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一路安静。

        因为刚下过雨,空气弥漫一股潮湿味道。

        汽车缓缓驶入西郊别墅大门,富丽堂皇的布置,周围种满了花草,还有座供她观赏的假山和秋千。

        简直就是金屋藏娇里最典型的“金屋”了,漂亮宽敞昂贵,但没什么人气。

        闻梁率先拉开车门,也不等她,径自往屋门走。

        陈喋这一路眯着眼小憩了几分钟,腿有点麻,站在车边缓了缓。

        “对了,陈小姐。”一旁朱奇聪拿着一份文件递过去,“还麻烦您把这个交给闻总。”

        她淡淡应了声,接过后扫了眼,上面还有个“加密”字样。

        “这什么?”

        “瞿董这些年的把柄以及股份转移合同。”朱奇聪没瞒她。

        原本这文件里的内容是不能告诉别人的,可陈喋不一样。

        朱奇聪在闻梁手底下工作之前,陈喋就已经在他身边了,对此颇有了解。

        纵使是金丝雀,陈喋也是最有底气娇纵任性的那个。

        偏偏这脾气还是闻总一点点亲手给惯出来的,所以别人怕他,陈喋却一点都不怕他。

        而闻总对她虽谈不上无微不至,但的确是偏爱,否则也不会让她住在这。

        进屋,闻梁已经脱了西服外套丢在沙发上,拉开冰箱门拿了一瓶冰水,仰头灌了半瓶下去。

        有水珠从他唇角滚落,顺着喉结往下,最后消失在衣领口。

        他的确长的好看,但也不能仅仅用好看来形容,眉骨硬朗,漆黑瞳仁,额角上那一道疤让他整个人都显得非常凌厉。

        他压根不像什么公子哥或是总裁,哪儿个总裁会像他这样喝水,他身上有一种野性,让人轻而易举联想到山头上的挺拔孤狼,但也的确从骨子里透着贵气。

        两种矛盾在他身上碰撞,使他气质变得很独一无二。

        凶狠且高贵。

        闻梁两口喝完那瓶水,捏扁丢进垃圾桶。

        陈喋把那份文件丢在茶几上:“朱奇聪给你的。”

        “今天那个姓马的跟你说什么呢。”闻梁走过来问,一边拆开文件看。

        陈喋回忆了那啤酒肚似乎是姓马:“找我喝酒。”

        闻梁侧头看她。

        陈喋乖巧道:“还没喝就被你叫去了。”

        他轻嗤一声,抬手手背在她额头上拍了下:“你装什么乖。”

        “……”

        “之前跟你喝酒那个当我没看到?”

        “……”

        高手。

        这是挖了个坑等她跳进来呢。

        陈喋翻了个白眼,肩上披着小绒毯转身上楼。

        别墅内空荡荡的,她出国半个月,闻梁大概也半个月没在这,佣人也不在,只有他翻动纸张的声音。

        浴室内氤氲出热腾腾的水雾。

        这些天忙着拍摄,累得几乎回去倒头就能睡,连澡都好久没泡了。

        陈喋舒舒服服的躺在泡泡浴里,全身神经都放松下来,皮肤白得发光,像是冰凉的绸缎。

        闻梁看完文件上楼,一推开卧室门就听到从浴室传来的炸耳的live版音乐,以及陈喋的哼歌声,弄得跟演唱会似的。

        他微微一哂,抬手扯开领带,又解开两颗衬衫扣子。

        半个多月没见面,他的确是有点不得纾解。

        只是坐等右等也不见出来。

        先是歌声暂停,响起从浴缸中起身的水声,再紧接着换了另一首歌,以及洗手台前又响起水声。

        闻梁便拿出睡衣去侧卧洗了澡,回来时还带上了书房的笔记本。

        过了一个半小时陈喋才悠悠从浴室出来。

        头顶绑着洗脸巾,白色一团,黑亮的头发披在背后,额头漂亮,褪尽粉墨的五官清丽,露在外的一双腿玉砌似的。

        闻梁看了眼,视线便没移开,把人拽到床上。

        他养大的这小狼崽子的确是赏心悦目,就是太会张牙舞爪,不听话。

        “你能不能轻点?”

