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23章

第23章

        “……”

        陈喋被他突然出现弄得脑袋都是懵的,又被他这滚烫的气场压制的死死的,就这么倒在床上跟他大眼瞪小眼许久,才清醒过来。

        陈喋用力往他胸口上一推,迅速起身避开:“闻总自重,你再这么动手动脚的我就喊人了。”

        这话吓不到闻梁,反倒是笑了:“打算喊谁,我帮你喊,刚才那个狗屁导演?”

        “闻梁!”陈喋彻底被他惹恼了。

        他轻嗤:“没良心。”

        陈喋真觉得他是喝多了,不再理他,绕开他从抽屉里取了第二册剧本出来。

        既然赶不走闻梁,他也不会听她的,陈喋就干脆把他当空气,翻开剧本盘腿在地毯上坐下来。

        明天的戏就开始一个新篇章了,是陈喋饰演角色成长的第二个阶段。

        她之前已经熟悉过剧本,临睡前再把台词背一遍。

        闻梁就坐在她对面。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她看。

        时间久了,陈喋就开始觉得别扭,愤恼地抬眼,一下就对上他漆黑的眸子,她皱眉:“你烦不烦人。”

        闻梁不知道自己烦不烦人,只知道他烦躁了这么长一段日子这会儿看着眼前脾气不太好的陈喋瞬间就舒坦了。

        他懒洋洋地笑:“我他妈烦你了?”

        “那你别看我。”

        闻梁侧头,认认真真看了她几秒,说:“丑死了。”

        “???”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你别跟我待一块了,滚回你自己房间去!”陈喋扯起垫在屁股下的靠枕就往他身上丢。

        闻梁接住,啧了声:“惯得你,最近脾气越来越大,之前还敢跟着人进卫生间打人了。”

        陈喋一顿:“上次在门口偷听的就是你吧?”

        “我用得着偷听?”闻梁扬眉,“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听说还被人连着打了好几个巴掌没还手?”

        “那是在拍戏。”

        “拍戏还是出气,你心里不知道?”

        他脾气还是老样子,说的刺人。

        陈喋说不过他:“不要你管。”

        “不要我管就别被人欺负。”

        “被人欺负了你也管不着。”陈喋觉得自己的智商也跟着闻梁一起直线下降,这一人一句的完全像两个小学生。

        闻梁脸色黑下去:“我管不着你打算让谁管,陆川?”

        他今天已经不止一次拿陆川激她了,简直跟个神经病似的,陈喋索性就跟他幼稚到底了:“我就让他管了,怎么着。”

        他嗤笑:“他管住了吗,还不是被打?”

        陈喋就是有本事几秒让他舒坦,再几秒就让他想发火。

        闻梁站起身,陈喋坐在茶几前地毯上,愤愤地仰头瞪着他。

        闻梁俯身,抬手钳制住她下巴:“我要是当初没睡你,你现在也得乖乖叫我一声闻梁哥,你再跟我横一个试试。”

        陈喋难以置信地睁大眼。

        这人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的?

        “闻梁,你别总觉得我没了你会活不下去行不行。”陈喋看着他说,“就算我现在每天拍戏都很累,也比被你养着的时候高兴。”

        闻梁不说话了。

        钳着她下巴的手不自觉用力。

        陈喋跟他较劲儿似的,也不喊疼,就这么跟他对视。

        半晌,闻梁冷哼一声,起声走了。

        还不忘把房门摔的震天响。

        这回大概是真把他惹恼了。

        陈喋身上忽然没劲了似的,背塌下来,轻轻舒了口气。

        又背了会儿台词陈喋才起身去洗澡。

        原本她洗完澡就披个睡袍出来,可今天转念一想隔壁屋住的人,默默规矩套上睡衣。

        洗漱完从浴室出来她才发现手机里有两通未接电话,夏樱打来的。

        陈喋给她回拨过去。

        “哎呀大忙人,总算忙完啦,不是说今天会早点下戏的吗?”夏樱一接起就说。

        “是早就下戏了,我手机静音了没听见。”

        夏樱随口闲聊:“那你刚干嘛呢?”

        “背词呢。”

        夏樱啧啧两声:“我太佩服你了,背词能背得连手机都不看一眼。”

        ……那倒不是。

        夏樱那个电话打过来时陈喋正跟闻梁进行低龄斗嘴呢。

        她往后靠了靠,坐在地上背靠床沿,难得生出一种倾诉欲,悠悠道:“樱樱啊,有只老牛臭不要脸想吃嫩草。”

        “啊?”

        她这比喻太粗暴了,夏樱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陈喋叹了口气。

        夏樱想明白了,一拍桌:“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不会是什么潜规则吧,我操,是导演制片还是什么投资方?!”

        “……不是。”陈喋轻声说,“他吃的是回头草。”

        “……………………”

        夏樱蒙圈了,“你是说你前男友?”

