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35章

第35章

        陈喋说完,没再管闻梁,径直走出新汽大厦。

        冬日冷风迎面吹过来,刺骨的冷,陈喋拽紧大衣裹住自己,拦了辆出租车。

        “去立繁新苑。”陈喋说。

        她扭头看向窗外,街上车不是特别多,街道景色飞快的穿梭而过,陈喋刚刚剧烈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她抬手按了按眼皮,轻轻舒了口气。

        再次睁眼时就在车后视镜上跟出租车司机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陈喋愣了下,便听司机小心翼翼问:“你是演《簪花》的陈喋吗?”

        “啊,是。”陈喋把口罩拉下来。

        “真是你啊!”出租车司机看着非常惊喜,下意识就伸出手想跟她握手,又想起自己这是在开车,忙又扶住了方向盘,“刚才你坐进来我就觉得是呢,没想到真运气这么好,载了一个大明星!”

        出租车司机看上去40岁出头,头上已经有几根白发。

        一路跟陈喋说了不少话,陈喋原本心情低沉,被他这热热闹闹的一聊,倒也跟感受到了世俗人气儿似的缓过来许多。

        出租车稳稳停在立繁新苑门口。

        陈喋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纸币,可司机却是怎么也不肯要:“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我女儿看了电影后特别喜欢你,我要是能把签名拿给她她肯定高兴坏了。”

        陈喋笑着说了声好。

        出租车上也没有纸,最后只签在了一张纸巾上。

        回到公寓,陈喋爬上床,脑袋里跟一团浆糊似的,各种各样的画面交织在一起,最后也分不出个所以然。

        趟了好一会儿,她才重新做起来,给方阮发了条信息,问《簪花》的片酬已经打下来了没。

        方阮很快回复。

        [方阮:公司已经收到了片酬了,本来是应该给你打款了,不过新年财务那边就延后了,你要是急用我给你催一下。]

        [陈喋:挺急的,麻烦你帮我再催一下了阮姐。]

        [方阮:?没遇到什么什么事吧,突然开始叫我姐了,我有点害怕。]

        陈喋笑了笑,回复:没事。

        当初她进壹铭娱乐之前就已经签好了《簪花》的电影女一号合约,所以片酬也不用跟公司按比例分成,最后拿到手的数目很可观。

        ——

        闻梁一直在新汽大厦站了好一会儿才给朱奇聪打了通电话。

        “跟所有财经杂志报刊都提前打好招呼,谁敢把闻叶两家的那些不实新闻报道出来就可以准备关门了。”闻梁说。

        朱奇聪一顿,了然:“好,我马上去联系。”

        闻梁和叶初卿在当初见了那一面后还见过一次,是在工作场合,交流不多。

        叶初卿在他说完那番话后似乎挺生气的,没再来主动找他,甚至还在工作交流中故意愤愤刺他。

        所以闻梁没放在心上,这件事在他和叶初卿这到这就已经结束了。

        而两家长辈再想翻出水花也不会改变什么任何实质性的结果,闻梁向来不会为了结局已定的事再费什么心力。

        陈喋说的那些他的确没想到。

        可他也理解不了为什么陈喋会那样生气。

        他没有和叶初卿有任何暧昧的关系,叶初卿也早已对他无意,除了那个虚无缥缈的传闻就再没有任何实质改变。

        在闻梁自己看来,这件事他没有做错,商圈内人来人往,人情场面无数,闻梁在这件事上甚至已经在第一次见叶初卿时就已经说明清楚。

        可陈喋还是哭了。

        闻梁不知道自己这件事自己到底有没有做错,可陈喋就是哭了。

        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片刻后,手机震了下,陈喋发来的一条转账信息。

        闻梁眼眸微沉,心率没由来的加快,忽然明白了这条转账信息的意思――陈喋要跟他断的一干二净,把她从前欠他的都还回来。

        他很快就退回转账,只不过立马显示了退回失败。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他被陈喋拉黑了。

