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22章

        后面几天陈喋在剧组过的很舒坦。

        王云熙也意料之外的没有再继续找她麻烦,不知道是因为误会了她和陈邵的关系,还是陆川找她谈过话。

        虽然依旧对她没好脸色,不过陈喋也不需要她的好脸色,落个清闲就满足了。

        周五晚上,这部大女主成长剧的第一个阶段结束,大家约着一块儿去吃东西。

        影视城周围有不少小吃店,正是吃小龙虾的季节,冯致提前预定好了龙虾馆,一下戏就带着全体剧组幕前幕后成员一起去。

        “明天开始的戏份就不用故意化妆化丑了。”陆川走在她旁边说。

        陈喋笑了笑:“最近弄的我都已经丑习惯了。”

        大家步行走进龙虾馆。

        龙虾馆老板和冯致是老相熟了,吆喝一声让人带着他们浩浩荡荡一群人上二楼包间。

        “来,我敬咱们这几个宝藏主演一杯。”不拍摄的时候冯致都很和蔼,一进去就拎着酒杯要敬几个主要演员。

        陈喋给自己倒了一杯:“谢谢导演。”

        “我还得夸夸你,陈喋。”冯致笑着指了指她,“小川真是帮了我个大忙了,这次这个女一号形象很难抓,能找到你这样本身气场就合的实在不容易,悟的也快,难怪你应导师之前一个劲儿在我面前夸你。”

        陈喋谦虚地摆摆手,很官方地拍马屁:“是冯导和陆导讲戏讲得好。”

        大家围坐在长方形的桌边,挤得满满当当,聊天也聊得火热。

        方阮坐在陈喋左手边,半拢着嘴凑到她耳边说:“我觉得你这张脸谦虚起来怪怪的,马屁拍的毫无感情。”

        陈喋也凑过去跟她说悄悄话:“难道我要说冯导说得对,您眼光真好能挑中我?”

        方阮:“……”

        陈喋那句调侃说的声音并不响,但还是被另一边的陆川给听到了。

        陆川轻笑出声,同样压低声音:“的确是冯导眼光好。”

        “……”陈喋莫名有种背后说人坏话被揪个正着的尴尬,“你别拿我开涮了。”

        大家这些天昏天暗地的拍摄都已经憋坏了,一被放出来情绪就非常高涨,胡天海地的聊着天。

        陈喋在剧组人缘不错,微信里加了不少演员和工作人员。

        一点开朋友圈就看到好多人都发了大盘小龙虾的照片,一溜下来都是同样的火红的图,看着像是卡屏了。

        就连一直老干部作风的陆川也难得发了小龙虾图。

        陈喋朝他看了眼,他也在刷朋友圈,还非常认真的给大家伙一个个点赞下来。

        陈喋无意窥视,只是他将屏幕滑下来时跳出来一个和成片小龙虾完全不同的图,陈喋下意识就扫了眼。

        是陈舒媛发的,她和林筌的合照。

        两人脸贴着脸,看着非常亲昵。

        陈喋黑睫轻轻颤了下,而后平静移开了视线。

        ——

        闻梁出差一礼拜,回堰城时天已经黑了。

        谈妥合作事宜,他把后续具体落实的文件任务书丢给朱奇聪。

        从机场出去,坐上车。

        闻梁忽然说:“去影视城的州遇酒店。”

        这些天虽然出国出差,但朱奇聪依旧每天都在跟闻梁汇报陈小姐的情况,自然清楚影视城的州遇酒店住着谁。

        平心而论,朱奇聪是希望陈小姐能回来的。

        毕竟这些天公司里都是低气压,大家都战战兢兢的,生怕做了错事惹闻总生气。

        当初陈小姐还在的时候闻总这脾气可没阴沉到现在这样。

        影视城和机场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一路高架疾驰过去。

        朱奇聪把车停在州遇门口。

        闻梁下车,丢下一句:“你先回去。”

        朱奇聪一愣,往后看,闻梁已经关上车门大步走进酒店了。

        “……”

        这是什么火箭速度?

        是直接要在陈小姐房里住下了???

        闻梁走进酒店,大堂经理认得他这个股东,立马迎上前:“闻总是要住房吗?”

