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12章

第12章

        陈喋看着他。

        深吸了口气:“闻总。”

        闻梁抬了抬眉骨,悠悠地:“嗯?”

        “……”陈喋忍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平静说,“在学校打人是我的不对,让你见笑了。”

        “不用跟我道歉,的确是那个男生的不对。”闻梁站起身。?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都道完歉了你放这马后炮是什么行为艺术吗?

        闻梁往前倾去,同时抬起手。

        陈喋不由睁大眼,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他轻轻抬手搭在她肩上,很快又收回去,指间捻着一根黑色发丝,微凉的手指有片刻蹭过她脸颊。

        他这动作做得太自然了,简直像是进入社会的长辈对还在学校的晚辈的关怀。

        院长摆摆手:“好了陈喋你先出去吧,以后要做演员你可得学会控制情绪了。”

        “知道了,谢谢院长。”

        陈喋说完便转身走出演讲厅。

        大会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整个体艺馆里都没有人。

        刚才闻梁转身时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在外面等我会儿。”

        陈喋翻了个白眼。

        等个屁。

        一秒都没多停留,径自走出体艺馆。

        朱奇聪正站在车边,一见她出来就叫住她:“陈小姐。”

        陈喋脚步一顿,外面太阳正盛,她眯着眼,柳眉微蹙看过去:“怎么了?”

        朱奇聪把手里一份文件给她:“这是给您的。”

        “闻梁一会儿就出来,你自己给他吧,我还有事。”

        “这是闻总让我交给您的。”朱奇聪平静解释,“关于许志燃gpa作假以及挂科情况。”

        陈喋愣住,缓慢眨了下眼,从他手里接过那份文件档案,绕开抽绳打开。

        里面整洁利落的三张a4纸,清楚记录了许志燃gpa在大四这年在学生系统成绩登记中突然提升了80个名次,甚至还有两门必修的专业核心课程挂科却在后台自动篡改到优秀状态。

        她张了张嘴:“闻梁什么时候让你去查这个的?”

        “一个半小时前发的信息。”

        最后一张纸上甚至还清楚记录了让人眼花缭乱的代码,是后台成绩被篡改的ip地址与具体路径。

        “你怎么查到这些的?”

        朱奇聪颔首谦虚道:“我硕士读的是计算机,正巧术业有专攻。”

        “……”

        陈喋正低头细看着,闻梁出来了,懒洋洋地往她腰上一搂,低声:“就知道得拿点东西出来才会乖乖等我。”

        她问:“你怎么会去查这个?”

        闻梁把她推进车里,跟着坐进去,关上车门。

        “你上去打个巴掌有什么用?把这些捅出来够他毕不了业也没法出国了。”闻梁声音很淡,半阖着眼闭目养神。

        “……”

        陈喋仔细看过,这其中想要篡改后台成绩的信息应该不是许志燃一个学生能做到的。

        “谁帮他改的信息?”她问。

        朱奇聪将车驶出学校:“查过用户id,是学院他的直系导师。”

        陈喋拍了三张照发给夏樱,问她打算怎么做。

        夏樱没马上回复,陈喋收起手机,偏头看了闻梁一眼。

        闻梁性格里傲和戾气占绝大部分,处事的确也狠厉,但对于许志燃这样的根本就进不了他眼里,现在居然去花心思调查实在不像他的作风。

        陈喋忽然想起刚才在演讲厅,许志燃气冲冲抬手想要打她时被闻梁出声打断。

        ……是因为这个吗?

        她想事时从小就有个不好的习惯,喜欢咬手指。

        啪一声。

        闻梁不知什么时候睁了眼,直接一巴掌打在她手腕上,尾音里带着鼻音,些许不耐烦:“别咬。”

        陈喋撇了下嘴,彻底打消刚才那个想法。

        ——

        朱奇聪把车驶入温远集团地下停车库。

        “来公司干嘛?”陈喋偏头问。

        今天是闻梁生日,她原以为把她送回西郊别墅后闻梁就会去闻家主宅。

        “嗯,有些事还要处理。”

        陈喋跟了他六年,去公司的次数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这天星期二,接近午餐时间,公司里员工正忙,陈喋跟着闻梁走进电梯,升至顶楼过程中途还停了好几次。

        每个人都是颔首叫声“闻总”,而后目光探究地移到闻梁身边的陈喋身上。

        闻梁侧头:“中饭吃什么?”

        “……”陈喋几乎是瞬间感受到周围几人的耳朵立马竖起来了,她慢吞吞的,“随便。”

        “我有个会要开,你自己点点东西吃,或者叫人去买。”

        陈喋点头。

        心想他要开会正好,可以安安心心减肥了。

        关于闻总带了个女人来公司甚至还倾情关怀中饭问题的八卦立马在公司传遍了,中午公司食堂内都是在聊这件事的。

        “闻总居然会关心人你敢信?!”

        “不过那个女人真的好好看啊,而且和闻总是同一卦类型的,那气场,我跟他们在同一间电梯里简直觉得自己不配是人。”

        “废话,能让闻总看上的会是一般女人吗?”

        “不过那女人是谁啊,闻总传说中那位金屋藏娇?”

        “可惜唯一见过‘娇’的阿黎没见到,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位。”

        “要真是同一个人那也太厉害了吧,这么多年把闻总吃的死死的啊?”