        “嗯。”

        夏樱深吸了口气,骂了句脏话:“他追你了啊。”

        “也不是。”

        陈喋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和闻梁的关系太独特了,不能用简单的一个词来形容。

        尽管说了一通惹她生气的话,但那就是他的表达方式,从陈喋认识他起就是这样,可他居然过来了。

        不仅过来了,甚至还在她旁边住下了。

        这可太不像是闻梁的作风了。

        当然陈喋也不会自恋到觉得闻梁想要追她。

        就他这脾气和咄咄逼人的姿态,能追到人才有鬼了。

        夏樱:“那是怎么?”

        “嗯――”陈喋想了想,“他可能是想睡我。”

        “……”

        ——

        闻梁心口的火一股股往外冒,被陈喋几句话就折腾的烦躁不已。

        她还真是长本事了,闻梁这才清清楚楚的明白,过去那几年陈喋在他身边的确是装出来的乖。

        偏偏烦躁完了居然是舒畅的。

        闻梁站在浴室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有一段时间没剃头发了,额前垂下了点碎发,倒是把眉角的那道疤藏去了几分凌厉。

        陈喋刚才对他说“闻梁,你别总觉得我没了你会活不下去行不行”时的表情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平静又疏离。

        像是说一个事实,还在嘲讽他自作多情。

        看得闻梁窝火,甚至想不管不顾的直接把人拎回家里关起来,省的天天这么招摇不让他省心。

        可再往后,脑海中的形象往前推移,又到了四年前的那个晚上。

        她改口不再叫他闻梁哥的那个晚上。

        小姑娘眼眶都是红的,紧紧咬着下唇羞于发出任何声响,明明痛的往后缩,却还不断伸出手紧紧抱住他背。

        关于那一次的记忆如潮般涌来,脑海中的画面真切,就连那些压抑不住的细碎声音也仿佛清晰起来。

        闻梁喉结上下滑动,太阳穴突突跳动。

        他双手撑在洗手台前,而后打开水往脸上泼了把冷水,哑声低咒一句:“操。”

        ——

        第二天一早,陈喋照常早早去了剧组。

        这段日子相处下来,和剧组工作人员大家都相处不错。

        一进化妆室,化妆师就调侃道:“这么漂亮一张脸,终于能让我给画个美美的妆了,我都期待好久了!”

        陈喋笑了笑,在镜子前坐下。

        在美人儿脸上化妆就得心应手多了,很快就给她化好妆,又被带去换戏服。

        偏中性,青白色的裙袍,妆容清淡却极有气质与气场。

        “来来来,我给你拍张照。”化妆师兴冲冲的拿着手机蹲下来给她拍照。

        今天妆容服装结束的都早,冯致和陆川正在外面完善场地布置,陈喋得空跟几个工作人员闲聊一会儿。

        手机也是这时候响的。

        朱奇聪打来的。

        陈喋愣了愣,自从从别墅离开后她也就再没联系过朱奇聪了。

        她跟周围人说了抱歉,走到场地外去接电话:“喂?”

        “陈小姐,您现在在《簪花》剧组吗?”朱奇聪问。

        “对,你找我有事吗?”

        “您早上起来还没吃早饭吧,我给您送过来了。”

        “……”

        陈喋眨了下眼,正要拒绝,电话里朱奇聪又说,“陈小姐我看到你了。”

        她下意识回头,便看见朱奇聪下车朝她走过来,手里还提了方方正正一袋早点,上面是印刻精致的“韵淑斋”三个字。

        朱奇聪把袋子递过来。

        陈喋没伸手接,皱了下眉:“闻梁让你送的吗?”

        朱奇聪颔首:“不是,是我顺路给您带的,您以前也帮我很多。”

        陈喋蠢了才信他的鬼话。

        这朱奇聪跟闻梁待久了果然也是谎话连篇!

        她跟闻梁分开了这么久也没见朱奇聪找过她,如今闻梁在这住下了,他就又是打电话又是送早餐的。

        要不是闻梁的意思他哪敢擅自这么做。

        陈喋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你自己拿回去吃吧。”

        “陈喋!!”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方阮跑过来,一边挽着她手说“你怎么出来了”,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朱奇聪,又问,“这是谁啊?”

        “你好。”朱奇聪伸出手,“我是……”

        陈喋打断:“朋友。”

        朱奇聪一梗。

        ……论突然和老板前女友成了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陈喋没兴趣让自己那点过往被大家知道,尤其还是在娱乐圈,指不定会传成多难堪。

        于是只好接过朱奇聪手上的早餐,打发他快回去。

        方阮跟在陈喋身后重新回到剧组棚内,还在不断往后看。

        朱奇聪长的人模人样,还径直走向了那辆宾利。

        方阮张了张嘴。

        哦豁。

        这是哪家的富二代小哥?

        “刚那谁啊?”方阮撞了撞她肩膀。

        陈喋面不改色,“朋友。”

        “追你的朋友?”

