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20章

第20章

        陈喋一早就要去准备化妆,闹钟响时外面天都还没大亮。

        她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给方阮发了个信息就直接出门。

        她半昏半醒,迷迷糊糊地走出酒店,便听到身侧响起的笑声。

        陈喋回头看。

        “学长,你怎么这么早?”

        陆川衬衣黑裤,模样清朗,看着她笑了笑,把手里的豆浆肉包递过去:“我正好要提前过去准备一下场地,先吃早饭。”

        陈喋指间稍稍一顿,还是接了,道了声谢。

        “这家的灌汤包很好吃,我之前有一部片子在这待了三个月,就靠这家早点活了。”

        陈喋拨开袋子咬了口,薄皮和着汤汁,的确好吃。

        “学长。”她被汤汁烫到,抬手扇了扇,平静问,“你真的只是为了提前过去准备场地吗?”

        陆川一顿,随即笑了。

        “学妹。”他学着她的腔调,“你也太不懂得装傻了。”

        陈喋没回答,陆川偏头看她,便注意到她视线落在花坛边那散落着几枚烟蒂的角落上,疑惑道:“怎么了?”

        “没。”陈喋收回视线,“你刚才说什么?”

        “说你太不懂得装傻了。”

        陈喋扯了扯嘴角:“我挺会装傻的,但是对你没必要,都认识这么久了。”

        “好吧,我不是去准备场地的,就是为了跟你一块儿去剧组。”

        陈喋在酒店门口看到陆川时就猜到了。

        她提前两三个小时去剧组是为了化妆,再怎么准备场地也不需要陆川这个地位的这么早亲自过去。

        “我现在真没想到谈恋爱的事儿。”

        “我知道。”陆川说,“我也没想让你马上就给我一个答复,从前我们认识四年都是当作朋友相处,想要转换角色没这么快,但我也希望不管你从前的情感经历是怎样的,别封闭自己,尝试着给我一次机会试试。”

        陆川作为一个导演,的确是擅长观察人。

        陈喋什么都没说,就把她摸得清清楚楚。

        她笑了笑,没说话。

        ——

        日出前后的影视城很安静,空气中飘散着从犄角旮旯传来的淡淡花香,隐约的弯月轮廓还悬挂在天际。

        剧组里已经有几个工作人员在了。

        陈喋吃完早餐去外面洗手。

        路边还停了辆黑色轿车,景区内不允许车辆开入,看着很是突兀。

        陈喋洗完手,旋紧水龙头,下意识朝车内看了眼,全黑的车窗玻璃,看不清里面。

        她也没放在心上,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转身走了。

        只是在转角走进剧组时,余光瞥见了从黑色轿车里下来的女人,身材优越,凹凸有致。

        王云熙。

        随即车窗摇下来,一个男人探头出来,王云熙笑着环着他脖子亲上她嘴唇,声音似娇带嗔。

        陈喋:“……”?好像发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王云熙是走粉丝经济的爱豆,而刚才那个男人没认错的话也是最近一个选秀节目出来的小爱豆,知名度不如王云熙,但粉丝很能打。

        要是两人之间的事被爆料出来,估计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陈喋没多看,很快回了化妆室。

        “你这个妆啊,连你这点黑眼圈都不用给你遮了。”化妆师姐姐啧啧两声,样子惋惜,“简直暴殄天物。”

        王云熙这时候走进来,目不斜视:“小汪,先来给我化妆。”

        化妆师一顿,看着陈喋一时为难。

        还是陈喋拍了拍她肩膀:“没事,让别人给我化吧。”

        方阮这时候到剧组,背对着王云熙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挪着椅子坐到陈喋旁边嘀嘀咕咕:“耍什么大牌呢,谁不知道她微博粉丝一半都买的,真以为自己多红似的。”

        “她以前就这样吗。”

        “看人呗,势利眼,你倒是看看她在齐丞面前敢不敢这样,也难怪她这么讨厌你了,上回《野外厨神》那节目,不是好多人把你俩作比较夸你了么,王云熙最记恨这种事了。”

        方阮越说越气,捏了捏她肩膀,道:“反正我们不怕她,咱们背后可还有陈总呢!”

