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15章

        闻梁动作没停,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亲着她,只含混地“嗯?”了声。

        陈喋抬脚挣扎几下,闻梁这才啧了声,双臂撑在她身侧直起身,低头看着她:“怎么了?”

        “我马上就毕业了。”陈喋看着他轻声说。

        闻梁沉默片刻,起身捞过烟盒点燃一根,懒散的斜在床背上,似笑非笑:“然后呢。”

        她回得很快:“然后合约就到期了。”

        闻梁呼出一口烟,眉眼都笼在青白烟雾中。

        他垂眼,声音冷下去:“陈喋,不是什么话都可以说的。”

        “我是认真的。”陈喋用力抿了抿唇,忽然不敢看他,她别过脸,说,“闻梁,跟你在一起太累了。”

        虚无缥缈,像风像云,根本抓不住。

        “要跟我分开?”他淡声问。

        陈喋点头。

        他轻嗤:“那你现在还跟我睡在一起干什么?”

        陈喋心脏很重的跳动两下,很快心率就不稳,像是要顺着喉管往外蹦出来。

        她想过当她跟闻梁提了分开后闻梁会是怎样的反应。

        也许会因为失去自己的掌控欲而暴怒,也许会很平淡地点头同意,但没想到过他会这样。

        平静的,却也是嘲讽的。

        她那点自尊心像是被戳了孔的气球迅速瘪下去,陈喋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要走。

        手刚露出来,闻梁便注意到了白花花一团纱布。

        瞬间皱起眉,他捏着人脖子往后拽,陈喋脑袋砸在枕头上,身子在床垫上弹了两下。

        “手怎么了?”

        陈喋沉默。

        闻梁冷声,整个人都陷入风雨欲来的狠戾:“谁弄的。”

        “林荃。”陈喋没瞒他。

        “谁?”他一时没记起这名字是谁。

        “陈舒媛她妈。”

        闻梁不问为什么,冷笑一下,掐了烟:“陈家那群人也算是阴魂不散。”

        他拉过陈喋裹着纱布的右手,顿了顿,绕开来看到那一条三厘米长的划伤,又一皱眉,索性把沾血的纱布扔了:“明天我再给你包一下。”

        陈喋睫毛一颤,没明白他忽然平静下来又是怎么一回事。

        紧接着,闻梁把她抱回来,手臂一抬制住她腰,安抚似的在她后颈亲了亲:“行了,回来晚点就跟我闹,明天我就去给你讨回来。”

        他躺下来,拉高被子,声音带着疲倦的喑哑:“睡觉,别跟老子闹了。”

        陈喋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闻梁这是误以为她说的那些话都是因为在外面受了委屈,所以回来就跟他闹别扭罢了,甚至也不关心她遇到林筌后发生了些什么。

        他太自我也太自大,没法理解当初毫不犹豫就点头跟他走的人,现在又怎么会想要离开。

        陈喋张了张嘴,本想再说,但被汹涌而来的喉间涩意一刺,只好闭嘴。

        ——

        翌日。

        闻梁今天有个竞标会要参加,准备出门时陈喋还没起,于是嘱咐张嫂一会儿给她包扎。

        到参标地点。

        这次竞标的是两个工程建设项目,算是块肥肉,到场了不少公司。

        “闻总,这些是竞争企业的概况。”朱奇聪把资料递过去。

        闻梁随便扫了几眼便放在一边。

        他看上的项目向来出手狠准,也的确有这个魄力虎口夺食,没人能抢的过他,从闻梁刚开始接手温远的时候朱奇聪就看出来了。

        很快,主持人上台,宣读竞标书,按照顺序议标发言,派了朱奇聪上去。

        闻梁早就看上这次招标会上温泉度假区的项目,准备充分,报价也足够打破其他竞标者的心里防线。

        很快就成功拿下那项项目。

        “闻总,我们现在就回公司吗?”结束后。朱奇聪问。

        “不是还有第二场么。”闻梁语调平静,“不急着回去。”

        第二个项目开标。

        几番竞争抬价。

        陈科举牌:“55.4亿。”

        周围窸窸窣窣响起议论声,但没人再举牌。

        闻梁眯了眯眼,看向陈科。

        陈老爷子独子,也是现如今陈氏集团董事长,以及,陈喋生父。

        主持人在举手倒数。

        闻梁懒洋洋举起牌子:“58亿。”

        大家皆是一惊,纷纷扭头看过来。

        这闻梁前一个项目刚刚竞得,现在又要拿出58亿来,一个集团的资金大多是不断投入固定的,哪儿来这么多流动资金?

