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狙击蝴蝶在线阅读 - 第65章 第六十五次振翅(包袱或彩蛋)

第65章 第六十五次振翅(包袱或彩蛋)

        李雾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万椿,当他下意识答完这个问题后,女生明媚活力的笑容消褪了几分,但她也没有多问,只放下一句“那就不打扰你啦”便擦身离去。

        李雾第一时间回去看手机。

        屏幕里只剩聊天对话框,看来岑矜已经挂掉了视频。

        他赶忙回复:怎么挂了?

        岑矜回:你在跟你同学讲话。

        李雾说:不是我同学,就讲了两句。

        他一本正经急于解释的样子惹人发笑,岑矜说:我又没吃醋生气。

        李雾反倒郁闷起来:为什么?

        岑矜笑:什么为什么,正常交流有什么好醋的。

        李雾回:那下次多讲两句。

        岑矜亮出双手举大刀表情包:砍你哦。

        李雾得了逞,开心得恨不得马上把自己送去女人跟前,任她蹂躏:哦。

        回到寝室,李雾坐回书桌前,打开笔电看了会文献,又取出手机回顾他今天与岑矜的聊天内容。

        他一手撑脸,一手滑屏,再不时滚出低促的笑音。

        打开学以来,每天除了学习跟睡觉,他基本都是这种状态,其他牡丹室友看在眼里,除了牙根与拳头齐痒外也不好过多指责。

        这天钟文轩终于忍无可忍:“李雾你能不能去走廊上笑完再进来?”

        李雾当即收敛情绪,将手机倒置,接着面无波澜看电脑。

        “你们还算好的了,”徐烁也苦不堪言:“我在实验室还要面对这个逼,我说什么了。”

        “我错了好吧。”李雾没办法再装消音模式,忙跟室友表达歉意。

        徐烁见缝插针地想问清楚:“你跟谁谈了,不是我们学校的吧。”

        李雾平淡地扫他一眼:“大一开学你跟钟文轩见过的那个姐姐。”

        “卧槽?”“我去!”

        一句话如平地惊雷,整间男生宿舍沸腾起来。

        钟文轩游戏都不想打了,眉飞色舞,揶揄又羡慕:“你被富婆包养了?”

        这话并不中听,李雾蹙了下浓眉:“就正常恋爱。”

        徐烁想了想那姐姐的样子:“她多大了?26、7?”

        李雾停了一秒:“三十。”

        室友们震掉下巴,又一齐狼嗥。

        这种一般只出现在特殊作品里的刺激关系让几位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亢奋不已,熄灯后还在七嘴八舌,想要刨根问底。

        “去年我就觉得你们关系不一般。”

        “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你追她的?卧槽,这就是学霸吗,口味也跟普通人不一样。”

        “李雾你的贞操还在吗?”

        “跟这个年纪的女人谈恋爱什么感觉?是不是很爽?”

        “你要当心她就是馋你的身子,毕竟你这么帅。”

        ……

        他们越问越过分,越聊越出格,最后直接围绕着脐下三寸那点事儿翻来覆去,李雾听得面红耳赤,躺在床上装尸体,半个字都不想回应。

        ―

        暑气渐退,秋意不动声色地渗透人间,为城市铺上了新的底色,有阴雨天的肃杀,也有晴好天的暖金。

        完成部门调换后,岑矜正式转职为客户经理。

        她一进去就被塞了俩项目,一个彩妆品牌,一个支付app,这边应付完又要向那头交代,每天都在跟各路人马掰头,供应商媒体客户同事老板财务,24小时蹲守加处理所有电话、消息,带薪拉屎的时间都难挤。

        有时她潜意识里的身份还没改变彻底,不由自主地想插手点创意上的事,teddy便会牙尖嘴利地回怼这位叛徒:接线员就当好你的接线员。岑矜自然不甘示弱:不是你们给的文案还不如我闭眼写的强我会说吗?

