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39章

第39章

        拜闻梁所赐,这个晚上陈喋就睡了没几个小时。

        中午方阮打来电话,约了她去咖啡厅。

        壹铭娱乐在陈邵的带领下将吃喝玩乐发扬成公司发展目标,别人的公司顶楼是总裁办公室,陈邵公司顶楼则是咖啡厅

        春节这一连串的闹剧下来,陈喋算是因祸得福,曝光量和粉丝量都直线上升。

        “有两个上星综艺来找你,我觉得吧,现在这个阶段参加个综艺也挺好的,至少制作周期短,可以继续保持在观众中的眼熟度,这两个都是边录边播的,然后我们再等等好的剧本,好好挑。”

        原本方阮还挺担心陈喋会拒绝的,毕竟她性子倔,现在还成了公司总裁的妹妹,她不松口就不能给她安排她不乐意的工作。

        好在陈喋只是略一停顿,便点头同意了。

        方阮把两份介绍文件放到陈喋面前:“一个是恋爱综艺,节目组会安排男女明星一起生活,录真人秀。”

        “……”陈喋刚打了个哈欠,差点呛住,“这个就不了吧。”

        方阮早猜到她这反应,轻笑一声:“那你看一下第二个,生活类节目,叫《一日三餐》,和《野外厨神》一样也是慢生活综艺,不过每期都会选一个地点度过两天一夜,目前节目组请的成员你也能提前看一眼。”

        陈喋刚刚入圈,也没什么交恶,节目其他成员对她而言倒是无所谓。

        “和《野外厨神》一个卫视播出,类似于推出的子产品,初始流量就有一个不错的,其次,它这个也是周播周录,比较快能见到成品。”

        陈喋仔细翻看合同,过了一遍确定没问题后便在尾页签下自己名字。

        “行。”方阮整了整散乱的a4纸,签完名她就放心了,“那我先去找人把合同给节目组发出去录入一下。”

        方阮说完便走了。

        陈喋咖啡还没喝完,也不急着走,正打算要开局游戏身后响起高跟鞋踩着木制楼梯一格格上来的声音。

        现在是上班时间,虽然壹铭的确在公司设了个这么闲情雅致的闲地儿,但这会儿除了几个在小组开会的职员外就静悄悄的。

        陈喋下意识回头看了眼。

        不是熟人,但陈喋对她有种别样的亲切感。

        叶初卿。

        叶初卿也同样看到她,只不过她的反应就有些过于震惊了,深深提了口气,睁大眼,伸出食指用力指了指她。

        陈喋:“……”

        她实在有点茫然。

        她和叶初卿的关系应该还不至于偶遇一次就激动成这样吧?

        叶初卿蹬蹬蹬快跑过来,刚又一提气要说话便看到其他圆桌上正在讨论的工作人员,话到喉咙又改了口。

        “咱们出去喝个下午茶。”

        “……好。”陈喋犹豫了下答应了。

        ——

        公司附近就有一家茶餐厅。

        陈喋今天连口罩都没戴,一走进去就被人认出来,合了好几张影才终于进了包厢。

        “您找我什么事啊?”陈喋问。

        叶初卿喝了口茶水,抬眸看她,而后给她抱了个拳:“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嗯?”

        “网上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吧,陈邵是你哥,闻梁是你前男友?”

        陈喋没想到这是遇到了一个现实版吃瓜网友:“……算是吧。”

        “我太佩服你了,你是怎么做到横在他们俩中间没被气死的?”

        叶初卿一说起这事就来劲儿,这俩男的简直是她回国以来遇到的最大的坎坷,真是变天了,现在这公司总裁都这么不走寻常路了?

        陈喋不知道叶初卿还跟他们俩认识,还非常困,只不过眼前这位好歹是电影行业大会主席,便也只好打起精神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他们怎么了?”

        “我刚去你家公司找你哥谈之后的影视合作。”叶初卿说。

        陈喋:“……”

        这个“你家公司”和“你哥”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陈邵有毛病吧,跟我摆什么谱啊?”

        叶初卿说着,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批斗。

        陈喋倒是觉得这叶初卿跟陈邵应该还挺有话题聊的,俩人来疯自来熟。

        她真的好困啊……

        好想睡觉。

        什么时候讲完。

        为了拉快进度,陈喋强制进行了下一个话题:“那闻梁怎么你了?”

        “姐妹,你那个巴掌实在是打的我大快人心!算是给我报仇了!!”

