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狙击蝴蝶在线阅读 - 第66章 第六十六次振翅(女朋友)

第66章 第六十六次振翅(女朋友)

        次日,岑矜又一觉睡到了中午。

        从卧室出来后,家里再无别人,唯有饭桌上一筷子没动色香味俱全的两菜一汤提醒她李雾昨晚曾回来过。

        她打开微信,他们的聊天内容仍停留在她催促他回家那句话上。

        看来昨晚的嘴皮子功夫没能把这小子搪塞过去,他还在跟自己拗气,拗气的同时又心机颇深地留了饭,像是害怕把握不好那个度,不当心放跑了她。

        岑矜立在桌旁,淡笑一下,给他发消息。

        先是一句:姐姐起床了。

        对面没反应。

        再是一句:姐姐吃饭了。

        对面还是毫无动静。

        岑矜只能使出一语双关究极大法:弟弟煮的饭是不是带情绪了,怎么还没有弟弟好吃。

        对面终于无处遁形:……

        岑矜口气骤冷:点什么点,你现在咖位很大是吗,回校了也不跟我说声。

        李雾回:怕打扰你工作和休息。

        他这别扭劲真是叫岑矜又气又笑:我可谢谢你,爽完就跑真刺激。

        李雾:我在实验室。

        岑矜不以为意:怎么了。

        李雾:别说了。

        他越害羞,岑矜越是兴奋调戏:我就说,吧唧吧唧吧唧。李雾:……

        他威胁起她来:你别太过分。

        岑矜继续拿“吧唧”二字刷了满屏,肆意妄行。

        李雾坐在凳子上,满脑子都是昨晚自己无助撑坐在沙发上那些难以目睹与想象的画面,耳廓几乎红到通透。

        他不再跟她深聊,匆匆甩下一句“我要记数据了”就关掉微信。

        李雾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摒除遐思,专心投入实验。

        徐烁站在仪器对面,并未察觉他的异样,只说:“这都多少次了,看来重复不出来了。”

        陈抒阳走过来:“你以为好数据是家常便饭吗,休息会吧,下午再说,先吃饭。”

        三个男生并排下楼,朝食堂走,徐烁忽的想起什么,侧眸看李雾:“下周我们系的万圣节舞会,你过来吗?”

        李雾个性偏独,向来排斥这种场合:“不去。”

        “哦――”徐烁摆起促狭脸:“要回去给你家大姐姐侍寝啊?”

        李雾双手抄兜,声音凛冽了些:“别这样说行吗。”

        徐烁不再拿他打趣,接着怂恿:“可钟狗跟温狗都去诶,我们宿舍就缺你一个不够意思吧,而且要带女伴,你正好把你女朋友叫来,到现在还舍不得给兄弟们认识下吗?”

        后一句话叫李雾胸中隐隐一动,他思度几秒,不形于色道:“她工作忙,我问问再说。”

        傍晚回到寝室后,他就给岑矜发了条消息:这会忙吗?

        女人说:不算忙。

        李雾斟酌了好一会措辞,最后还是选择开门见山:下周六晚上我们系有个万圣节舞会,你想过来吗?

        岑矜大学时期也参加过类似活动,一听即明:想邀请我当你舞伴啊。

        李雾:嗯。

        岑矜翻了下手机里的日程表:应该有空。

        李雾重复:应该?

        岑矜:是的,应该。

        李雾怕她为难:那我也不去了。

        岑矜拿他没办法:可能性80%以上行吗?

        李雾扬唇:好。

        聊天框里静了会,岑矜发来一段语重心长的话:不要因为没有我的参与就放弃享受学生时代美好的一切,除了爱情你的人生还有很多值得抓捕跟追逐的光点。

        李雾哪会不懂,可他本身就对这些群体活动提不起多少兴趣,问岑矜这个主要还是为了试探她的态度。

        昨晚的事敲醒了他一些,也对自己近似笼中雀的恋爱处境生出些许不满,所以不如化被动为主动,看她愿不愿意跨足自己的地盘,公之于众。

        她没有抗拒,说明她并不避讳,态度坦然,也没有认为他们的关系不可见人。

        李雾高兴到不行,又缠着岑矜聊了半小时,才心满意足搁下手机,翻阅起专业书来。

        ―

        整整一周,岑矜都在处心积虑地安排时间,确保能挤压出周六晚上去如她家大学生的愿。

        当天下午四点,岑矜提早回了家,调出观看过好几遍的僵尸新娘仿妆,开始对镜描摹。

        定完妆后,她翻出之前闲置的一套全白抹胸婚纱换上。

        整理拨弄好头纱与裙摆,窗外天色已暗,岑矜忙套上开衫,夹上手袋,匆匆赶往f大。

        女人白纱及地,妆容诡艳,如梦中魅灵。

        提着裙摆往李雾宿舍楼走的这一路,岑矜没少收到男生们惊艳的注目,以及戏谑的口哨。

        她目不斜视,只联系李雾:“我快到了,你今天是什么东西?”

        “……”她的形容令少年沉默了下:“你看了不准笑,我室友给我弄的。”

        等真正碰上头,李雾连同他寝室的所有男生直接看呆。

        岑矜在两米开外的地方停下,望向李雾,叉腰噗嗤出声:“你认真的?”

        李雾举着手机,面露尬意:“难看吗?”

        “不难看,”岑矜叹气:“就是我俩完全没想到一起去。”

        李雾弯了下唇:“中西结合不好吗?”

