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11章

第11章

        翌日清早,陈喋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此时闻梁也还在睡觉,她习惯背对着睡,闻梁胸膛贴着她后背,手隔着被子环在她腰间。

        夏樱打来的。

        “喂?”陈喋声音还迷糊着。

        夏樱撒娇似的:“蝴蝶……”

        “怎么了?”陈喋眯着眼笑,“你还记得找我,这几天不是都跟你男朋友在一块儿嘛。”

        夏樱猝不及防地就开始哭。

        陈喋一顿,瞌睡彻底醒了:“出什么事了?”

        夏樱哭腔道:“许志燃那家伙就是个混蛋!!”

        陈喋坐起来。

        她起身动作幅度大,床垫弹了下,身侧的闻梁皱着眉嘶了声,一边揽着她腰往回拽。

        陈喋拍拍他手背,压着声音:“别闹,我打个电话。”

        闻梁依旧闭着眼,手上动作倒停了。

        夏樱似乎是没听到她这边的声音,哽咽着继续说:“我昨天看他手机才知道,许志燃和范嫣都已经在一起三个月了,他们还拿了同一家学校的offer。”

        这信息量实在有点大。

        许志燃是夏樱那个即将要出国的男朋友。

        而范嫣这个名字……似乎也有点耳熟。

        陈喋懵了一瞬:“范嫣是……”

        她还没问出口,夏樱便说:“就是陈舒媛旁边那个贱人!”

        陈喋皱眉,这范嫣她也不喜欢,仗着是陈舒媛朋友为虎作伥似的也总是故意给她使绊儿。

        “今天的应届生全体大会我都不想去了。”夏樱哭到开始打嗝,“那对狗男女肯定也在,太丢脸了!”

        “干嘛不去啊,哪儿有当了第三者还能抬得起头的道理。”陈喋掀开被子下床,“我陪你一起去。”

        挂了电话。

        陈喋进浴室洗漱,刚抹完水乳准备化妆,闻梁推门进来。

        他声音还带着未睡醒的惺忪沙哑:“怎么了?”

        “我朋友男朋友劈腿了。”陈喋说,“早上学校还有个应届生最后的全体大会。”

        闻梁淡淡应了声,不在意的样子,走到她旁边拿起牙刷。

        他速度快,陈喋化妆到一半他就已经洗漱完又出去了。

        陈喋看了眼时间,加快速度,最后抹了个口红,换下睡衣快步下楼。

        闻梁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饭。

        “我不吃早饭了,快来不及了。”陈喋说。

        “一会我送你。”闻梁抬眼看她,“过来把早饭吃了。”

        陈喋:“我真不吃,过段时间拍摄角色形象也需要减肥。”

        闻梁:“过来。”

        “……”

        没他同意,司机肯定也不会送她去学校,陈喋在原地站了两秒,只好过去,没吃几口,见闻梁吃好了便放下勺子跟着出去。

        ——

        朱奇聪已经等在外面了。

        他不算是司机,而是闻梁助理之一,一般早上没有出席活动都是由司机开车,不会由朱奇聪亲自开车。

        陈喋算了算时间,一大早就要候着,这工作也真是够累的。

        朱奇聪把车停到体艺馆外。

        陈喋一眼就看到夏樱,她眼都红了一圈。

        她是知道夏樱和许志燃在一起的过程的,当初许志燃还追了夏樱大半年,如今扭头就跟别的女生牵扯得不清不楚。

        薄情凉性。

        她不由偏头看了眼闻梁。

        男人正闭着眼浅寐,眉间微皱,显出冷淡与不近人情。

        呵呵。

        陈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下车摔门,砰一声响。

        她拉上夏樱从后门走进演讲厅,底下熙熙攘攘黑压压的人群,所有毕业生都在这学校最大的演讲厅内。

        后排已经没位置,两人往前走。

        好巧不巧的,许志燃和范嫣正好迎面走着台阶上来。

        陈喋目光淡淡掠过两人身上,没多做反应。

        倒是范嫣面露不屑轻蔑,趾高气昂的抬着下巴,挽紧了许志燃胳膊,在肩膀擦过陈喋肩膀时,刻意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当真是当了小三儿还引以为傲了。

        陈喋忍无可忍,一把拽过她胳膊往桌子上一掼,范嫣脚下不稳,双手往后狼狈去找支撑点,一个巴掌已经迅速落下来。

        啪一声响——!

