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8章

第8章

        陈喋忽然想到那天跟夏樱提及自己要分手时,夏樱还劝她说觉得她男朋友对她挺好的,没必要直接分手。

        当时陈喋说她不想因为闻梁失去自我。

        她的确为了闻梁改变太多了。

        闻梁不喜欢女生总哭,她慢慢的就不再哭了,闻梁喜欢有点性格的女生,于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他越来越像,却只在他面前娇和作。

        可闻梁在她面前永远是那个样子。

        狂妄、冷硬、狠厉、喜怒无常。

        开心时也偶尔也会说些甜言蜜语哄的人心脏都要跳出来,可一生气就压根不会管你,好像你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她矫揉造作,闻梁皱皱眉斥她一句,她故意惹他生气,闻梁干脆放她一人冷静。

        虽然外界许多人都说,闻梁跟藏在家里那位“娇”恩爱非常,否则也不会把这段关系保持这么多年,那么多美人,也从没见他对其他女人青眼有加过。

        放在纷乱的商圈,甚至可以评价一句专情。

        但陈喋知道不是那样。

        闻梁在这段关系中,太来去自如,也太自大了。

        爱情从来不是随性的。

        越是失控和难以自持的,才是爱情。

        就像当初陈喋头脑发昏深夜爬上他床。

        可闻梁大概从最初那句“跟我走吗”得到陈喋点头回应起,陈喋于他就已经只是一个心安理得的附属品了。

        他对她有占有欲也有保护欲,但无关爱情。

        只是像他这样的疯子,对自己的东西总是忍受不了别人碰的。

        陈喋把头用力埋进臂弯里,忽然听到一旁刚才那个警察喊:“陈喋!”

        她抬头。

        闻梁身量颀长,正躬背在册子上签名。

        而后他直起身,朝陈喋看一眼,没什么表情的很快就走出门。

        陈喋拎上包,走出去。

        闻梁正站在台阶之上,抽了支烟咬到唇间,手半拢着点上火。

        青白烟雾自他眉心往上,若隐若现,他呼出一口烟,转头看向陈喋。

        虚阖的黑睫,拢住自上而下打下来的昏黄灯光。

        “饿吗?”他淡淡问。

        陈喋鼻子忽然一酸。

        方才一个人趴在桌上胡思乱想的那些,想要不管不顾的立马跟他分手,都在这一句充满烟火气的“饿吗”中烟消云散。

        挺没出息的。

        她下意识点头:“嗯。”

        “去吃晚饭。”

        他说完,把烟拿下来,夹在指间一格格走下台阶。

        ——

        一路上都很安静。

        车驶过一条小道,闻梁忽然开口:“这边停车。”

        朱奇聪看了眼周围,压根没看到什么餐厅,迟疑了下:“这里吗?”

        “嗯。”

        朱奇聪把车在路边停下。

        陈喋下车,打量了一番周围,心脏忽然重重跳了两下。

        这个地方……

        闻梁穿着衬衫,袖子卷到手肘,左手腕上一个精致表盘,衬衣下摆系进裤腰里,身形落拓优越,和对面那个破旧的小餐馆儿实在格格不入。

        他大步走过去,掀开卷帘走进去。

        陈喋迅速跟进去。

        她有多喜欢闻梁呢。

        大概就是当闻梁带着她走进这个——她第一天来到这座城市,第一天遇到他,他第一回带她来吃的店就能瞬间把那些委屈和心酸完全抛诸脑后。

        “怎么来这吃饭了?”陈喋坐在他旁边问。

        “忘了?”闻梁看了她一眼,又重新看菜单,“第一次带你来吃的店。”

        “没忘。”

        陈喋用力抿了抿唇,倾身看向菜单,很快就点了四道菜。

        点完,她用力压住漾到嘴边的笑意,说:“这是那次我们吃的菜。”

        嘴角的笑意是压住了,可却从眼睛里冒出来。

        她长了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明媚又勾人,如今瞳孔亮晶晶的,即便是在这破败的小店面,周身也似乎是渡了层光圈。

        闻梁多看了她一会儿。

        那点窝火竟就这么消失了。

        他往后靠了靠,倚着椅背侧头看她,而后抬手,揪住她脸往外扯了下。

        “小姑娘。”他悠悠道。

        陈喋一怔。

        她已经记不清闻梁上一回这么叫她是什么时候了。

        大概是还在读高中的时候。

        等到高考结束,陈喋爬上他的床,两人关系变得暧昧不清后,闻梁似乎就没这么叫过她了。

        陈喋眨了下眼:“嗯?”

        他又捏了捏她脸:“你最近很不老实啊。”

        “……”

        陈喋一时反应不过来,只好解释,“不是跟你说了,方嘉茂是我高中同学,今天有个同学聚会,我闲着没事就去了,进派出所也完全是意外,你又不是不清楚。”

        对此,闻梁的反应只是轻嗤一声。

        “……?”

