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40章

第40章

        陈喋下巴被他咬疼了,偏偏双手还被他按着动不了,只好抬腿踹他。

        可闻梁跟能提前预测到似的,同时把她腿也给别住。

        陈喋现在简直跟只砧板上的小虾米似的,任人宰割。

        她也不知道这事怎么会发展到如今这局面的。

        明明是闻梁腆着脸来找她,偏偏现在狼狈的动弹不得的却是她,嘴巴还被咬的发疼。

        当真是属狗的。

        闻梁坐在她身上,大掌轻轻松松捏着她两只手手腕,而后问:“手机呢?”

        陈喋瞪他,不想跟他说话。

        闻梁也不恼,扫视一圈,最后从陈喋脑袋底下抽出手机,划开,显示密码,又问:“密码是什么?”

        “你现在在拷问我?”陈喋动了动被他攥着的手腕,很不满。

        “不是,就是让你老实点。”闻梁无所谓的笑了笑,“脾气这么大,以后跟你说话得先把你绑起来,省的又动手扇我巴掌。”

        陈喋气结:“滚。”

        闻梁啧了声,四位数密码,他随手输了几个数字。

        陈喋和他的生日都试了一遍,不对。

        他眉目微敛,又回忆了一遍两人遇到的年份和日期,依旧显示输入错误。

        “还剩最后一次机会,之后就锁定了。”闻梁晃了晃手机。

        陈喋:“凭什么告诉你,你手机密码跟我说了吗?”

        “你想看直接把你指纹录入一个就好了。”他说的非常坦然

        “……”陈喋无奈,“你要看我手机做什么。”

        闻梁:“把我从你黑名单里放出来。”

        陈喋手臂挣了挣:“你先松开,我来输密码。”

        闻梁垂眸扫了她一眼,而后松开手,陈喋终于挣脱出来,拿过手机,输入那四位密码。

        闻梁在一旁看着:“9523什么意思?”

        “不告诉你。”陈喋指间一顿,把闻梁的手机号和微信号都从黑名单放出来,“行了吧,你快走,一会儿被人看到都说不清楚。”

        “你以前可不赶我。”闻梁睨着她。

        陈喋很快说:“你以前可不需要我赶你。”

        两人陷入沉默中,半晌,闻梁舒出一口气,抬手捏了捏她脖颈,声音妥协又无奈:“你能不能别再惹我生气了?”

        到底是谁惹谁生气!

        陈喋立马进入战斗状态,可紧接着就又听他说:“我没追过人,也不知道怎么追才有用,你别总说话刺我。”

        陈喋啪啪啪给他一通鼓掌,非常叛逆:“你太厉害了,原来是在追我,你要不说我以为你刚才是想掐死我呢。”

        “……”

        “人都还没追到就亲我?”陈喋拿手背重重抹了抹嘴唇,“你这速度隔两天就该全垒打了!”

        话说出口,陈喋也很快意识到不对。

        先不说他们之间早就已经全垒打,何况最初还是在她一腔孤勇的主动下才成功全垒打。

        一抬眼果然就对上闻梁意味深长的眼神。

        “……”

        失策了。

        好在这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闻梁接起来,再挂掉时对她说:“你要是觉得冷就跟我说,早点睡,我有些事,先出去了。”

        他说完便起身重新掀开帐篷帘走了。

        陈喋过去把帐篷重新拉紧,这才脱了外套躺下来。

        外面除了风声就再无其他声音,陈喋那颗心却久久静不下来。

        她抬手抚上嘴唇,心跳突突的,刚才还是震惊和生气,现在这心脏却像是要从喉管里蹦出来似的。

        她躺着胡思乱想。

        放在旁边的手机忽然又震了下,正是来自于刚刚成为好友的闻梁。

        [闻梁:教我怎么追喜欢的人吧。]

        [闻梁:明天晚上节目录制结束后一起回堰城?]

        喜欢的人……

        这狗男人怎么一会儿狗一会儿人的?

        陈喋划开屏幕,再次跳出输入密码的界面。

        9523.