        陈喋翻了个白眼:“我和他真没关系。”

        “我不信,你们都信陈!”

        “姓陈的人多了去了,都是陈邵的妹妹?”

        “……”

        ——

        陈喋是在第二幕正式开拍才真正知道王云熙是个什么样的人。

        ――啪!

        剧本中有一幕她被女二扇巴掌的戏,陈喋脸侧向一边。

        她这辈子虽说也算命途坎坷,被抱错被领养又被找回然后逃跑,到现在重新回到一个人生活的状态,可被扇巴掌却是头一次。

        何况王云熙完全不是在演戏,而是借此泄愤。

        “抱歉啊导演。”王云熙接过助理递上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我再来一次。”

        “好好演啊,集中注意力。”导演自然也能看出来,皱着眉警告一声。

        再次打板。

        随着“啪”一声,比之前几次都更响,陈喋脚下没站稳,踉跄一步。

        王云熙佯装道:“哎呀,这剧本里可是不能挪步子的,这不是又要再来一次了嘛。”

        就连向来好脾气的陆川也沉下脸,越过拍摄机器问陈喋:“没事吧?”

        “没事。”陈喋摇头。

        “王云熙。”陆川看向她,“好好拍,我不希望你把个人感情掺杂到表演中来。”

        有了陆川这句话,再次拍摄总算是过了。

        方阮立马拿着毛巾过来给她敷脸,紧张兮兮地看着她的脸:“不会肿了吧,我下面看着都觉得疼,那声音也太响了,疼不疼啊?”

        陈喋叹口气,接过毛巾自己敷脸:“你说呢。”

        “她他妈真的有病吧,要不是陆导说话,不知道她还要作妖到什么时候。”

        方阮气得不轻,甚至还偷偷去给陈邵打了个电话汇报情况。

        原以为是一出感人肺腑的哥哥为妹妹出气的兄妹情谊,结果陈邵只是淡淡“哦”了一声,说:“你都带这么多人了,这点事儿还没见惯?”

        “……”

        方阮相信了,这两人的确不是什么兄妹关系!!

        ——

        温远集团。

        “闻总,陈小姐今天早上4点半就从酒店出门去了影视城剧组,中午吃的是统一盒饭,晚上剧组要代表出席慈善晚宴。”

        朱奇聪一一向闻梁汇报,到最后停顿了下,犹豫道,“另外还有一个事。”

        闻梁写着字,头也没抬:“什么?”

        “陈小姐在剧组似乎和一个叫做王云熙的女明星相处不融洽,今天在拍摄过程中陈小姐被打了好几个巴掌。”

        朱奇聪汇报完,正想着那叫王云熙的女明星也真是作死,惹谁不好偏偏去惹陈小姐,明眼人一看便知,陈小姐那气质就不是什么好惹的。

        他试探着问:“需不需要我……”

        “不用。”闻梁恢复了平静的神色,十指交叠,“正好长个教训。”

        “……那那个慈善晚宴,您还去吗?”

        “去。”

        今晚的慈善晚宴由著名时装杂志总编开办,娱乐文化行业不少人都会参加,也按例给堰城上层名流发去了邀请函。

        当晚,晚宴厅内灯火通明。

        长长几十米红毯从门外台阶平整铺展进来,红毯周围围着不少记者,闪光灯闪烁频繁。

        《簪花》是根据一个真实历史人物改编,而那支“簪花”古董也将会在此次慈善晚宴上展示。

        此次剧组一行人一同参与也算是一次提前预热宣传。

        来参加的娱乐圈明星不少。

        剧组主演同坐一辆车到红毯前。

        原本陈喋和齐丞应该作为男女主角一同入场,可下车时王云熙率先起身,硬是把陈喋挤开,而后挽上齐丞的手臂,对着镜头扬起得体的笑。

        陈喋:“?”

        什么毛病???