        陈喋皱眉揉磕痛的手肘,把被子拉过胸口,朝他笔记本屏幕看了眼,善解人意道,“你先忙吧。”

        她说完,从一旁拿过手机。

        闻梁刚打开新发来的邮件,也随她,陈喋便跟夏樱开了局游戏。

        于是,闻梁一边看着全英邮件,一边耳边还不断传来陈喋的声音——

        “樱樱那房搜过了。”

        “这狗东西舔这么快,一点东西都不给我留。”

        “嗯嗯嗯?我怎么倒了?!”

        “这么远都能爆头,这个是挂吧?”

        ……

        偌大的卧室里就陈喋开麦的声音,一听就知道玩游戏是个坑,偏偏还玩得热情激昂,吵得闻梁头疼。

        半小时后,陈喋没声了。

        闻梁侧头看了她一眼,她正抱着手机打字,眉头轻蹙。

        夏樱给她发了个链接过来。

        学校贴吧里有人发了今天她们一群人在酒吧的照片。

        标题是《酒吧偶遇了校花一群人,看着校花玩挺开的啊,一个半小时就勾搭两个男的?》

        主楼发了最开始陈喋和那个玩大冒险大学生喝酒的照片,以及啤酒肚端着酒杯站在她面前劝酒的照片。

        【校花不是有男朋友吗?】

        【有谁见过她男朋友长什么样啊,这么见不得人,说不定是被包养了啊。】

        【我之前也觉得可能是包养,每次来接她放学的那辆车是宾利欧陆gt诶,但也没听说她父母是什么有钱人吧?】

        【楼上那些放你妈的屁吧,陈喋拒绝了学校多少富二代心里没点b数吗??】

        【我是拍摄组后勤的,这次跟着去了庆功,前一个大学生是大冒险输了才过来的,校花就喝了,后面那个投资方校花连正眼都没瞧他,怎么可能是你们说的那种人。】

        【你们这么多人在当然得立人设啦,谁知道背后是什么样呢。】

        ……

        陈喋看的想笑,不想也能知道这帖子是谁发的。

        就这拍摄的角度只可能是陈舒媛了。

        当面警告还不够,还要在匿名贴吧发这些玩意儿。

        陈喋当初大一刚入校时因为一组军训写真火爆网络,照片中的少女清纯且明媚张扬,当即被附上又纯又欲又野的标签。

        她那个不经常发消息的微博也因此有了大几十万的粉丝。

        也因此一入校就被评为校花。

        像这样的谣言陈喋见过不少,几乎已经习惯了,可陈舒媛发贴污蔑就是另一回事了。

        夏樱已经在帖子下开始怼人了。

        陈喋点开微信找到陈舒媛,停顿片刻思忖该以什么开头。

        闻梁侧头:“在聊什么?”

        “陈舒媛。”陈喋头也没抬,“简直是阴魂不散。”

        闻梁知道两人之间那些事,抬手收起笔记本,攀过她圆润白皙的肩膀,没说话。

        陈喋手指在屏幕上停顿几秒,最后退出,找到陆川的微信——

        对付陈舒媛这样的人,还是应该对症下药-

        学长,我有件事想要麻烦你,学校贴吧里有一条今天我们庆功宴的帖子,里面写了些关于我不好的内容,可以麻烦你帮我……

        陈喋还没发完,手机就被抽走。

        “诶——!”

        闻梁把手机丢到床头柜上,抬手关灯。

        卧室瞬间暗下来,窗帘也没拉开,漆黑一片。

        “我信息都还没发完呢!”陈喋不满地重新坐起来。

        结果被闻梁一把按进床,脑袋几乎砸在枕头上,他居高临下的垂着眼看她:“还当着我面跟别人聊上了?”

        “……?”

        有病?

        他拍拍她脸,语气轻佻:“真觉得我太惯着你了?”

        “不是跟你说了是陈舒媛的事儿吗。”

        视线渐渐适应漆黑的环境,陈喋穿着银色吊带睡裙,皮肤白得发光。

        他目光微深,俯身,温热的呼吸拂过她发丝。

        陈喋不自觉缩了下肩膀。

        闻梁身上压人的气场,即便只半个月没见也觉得吃力。

        她抿了下唇,抬眼:“干什么。”

        闻梁低头,附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

        声音从嗓子里低荡出来,配上他额角狰狞的疤,十足的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