        岑矜按断通话,走向这位身姿高峻,仙风道骨的白衣小道士。

        李雾身畔那几位扮相同样奇形怪状的室友看起来比当事人还激动,不断推搡,雀跃。

        停在李雾跟前,岑矜放下裙摆,微微昂头,伸出手。

        李雾接过去,攥紧,把这个全世界最美的女人拉向自己。

        围观的孤狼室友们嚎叫不止,好似在见证婚礼。

        岑矜是矮人丛中的白雪公主,视线优雅偏转半圈,一一询问他们名字。

        小男生们受宠若惊,赶紧自报家门。

        短暂的问候过后,室友四散,分头去接自己的舞伴。

        弯月上行,李雾牵着岑矜不疾不徐往舞会走,他们一对均身著吸睛白色,外加颜值出挑,搭配颇妙,自然引来不少侧目。

        李雾心花怒放,嘴角弧度一刻都下不来,找着机会说悄悄话:“你今天好美。”

        岑矜扬眉,装没听见他夸奖,指尖却在他掌心轻抠一下:“小道长,我现在就想把你拐回家,破了你的戒。”

        李雾耳根微红,被女妖精的动作与话语挠得心直痒,他放了手换动作,揽住她,将她挟得贴自己更近。

        “干什么呢。”婚纱滑凉,岑矜腰肢跟鱼似的在他手里扭动一下。

        李雾掐紧,占有欲显而易见。

        大庭广众,两人都忍耐着,不敢无所顾忌。

        进了会场,人头攒簇,大家几乎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他俩。

        岑矜气质高洁,宛若一只误季南迁的天鹅,激起一湖尚还稚嫩的飞禽。

        凡有同学来问,李雾都会大方介绍岑矜的身份,全程拉拽着她,不允许她离自己超过半米。

        音乐响起,会场灯灭。乱象丛生的诡异布置丝毫没有带来恐怖气氛,舞池角落的南瓜灯暧昧地燃着,反倒狎昵无比。

        李雾与岑矜相拥着,随着音乐来回徐行,称不上什么舞步,但缠绵而温情。

        借着晦暗的环境,他们鼻尖几番相抵,用若即若离的呼吸与擦碰,融炖彼此。

        等大灯耀亮所有人时,音乐变得欢欣俏皮。

        前有留学历练,后有夜店磋磨的岑矜更是如鱼得水,毫不怯场,在一群年轻人中间恣意摆荡,婀娜扭动,笑容光芒万丈。

        她完美融入,亦是瞩目焦点,在跳舞方面造诣全无的李雾自动接下背景板的活儿。

        再后来,部分学生索性停下,全看着她,为她打拍,望着她自信生动的眉目挪不开眼。

        ……

        几支曲子下来,岑矜动出一身薄汗,到墙边坐下休息时,李雾忙递来一瓶水,惊喜到近乎失语。

        岑矜抿了几小口,仰头看他:“没给你丢脸吧。”

        李雾一眨不眨:“我觉得更自卑了。”

        小样儿,岑矜抬手,用矿泉水瓶底狠墩他腹部一下。

        李雾没躲过,霎时笑开来。

        岑矜环视四周,蔑哼一声:“看谁以后还敢肖想我的人。”

        话音刚落,突地有女生高唤李雾名字。

        李雾转过头去。岑矜听着有些耳熟,也循声找去,一个打扮成小丑女的女生正往这飞跑,她两道马尾蹦蹦跳跳,动作窈窕轻盈,一会便停到李雾面前,轻喘吁吁。

        她长相甜美,脸就巴掌大。

        “我来晚了!”女生眼睛亮晶晶地看向李雾:“你今天好帅啊――”

        说完又去观察岑矜,眉心斟酌地微皱一下:“这是你们老师吗……”

        岑矜刚要开口,李雾已快一步启唇:“是我女朋友。”

        女生诧然笑出来:“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你们系老师呢,还在想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么漂亮的老师了。”

        就这路数?岑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表面仍亲切有加。

        女生看回来:“您好,我是新传的,我叫万椿。”

        岑矜莞尔:“学妹你好,不用这么客气,听着跟我高出辈分一样,我可不想白占你便宜。”

        万椿怔了下:“好哦,姐姐难道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

        “嗯,”岑矜颔首:“我也是新传的。”

        “哇!原来是学姐!学姐好!”

        岑矜淡淡应了声。

        寒暄完毕,万椿再度跟李雾搭话:“你好潮啊,还谈姐弟恋,我现在去中学门口能不能蹲到你这样的男朋友啊?”

        岑矜微微笑着,隐含警告:“试试看嘛,看看能不能蹲到。”

        万椿笑意不减,杏眼圆溜溜的:“学姐觉得我能蹲到吗?”

        岑矜勾着唇,手指摩挲矿泉水瓶,已懒得理会。

        气氛僵凝两秒,一旁的李雾倏然出声,口气略显无辜:“你让她怎么回,明明是我蹲的她。”

        岑矜闻言,偏脸轻笑一声,恨不得再拿手里东西戳戳他。

        ……

        舞会散场后,岑矜不放李雾回宿舍,硬是把他押进车后座,唇手交加,半奖半惩地弄了他半天。

        李雾不甘下风,反身欺压,又是一番肢体对抗。岑矜精力基本在舞会里耗尽,哪拼得过这小子的体质与力量,只能八爪鱼一样缠紧他结实的躯干,任他动作,轻嘤不停。

        最后两个人衣服凌乱地叠抱在一块喘气,岑矜咬牙切齿:“你说我这会就把你标记了会不会就没这么多莺莺燕燕了啊。”

        年轻人虚心求教:“怎么标记?”

        岑矜贴到他耳边,轻轻呵气:“上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