        喧闹的演讲厅彻底安静下来。

        不只是因为陈喋那一巴掌,还是因为学校院长在这时走进来,身后还跟了个身形颀长、模样俊朗的男人。

        陈喋跟着抬头,也是不由一愣。

        男人神色平静,目光一寸不避地落在她身上,而后看明白了眼前这局势,还饶有兴致地微微抬了下眉。

        陈喋:“……”

        闻梁怎么会来学校?

        她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院长已经一声怒喝:“陈喋!你做什么!”

        范嫣已经被打懵了,陈喋那一系列动作速度太快,没有丝毫预兆,等院长这一声呵斥,许志燃才清醒。

        他忙扶起范嫣,皱眉看向陈喋:“你打人做什么?”

        陈喋轻轻笑了声,声音在安静的演讲厅里恰到好处:“你出轨做什么?”

        “你!”许志燃脸上挂不住,又狡辩不出什么,一把把范嫣挡在身后,竟也朝陈喋愤愤猛地抬起手。

        “院长。”

        那个一直站在院长身侧浑身散发不好惹气场的男人开口了。

        光是两个字,还带着些微笑意,就已经使人感受到其中的压迫感,许志燃不知怎么,那个巴掌竟不敢打下去。

        闻梁笑了笑:“您先处理一下吧。”

        院长大步走到他们旁边。

        “都要毕业了还闹出这种事!我看你们是不想毕业了!”院长食指往他们两边各自用力一指,“陈喋!你一个优秀毕业生还当众欺负同学,是不是太嚣张了!?”

        旁边夏樱开始小声啜泣,眼眶通红,想要憋住又忍不住从喉咙地溢出哽咽:“教授,这事不怪陈喋。”

        她吸了吸鼻子,垂着眼,一颗颗眼泪直直砸向地面:“是、是我和许志燃同学的感情问题引起的,都怪我眼光不好没看出来许同学毫无底线,没抵住范嫣同学的诱惑在我们分手前就已经和范嫣同学在一起三个月了。”

        周围大家听懂前情提要,开始议论纷纷。

        许志燃和范嫣脸上挂不住,红一阵白一阵。

        陈喋回头看了眼夏樱,忽然眼观鼻鼻观心,福至心灵。

        她深吸一口气,跟夏樱成了一对楚楚可怜姐妹花:“教授,我也有不对,是我脾气太差了,没忍住就动手了。”

        陈喋吸了吸鼻子,像是也要哭。

        周围响起为她们打抱不平的声音,看向许志燃和范嫣的眼神充满鄙夷。

        陈喋低着头可怜巴巴说:“感情的事的确是讲你情我愿的,我和夏樱不能因为他劈腿就打人,只是我希望范嫣同学不用这么在我们俩面前炫耀的,你和你男朋友天造地设,都丑,其他人真不想跟你抢他。”

        院长原以为陈喋诚心道歉,听完后才发现她压根就是为了讽刺人家!

        就连夏樱刚才那番哭腔也是在铺垫!

        并且成效显著。

        现在整个演讲厅内大家都窸窸窣窣地指着许志燃和范嫣议论嘲笑,听完陈喋最后几句话爆发哄堂大笑。

        在表演系摸爬滚打四年的狐狸的眼泪怎么能信!

        偏偏闻总还在身后,院长面上挂不住,吹胡子瞪眼,怒斥:“陈喋!!”

        陈喋发泄完,心情舒服不少:“嗯。”

        “你还想不想毕业了!!”院长指着她,“一会儿大会结束你给我留着!”

