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7章

第7章

        闻梁咬着烟,痞气进了骨子里,这样在电梯门外一站就满身戾气。

        要不是旁边还站了个娇娇弱弱的蛇精脸女伴,看着倒像是下一秒就要冲上来干架了。

        可惜方嘉茂也是个十足的少爷,听他说完就也被逗笑了:“你他妈谁啊?!”

        “哎呀闻总。”女伴娇滴滴的挽上他手臂,身子贴上去,“您跟这样的人置什么气啊。”

        听的陈喋骨头都酥了。

        果然人家那才是修炼千年的狐妖,自己还是道行欠深。

        只好在心底隔空给人家比个大拇指。

        闻梁侧头,不带情绪地偏头看那女人一眼,烟从嘴里拿下来:“松手。”

        就这一句,顿时就让那狐妖吓得忙松了手,咧白脸,低眉顺目地退到一边。

        闻梁看向陈喋:“出来。”

        方嘉茂一把捏住她手腕,很有英雄气概地说:“有什么冲我来!”

        闻梁看着两人的手,食指磕了下烟灰,顿一秒,突然暴怒,直接拎着他领子,砰一声撞在电梯壁上。

        他的怒火总是来的莫名又猝不及防,电梯重重晃了下,陈喋被吓的尖叫:“闻梁!”

        方嘉茂听到她声音,诧异看她。

        闻梁轻轻勾唇,捏着他脖子往后一掼,拽着陈喋走出电梯到旁边。

        “翅膀硬了,学会骗我了。”闻梁垂眸说。

        “本来是要回去,不过遇到同学了。”陈喋朝方嘉茂扬了下下巴,“高中同学,你可能没印象了。”

        闻梁懒得听她介绍:“回家去。”

        “不要。”陈喋很快说。

        闻梁舌尖扫过槽牙,再次回到风雨欲来的状态:“再说一遍。”

        “我说不要。”陈喋看着身后可怜模样的女伴,勾唇,“看来闻总也还有事要忙,我也就不打扰了。”

        闻梁把人扯进怀里,抬手抚上她脸:“吃醋?”

        陈喋刚要否认,他已经捻上她耳廓,暧昧至极的揉捏,脖颈低下来,距离很近,吐息近在咫尺。

        “脸、身材和性格跟你比都差远了。”闻梁压根不在乎女伴听见,哑声笑,“吃什么醋。”

        周围还有两个围观者看着,陈喋推他。

        闻梁啧了声,一只手直接钳制她,低头咬着她嘴唇吻下去。

        他是故意的。

        片刻后他才重新直起身,天生的疯子,看着她被吻花的口红满意勾唇。

        他抬手蹭过嘴唇,手背落下一抹浓重的红色,而后食指一挑,打开陈喋挎在胸前的小包,掏出里面备着的口红揣回自己裤袋。

        “晚上还你。”他说得暧昧。

        然后转身就走了。

        女伴忙跟上去,又停住回头恨恨瞪了眼陈喋。

        疯狗!

        陈喋重重吐出一口气,抬手将长发捋到脑后,看向一旁震惊的方嘉茂,耸肩笑了一下。

        “……刚那谁啊?”方嘉茂问。

        “闻梁,温远集团总裁。”陈喋说,“我男朋友。”

        方嘉茂看着更震惊了,嗯啊好一阵,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我怎么觉得看着这么眼熟呢,我也没见过什么温远总裁啊。”

        “高中教训陈舒媛的就是他。”

        方嘉茂恍然大悟,身子往后仰了仰:“那你和他高中就——”

        “没,高中毕业以后。”

        方嘉茂点点头,立马摸出根烟塞进嘴里,用力吸了口。

        陈喋看着他样就觉得好笑:“想骂就骂吧,不用憋着。”

        方嘉茂立马说:“他他妈傻逼吧!”

        陈喋点点头:“你太含蓄了,这是个疯子。”

        方嘉茂看她也不介意,又是一通骂,他们那个房间在走廊尽头,中间有个卫生间,陈喋进去擦干净划出唇外的口红。

        出去时方嘉茂正站在墙边还一脸难以置信生无可恋。

        他似乎顿悟了,看陈喋出来就问:“你居然会喜欢这种疯子?”