        她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从一早上化妆室开始到现在,就屡屡因为王云熙窝火。

        方阮瞬间不满震惊的睁大眼,仗着车里没人肆无忌惮道:“我他妈?这傻逼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陈喋淡淡:“我去打回来吧。”

        “可以!”方阮说完,忽然察觉到不对劲。

        陈喋这语气太平静了,方阮眨了眨眼,“啊?”

        陈喋没再说什么,紧跟着下车。

        她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对刺眼闪烁的闪光灯还不能完全适应,只觉得一截红毯路走完后眼都要被照瞎。

        入场。

        齐丞和王云熙在娱乐圈认识的人多,到了这样的场合也是如鱼得水,陈喋却几乎没有认识的同伴。

        好在她本身不是个怕独处的人,安静站在一旁。

        没一会儿,冯致和陆川便从另一个通道入场了。

        “怎么样,还能适应吗?”陆川走到她旁边问。

        “有点困难。”陈喋实话实说。

        她不是很习惯于名利场的氛围。

        陆川笑了笑:“没事,反正这里面就没有记者了,想怎样就怎样,也不用担心会被外界议论。”

        陈喋抬眼:“里面不会有记者吗?”

        “嗯,这次慈善晚宴相对封闭,记者只在外面拍摄,不能入场。”

        陈喋看向王云熙的方向,后者正站在几个打扮华丽的女星旁边,捻着高脚杯捂嘴说笑着。

        陈喋莫名笑了声:“那正好。”

        “嗯?”

        陈喋耸肩:“没什么。”

        与此同时,侧门打开,男人一身西服,缓步入场,模样清贵高傲。

        主办这次慈善晚宴的主编一见他便迎上去,招呼侍从拿了杯香槟递过去:“我这儿真是吹了春风了,这次还把闻总也给请来了。”

        闻梁接过酒杯,和主编碰了下,浅饮一口。

        而后,他抬眼,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陈喋身上。

        陈喋也正看着他。

        闻梁平静地收回视线,不吃惊也没其他情绪,像是完全不认识,跟主编说了话后便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马上开始了,先入座吧?”陆川说。

        “嗯。”陈喋跟着他走到指定座位。

        闻梁也已经入座,他的位置在首排,面前还摆着姓名牌。

        他点了支烟,清隽又疏懒,漫不经心跟旁边人说着话。

        陈喋看了眼他背影。

        不用说,经过昨晚,以闻梁的脾气大概以后都只把她当陌生人了。

        不过这样也正好。

        很快,主持人上台。

        陈喋没怎么听清主持人的声音,原因全在于旁边的王云熙叽叽喳喳的不停在和身侧另一个女人说话。

        全然没有外界塑造的高冷尤物形象,全是谄媚逢迎。

        “看见那个男人没?”王云熙身旁的女人朝闻梁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温远现在真正的掌权人。”

        王云熙伸长脖子:“闻家大少爷长这么出众啊?”

        “可不是,而且手段也厉害,真要是能被他看上啊,那也算是后半生无忧了。”

        王云熙问:“他还没结婚吗?”

        “没,我瞧着他像是不婚主义的人,闻家的实力也没有联姻的必要,不过我之前听说他家里倒是养着个女人,就是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王云熙托着腮,新做的磨砂酒红的指甲,轻轻敲了敲脸颊,悠悠道:“这样的男人,肯定不会长情啦。”

        “说的也是。”旁边的女人附和道,又撞了撞她肩膀,抛了个媚眼,“不过要是咱们这人间尤物云熙上的话,肯定一拿一个准。”

        王云熙笑的花枝乱颤:“姐姐你就别拿我开涮寻开心了。”

        陈喋被扰得头疼,抬手按了按眉心。

        陆川注意到她动作,侧身靠近,在她耳边问:“没不舒服吧?”

        “没啊。”

        陆川看向她脸颊,尽管被粉扑盖住,但还是能隐约看清右脸颊上微微有些肿,他忍不住皱眉:“脸还疼吗?”