        这个密码陈喋已经用了很久了,她的第一个手机就是闻梁买的,她也没什么秘密,设密码纯粹是为了好玩。

        她的第一个密码是闻梁的生日,不过只用了半天,她就觉得这密码太容易暴露,于是取消了。

        她想了一阵子该改个怎样的密码。

        当然,很多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日,或者其他别的什么不会暴露的,可她当时就是执着的希望这个密码能跟闻梁产生一点关联。

        后来陈喋想,她和闻梁用的都是26键拼音,为了不被发现,她的密码是和9键拼音组成的。

        “闻梁”是95;

        “陈喋”是23。

        9523这个密码就这么用了这么久。

        久到后来解锁手机都是用指纹解了,她已经许久没有输入这四个数字了,在刚才闻梁问她时记忆才汹涌而来。

        陈喋不知道闻梁对她而言到底有什么奇特的魅力。

        可她就是对他念念不忘,只要他在,她视线里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既然如此,倒不如再给彼此一个机会。

        陈喋捧着手机,盯着他发来的那两条消息许久,然后回复。

        [陈喋:好。]

        ——

        翌日清早,帐篷里总归睡不好,陈喋六点就醒来,拉开拉链走出去。

        洗漱完后另外三人便也纷纷起床了。

        冉力鸣伸着懒腰从楼梯上走下来:“昨晚休息的好吗?”

        “帐篷里哪能休息好。”陈喋耸了耸肩。

        冉力鸣笑起来:“也是,你下次运气要还这么差我就跟你换个房间。”

        陈喋摆摆手,随口说:“你不如和我统一战线把林清野弄到帐篷里睡去。”提起这事陈喋就来气,“这游戏居然还能当场创作的吗,我才不信他真打算把那句歌词放到新专里去。”

        另一边的李琮也跟着笑。

        他也是个歌手,从前就和林清野关系不错,一个公司,对他新专准备情况也颇为了解。

        闻言道:“的确是不打算,他新专的歌早都敲定下来了,很快就发售了。”

        “……”

        果然如此。

        陈喋走到厨台边给自己磨了杯咖啡,不得不说,这种慢生活的综艺录起来还是颇为悠闲舒适的,除了昨晚睡帐篷那部分。

        “你们喝咖啡吗?”陈喋问。

        李琮举手:“喝。”

        陈喋给他也倒了杯拿到桌上,李琮道谢。

        她懒洋洋捧着自己那杯咖啡在落地窗前的吊椅上坐下,扫视一圈:“林清野人呢?”

        李琮朝后花园抬了抬下巴,压着声调侃:“偷偷跟女朋友打电话呢。”

        陈喋循着他的话朝后花园看去。

        这儿的后花园布置的很漂亮,很有北欧风格,石凳周围是各色的绿植鲜花,枯叶零散的铺在石凳上。

        林清野倒是很随意,就这么坐在铺着枯叶的石凳上,冬日的阳光洒下来,整个人都懒洋洋的,笑的也有些轻慢。

        陈喋把脑袋转回去,喝了口咖啡。

        谈恋爱可真好啊。

        可她想象不出和闻梁谈恋爱会是什么样的。

        他由外到内都是硬邦邦的,看着就不像是会谈恋爱的。

        早上大家吃了中饭以后就接到了节目组发来的新任务,需要去当地菜市场买菜。

        于是陈喋和李琮一块儿去,另两人留着准备在外面生火。

        节目组要求买的不少食材都很少见,或者是学名很陌生,陈喋和李琮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找齐,还闹了不少笑话。

        坐车回去冉力鸣和林清野两人也已经把烤架支起来了。

        除此之外,外面拍摄机子周围的正副导演旁边还坐了个男人。

        闻梁。

        陈喋瞥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便跟着李琮一块过去。

        “来,肉类直接上烤架吧。”冉力鸣对烧烤很有经验,几乎都是由他负责,翻面刷酱,然后把第一支烤好的鸡翅串递给陈喋,“女士优先。”

        “谢谢。”

        冉力鸣在一旁期待的看着她:“怎么样味道?”

        陈喋咬了口,给他比了个大拇指:“厉害。”

        大家边准备着手里的食材,边闲聊,于是便问起了前不久刚热映的《簪花》。

        李琮:“最后票房有多少啊,快二十亿了吧?”