        陈喋脚步一顿,最后坦然:“是啊,我居然喜欢这种疯子。”

        ——

        包厢内跟方嘉茂说的一样,就是高中几个朋友,没有和陈舒媛一路的人。

        一推门进去,大家便齐齐起哄道。

        “唷,咱们校花终于来了!你现在可是真难约啊!”

        “不愧还是要茂爷亲自去接。”

        陈喋笑着落座。

        大家天南海北地聊,陈喋参与的并不热络,只问到她了才说几句。

        “对了蝴蝶,你毕业打算做什么啊,进演艺圈吗?”

        “嗯,有机会的话应该就拍戏。”

        几人哄笑着说:“那我得早点像你要签名,不然以后成了大明星你可就更没空见咱们了。”

        陈喋也玩笑道:“一会儿就给你签十张。”

        几人聊了会儿天就开始打牌,陈喋不会,继续和另几个女生聊天,到傍晚大家也就懒得挪窝,叫了餐在包厢里吃。

        到晚上八点,陈喋起身准备回家,先去了趟洗手间。

        之前被闻梁闹一通,口红也被劫去,害她都没法补妆。

        陈喋洗完手,经过一个包厢时忽然听到些细碎的声音。

        她跟了闻梁这么久,荼毒已深,一听见就大概猜到了包厢内在干什么,可还是下意识的侧头看过去。

        不堪入目的景象。

        好几人交织在一块。

        陈喋怔了怔。

        她刚提脚要走,身后方嘉茂和另外三人勾肩搭背走上来,吹了声流氓哨:“咱们蝴蝶搁这看什么呢。”

        其中一人顺着往包厢玻璃里边看进去,当即“嚯”了声:“玩这么大,可以啊。”

        方嘉茂翻白眼:“无聊。”

        “走什么啊,看看呗。”

        方嘉茂被重新揪回去,踉跄时还不忘一个手肘锁着陈喋脖颈把她也拽回来。

        包厢里一群人干这事居然还连门都没锁,四人惯性撞过去,也不知谁找支撑点时碰到门把。

        轰一声,四人齐刷刷摔进去。

        陈喋被勒的差点晕过去,又摔了一跤,头晕眼花还没缓过来,又听身后一阵怒喝。

        “警察!手抱头!都挨墙根站着去!”

        陈喋:“……………………”

        从今天早晨起,一切的事都发生的非常灵异。

        ——

        半小时后。

        “姓名。”

        “陈喋。”

        “性别。”

        “……女。”

        “在那干嘛?”

        “经过。”

        对面警察眉一挑:“经过还能摔进去?”

        陈喋毫不犹豫的朝一旁也正在做笔录的方嘉茂一指:“被他勒着拽进去的。”

        方嘉茂也骂,继续往旁边指:“那胖子拉的我。”

        警察:“……”

        他们也目击了几人摔进去的过程,自然不怀疑他们跟里面那几个衣不蔽体的人有关,只是这事性质特殊。

        “是这样,刚才你们看到的那几人正处于毒瘾发作期间,我们怀疑和最近追踪的贩毒案有关。”警察说,“还在读书吧你们几个,身份证都出示一下,我联系你们监护人。”

        陈喋指尖一顿,从包里摸出身份证。

        警察接过,又抬头看她:“不是本地籍贯啊。”

        “嗯,16岁来这读书。”

        当初陈家带她来堰城,中途被闻梁打断,籍贯自然还是原样。

        “父母在这边吗?”

        “不在。”

        “能担保的朋友呢,给我个联系方式。”

        陈喋抽出手机,翻出夏樱的号码给他,那警察刚要做记录,警局座机响了。

        他放下笔接电话:“喂您好,堰城派出所。”

        电话里那人不知说了什么,蹭的站起身:“哦哦,陈喋——口字旁那个喋是吗,在,在我们派出所这。”

        陈喋仰头。

        派出所电话很有年代感,隔音效果不好。

        她听到了闻梁的声音。

        ——

        半小时前。

        闻梁步入办公室,瞿桓正坐在沙发上,闻声扭过头来,登时变脸大怒:“闻梁!你干的这叫什么事!”