        陈喋看着眼前的叶初卿,柳眉明眸红唇,非常漂亮,而且是落落大方的漂亮,属于放到阳光下找不到一点儿阴暗的类型。

        而她这会儿是真的爽快,就因为陈喋打了闻梁一巴掌。

        等等,叶初卿是几年前出国的来着?

        ……这不会是闻梁从前惹的什么桃花债吧?

        “你还记得你上回听到我打电话,那会儿我要相亲那混蛋就是他,那狗脾气简直是白瞎了那张脸。”

        陈喋:“……”

        后面叶初卿还在说什么她都没怎么听清。

        那个和闻梁传了婚讯的人居然是叶初卿吗。

        陈喋蓦的想起先前听到的叶初卿打电话的内容――

        “真的,有些男人是见光死,他那是张嘴死。”

        “居然还说他看不上我,我可去他妈的吧,我真是用尽了我全部的理智才没踹他。”

        这的确是闻梁能说出口的话。

        虽然陈喋最初生气这件事并不仅仅是因为闻梁和别的女人传了婚讯,更多的是由于过去无数卑微时刻汇聚成的心累。

        但此刻得知那个女人是叶初卿后,陈喋还是莫名松了口气。

        松过气后,是再次回想起自己当时狼狈模样的尴尬和丢脸。

        她这干的都什么事儿啊?

        ——

        叶初卿怎么说也是电影行业大会主席,虽然这性格的确很出人意料,不过实力还是有的,抱怨完两个男人后,叶初卿又闲聊和她提起了些今年电影行业新规。

        如今管辖颇多,限制也多,陈喋从她口中也大概了解了一些挑选剧本的诀窍。

        傍晚三点半,两人起身准备离开茶餐厅。

        只是陈喋进来时就遇到了粉丝,不知是谁在网络上发了偶遇陈喋的微博,陈喋一出去就猝不及防的被粉丝们层层围住。

        她还是头一回遇到这情况。

        她让叶初卿先走,自己处理这状况。

        “大家安静一下啊。”陈喋竖起食指放嘴边嘘了声,“这儿还有客人在用餐,大家想要合照的话我们出来合照可以吗?”

        粉丝们纷纷跟着陈喋走到茶餐厅外。

        某个粉丝把手机交给服务员,陈喋走到粉丝中央,和她们一块儿拍了张照。

        “喋妹你要继续加油啊,我们会一直支持你的!!”

        “好好注意身体呀,千万别太拼了,身体才是本钱。”

        “这些天网上那些骂评也不要放在心上,我们都是爱你的!”

        ……

        粉丝们七嘴八舌的纷纷向陈喋表达自己的喜爱。

        她还挺佩服她们能够这么坦然的把喜爱挂在嘴上的,这项本领陈喋一直都学不会。

        大概是从小的经历就让她很难把喜欢表达出来,因为担心这份喜欢得不到妥帖的对待。

        陈喋一一认真感谢,又和她们挥手道别。

        看着粉丝边朝她挥着手离开后,陈喋才想着要不要再跟方阮打个电话让她送她回家,手机刚拿出来就响了。

        陈喋垂眸。

        居然是朱奇聪打来的。

        “喂?”陈喋接起来。

        那头:“是我。”

        熟悉的声线,一听这声音眼前就能浮起那张脸。

        陈喋愣了下,捏着手机的手指不自觉用力。

        她没说话,闻梁又问:“你在哪?”

        陈喋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你怎么拿朱奇聪号码给我打电话?”

        闻梁冷哼一声:“你把我拉黑了,你忘了?”

        “……”

        还是那副狗脾气。

        陈喋站在马路边,又怕被人认出来,拿着手机垂下头,她抿了抿唇,淡淡“哦”了声,这才回答了他上一个问题:“你管我在哪。”

        陈喋说话也同样带刺。

        闻梁啧了一声。

        两人都没说话,陈喋最先打破沉默:“没事我挂了。”

        “哦。”

        陈喋瞥了瞥嘴,心里骂了几遍闻梁,当机立断非常果断的把电话挂了。

        她原地跺了跺脚,越想越气,拿着朱奇聪手机给她打电话说那些屁话不是存心给她添堵吗!