        就连朱奇聪也是一愣。

        原本竞标结束闻梁还留在这他就觉得奇怪,结果现在直接往压根没规划过的项目投了58亿。

        “闻总。”他向前倾声,低声道,“这个项目的利润空间我们没有估算过。”

        闻梁漫不经心道:“利润是创造出来的,不是估算的。”

        陈科第二次举牌:“59亿!”

        闻梁同时提价:“60亿。”

        陈科气得不行,旁边智囊团开始埋头重新估算,犹豫不决。

        不多时,三锤定音,闻梁夺标。

        ——

        陈闻两家的事没有外人知道。

        陈家嫌丢脸,闻梁也懒得提,于是外界没人知道陈喋就是陈家真正的千金,而现在却和闻梁生活在一起。

        竞标会结束,众人散场。

        陈科迎面朝闻梁走过来。

        陈氏集团原本对这个项目势在必得,甚至已经提前为此投入了大量资金,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闻梁。

        60亿拿下那个项目,赔钱的概率更大,更严重的是很可能会导致公司运转失灵。

        “闻总。”陈科在他面前站定。

        闻梁抬起眼皮。

        陈科:“大家都是做生意的,闻总何必这样损人不利己。”

        闻梁笑了声:“损人我承认,不利己倒还不一定,陈总有时间跟我说这些倒不如回家问问陈夫人昨天都做了什么。”

        陈科一愣,面上茫然,显然对闻梁所指的事全然不知。

        闻梁上前一步,低声:“麻烦陈总转告林筌,她要是敢再找陈喋的不痛快,就不只是抢一个项目这么简单了。”

        他说完,眼皮半垂着看了陈科一眼,转身走了。

        朱奇聪一头雾水地跟上去。

        这样意气用事砸六十亿在一个全新项目上已经很不符合闻梁一贯作风。

        陈喋又怎么还和陈夫人挂上钩了?

        但有一点他还是能听出来的,这些钱砸下去完全是为了给陈喋出一口气。

        当真是千金买一笑。

        果然,这正宫娘娘的位置还是牢固不可撼动,这么多年来朱奇聪也就见过陈喋一人敢跟闻总耍性子。

        坐上车,朱奇聪驶出地下车库,开往公司。

        忽然,后座一直阖着眼的闻梁忽然问:“你有女朋友吧?”

        朱奇聪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什么时候闻总还会问这么有人情味的问题了?

        “嗯,有,是我大学同学。”

        闻梁:“吵架吗?”

        “有时候也吵。”朱奇聪拘谨道,又想起前几天为了准备这次的竞标会连着加班好几天,说,“加班回得晚有时候就会生气。”

        正好契合闻梁问这问题的初衷。

        他侧头:“你怎么办的?”

        朱奇聪这才明白闻总这突如其来的关怀是因为什么,笑了一下,无奈道:“哄呗,一块儿吃个饭,送个礼物一般就好了。”

        闻梁抿着唇沉默片刻,而后说:“不去公司,先回家。”

        朱奇聪了然,在路口掉头往西郊别墅开去。

        想了想,又不确定陈喋这时候在不在家,闻梁抽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

        没接。

        他皱眉,微眯着眼。

        车开进院。

        朱奇聪还没将车停稳,张嫂就急匆匆跑出来,往车上扫了眼,闻梁一推门出去就忙快步过来。

        她手里还捏着张纸。

        上面陈喋的字迹写着:张嫂,我走了,您保重身体。

        她语气慌慌张张道:“我这刚才就弄了弄后院儿的花,本来想叫小姐起床就看见这个。”

        闻梁站在车边,目光阴鸷:“去哪了?”

        “不、不知道。”

        张嫂气都是喘的,最后一句话犹豫半天不太敢说,最后深吸了口气,“小姐好像真是离家出走了,衣柜里衣服也少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