        陈喋笑了笑:“不到二十,十九亿。”

        冉力鸣在一旁笑着自嘲调侃道:“我都演了好几部电影了,合起来的票房还不如你这一部。”

        大家纷纷准备好中午的食材,一边闲聊着一边吃中饭。

        由李琮带动下,大家还纷纷在饭桌上互加了个微信,其他三人都是前辈了,从前也或多或少的在各种场合见过,也有微信,倒是陈喋微信里娱乐圈的朋友还不多。

        她前后加了三人微信,设置好了备注。

        他们就着《簪花》的话题继续聊,后来也不知是谁提起了齐丞。

        这也是如今的热门话题,李琮为了综艺效果自然把这话题往陈喋身上引,而陈喋这段时间接受的相关采访都会涉及齐丞,接的也非常顺手。

        “对了,说起齐丞有个事挺逗,他刚出道的那部戏是和我搭档的,我演他哥。”冉力鸣说,喝了口啤酒,“节目组后来剪出来的片子放错了,手机特写时,把他手机号给放出来了,就因为这事被骚扰了好一阵。”

        李琮:“然后呢?”

        “换号码呗,还能怎么办,不过新号码后四位还就这么巧跟之前的一样,被他那些个疯狂的粉丝又给试出来了,也不知道试了多少回。”

        “9523?”李琮看了眼自己通讯录问。

        冉力鸣横他一眼,诚心发问:“你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啊?”

        李琮也反应过来,立马双手合十啪一下举过头顶:“给我哔掉啊,这个可不能放出来。”

        《一日三餐》每次的行程目的地只一起度过两天一晚,到这天晚上第一期的拍摄就结束了。

        大家纷纷道别后离开。

        因为这次行程在国外,方阮也没陪她。

        陈喋整理好行李低着头出来,猝不及防地撞到一人。

        闻梁站在拍摄棚前,抬手在她额头上拍了下,随即从她手中接过行李箱,自觉帮她拎上车。

        节目组其他工作人员眼观鼻鼻观心,思及网络上的绯闻,纷纷当做没看见。

        ——

        陈喋跟着闻梁到车边。

        “朱奇聪不在?”

        “有些东西需要他先回公司处理。”闻梁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坐进驾驶座。

        陈喋拉开副驾车门也坐进去。

        车稳稳往机场开去,期间方阮还给她打了通电话问什么时候回来,陈喋跟她交代完挂了电话。

        一旁始终安静着的闻梁忽然开口了。

        “你的手机密码,是关于齐丞?”他问。

        陈喋一愣:“啊?”

        闻梁:“9523.”

        刚才录制过程中闻梁都坐在主摄像机后,对他们聊的内容也听的一清二楚,听到“9523”这四个数字时心里还咯噔了一下。

        他从前从来没想过齐丞和陈喋。

        即便陈喋和他说了分开,他也没有去想过陈喋会和别人在一起。

        陈喋瞬间了然他在想什么。

        谁能想到这么巧她费尽心机想的密码会和齐丞后四位电话号码一样啊!

        再说了,谁会拿电话号码当密码啊!

        可她又不想告诉闻梁那串密码真实的意思是什么。

        于是有点无语地偏头看向车窗外:“……不告诉你。”

        闻梁侧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始终沉默着到机场,他又拿上行李,也不等陈喋,大步往前走。

        陈喋莫名觉得他心情不好正是因为那串数字。

        难道是在吃醋……?

        可他妈这到底是谁追谁!?

        自己瞎想吃个醋还在她这摆脸色!!

        她才是那个被追求者好吧!!

        陈喋也来了火,也不追上去,就这么站在原地不动。

        好在闻梁走了几步就停住了,他回过头,看着陈喋。

        小姑娘仗着国外机场没人认识她,就这么站在原地,表情愤愤的,看上去马上就要扭头就走。

        闻梁简直是被磨的没半点脾气了。

        拎着行李箱重新走到她面前,低头垂眸,压着心头的燥意:“走不走了?”