        ——

        应届生全体大会的内容很简单。

        无非是汇报了一下关于读研出国就业三方面的情况,以及这周五毕业典礼的安排。

        夏樱经过刚才那件事,最后一点对许志燃的念想都被彻底磨灭,现在简直跟吃了苍蝇那样恶心,哭也哭不出来了,只剩下恶心。

        难以想象自己是怎么跟他在一起整整三年的。

        “啊。”夏樱往后靠在椅背上,叹口气,“还好咱俩配合默契,不算太丢脸。”

        “你有什么好丢脸的,该丢脸的也是他们俩。”陈喋托着腮慢吞吞说,“打她一巴掌都是轻的。”

        夏樱忽然笑了:“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王大人。”

        台上院长播放完最后一张ppt,开始介绍坐在他身边的男人。

        底下大家都已经偷拍了不少照片。

        陈喋懒洋洋抬眼。

        “这位是温远集团总裁闻梁先生,将在我校构建为期五年的校企合作,主要致力于培养文化产业人才,有所贡献创新的人才可以直接入职温远集团新开辟的文化娱乐产业中高层。”

        院长点了下鼠标,身后大屏幕出现手机号和邮箱,“这是闻梁先生的联系方式,大家后续有意向可以沟通。”

        夏樱被许志燃恼得心烦一路,这才抬头看向台上,倏得一顿。

        “诶诶,这不是那个我们上回在酒吧看到的帅哥吗?!”

        夏樱瞪大眼,又看向屏幕,“这么帅,把联系方式放出来估计会被骚扰吧?”

        她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喃喃道:“也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了,这要是碰到个范嫣2.0岂不是太闹心了?”

        陈喋好笑道:“这联系方式不是他的,估计是什么助理的。”

        “啊?”

        陈喋舔了下唇:“瞎猜的。”

        “不过也是。”夏樱点点头,“这么大公司肯定有人事专门负责。”

        很快,应届生大会结束,大家早听得不耐烦,纷纷起身就离开。

        “你怎么办啊蝴蝶,院长肯定要训你。”夏樱皱眉问。

        “没事儿,也不是第一次被训了。”陈喋对她笑了笑,“你一会不是还有事么,先回去吧。”

        她说完,就捞起手机走下台阶朝前排走去。

        大家离开得迅速,偌大的演讲厅只剩下陈喋一个学生。

        她走到院长面前,站定。

        院长先是瞪她一眼,而后转向闻梁:“闻总,您怎么回去?”

        “不急,我正好等个人。”闻梁淡淡道。

        院长问问:“等人?我们学校的吗?”

        陈喋偷偷掀了眼。

        “嗯。”闻梁朝她抬了下巴,“院长您不用在意我。”

        意思是可以开始训了。

        陈喋:“……”

        院长推了把眼睛,开始训:“陈喋,我知道这件事是那两个男生女生品德上出问题,但这不是你动手的理由。”

        “嗯。”

        “尤其还是在全校面前!甚至还当着闻总的面!你这是会影响我们整个学校的形象的!”院长一拍桌子,“你说说你啊,本来认个错就好了,你偏偏还要装的一脸委屈的去讽刺人家!”

        一旁,闻梁散漫靠在椅子上,勾唇轻笑一声。

        院长瞬间觉得脸上更加羞恼,这难得建成的校企合作,第一天就被人家总裁撞上学生吵架闹事的难堪场面。

        “你觉不觉得丢脸啊陈喋?”

        陈喋知道想要快点结束就得顺着来,于是点头乖乖道:“丢脸,我很后悔。”

        院长气终于顺了顺:“来,先跟闻总道个歉。”

        陈喋:?

        “为什么?”

        “因为你破坏了我们学校的形象!”

        “……”

        陈喋抬眼看向闻梁。

        男人目光戏谑,视线从她的腿到脸由下往上撩了一通,而后缓缓抬了下眉,对上她双眸。

        他并不打算为她说话。

        陈喋在他眼中看到两个字: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