀里。

        闻梁没反应过来,身子僵了一瞬,直到怀里的陈喋闷着声轻声抱怨:“你不会把手打开吗?”

        她声音有点恼,还有点羞愤,偏偏装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闻梁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忽然放下许多,张开双臂,弯腰,脑袋垂下去,把陈喋紧紧抱进了怀里。

        他在她耳边低笑着:“还有这种好事儿。”

        陈喋在他怀里抿了抿唇,又热又羞,脸通红。

        过了许久,她才放开闻梁。

        男人垂着眼看她,抬手揉了揉她头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