        他养大的小豹子,这回是真的要和他划清界限了。

        ——

        次日一早,陈喋又有一个工作。

        因为她这回反向热烈的现象级火爆,方阮也被迫在春节得继续加班,不过好在领着公司发的八倍工资还是加班的非常美滋滋的。

        方阮一早就开车到立繁新苑,按了好一会儿门铃都没听到陈喋的动静。

        这才从包里翻出之前陈喋给她的备用钥匙开门进屋。

        “你怎么还在睡?”方阮冲进卧室,一把把陈喋从被窝里拽出来,“今天有美食城代言见面会你忘了?!”

        陈喋坐在床上继续放空。

        鬼知道她昨天晚上睡的有多差,这会儿晕乎乎的,被子顺着她肩膀滑下,露出一截瘦削又干练的锁骨,深陷着,能养鱼。

        卧室内没开空调,冬日早晨的冷气让陈喋渐渐清醒过来。

        迷茫的抬头看了眼方阮:“嗯?”

        “……”方阮无奈了,“你这怎么回事儿,怎么跟穿越了似的,知道现在几几年吗?”

        陈喋掀了她一眼,掀开被子,披了条薄毯在肩头走进浴室:“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啊?”

        方阮只好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遍。

        陈喋刚刚挤好牙膏,闻言整个人都僵了下,一点点扭头过来看着她,一字一顿道:“美、食、城。”

        “你不会忘了吧?”

        陈喋:“好问题,我忘的太彻底了。”

        当初温远集团找到陈喋签美食城代言时陈喋是排斥的,可公司各项综合评估都认为这个代言长远来看非常好,隐形利益很大,后来陈喋跟闻梁关系有些许缓和,便也没坚定的拒绝过,之后就由公司负责签下了这个美食城代言。

        “我能拒绝吗?”陈喋真心发问。

        方阮立马警惕的看着她:“你昨天问我要片酬不会是想要违约条款,付违约款吧?”

        “……”

        行吧,方阮提醒她了。

        那片酬在她兜里都还没捂热就已经进了温远集团总裁的手里,还提什么违约款,她压根就没钱。

        “我开个玩笑,去。”陈喋叹了口气。

        反正这种活动应该也遇不上闻梁。

        方阮还是有点不放心,走过去悄声问:“不会是因为那个闻总的关系吧?”

        “……不是。”

        方阮放心了,拍拍她肩膀:“那你洗漱完就出来,我们马上就走了。”

        美食城对这次代言人见面会非常看重。

        当初负责人在会议上还对闻总提出只签陈喋的单人约有所不理解,直到现在才真是感慨闻总不愧是闻总,果真是高瞻远瞩,花最少的钱实现最大的经济利益。

        《簪花》是个大女主电影,火爆以后陈喋的关注度自然是最高的。

        加上又是新人,大家关注和好奇心也就更加多,对实力的惊喜度也更高,果不其然,见面会的消息一出,今天一早美食城粉丝就爆满。

        这是大家第一次有机会亲眼近距离的看到陈喋。

        陈喋洗漱完后就下楼,在车上由化妆师化了个淡妆。

        商务车一路开到美食城vip通道,避开人群走进休息室换上与此次活动主题相应的衣服。

        “好了吗?”负责人从前台走进来,已经可以预料这次活动的成功,笑容满面,“可以准备过去了。”