        混乱的一个月下来,岑矜心力交瘁,每天下班乏到话都不想讲一句,口舌全在白日费尽。

        一次说服客户增加预算的通话宣告失败后,岑矜倒回沙发上,闭上眼,想把手机丢马桶里冲掉,从此长眠不复醒。

        手机再次振动起来。

        岑矜无名火起,瞄到来电人名字,她情绪转晴,但还是迟疑一下才接起来,“喂……”

        听她声音又丧又蔫,那边也放低情绪:“今天又很累?”

        岑矜轻轻“嗯”了声。

        “我明天回去?”

        岑矜抿了会唇,怕他失望:“可我明天一天事,下了班还要请客户吃饭,回来你可能都睡觉了。”

        “这么忙吗,我要是你客户就好了,起码吃饭还能看到你的脸。”

        岑矜皱了下鼻子,不甚明白:“什么意思?”

        少年的玩笑带着些许低落:“前几次吃饭我都看不到你,都在看笔记本电脑。”

        岑矜苦笑:“你以为我想一坐下就开电脑啊,能怎么办,客户找,同事……”

        他打断她:“我好想你。”

        岑矜心立马软乎乎的,被这四个字熨化:“我也想你。”

        “那我明天回去?”他又问了遍,带着点乞求意味,又不容置喙。

        “好吧。”岑矜真想现在就把他抱来怀里,揉他脑袋。

        ―

        翌日晚,七点,岑矜去卫生间换了个攻击性偏低的唇色,挎上包跟原真一道下楼,准备去赴跟客户的约。

        没想到一出大厦,就瞥见了广场喷泉旁的李雾。男生穿着黑色卫衣,鹤立鸡群,挺拔显眼地站在那里,任变幻的水光往他身上泼洒油彩。

        岑矜直直望向他,心跳加速。

        他也看着她,不知在那等了多久。

        对视片刻,岑矜用力挤了下眼皮,以为是自己疲劳过度出现幻觉。可这一举动非但没让少年消失,相反还更真实生动了,他原本冷淡的脸上浮闪出笑意,亦有了抬步要朝她这边走的趋势。

        岑矜瞳孔一缩,瞟了瞟身侧的原真,确认她没留心自己,才拧紧眉,警戒地瞪向李雾,企图将他逼退。

        她的神态与双眼都利如兵刃,似被冒犯领土。

        少年领会了她的意思,步伐骤停在五米开外。他仍遥望着她,只是停在阴晦里的面孔不再透亮,仿佛罩了层灰黯的面具。

        岑矜无计可施,又着急赶场子,只能暂时对他的不快视而不见。

        此时原真突地偏过脸来同她讲话,岑矜忙扬唇回应,勾走她全部注意力,等到同事再看向别处,她才又凌厉地睇回去,并快速往路口斜了斜下巴,示意李雾立刻离开这里。

        生怕他弄不明白,她还从风衣兜里抽出手机,简单编了条消息过去:先回家行吗。

        他怎么可以不说一声就来公司找她?

        她知道他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可她今天的工作情绪已经积蓄到杯口,心里的那个容器已经承载不下了,更别提有任何空隙与余力拿来处理这种突发意外。他的凭空出现只会是一只包袱,而不是彩蛋,尤其她根本还没有向公司任何人明说过自己新的恋爱关系。

        岑矜心烦意乱起来。

        按下发送,岑矜再次掀眼,可刚好被路过的一家三口挡住视线,等他们慢慢悠悠笑闹而过,少年人已不见踪迹,只余魔法雨瀑一般的喷泉与夜游的各色行人。

        岑矜长吁一口气,跟着原真去路边打车。

        她俩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在提案前探探甲方口风,便于了解品牌近期的喜好倾向。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钟头,对方的市场经理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极其健谈,还有些油腔滑调。