        他把一封信狠狠掷在桌上,里面的内件划出来——人事安排通知。

        瞿桓作为温远集团开国元老,手里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挂了个分部经理的职位,而这混小子倒好,直接通知他他这个股东被辞退了。

        助理紧随着走进来,往茶几上放了两杯茶。

        闻梁坐在沙发上,模样懒散:“瞿董,先喝口水。”

        “闻梁,你这接管公司一阵大换血我也没多说什么吧?真当我软柿子好捏?”瞿桓涨红脸,“你好歹得叫我一声叔叔!”

        “是,瞿叔。”闻梁顺从道,“我现在这么做是在帮你。”

        瞿桓刚要发作,便见闻梁助理把一份资料放到他面前,扫一眼顿时手脚发凉。

        “挪用公款、职务盗窃,这个金额可以入刑了,我查过,你这些钱套在股票里,交不出来,只要举报恐怕今晚瞿叔你就要在警局吃饭了。”

        闻梁又抽出一份股份转移合同,“瞿叔要是能签了这份文件,这些事不会被别人知道,亏空的公款我替你补上。”

        ……

        闻氏主持的温远集团历经几次大型并购逐渐壮大,触手伸向海外,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集团企业。

        闻怀远有两个儿子,闻梁是长子,闻怀远那个亡妻所生,后来又和续弦之妻生了一个小儿子,名叫闻乾。

        对于这样大家族而言,有妈和没妈决定了两孩子的命运,闻怀远在天天枕边风影响下的确更加宠爱小儿子一些。

        当然闻梁也不负众望,半生桀骜难驯,脾气阴晴不定,像荒野长大的野兽,年少时崇尚用拳头解决一切,惹了不知多少的祸事。

        成功让闻怀远对他忍不可忍,索性把人丢进军营锻炼。

        原以为两年后总该收敛些,却在他出营第一天晚上就听助理汇报:大少爷从路边捡了个陌生姑娘回了自己住处。

        这干的是什么混账事!?

        闻怀远对这大儿子真是要多不满意就有多不满意。

        只是耐不住突然患病,闻乾又还在读初三,偏偏还有其他股东觊觎着落井下石夺取实权,没办法下暂时把权力交到闻梁手上。

        没成想,他出手狠戾,果断且眼光独到,几次投资稳住公司上下。

        而后在最近两年,对公司层层剥丝抽茧,换旧血注新血,公司上下重要位置全部换成效力于他的新人,给他亲爹上演了一出釜底抽薪。

        很快,关于闻梁拿得瞿桓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的消息不胫而走。

        众人议论纷纷。

        “闻总这是要篡权夺位的架势啊?”

        “闻到了血雨腥风的味道。”

        “不过其实对闻总来说,联姻合作一下这公司还能不是他的?”

        “闻总不是有女朋友嘛,传言不是还在一起好几年了。”

        “啊?那个传言是真的吗?”

        “阿黎看到过,大概半年前吧,阿黎晚上回来拿东西,看到咱们闻总把一女人抱到办公桌上说话,啧啧,绝了。”

        朱奇聪呵止众人,战战兢兢的走进办公室。

        “闻总。”

        闻梁抬眼。

        “陈小姐她——”朱奇聪暗自深吸了口气,“被带去派出所了。”

        ——

        陈喋面前的警察挂了电话,说:“你男朋友一会儿会过来。”

        陈喋挑眉:“一会儿?”

        警察一顿:“他说现在走不开,晚点过来。”

        陈喋轻轻笑了两声,心说这警察果然是为人民群众服务,还这么顾虑她感受。

        她明明清清楚楚听到闻梁说:“——先关着吧。”

        夜幕渐沉,城市的夜晚逐渐进入夜生活喧嚣的时段。

        其他几人的父母很快就来了,骂骂咧咧的签了字把人带走。

        陈喋也没被关进去,就在一旁椅子上坐着,手机已经没电,她百无聊赖的趴在一边。

        黑亮的长发顺着一侧脖颈垂下,赤露的脖颈白皙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