        “嗯。”陈喋站起身,向她点头示意,接过旁边工作人员递给她的流程手稿。

        陈喋被两路保镖护送着往台前走,中间需要穿过一条长长的消防通道。

        再往前走,就能听到外面大家的呐喊声了。

        陈喋抬起头。

        消防通道光线昏暗,两边都有工作人员来回跑动着忙碌接洽工作,安全通道的绿色小人标志散发着莹莹的光芒。

        继续往前走,呐喊声越来越响,消防通道也渐渐被外面的灯光照亮。

        像是在驱车穿越一条长长的漆黑隧道。

        然后终于穿过隧道,布置的漂亮梦幻的会场,气球飘满整个会场顶端,周围三层都围满了粉丝,楼层周围拉了长长的横幅,陈喋的巨幅照片从楼顶坠下来。

        山呼海啸的呐喊,大家都喊着她的名字。

        陈喋手心出汗了。

        她火的太快了,甚至于陈喋春节这一周以来都没有什么真切的实感。

        从最初大年初一《簪花》屡屡受到好评,豆瓣评分高达9.5,各位大v影评人纷纷自发写影评发视频表演这部电影。

        陈喋一直以为自己的热度是紧随着电影的,大家都是因为电影才顺便关注到了她,等电影热度过去她也许就会马上被打回原样了。

        直到现在――

        一层、二层、三层,大家都拿着她的手幅。

        这是她的粉丝。

        大家尖叫、呐喊,实质的刺激耳膜的声音比屏幕下那些让人觉得夸张到缥缈的彩虹屁更加震动人心。

        这些,都是喜欢她的人。

        她想起毕业前应书问她的,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表演。

        陈喋当时说,因为想站在镜头前,想听到别人的夸奖,得到别人的喜欢。

        16岁那年养父母不够喜欢她,所以把她“卖”给了陈家;到了堰城,亲生父母也不够喜欢她,所以成了现在这局面。

        可现在呢。

        陈喋定定的站着,看着眼前,忽然眼眶有点湿。

        ——

        活动流程很简单。

        陈喋只需要跟着主持人的节奏走,向粉丝们介绍了美食城之后的一系列活动和特色,然后又做了几个游戏便结束了。

        临走时,方阮手里还被粉丝塞了不少礼物和信。

        这场面对方阮的震撼也是同样的,这会儿激动的有点说不出来话。

        她虽然入圈也好几年了,手底下带过不少艺人,要不就自己不争气,要不就事业刚有起色就被别的团队给挖走了,一直以来也没带出过什么像样的艺人,直到陈喋。

        “真的火了啊,陈喋。”方阮声音都有点抖,“我头一次看到女明星的代言见面会活动能有这场面的。”

        追星族多女生,而男星在粉丝上相较女星的确有很大的优势。

        陈喋如今这规模场面,虽有电影加成,但也很不容易。

        陈喋笑着拍了拍她肩膀,问:“晚上还有工作吗?”

        “有。”

        “嗯?”陈喋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忆了,她又不记得自己有工作了。

        紧接着方阮便说:“我们去吃个大餐庆祝一下!”

        她笑:“行。”

        陈喋回到休息室换衣服,把换下的服装交给负责人:“请问一下卫生间在哪?”

        “哦,出去以后右转到走廊尽头就是。”负责人终于忙完了这几天最大的任务,也放松下来,笑着对陈喋说,“今天真是太感谢您了,活动非常成功。”

        “没有没有,也麻烦您了。”陈喋立马说。

        陈喋和方阮说了声,休息区是严格控制进出人员的,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方阮便先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拿回车上,陈喋一人过去卫生间。

        只是还没走到卫生间,就先是在昏暗走廊里看到了闻梁和朱奇聪。

        闻梁显然比她更早看到,他叼了支烟,脸上没多余表情,但目光一寸不错的落在她脸上。

        朱奇聪正跟他汇报情况,见状便加快速度汇报完,又朝陈喋颔首,说了声“陈小姐”,便先行离开了。

        陈喋继续走过去,经过时被闻梁捞住了手臂。

        “陈喋。”

        “闻总。”她神色自若,不再有昨天流泪的样子。

        闻梁拿烟的手一停,尽量让自己说的缓和:“那件事我跟你道歉,是我处理不周,思考不周,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陈喋抿唇。

        “我已经跟报社杂志都说明过,不会有任何新闻传出来,也不会有人再敢在你耳边议论这件事。”

        “不用,闻总,你不需要跟我道歉。”陈喋说,“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私人关系了,我现在还在这站着也只是因为我接下了这次的代言活动。”

        闻梁攥住她手腕,抵到墙上,实在不知道陈喋还想怎样。

        “你到底在跟我生什么气?”