        下一秒,视线里出现一双鞋,正停在她前面。

        陈喋抬头,猝不及防就撞上闻梁那双黑眸。

        “你……”她愣住了。

        闻梁看着她:“我有话要对你说。”

        陈喋还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黑睫扑闪,看着难得有些蠢萌,盯着闻梁看了五秒才往路边看过去。

        果然,马路对面停着他那辆车。

        还装模作样问她在哪呢……

        刚才在和叶初卿聊天时知道那个相亲对象就是她后,陈喋其实已经不再生气这事了,只是等到闻梁一出现自己面前,她就立马又想起那天晚上闻梁刺她的那些话。

        她哼一声,别过脸:“又想说我又蠢又好上?可我不想听……”

        “对不起。”他说。

        陈喋静下来,咬了下唇,没再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

        “那次是我不对,不该这么说你。”闻梁低头看着她,轻声说,“对不起。”

        陈喋在这道歉下忽然开始觉得委屈:“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才会在那种情况下脱口而出,不是吗?”

        闻梁抬手,拉住陈喋的手。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急迫的想要把陈喋安抚下来,察觉到她没挣扎后才又上前一步,伸出手想把她抱进怀里。

        陈喋身子微微往后倾了下,表现出一个抗拒的姿态。

        闻梁手一顿,没再继续。

        他就这么勾着陈喋的手,低声说:“是我混蛋了。”

        他当时生气又着急,生平第一次产生后怕的情绪,不敢想象自己若是晚了一步会发生什么。

        可那些话说出口后他就意识到不对了。

        从陈喋16岁他把她带回家以后,闻梁虽这脾气始终不好,可的确从来没对陈喋说过一句重话。

        闻梁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宠她的。

        那天之后就频频想起他对陈喋说的那番话,越想越是觉得自己混蛋,这事再怎么怪也得怪到瞿放头上,可他却不管不顾,也不问前因后果的对陈喋说了那番话。

        “灵灵。”他轻声唤她。

        陈喋皱眉,嘟囔:“你别这么叫我。”

        “先跟我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陈喋这才重新意识到自己这会儿是在大马路上,虽然现在路边没行人,但也随时可能被别人看到。

        “不用了。”她垂着头,“我打出租车回去。”

        闻梁:“你现在坐出租车回去不安全。”

        “……我觉得坐你的车也不安全。”

        闻梁停顿了下,妥协道:“让朱奇聪送你回去,我打的。”

        “……”

        陈喋本想拒绝,路口忽然涌出来一群人,只好坐上车。

        ——

        傍晚回到家,过了不到半小时,她和闻梁在街上的那一段视频再次登上新闻头条。

        看拍摄角度,正是身后茶餐厅的顾客隔着窗玻璃拍的。

        陈喋再次真实感受到,她火了,一言一行都完全在大家的注视下。

        【这也太帅了吧!!!!】

        【闻总再次想抱喋喋失败2.0,不过成功拉到了手!!】

        【不可以!!我们喋妹还小,答应妈妈先搞事业再去做豪门太太好吗??】

        【害,我居然靠着人家的偷拍视频在追大总裁x人间富贵花的虐恋情深。】

        【真的好好磕,给各位编剧递笔,想看!!!】

        ……

        陈喋不知道她和闻梁到底是哪里吸引了大家磕cp,这些天话题热度甚至远超簪花cp,甚至还有网友专门为他们开通了闻喋cp超话。

        形容他们这对cp的关键词还是虐恋情深。

        ——

        半个月后,陈喋先前签的《一日三餐》正式开始录制。

        原定人员是三男两女,只是临开拍另一个女生临时出了些事,只能取消,于是就变成了陈喋和另外三个男明星。

        陈喋年龄最小,另三个男明星都比她大几岁。

        一个叫冉力鸣,也是演员,平时参加综艺比较多,路人缘非常好。

        而李琮和林清野则是歌手。

        第一站目的地定在国外。

        拍摄从大家推着行李出机场开始,然后纷纷坐上车前后抵达拍摄场地。

        节目组在那修建了一座木屋作为拍摄棚。

        大家见了面整理好妆发便开始录制。

        尽管大家先前就早已经知道了录制规则,不过还是要在镜头前重新抽取任务卡,再次向大家介绍《一日三餐》的游戏规则。

        《一日三餐》虽然也属于慢生活综艺,但并没有这么简单,通过游戏来决定做饭吃饭以及睡觉场地。

        他们当天到的时候就已经是傍晚,第一天任务不多,大家一块儿吃过晚饭后就到了床位争夺赛。

        节目组提供三个房间,有好坏之分,而游戏中的最后一名就只能自己搭帐篷住在户外。

        游戏很简单,节目组提出特定要求的歌,歌词中必须带动物,轮流唱出要求歌词,轮到谁卡壳谁就被淘汰。

        偏偏他们四个人中还有两个是歌手。

        陈喋怀疑节目组是故意的。

        林清野闻言,懒洋洋的挑了下眉:“行啊。”