        “闻总好大的脾气,我哪配跟你一起走啊。”陈喋把他手里自己的行李箱拿回来,“你自己回去吧。”

        闻梁无奈,看了她一会儿,终于是放低了姿态:“我没跟你发脾气。”

        “你一句话不说下车就自己走这么远还不是给我发脾气,那你真打算跟我发脾气了想怎么着啊。”陈喋平静道,“闻总这追求人的方式可真是别致。”

        “……”

        陈喋这张嘴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闻梁叹了口气,抬手捏了捏她下巴,又很快被陈喋拍掉了。

        “是我不好。”他顿了顿,又实在有点忍无可忍,“可我他妈就是不爽,凭什么现在这么多人要把你和齐丞凑一块儿?”

        “也挺多人把我和你凑一块儿的。”陈喋很公正。

        可闻梁显然对这回答不满意,冷笑一声。

        “……”

        “你那个手机密码到底怎么回事?”

        陈喋:“我瞎改的密码,好几年前就是那个了,跟齐丞没关系。”

        闻梁的气这才顺了些。

        ——

        两人暂时恢复了友好关系,闻梁去取机票时陈喋去上了个厕所,出来后闻梁便走过来带她往登机口走。

        “已经到时间了吗?”

        “嗯。”

        闻梁取的机票座位就在邻座,商务舱内人不多,两人座位在首排。

        陈喋昨天在帐篷里没睡好,今天一天又一直跟着节目流程在忙碌,一坐进座位里就开始犯困。

        “困了?”闻梁偏头看她一眼,低声问。

        陈喋用力揉了两下眼睛,打了个哈欠:“嗯。”

        “那睡会儿。”闻梁向空姐要了条毯子盖到陈喋身上。

        陈喋入睡的很快,只半梦半醒间隐约感觉到有人给她掖了掖毯子,微凉的指腹轻轻蹭过她脖颈。

        很温柔的触感。

        再次醒来,陈喋睁开眼,飞机舷窗拉了一半,外面是黑的。

        她刚一动就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脑袋就枕在闻梁肩上了,而闻梁手臂也环过她肩膀,看上去像是非常亲昵的抱在一块儿。

        没流口水吧……

        这是陈喋的第一反应,立马擦了擦嘴角,还好是干的。

        闻梁注意到她动静,也跟着醒了,抬手看了眼手表,又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还有三小时才到,再睡会儿。”

        陈喋于是又很快睡着了。

        等降落在堰城机场时是在晚上十点,陈喋被广播吵醒,人还是懵的,也懒得动脑子看路标,就跟着闻梁走。

        闻梁去行李处找到很多那个行李箱,过去揉了把她头发,把头刚才睡觉时蹭起的一撮头毛压了下去。

        “走吧。”他说。

        陈喋跟着他出去。

        闻梁又垂眸看了她一眼,忍不住伸手捏了把她脸:“你怎么这么困。”

        陈喋偏头躲开,困的声音含糊:“最近都没怎么睡好。”

        两人并肩顺着通道走出去。

        没走起步,耳边忽然爆发出剧烈的响声,陈喋困的反应慢一拍才怔愣着抬头,而后就更加怔住了,脚都定在了原地。

        ……她遇到了接机。

        她现在居然还有接机的粉丝了。

        而且非常多,大家很有秩序的拉着横幅在外面围成一个折角,正尖叫着喊着她名字。

        好吧,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旁边现在还站着一个“绯闻男友”。

        陈喋抬起头,和闻梁对视一眼。

        闻梁倒是反应如常,非常镇定,朝粉丝方向抬了抬下巴:“你去打个招呼吧,我去车上等你。”

        他说完,便先推着陈喋的行李箱过去了。

        陈喋看了会儿他背影,朝粉丝们走过去。

        陈喋和粉丝们说了会儿话,又回答了几个粉丝提的问题,她便挥手道别:“这么晚了,大家快早点回去休息吧,路上当心啊。”

        ——

        闻梁的车就停在机场门口,陈喋出去后便看见,很快就上车。

        朱奇聪坐在驾驶位上,非常有眼色地问:“陈小姐,是送您回西郊别墅吗?”

        陈喋:“?”

        这助理和闻梁待久了果然也已经不干净了。

        一旁闻梁侧头,目光平和温润:“回来吗?”