        “我就是不想再喜欢你了可以吗?我喜欢你这么多年我现在没兴趣了,不想陪你玩了,行吗?”

        陈喋掰开他手指,最后连卫生间都没去,直接转身回了车上。

        ——

        方阮还沉浸在自己带了个“明日巨星”的喜悦中,陈喋回车上时她正在打电话,样子还挺兴奋的。

        等挂了电话,方阮兴冲冲转过来对她说:“刚才有个导演联系我,说有新戏想跟我们洽谈一下合作。”

        “真的吗?”陈喋问,“哪个导演啊?”

        “范震,新人导演。”方阮捧着手机打字,片刻后又说,“已经联系过了,等晚上就会把剧本先发来给我们看。”

        “行。”陈喋点头,“对了,我们去吃什么?”

        “火锅吧,冬天就得吃火锅,我都好久没吃了。”方阮说。

        车开到火锅店门口。

        方阮提前预约了包厢位置,她们到的也早,店内还没有特别多人,一路畅通无阻快步走进了包厢。

        冰天雪地下,火锅店就显得更加温暖舒适。

        方阮点了好几盘肉,又要了两瓶啤酒,拿桌沿轻松启开后递给陈喋一瓶。

        外面客人也渐渐多了,隔着幕帘人声鼎沸。

        方阮举起酒杯:“来,碰一个,咱们算是红红火火的开了这个年了,之后肯定会越来越顺利的。”

        陈喋也拎起酒杯。

        两人在冒着热气的火锅上方碰杯,倒得过于满的啤酒洒出来,坠入汤底里,嘶嘶冒着响儿。

        两人天南海北的聊,方阮吃的脸都红了,中途父母还打了通视频电话过来,她把镜头转过来,陈喋便也跟着说了几句。

        “行了爸妈,那我先吃晚饭了,等我回去了再给你们回个电话。”方阮对着手机说。

        那一头传来她父母偏年迈的声音,嘱咐她注意安全,穿暖吃饱。

        陈喋便坐在对面安静听着,勾了勾唇角,继续吃。

        终于挂了电话,没一会儿,方阮突然骂了句脏话:“我操。”

        陈喋抬眼:“怎么了?”

        “王云熙居然跟詹骁谈恋爱了?那个粉丝投票选秀节目出来的第三名,詹骁比她小了好几岁吧?”方阮一脸震惊。

        陈喋倒是淡定:“嗯,你不知道吗?”

        “你知道?”

        “我之前在剧组有一回早上五六点的时候就看到两人在车里接吻来着,我以为你也对这件事心知肚明呢。”

        “我知道个屁,王云熙和詹骁两个走粉丝经济的爱豆谈恋爱,王云熙倒稍微好点,詹骁粉丝还不把她给撕了?公司要是知道肯定会明令禁止的。”

        “那你现在怎么知道的?”陈喋这才意识到什么,也是一惊“被爆料了?”

        “嗯。”方阮把手机怼到她面前。

        #王云熙詹骁恋情曝光#已经在热搜第一位,旁边一个“爆”字。

        【什么鬼???粉丝辛辛苦苦花钱打投送你出道是让你跟前辈谈恋爱的???】

        【我踏马真是服了,詹骁以前那点黑历史我都忍了,想着重新来过就好,结果真他妈狗改不了吃屎,果然出道即巅峰,公司快把他拉下去冷藏吧!!】

        【詹骁平时不是还在粉丝面前操邻家男友人设吗,呵呵想赚钱想疯了吧。】

        【王云熙也不看看自己几岁了啊,跟零零后小弟弟谈恋爱够不要脸的,舞台上搞那一套大家夸你一句性感尤物,还真把风骚当本事了?】

        【对这两人粉转路了,实力也就那样还背着粉丝谈恋爱。】

        【路人好奇一句,人家男未婚女未嫁的谈个恋爱至于吗?】

        【知道自己是路人就闭麦ok?你知道当初詹骁比赛的时候粉丝打投熬夜集资吗,节目才结束两个月,发了首单曲也全靠粉丝打榜,路人批评声这么多,怎么好意思花着粉丝的钱谈恋爱的??】