        “嗯。”

        “我马上为您安排。”大堂经理讲信息登录进电脑系统,拿出房卡递过去,“这是总套的房卡。”

        闻梁没接:“我要8802对面房间。”

        大堂经理没反应过来,这8楼的房间可是最普通的单人大床房,他迟疑了下:“8802房对面?”

        “嗯。”闻梁淡声,抬手捻了下眉心,显得有些不耐烦。

        “……8802房对面是8803,已经有客人入住了。”大堂经理战战兢兢道,“隔壁的8801可以吗?”

        这回闻梁倒是很好说话:“可以。”

        “给您办理入住多久呢?”

        “先一个月吧。”

        “……好、好的。”

        这简直是往酒店里供了尊大佛啊。

        “住这的剧组成员回来没。”

        闻梁问的稀松平常,大堂经理丝毫没察觉到他意图,摇头道:“还没有,他们一般回来都晚。”

        闻梁“嗯”了声,拿上房卡坐电梯上八楼。

        “滴”一声,刷开8801的房门。

        闻梁大概从出生起就没住过这么小的房间,没几步就到床边,浴室也是小小几平米而已,只有最简单的设施。

        州遇遇酒店是要倒闭了吗?

        闻梁皱了皱眉,难以想象陈喋这段日子除了去剧组就天天待在这小破地方。

        这六年来,陈喋也被他养的愈发娇纵,就连喝个药都嫌苦不要喝的人是怎么忍受一直住在这的?

        很快,客房服务便摁响了闻梁房间门铃。

        推车推进来几瓶上好的红酒以及洗护用品,是总套的配置,都给他送过来了。

        ——

        闻梁洗过澡出来,胸前衣服湿了大片,露出肌肉线条匀称优越的胸膛轮廓。

        外面走廊上依旧没什么动静。

        陈喋还没回来。

        闻梁开了瓶红酒,坐在窗前半阖着眼。

        他很清楚自己最近状态不对。

        他向来自我,也从来没有谁能影响到他,从前陈喋跟他小吵小闹也不会对他产生丝毫影响,可自从陈喋走后,他身体哪儿却像是漏风了一般。

        尤其出差这一礼拜频频想起陈喋。

        她的笑她的嗔怒,以及后来那句决绝的“闻梁,再见。”

        闻梁很直接直白,既然想了就干脆过来。

        房间隔音不好,很快就响起吵吵嚷嚷的声音――是剧组大家一起坐电梯上楼,只有陈喋住在八层,大家挥手跟她说再见。

        闻梁下巴微抬,红酒杯捻在指间,红酒液体沿着杯壁轻晃。

        他听着陈喋刷卡,按动门把进屋,就在她隔壁。

        闻梁依旧坐在椅子上没动,直到外面走廊再次响起脚步声,随即隔壁房间门铃被按响。

        他听到一个男声:“陈喋,我给你把东西买来了!”

        闻梁这才皱起眉头,听出来是那什么导演的声音,他放下酒杯,推开通往阳台的门。

        ——

        陈喋正要开门,外面阳台突然“咚”一声。

        一个人影越过来,陈喋吓了跳,蹭的扭头看向阳台外面,男人白衣黑裤,直起身,神色自若地推开阳台门走进她卧室。

        ……闻梁???

        这人哪冒出来的??

        爬上八楼的吗???

        陈喋睁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连话都忘了说。

        外面陆川又敲了下门:“学妹你在吗?”

        她正要应声,闻梁已经大步朝她走过来,一把把人按到墙边,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让他滚。”

        ……是闻梁的声音。

        这身上的味道也是闻梁的。

        所以眼前这个人,真的是真实存在不是她幻想出来的……?

        他可太能了,分分钟就能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陈喋顾不上陆川了,也暂时忘了两人是分手的尴尬关系,瞪大眼压低声音:“你怎么进来的?!”

        闻梁不理,垂着眼看她。

        门外陆川:“学妹?”

        “在!”陈喋这才应了,“你等一下啊学长!”