        原真从业已久,早对这类人习以为常,娴熟地接梗搭茬,几乎没让席间冷过场。

        岑矜丝毫不敢分神,菜都没怎么吃几口,一直在学习默记原真的话术套路,好运用于今后跟客户打交道。

        ……

        十一点多,岑矜才与他俩道别,从餐厅出来。

        在软件上打好车,她又切回去查看微信,她的小男朋友还是没有回复信息。

        将被风吹乱的发丝夹回耳后,女人轻叹一息,把手机丢回包里,拦住了来接她的出租。

        一路上,她都倦怠地仰靠在椅背上,神思涣散,任窗外光斑从脸上流走。

        ……

        快到家时,岑矜在走廊里停了下来,随即翻出粉饼开始补妆。

        确认自己看起来艳光四射了一些,才解锁进门。

        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坐沙发上的少年。

        他长腿曲于茶几之后,在看手机,约莫听见门响,也抬起了头,黑汪汪的眸子只短促瞥她一下,又敛了下去,一言未发,也不像之前一般恨不能立刻飞到她面前。

        摆明在闹情绪。岑矜头大,随之涌起一股愤懑,想着爱咋咋地,不予理会算了,结果才往里走一步,就踢到了李雾给她摆那的拖鞋,那拧郁结于胸的气顷刻疏通,她又心生亏欠,疼惜起这小孩来。

        岑矜趿上拖鞋,卸了包,脱掉风衣,一并挂好后,第一时间贴坐到李雾身边。

        “怎么了啊――”岑矜凑了过去。

        “没怎么。”他扭过脸去,躲开她的黏糊。

        岑矜轻咬一下唇,忍住脾气,先发制人:“今天跟我一起的那个同事你不认识吗?”

        李雾语气是罕见的冷淡:“不认识。”

        “呵,”岑矜笑得上身轻颤:“别装蒜了,高三暑假你没跟她搭过话吗?还搭了好几句,差点都要被人拐跑了。”

        她试图转移话题,而李雾不为所动,只直勾勾看向她,一针见血道:“三个月了,你根本没跟你同事说过你恋爱的事对吗?”

        “是,”岑矜承认,双手揉了下发涩的眼:“因为她们会问很多,会一直拿这个来说事。我每天已经很忙了,不想还要再应付这些,尤其我们公司不少人都认识你,而且我并不需要跟他们交代我们的关系啊,这只是我们俩的事情。”

        “不,是因为对象是我。”李雾只说了一句,眼底的情绪却胜过千言。

        “没错呀,就是因为是你,”岑矜顺势哄起他来,声线轻柔:“你这么好,这么帅,这么优秀,想藏起来有问题吗?你们学校觊觎你的女生已经那么多了,我不想再给自己增加情敌也不行吗?”

        李雾闷声不语,心里门儿清,哪能轻易被糊弄过去。

        二人沉闷少刻,岑矜主动去搭他脸,想强行掰过来面对面,用亲吻与眼神去软化。

        李雾别着不让,岑矜就放了手,转战别处,狠咬了一口他耳朵。

        李雾不防,脸红了大半,转过来,双目剔亮,近乎怒视地瞪着她,又掺杂着无奈。

        岑矜得逞一笑,去亲他,他无动于衷,她就又吮又咬,李雾经不住她这么磕,呼吸渐重,最后忍无可忍地把她摁回身前,也跟她唇齿厮磨起来。

        少年的动作带了些许泄愤意图,较之以往更粗鲁些,折磨得岑矜几次哼咛出声。

        两人因缺氧不得已分开时,岑矜才发现,纠缠间,自己一条腿已卡跪到他腿间,她啄啄他鲜嫩的,红潮漫布的脸颊,膝盖蹭上前去,第一次嗲声安抚:“别生姐姐气了,好不好?”

        ……

        李雾胸腔起伏不止,已不太能说得出话。

        ……

        这个夜晚,十九岁的少年有了新的认知。

        女人的唇不光可以用于交颈互喙,也可以化为温湿的沼地,他被吸附,被吞噬,贪陷其中,几欲交命。