        “还好,看着夸张而已,其实没那么疼。”

        身侧响起椅子划过地砖的声音,王云熙起身,跟旁边那女人说了声“去卫生间”,便从后面走出去。

        “王云熙的脾气我之前也听说过传闻,没想到会这么过分。”陆川说,“你放心,之后拍摄我会提前去跟她交涉好,她还是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不用。”

        陈喋忽然笑了,一双狐狸眼弯着,带着点不怀好意的狡黠,一字一顿说,“我得自己去给她交涉交涉。”

        说完,她也起身,跟着王云熙出去。

        ——

        外面走廊上黑漆漆一片,随着高跟鞋一下下磕在地面的声音,感应灯也随之一盏盏亮起。

        王云熙上完厕所从隔间出来便看见陈喋,她倚着墙,双臂抱胸站在她面前。

        王云熙一见她就烦,没好气:“别站这碍我的眼。”

        陈喋歪了下脑袋:“算个账?”

        王云熙这才脚步一顿,回身看她:“我跟你有什么账好算的,别瞎跟我套近乎。”

        陈喋脸上笑意不变,她笑起来的确是漂亮,即便这会儿笑的让人一阵阵窝火,王云熙越看越烦,又想起那次节目播出后网上弹幕上成片的议论比较。

        还有不少营销号专门下场,踩高捧低。

        她认定了这肯定是陈喋干的。

        可她还未来得及讽刺出声,陈喋已经慢悠悠踱到她跟前,直接扬起手,一个巴掌猝不及防地重重落下来。

        “嗡――”一声。

        那一巴掌力道很大,王云熙有片刻耳鸣,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她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新人打了巴掌?

        她捂着脸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陈喋:“你敢打我?!”

        陈喋甩着手腕,模样放松:“你上午打我这么多下,我打你一巴掌不过分吧?”

        王云熙尖叫一声,张牙舞爪地朝陈喋扑过去。

        可她到底不是个会打架的人,无非也就是女人打架时那些抓头发挠人的招数,可陈喋从前跟闻梁待久了,有些东西大概也是潜移默化的。

        王云熙都还没碰到陈喋,就又被她甩了一个巴掌,穿着高跟鞋在地板上打滑,踉跄着差点摔倒。

        狼狈不堪。

        “陈喋!”王云熙气疯了,眼都整个憋红,“你敢打我!”

        陈喋真诚的问:“你还有别的词儿吗?”

        “你信不信我让你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陈喋不蠢,之前也已经考虑过。

        王云熙背后没什么势力,公司愿意捧她不过是因为粉丝力量可观,再怎么折腾也没有那封杀她的本事,何况她背后还有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陈邵。

        “怎么,打算去跟你的粉丝哭诉被我打了?”陈喋好笑问,“这儿连个监控都没,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打你了?”

        “早上拍摄的时候大家倒是那么多人都看着你针对我。”陈喋撩了把长发,睁眼说瞎话也丝毫不脸红,“我经纪人那儿还有完整的视频,到时候可以给大家一起欣赏一下。”

        王云熙气得说不出话,胸腔剧烈起伏。

        可陈喋刚才那两巴掌实在太干脆利落,简直像是疯子,吓得她没再动。

        与此同时,卫生间外的走廊响起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王云熙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声喊着人过来。

        陈喋心里咯噔了下,这样的名利场,这事闹开后恐怕最后她也占不得上风。

        脚步声不断靠近。

        再靠近。

        然后是“砰”一声,卫生间门从外面被关上了。

        陈喋:“……?”

        这是给她提供优良“作案”空间?

        王云熙也同样难以置信,这走廊上也没风,不存在风把门甩上的可能,完全是被人给关上的。

        难不成是没认出她的声音?

        “我是王云熙啊!这打人了!”

        陈喋:“……”

        这降智操作,估计说出去粉丝都不会信这是王云熙做出来的事儿。

        陈喋没再动手。

        毕竟甩人巴掌的动作也实在不算美观。

        她理了理衣服,最后警告王云熙:“管好你自己的事,你要是再敢惹我,我倒是真有办法让你混不了娱乐圈。”

        陈喋说完,便转身走出卫生间。

        只是在门口忽然闻到了一股熟稔的烟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