        【本事业粉真实呕吐了,詹骁王云熙真的没有心。】

        ……

        【服了,前几天还为了王云熙去支持了《簪花》,现在一想起来她电影里的表现就觉得恶心。】

        【我突然想起来啊,詹骁不是还发微博图片是《簪花》电影票吗,我以为是他和齐神认识,结果这居然是他妈在秀恩爱???】

        【我日,恶心吐了。】

        【公司也别想怎么公关了,这正脸照片拍的都已经拍的实锤了,赶紧拖下去冷藏吧,没救了。】

        陈喋不喜欢王云熙,虽心里认为谈个恋爱也不至于被骂这么惨,但也没对她产生什么同情心。

        一边吃着虾滑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评论,直到看到底下大面积新窜出来的贬低电影的连坐评论。

        陈喋皱了下眉:“这些评论怎么感觉怪怪的?”

        “嗯?”

        方阮凑过去看了眼,是呼吁抵制《簪花》的评论。

        并且时间都是很密集的,底下的楼中楼评论也回的很敷衍,多是低于五个字的,而点赞量也在不断攀升,很快那几条抵制电影的评论就跳到了前排。

        方阮几乎是瞬间反应过来:“肯定是别的片方要搞《簪花》。”

        《簪花》上映这一路下来太顺利了,票房口碑双丰收,大距离地领跑所有春节档电影。

        谁都没有想到,在春节期间,这样一部赚尽眼泪的悲剧竟然会以绝对优势胜过所有喜剧片。

        “会是谁?”陈喋问。

        “不知道。”

        方阮立马联系了剧组宣传方,他们也已经关注到了这个问题,具体是谁还在查。

        “你这些天儿尤其注意,前面别露出什么可以让人做话题的马脚出来。”

        ——

        这事很快就引起了剧烈的反响,并且持续了好几天。

        关于从前王云熙詹骁两人之间的蛛丝马迹都被吃瓜网友们挖出来,原本还有不相信的粉丝不断求锤得锤。

        王云熙这些天连家门都不敢出,网络上那些话不敢看却又忍不住看,她本以为这件事过几天大概就过去了,还会有愿意支持她的粉丝留下,可这么多天网上却不断有新内容被挖出来,热度也迟迟不退。

        更可气的是,她现在已经完全联系不上詹骁了。

        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和她共同面对这一切。

        “查出来背后是谁搞的事了吗?”经纪人问一旁的程序员。

        程序员愁眉苦脸,噼里啪啦按键盘:“这ip地址是加密的,目前还没有办法破解。”

        经纪人食指戳着人脑袋吼:“我要你们这群人有什么用!?”

        倒是一直沉默坐在一边的王云熙转过来:“我知道是谁做的。”

        她这些天过得太混乱了,晚上也睡不着觉,脸上的妆两天没卸,在脸上干掉的眼泪也弄得皮肤紧绷绷的,漂了多次又没护理的头发枯草似的盘起来,碎发凌乱。

        经纪人:“谁?”

        王云熙:“陈喋。”

        “为什么?”