        ……他还真不敢。

        “不是。”

        “可人家这么早给你送早餐诶!还是韵淑斋!!这么多一碟都要上千了吧!”

        陈喋叹了口气,借着这由头暗暗辱骂闻梁:“可能他是个钱多没地方花的傻逼吧。”

        “……”

        袋子里是雕花精致的木质圆盒,沁着一点清新的草木香,陈喋把盖子打开,里面是精巧的各类广式早点。

        陈喋从前很喜欢吃这一家。

        剧组里大家有不少还没吃早餐,陈喋招呼大家过来吃。

        ——

        拍摄开始。

        今天拍摄场地在户外。

        毒辣的太阳高高悬在头顶,陈喋身上的戏服很厚,没一会儿就汗流浃背。

        今天的转折戏很考验演技,陈喋先前倒是专门找陆川讲过戏,但最后进入角色还是有些困难,台词说的不漂亮。

        “卡。”冯致喊,“陈喋,先休息一下。”

        陈喋走到导演监视器旁看刚才的表演,的确是很难代入进去,演的不好。

        “别太紧张。”陆川宽慰她。

        陈喋点头,低头继续琢磨剧本。

        开拍这么久来,她的确一直拍的很顺利,几乎可以说在表演这条路上她就没怎么受挫过。

        可现在连着拍了好几条,她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心里也不能不着急。

        “来,我再跟你讲一下你刚才的台词问题。”

        陆川从监控器后站起身,走到一边朝陈喋招了招手。

        这时候,棚外响起一阵骚动,陈喋和陆川朝棚门口看去,随即冯致便站起身迎上去,和走进来的男人握手:“闻总怎么还亲自过来一趟。”

        闻梁把手里的盒子给旁边的道具组工作人家。

        陈喋认出来,是之前慈善晚宴上他拍得的那支簪花。

        只是,闻梁怎么会过来剧组?

        一旁陆川并不知道她和闻梁那些纠葛,解释道:“是之前冯导向闻总借的簪花,毕竟拍摄时用实物拍更有意蕴,有些东西是用仿制道具拍不出来的。”

        “他同意借了吗?”

        “嗯,这不是还亲自送过来了。”

        陈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句废话,点点头,“哦”一声。

        陆川笑道:“原本冯导是想自己拍下来的,但后来那价格炒的实在太高,冯导对后续拍摄要求又高,投入的资金需求也大,只好用这办法了。”

        陈喋点头。

        陆川把她拉到一边,从她手里抽出剧本仔细看了一遍:“是这样,这段台词你不要读的太用力,平一点,带着感情但别太过,这个角情的角色在前期都是不会外放的,得克制着来演。”

        陈喋认真听他说,根据他说的重新读了一遍。

        “对,现在好多了,再找找感觉就行。”

        另一边,冯致正跟闻梁寒暄,原本提出向他借用簪花时也没想到他会同意,毕竟这闻总外界评价并不好。

        “听说闻总也有向文娱产业发展的意向?”

        闻梁点头,之前达成和电影学院校企合作就是第一步:“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和冯导合作。”

        “一定有机会一定有机会。”冯致笑道,“您要是没什么事,可以在我们这看看。”

        闻梁嗯了声,余光看见一旁的陈喋和陆川。

        陆川抬手在陈喋肩上轻轻拍了两下,似乎是在安慰什么,闻梁一哂,轻嗤。

        ——

        陈喋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转身出门时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闻梁。

        眉目平静,倚在窗框上,嘴里叼了支未燃的烟。

        闻梁没再像昨天晚上那样气场压人,很平静,视线落在她身上,从下往上细细打量她一番。

        卫生间这没有人,灼热的阳光洒进来,在地上落下一个个窗格阴影,将两人的倒影拉得瘦长。

        陈喋穿着戏服,干净的青白色,腰间收紧,盈盈一握。

        影视城的卫生间破旧,还能听到外面导演喊着布置场地的声音。

        陈喋眼眸是亮的,前段像是懵懂无辜的鹿眼,可眼梢却狭长像只狐狸,轻而易举地让人放松警惕掉进她的陷进。

        闻梁心脏缩了下。

        他从没有被哪个女人惊艳过,即便从前陈喋在他身边时,他也只是知道她长的漂亮罢了。

        可是这一刻,她穿着宽大素净的戏服,脸上挂着水珠,顺着下巴滴落下来,没有阴霾,一身明媚。

        他有一瞬间忘了呼吸。

        而后又想起她昨天晚上说的话。

        闻梁心生烦躁,几步上前到她面前,抬手。

        陈喋下意识躲开,身子往后仰,贴在墙上避不开。

        随即闻梁手掌盖在了她额头上。

        陈喋:“?”

        这是要打击报复?

        他按着她脑袋一通蹂躏,额前特地打理好的头发被彻底揉乱,乱糟糟一团,还有好几撮翘起来,像个鸟窝。

        闻梁说:“丑死了。”

        陈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