        “我要是闻总也被吃死了,那皮肤那身材,绝了好吗。”

        ……

        陈喋不知道公司大家对她的崇拜之情,只知道闻梁这一个会开得一整天都不见人影。

        她一个人待在闻梁办公室无所事事。

        肚子饿着偏偏还要忍着减肥。

        夏樱已经回复她了。

        她是个敢爱敢恨的个性,早上还因为许志燃劈腿哭,大会结束就已经被彻底消磨完剩下的爱意,就算有也成了恨。

        “当然要让他毕不了业了,我真是眼瞎了看上这他妈从头到脚的人渣,就让范嫣一个人去国外看看熬不熬的过异国恋吧。”

        至于怎么把许志燃伪造成绩的消息放出去也很简单。

        陈喋在学校因为校花的名号受尽瞩目,早上这么兴师动众的在全体应届生面前打了人,如今学校贴吧早就盖起高楼。

        陈喋把那三张a4纸的扫描件发上那个帖子。

        很快,众人的注意力就被引过去-

        我艹这是什么东西?-

        大瓜预定!-

        许志燃真他妈绝了啊,劈腿范嫣居然还伪造成绩?-

        层主何方神圣啊,从哪里拿到前几年许志燃的后台成绩记录的啊?-

        可能是校花的某个牛逼追求者,当时在演讲厅里许志燃可是差点就要打校花巴掌了,估计为爱报仇吧-

        操太爽了吧,早上打完狗女,下午直接搞死狗男,谁看了不说一句校花牛逼!-

        如果这个是真的的话,许志燃现在绩点可是年段排第六的,占了最后一个保研名额,我室友第七名因为他没法保研,又因为压力太大考研也没成功现在准备二战,这他妈凭什么啊??-

        我是许志燃同班同学,我还奇怪他怎么最终gpa这么高呢,明明记得他大一还有过挂科情况!-

        这个学校不给个说法真的说不过去,好好查查,说不定毕设都不是自己做的!-

        必须取消学位!!-

        取消学位加一!

        这件事很快就引起热议,还有人专门为他开了一楼。

        对于劈腿的事大家本就不齿,现在又有了学业造假的情况,大家难得齐心协力,有人发朋友圈扩散消息,有人给老师发邮件、给校长信箱投信。

        等傍晚闻梁结束会议回办公室时,许志燃已经又被爆出许多恶行。

        校方迫于压力立马出面表示会彻查此事。

        陈喋心情好极了,就连看闻梁都神清气爽。

        “你吃中饭没?”陈喋问他。

        “吃了。”闻梁扯开领带,摁太阳穴。

        “对了。”陈喋喜滋滋地跟他分享,“许志燃gpa造假的事闹大了,估计真毕不了业了。”

        闻梁抬眼看了她一眼。

        小姑娘一手托着腮,一手拿着手机拇指在屏幕上滑动,噙着点幸灾乐祸的笑意,漂亮的狐狸眼眼梢狭长,很勾人。

        闻梁莫名笑了声。

        “他都敢在你面前扬巴掌了,毕不了业都算轻的。”

        陈喋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的手一顿,抬头看他。

        可闻梁已经低下头继续处理文件了。

        ——

        三天后,这件事已经在学术圈扩散开,学校为了消除影响处分公告下来得也很快。

        不仅仅只是取消学位,而是对许志燃退学处理,而那位和他构成贿赂以权谋私行为的副教授则辞退并移交教育部处置。

        连毕业证书都拿不到,先前申请到的offer自然就失效了。

        这几天许志燃和范嫣成了学校大家日常的话题。

        那天应届生大会上范嫣还趾高气扬,现如今听说连学校都没敢来,这事还被她父母知道,被训了一通,勒令立马跟许志燃分手。

        前男友栽得越是彻底,夏樱心里那块被劈腿的疙瘩就消失得越快。

        没了爱没了恨,只剩下嘲讽和幸灾乐祸。

        自从陈喋签约电影《簪花》拍摄角色后就一直没有其他消息。

        偏偏她也不是个热络的性格,别人不主动来找,她也就不联系了。

        这天上午剧组工作人员第一次联系她,说是赶巧《簪花》男主角齐丞也在堰城,趁着正式进组前开个剧本研讨会。

        齐丞童星出道,实力偶像,长相清秀内敛,粉丝众多。

        陈喋去研讨会地点时正好遇上他。

        齐丞显然已经提前了解过女主角是谁了,见到她这样的生面孔也认识,笑着点头跟她打了个招呼。

        陈喋礼貌颔首:“前辈好。”

        齐丞笑起来很阳光:“叫我名字就行。”

        研讨会上导演副导编剧都在。

        陈喋同学里也有带着光环入校的,听他们说过研讨会的形式,不算陌生。

        导演大致讲了各个角色的形象特征、整部电影里的冲突点,以及后续即将进组拍摄的安排。

        研讨会结束。

        陈喋跟着人群出去。

        她站在路口,阳光穿过树叶在她脸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她站在暖暖的阳光里伸了个懒腰,拿出手机看了眼。

        时间还早,不急着回去,斑马线对面绿灯亮起。

        她走进对面的咖啡店。

        “一杯拿铁,谢谢。”陈喋站在服务台前说。

        接过小票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她漫无目的地看向窗外。

        一辆红色保时捷正巧停在门口,陈舒媛下车,和她一同下车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女人。

        她保养得很好,皮肤在阳光下泛光泽,几乎找不到一处皱纹,一件偏休闲的米色西服与包臀裙,一双黑色高跟鞋,手弯挎着一个爱马仕nstance。

        两人笑的很开心。

        陈舒媛正挽着女人的手臂撒娇。

        陈喋睫毛飞快颤动了下,很快收回视线。

        那女人是陈舒媛母亲。

        也算是她的生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