        好在陈喋歌词量也挺充足的,四人一连来了好几轮都没磕巴,到后面速度就渐渐慢下来了。

        陈喋说完自己储备的最后一条歌词。

        冉力鸣和李琮也都唱完,到林清野。

        陈喋睨着他表情,心下一喜,只要他淘汰了就是睡帐篷,室内三个卧室陈喋倒是都无所谓。

        过了三秒,节目组开始倒计时,林清野才不紧不慢的又唱了一首。

        旋律很好听,他嗓音也极好听,就是歌词有些含糊,以及……这他妈是首什么歌啊?

        “这是什么歌?”李琮在她之前问出来。

        “我的新歌,刚想的。”林清野侧头看向镜头,非常不要脸,“借着节目先出个预告。”

        陈喋:“???”

        于是陈喋不负众望第一个被淘汰。

        林清野显然和她想的一样,再轮到他时就抬手过了,拿到了第三个卧室,他也就心满意足起身了。

        ……太不是东西了。

        过了两分钟后游戏就结束了,李琮第一,冉力鸣第二。

        谁第一第二跟陈喋已经没关系了,她绝望的独自出去搭帐篷。

        只是谁能告诉她这玩意儿到底要怎么搭啊,陈喋动手能力非常差,更不用说这帐篷居然连个说明书都没有。

        没一会儿李琮和冉力鸣也出来了。

        冉力鸣:“要不我俩换一下吧,你去睡我那间。”

        李琮也这么说。

        陈喋摆手:“不用,没事,你们先去洗漱吧。”

        冉力鸣和李琮帮她把帐篷搭出一个形状便进屋了,只不过陈喋没过一会儿就发现前面的支架长度用错了,只得拆了重新来过。

        “……”

        大冬天的,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在这里搭帐篷。

        陈喋冻的手指发僵,把支架丢在地上,搓着手往手心里吹气,只是这会儿身侧过来一个人。

        他弯下腰,把刚才她丢掉的支架重新捡起来。

        男人侧脸很好看,跟闻梁长的一模一样。

        陈喋懵了,回头看了眼周围的拍摄机子,就连她的跟拍摄像师这会儿都默默把摄像机关了。

        “你怎么会在这的?”陈喋凑过去问。

        “出差,今天刚忙完就过来看看。”闻梁说,“我是这次的投资方。”

        “………………”

        怎么签约的时候没人告诉过她。

        陈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而摄像师们都已经非常自觉的走远了,真是太没有为播出挖料的职业精神了。

        她就这么站着,目光定定的看着闻梁拿着支架将帐篷布穿起来,动作有条不紊。

        陈喋有些诧异,问:“你会搭帐篷啊?”

        “不难。”

        “……哦。”

        闻梁把一角交给陈喋让她拿着,垂眸看了她一眼,又说:“之前在军营里搭过。”

        陈喋一愣。

        她手的确冻的不行,便缩着袖子拿着刚才闻梁交给她的支架固定着,心安理得的看着闻梁帮她把帐篷支起来。

        换作是其他人这么帮她,陈喋肯定不好意思就这么站着。

        这样一想,她一直以来似乎都挺习惯接受闻梁对她的好的。

        闻梁很快就把那个帐篷搭完了,方方正正,比先前那个半成品漂亮多了。

        陈喋去抱了节目组的毯子被褥过来,跪在帐篷沿儿仔仔细细铺进去。

        闻梁就站在她旁边,这回没再帮忙,而是垂眸看她,陈喋身材很好,不是干瘦的,肉都去了该去的地方,这会儿毛衣紧紧勾勒身形,腰间收紧。

        闻梁眼眸微深。

        这么久过去,他的确有点不得纾解。

        陈喋不知道身后这人脑子里都是些黄色废料,抻着腿把被褥铺完帐篷的每个角落才又钻出来。

        闻梁看了眼帐篷里,皱眉:“就这么点被子?”

        陈喋耸肩:“游戏输了。”

        那些被子在晚上也许是会有点冷,不过影响不大,还能形成综艺效果,陈喋也没觉得不妥。

        闻梁皱眉:“会感冒,和我一起去房车睡吧。”

        陈喋抬眼:“和你一起,睡?”