        闻梁啧了声,看上去很不爽,把腿挤到她腿间,单身撑在墙上,轻轻松松把她禁锢在墙上。

        陈喋推他,可这人压根不动,论力气她又不可能是闻梁的对手。

        “你疯了吗!?”陈喋瞪他。

        闻梁不依不挠:“要不让他滚,要不你就开门让他看看你房间里有谁。”

        “神经病!”

        陈喋太了解闻梁了,他绝对做的出来就这么不明不白出现在她屋里让别人浮想联翩的事。

        对峙片刻,论疯陈喋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不好意思啊学长,我这突然有点事,暂时没法开门。”

        陆川:“手没事吗?”

        “没事,本来就只有一个小口子。”

        陆川并不怀疑,猜测也许是女生那点事,便说:“我把创口贴放你门口了,你一会儿拿一下。”

        “好,谢谢学长。”

        外面脚步声远了,陆川走了,闻梁这才垂眸看向陈喋的手:“手怎么了?”

        “没怎么。”陈喋没好气道。

        食指上开了个小口子,是刚才吃烧串儿时被竹签上的刺给划开的,这会儿还冒了颗小血珠。

        陈喋这回才推开他,扯了张纸巾裹着手指:“你怎么到我房间的?”

        “我住隔壁。”闻梁说。

        “?”陈喋是真有点懵了,扭头看向阳台外,忽然福至心灵,“你别跟我说你是跳过来的?”

        “不然呢。”闻梁理所当然,“飞上来的?”???

        朋友你真的28岁了吗?

        老当益壮?

        陈喋之前就看过两个房间的阳台之间隔了挺大一个空隙,真要跳过来指不定就踩空掉下去了。

        闻梁看着她手指,有血从餐巾纸透出来,他皱眉,低头发了个信息。

        很快,门铃再次被按响,这回是酒店的工作人员,闻梁过去开门,拿了两个袋子进屋。

        袋子里都是一盒创口贴,一盒是刚送来的,另一盒是刚才陆川挂在门把上的。

        闻梁面不改色地把其中一袋丢进垃圾桶。

        陈喋:“……”

        他又撕开另一盒,动作粗暴,直接把盒子都撕破了,抽出一片,其他的丢在桌上,七零八落地散了一桌子。

        他走到陈喋旁边捏着她手腕提起来,把她裹在食指上的纸巾丢掉,上面还有一颗刚冒出来的血珠。

        指尖葱白,就连那一抹血色都显出美感。

        闻梁眼眸暗了暗,微微低下头,舔掉了那滴血。

        陈喋只觉得唰的一下,后背都僵住,清醒过来了。

        她迅速收回手,恼得红脸:“闻梁你有毛病吗!”

        他舔了下嘴唇,丝毫不觉得刚才自己那动作变态,重新扯过她的手,这回很快就给她贴上创口贴。

        陈喋实在不知道闻梁到底要干什么,明明上次在慈善晚宴上见面时他还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

        就连临走她对他说的那声谢谢也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闻总,我们现在这关系待在一个房间不合适。”陈喋下逐客令,朝门口抬了抬下巴,“您快走吧。”

        闻梁:“我们这关系,我从你房间出去要是被拍到也不合适。”

        陈喋:“……”

        “或者我从那回去。”闻梁指的是阳台。

        陈喋皱眉:“你能不能别总是做事情不计后果啊,万一没踩稳呢?”

        闻梁安静两秒,然后看着她笑了:“这么担心我。”

        陈喋这才反应过来,这狗男人是给他下套呢!!

        “跳!”陈喋恼羞成怒,“你现在就跳,我给你录视频,要是真摔胳膊折腿我也得证明跟我没关系!不跳不是男人!”

        闻梁啧了声。

        他的这只小豹子又开始张牙舞爪地耍泼了。

        男人又往前一步。

        他气场沉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放松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偏偏闻梁还是个阴晴不定没原则的畜牲,陈喋下意识往后退一步。

        膝弯撞在床沿上,她跌坐在床。

        闻梁倾身。

        气场紧紧压着人。

        陈喋不自觉往后仰,双臂撑在被子上。

        闻梁说话间有淡淡的红酒味,陈喋刚才喝了两杯啤酒,鼻息交错间有点熏人。

        他说:“你还真是不会让我失望。”

        “几句话就能把我惹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