        “这事出了后全剧组都在慰问我,只有她什么反应也没有,剧组里我和她关系也的确不好,这你都知道。”

        经纪人皱着眉思考片刻后说:“可她没理由在这个节骨眼儿对你这样做啊,这电影严格来说就是她的电影,她是头号主角,她最希望能取得好成绩为以后铺路,这个时候把你的那些破事儿爆料出来对她有什么好处?要说换个别的时间你说是她做的我倒信。”

        王云熙好久没睡觉了,这会儿脑子跟一团浆糊似的,也没精力去思考经纪人话里的逻辑。

        她抬起头,看着经纪人,冷声说:“不管是不是她,现在只有她能救我。”

        现在陈喋热度最高,要想让大众把视线和关注度从她身上移开,就得爆出陈喋的丑闻。

        她这段日子被粉丝们挖出不少从前的料,可都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这个时候有黑料出来必然会为她吸引大量火力。

        经纪人立马懂了她的意思,胸中心思微微活泛,挪了把椅子坐到她面前,压低声音问:“你知道她的黑料?”

        “她和壹铭娱乐总裁陈邵关系匪浅,我听到过他们间的对话,从这个角度入手肯定能发现些东西。”王云熙说,“除此之外,还有温远集团的闻总……”

        她稍稍停顿了下,想起上回闻梁在剧组曾公开表明在追求陈喋。

        “不对,暂时只需要和陈邵的这条线,说不定等闻总知道了这件事,还会帮我们一起对付陈喋,若是不对付,我们再一点点放料,让她坐实潜规则上位甚至还脚踏两条船的罪名。”

        经纪人沉默片刻后笑起来:“行,我去查一下。”

        ——

        陈喋这些天被方阮牢牢看着。

        《簪花》显然因为火爆成为枪打出头鸟的靶子,陈喋作为最大利益既得者,更多眼睛盯着她。

        方阮生怕她一点疏忽就被人做文章,几乎天天陪在她身边,省的被人拍到单独和异性见面的画面。

        这天,方阮一早就来了立繁新苑。

        “对了,上回发给你的那个新剧本你看完了吗?”方阮边在玄关换鞋边问。

        陈喋敷着面膜躺在沙发上:“看了,生活剧,剧本挺好的。”

        “那我们今天晚上去跟导演编剧他们吃个饭,具体聊一聊,趁热打铁,要是能确定就先把合约给签了。”方阮说。

        陈喋“嗯”了一声。

        方阮这些天在陈喋这公寓里都习惯了,换了鞋进屋便径直走进厨房:“你吃早饭了没?”

        “没。”陈喋坐起来,“你要做吗?”

        “随便吃点儿吧,我摊两个鸡蛋,饿死我了。”

        陈喋趿上拖鞋,也走进厨房,方阮厨艺比她好的多,她便也不再去帮忙,倚在一边厨台上看方阮做早餐。

        “这王云熙的事也真是的,居然挂了这么多天。”方阮边煎鸡蛋边说,“这事解决不了,她公司铁定不要她。”

        “她和那个詹骁是一个公司的?”

        “嗯,要是真决定保一个人,肯定是詹骁,粉丝购买力比较能打。”

        方阮把煎好的鸡蛋铲出来,倒了点酱油,又拔了两幅筷子。

        “走,去外面吃。”

        陈喋正在刷手机,原本只是随便看看,没想到却突然间刷到了自己。

        ――“《簪花》主创再曝丑闻,女主角陈喋和壹铭娱乐总裁陈邵关系匪浅,深夜出入娱乐场所,疑似潜规则上位。”

        那照片还是在大年初三,方阮那天请假回家了,陈喋有个电影剧组多人活动去参加,只是准备离开时正好遇到了陈邵,他就顺道把她送回家而已。

        陈喋:“……”

        这消息可实在是令人震惊到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陈喋把手机递给方阮,实在心累。

        方阮万万没料到,自己千防万防,甚至连齐丞都让陈喋注意保持距离,最后绯闻男主角竟然是陈邵。

        “你和陈邵到底什么关系!”方阮怒了。

        陈喋:“老板和下属。”

        方阮瞪她:“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陈喋叹了口气,“你自己去问问陈邵吧,这关系我也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