        “不回,去立繁新苑。”陈喋说。

        闻梁倒也没再说,便让朱奇聪开去立繁新苑。

        这个点机场回去的高架桥没什么车,路灯飞快的越过视线,橘色灯光向远处蔓延开成一道笔直光线。

        大概半小时后车就停在立繁新苑门口。

        闻梁下车,把行李箱给她拿下来。

        “我帮你拿上去。”

        “不用。”陈喋接过行李箱拉杆,“有电梯,不重。”

        小区很安静,路灯尽职尽责的站立着,照在光秃秃的树干上,上边儿还有春节时挂上去的小红灯笼。

        “灵灵。”

        陈喋抬头,眨了下眼:“嗯?”

        “现在认识你喜欢你的人多了,你应该换一个安全性私密性更好的住处。”

        陈喋不上他的当:“是有这个打算,过阵子空了我就搬个新家。”

        闻梁垂下眼,勾唇笑了下,笑的有些无奈又妥协:“考虑一下回来住吧,你要是不想和我住在一起,我可以去别的地方住。”

        ——

        陈喋和闻梁一块儿从机场出来的照片很快就被“闻喋”cp粉发到了cp超话里

        照片里陈喋还没醒过来,看着睡眼惺忪,脸上的妆也掉的差不多,几乎是素颜,一旁是推着行李箱的闻梁。

        【喋妹好奶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虐恋情深cp居然放糖了!!】

        【呜呜呜呜呜呜这两位的颜真的太好磕了居然见面了我爱了!】

        【闻总冲鸭!】

        【谁能不爱我们喋妹呢!】

        【闻梁真的好帅啊……佩服我们喋妹的定力!】

        很快,这条最初发在超话里的微博被其他人发现,营销号搬运,很快就被送上了热搜。

        除了那张照片外,还有人发现了后来陈喋上的那辆车。

        之前粉丝们考古时还从学校论坛里找到过不少陈喋大学时相关帖子,其中有一个帖子叫做《有人知道咱们学校那位陈姓校花有男朋友了吗,我室友准备去告白了》。

        底下好几楼的回复:-

        告白过,被拒了-

        被拒加一-

        被拒加二-

        替我哥们儿回一个被拒加三-

        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前男友去告白的时候就是用这句话拒的:)

        很快,帖子底下就有人发了一张照片,正是放学后陈喋坐上一辆车的照片。

        而如今这张照片再次被挖出来,对比了车牌号最终坐实闻梁就是陈喋大学那位男朋友。

        【淦!!!!居然还有这种渊源!!!我的闻喋cp不在一起谁在一起!!!】

        【考古回来看完那篇帖子的我,真的感慨喋妹也太乖了吧,这么多人跟她告白,她就乖乖的一个个拒绝说自己有男朋友了!!想rua!!】

        【帖子里那个喋妹和上次视频里的喋妹都不像是同一个,各位看脸磕cp的姐妹先弄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吧,万一真的是做了什么触及底线的事呢?这样道德绑架人家的恋情不好吧?】

        【没有道德绑架啊,粉丝大多都是圈地自萌的,只是被营销号发出来了而已,何况不管在不在一起,大家都是喜欢喋妹的呀。】

        【其实我觉得看图片感觉喋妹还是挺依赖信任闻总的,虐恋cp和好的可能性还蛮大的。】

        【实不相瞒,我想看两人参加情侣真人秀。】

        到这,评论区还是一片祥和。

        即便有陈喋的事业粉唯粉也只是提醒一句“不要关注演员的私生活,关注作品”罢了。

        只是渐渐的就有些评论伺机群魔乱舞起来。

        各种批评陈喋炒作的声音甚嚣尘上。

        甚至还有人冒充粉丝称看到了陈喋和闻梁并不是一路过来的,而是后来陈喋主动去勾搭闻梁,才有了之后粉丝看到的这一幕。

        闻梁完全是被陈喋拿剑使了。

        之后又加上一番“娱乐圈真可怕”、“心机重”、“利用炒作”的论调大肆宣扬。

        陈喋如今风头太盛,暗处数不清的人想把她拉下来。

        晚上十二点。

        温远集团官微忽然点赞了那一条“石锤此事与陈喋闻梁就是陈喋大学时神秘男友”的微博。

        正当大家以为是皮下手滑时,隔了两分钟官微亲自发了一条微博。

        @温远集团官微:替我司董事长转述,此事与陈喋女士无关,只是董事长在追求陈喋女士罢了。

        吃瓜群众:……现在还有这种操作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