        不是!她问心无愧在这紧张兮兮的跟他解释什么呢!!

        陈喋迅速反应过来,扭头便讽他:“你自己还跟美女一块呢!”

        “那也能叫美女?”闻梁挑眉。

        “……”

        闻梁漫不经心:“只是出席活动的女伴而已,你自己不乐意跟我去。”

        很快,小店老板娘便端着热气腾腾的四碗菜过来,两荤一素一汤,最平常的家常菜,做法也是最简单的,上面还浮着一层薄薄的油。

        老板娘看眼前这两人的装束也知道非富即贵,出现在自家小餐馆儿里,难免显得拘束,生怕怠慢了得罪人家。

        “都是自家炒的家常菜,这小青菜还是后院自己种的。”老板娘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拘谨道,“你们尝尝吃不吃得惯。”

        闻梁从一旁筷架里抽出一副给陈喋,对老板娘淡淡说了声谢。

        闻梁吃饭时很安静,不爱说话。

        他这一天,上午参加完活动,回公司就处理了瞿桓的事儿,看似胸有成竹,但实际已经准备了许久。

        连晚饭都没吃,这会儿实在觉得疲惫。

        陈喋倒是吃过晚饭,而且还受四年表演专业荼毒,对夜宵有一种本能的抗拒。

        没吃几口就放下筷子。

        餐馆儿老板娘出去倒垃圾回来,见她没动筷子,还小心翼翼问:“是菜不合胃口吗?”

        “不是。”陈喋摆了摆手,礼貌性冲她一笑,“是我怕胖,菜很好吃。”

        女人哦哦两声,把一旁玩闹的孩子抱起来走进后厨。

        闻梁:“刚才谁说饿的,就吃这么点。”

        陈喋一想起方才自己差点因为闻梁一句“饿吗”生生激出眼泪就觉得丢脸,只当没听见,低头打开手机。

        刚点开就被闻梁抽走,他大掌抓着她手腕一扯,拽到自己腿上:“陪我吃。”

        “我吃饱了。”

        “那你看着我吃。”闻梁理所当然道。

        “???”

        陈喋觉得自己脑门上冒出三个问号,附带一句:你有事吗?

        不过看闻梁吃饭其实挺有食欲的,他吃饭很大口,不像有些公子哥那般优雅。

        风卷残云般吃完一碗饭,又喝了两口汤,就起身去付钱。

        走出餐馆。

        马路这边禁止停车,朱奇聪把车停在马路对面。

        陈喋和闻梁站在斑马线前,对面是红灯。

        已经很晚了,这附近又没娱乐场所,夜晚非常安静,就连马路上穿梭的车辆都很少。

        陈喋那点儿小心思渐渐飘远了。

        她低下头,去看闻梁垂在身侧的手,而后余光瞥到自己的小白鞋鞋带散了。

        陈喋蹲下身。

        闻梁垂眸,她今天穿了条牛仔短裤,蹲下时边缘往上缩起一截,纤细白皙,有些扎眼。

        路灯灯光洒下来,像是一块玉。

        他轻轻蹙了下眉。

        陈喋刚要系鞋带,就被人架着肩膀拎起来,几步退到一旁,而后闻梁在她面前蹲下来,抬起她的腿。

        陈喋重心不稳,身子往后倒,一屁股坐在绿地长凳上。

        闻梁低着头,修长手指绕过她鞋带,很快系好。

        陈喋心突突跳,眨了眨眼,脚踝被他抓在手里,指腹有些烫,还有些糙。

        她不自觉想收腿,又被闻梁抓回去。

        他抬眼,眸底漆黑,眉角的那道疤愈发显得凛冽。

        “闻梁?”陈喋叫他。

        “再跟你那些狗屁朋友出去弄到进派出所——”他倏的笑了,痞里痞气,“看老子还去不去救你。”

        “……”

        闻梁放开她脚踝,转身重新走到斑马线前。

        已经从红灯跳到绿灯,又跳到再一次的红灯。

        陈喋只觉得被他抓过的脚踝都是烫的,心脏也跳的又快又重。

        她走回到他旁边。

        那些深埋于底的小情愫都像是碳酸饮料里的气泡,不断往外涌。

        “闻梁。”

        “嗯?”

        她深吸一口气:“你会喜欢我吗?”

        带着刺耳引擎声的跑车在道路上极速而过。

        陈喋发丝被吹得扬起,那一句轻飘飘的话也被淹没其中。

        闻梁没听清:“什么?”

        勇气难能可贵,只够支撑一次。

        问出口就清醒了,傲骨和自尊重新冒出来,像闻梁这样的人,大概压根不知道喜欢是什么。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