        闻梁没说话。

        “这儿还要拍摄呢,你是投资方还做不做节目了。”陈喋淡声。

        最后陈喋也没同意去房车睡觉,闻梁走后导演便把一个gopro拿过来支到帐篷里面。

        “一会儿准备脱衣服睡觉了就可以把gopro关了,如果觉得冷给我们说,我们再去给你拿被子过来。”导演说。

        如今网上她和闻梁那些事闹的沸沸扬扬,拍摄第一天闻梁还亲自出现在这,大家自然不敢得罪了金主爸爸。

        陈喋道过谢后洗漱了便进了帐篷。

        她钻进被子里,方阮给她发来了一张图片。

        是关于王云熙的,这些天她那件事越闹越大,后来那个发了她四宗罪的博主又发了查出来的最初陷害陈喋的罪魁祸首的ip地址,用了一堆数据证明就是王云熙。

        网友们其实看不懂那些数据,但这样的证实方式已经足够说明这一切的确是王云熙搞的鬼。

        陈喋粉丝以及吃瓜群众于是奋起反抗,接连挖出了不少王云熙的料。

        最后焦点关注在当初选秀节目的票数作假上。

        至此,刚才王云熙经纪公司发声明称已经和她解约。

        陈喋正低着头看那条声明中的文字,忽然帐篷从外面被拉开,闻梁弯腰进来。

        陈喋吓的手机都脱了手,第一反应是立马去把旁边立着的gopro关了。

        闻梁捡起她的手机,扫了眼上面的内容,淡淡勾了下唇。

        “你疯了!进来干嘛!?”陈喋低声轻呼。

        闻梁嘘声,坐到她旁边,低声说:“没人。”

        “……”

        说的好想外面有人你就不敢进来似的。

        如今这氛围,陈喋莫名有种偷情的错觉。

        闻梁把手机还给她,忽然说:“开心了吗?”

        “什么?”

        闻梁朝手机抬了下下巴。

        陈喋自然知道之后那一系列是谁的成果,只是忽然想到之前方阮说的,她这会儿幸灾乐祸的确显得不够善良。

        于是善良道:“还好吧,王云熙其实也挺惨的。”

        闻梁坐在一边睨她,一脸看穿,微哂:“我不知道你什么性子?”

        “……”陈喋索性也不装了,反正gopro也已经关了,翻了个白眼,“开心了,行了吧。”

        闻梁笑起来。

        他不会觉得这样幸灾乐祸的陈喋不够善良,他也向来自我,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只想着能把自家小姑娘哄开心了就好。

        闻梁往后靠了靠,换了个舒服的坐姿,看着陈喋:“那笑一个我看看。”

        “不笑。”

        她说完,闻梁忽然倾身靠近,陈喋立马往后退,却被他揽着腰重新拽回来,而后两根手指推着她嘴角硬是给她摆了个微笑弧度。

        陈喋抬手拍掉他的手,还未说话,就听到闻梁叫她名字。

        “陈喋。”

        他嗓音很磁,带着些鼻音,像帐篷外呼啸而过的风声。

        陈喋抬眼,近距离的看着闻梁。

        男人此刻眼神漆黑,有更多情绪藏在里面,陈喋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他视线缓缓下移,落在她嘴唇上,陈喋了解他这眼神,大觉不妙,只想快点从他掌锢中脱身出来。

        可下一秒他就吻下来。

        这个吻轻轻的贴在陈喋嘴唇上,温柔到她甚至有一瞬间恍惚。

        他捏着陈喋的下巴往上抬,吻的很温柔可动作却依旧带着不容置喙的占有欲和进攻姿态,他勾着陈喋的唇线一点点的舔吻。

        他呼吸慢慢急促起来,亲吻也不再那么温柔,咬着她嘴唇轻轻拉扯。

        半晌,他又重重掐了把陈喋下巴,哑声:“张嘴啊。”

        三个字。

        陈喋清醒了。

        这人太可怕了,接个吻都是温水煮青蛙。

        温柔厮磨着让她一点点卸下防备,而后攻城略地占为己有。

        陈喋从他禁锢中抽出手,推他。

        没用。

        于是她干脆扯他头发,用力往后拽。

        闻梁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掰着她手指拉回来,随即拖着她腿根就往被褥上一摔。

        陈喋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总能把这氛围弄的跟摔跤场似的。

        他倾身压着她,又低头亲了亲她,最后泄愤似的咬了口她下巴,趴在她身上,哑声:“你就是要折腾死我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